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3章 回忆是伤口
  第33章回忆是伤口

  而且绝对是色香味俱全的那种……

  因为泡茶泡的太兴奋了,以至于把该先吹干裤子的事都忘记了。

  五分钟以后,拿着托盘,端着两杯茶,优雅的走进了办公室,当然,没有忘记敲门。

  “权总,您要的茶。”

  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抬起头来,冲着权简璃眨眨眼,巧笑嫣然。

  看的璃爷一个恍惚。

  这女人笑起来的时候,格外好看。

  那双清亮透彻,不染一丝尘埃的眸子里,溢彩流光……

  达到了想要的目的,这才安静收回视线。却在转头之时,迎上了另一道惊讶的目光。

  四目相对,似有风暴过境。

  如远黛般的秀眉微微蹙起,眸子里,不经意闪过一抹厌恶。

  终究什么也没有说,乖顺的候到了一边。

  那女人也在起初的惊讶后,淡然收回了视线。

  只是眼里掩饰不住的恶毒,让人不寒而栗。

  “璃少,这些奖杯都是你在欧洲时获得的吧?真让人羡慕呢。若是寻常人,想要得上这一枚,恐怕都要倾尽一生全力呢,璃少你竟然拿到了这么多,果真了得。怪不得家母一直对你赞不绝口呢……”

  一声声的娇嗔,听的林墨歌一阵恶寒。

  只可惜办公室就这么大的地方,她想躲都没地方躲。

  “家母一直让我跟璃少好好学学,不知道璃少什么时候有时间,人家有好多问题想要讨教呢……”

  “林小姐过誉了,都是以前的事,不提也罢。”

  权简璃面色冷淡,薄唇轻启,装的跟正人君子一样。

  林墨歌心里暗自思忖,谁不知道他那点花花肠子?

  说不定啊,他就是靠着这张冰山脸勾引女人的。

  之前连她不是也差点被他俘虏了么?

  就在他说出那句有感情洁癖,没办法娶不爱的女人回家的时候。

  当时真的被他小小的感动了一下。

  可是谁能想到,才一眨眼的时间,这个男人就自己打脸了,打的啪啪作响。

  “璃少,你我之间何必这么生分呢,叫我若瑜就好……”

  一脸媚笑的同时,还不忘记把衣领向下拉了拉。

  好让自己胸前的呼之欲出,更为显眼。

  权简璃依旧不动声色,目光冷峻。

  优雅的端起茶来轻抿浅尝,下一秒,眉峰一凛,脸色铁青。

  一口茶含在嘴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俊朗的面部渐渐有了扭曲的迹象……

  “璃少……你还好吧……”

  将她的话打断的,是璃爷如风一般的身影,径直冲进了洗手间里。

  下一秒,传来哗哗的水声。

  “噗哈哈……”

  林墨歌实在没忍住,笑出声来。

  “权总,这可是我为了您的身体健康特意调制的养身补肾茶,难道不好喝么……您可不能浪费了啊……”

  一边强忍着笑意,一边冲着洗手间的方向吼了两句。

  其实她也没干什么,就是在茶里放了一些咖啡啊,酸奶什么的,喔对,还加了一小勺的去污剂,这还是她从洗手间里找到的呢。

  想来应该是保洁阿姨放在那里的。

  没想到竟然派上了用场。

  这也多亏了助理安娜的提醒,要不然她也想不到这个妙招呢。

  “林墨歌!你还真是跟以前一样不要脸啊……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什么身份,发疯竟然发到这里来了!简直给我们林家抹黑!真不知道你那个妈是怎么教育你的……”

  林墨歌冷哼一声,嘴角笑意更浓。

  “不知道这位胸大无脑的小姐是谁?我跟你好像不熟吧?拜托把你的嘴巴放干净一点……”

  “啪……”

  火辣辣的疼痛,将剩下的话挡了回去。

  耳朵里嗡嗡作响,心头陡然升起一股怒意,抬手,就要打回去。

  脑海里却突然闪现出一副悲凉的景象来。

  那年,她刚满五岁,跟着母亲搬进了林家。

  当时的林若瑜跟她一般大,却因着是身份高贵的大小姐,趾高气昂。

  第一天,就用石头打破了她的头,还指着鼻子骂她是野种,是狐狸精生的孩子,根本不配进林家的大门。

  就在她要反抗的时候,却被母亲制止了。

  母亲紧紧的拉着年幼的她,泪眼婆娑。

  “墨歌啊,是妈妈不好,是妈妈不知廉耻插足,破坏了她们的家庭,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她们骂的对。是咱们欠了她们的,所以你不能动手,知道么?被打了被骂了,都要忍着,就当是赎罪了……”

  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说的话,她绝对不敢不从。

  因为,不想让母亲伤心。

  所以,就算是再委屈,也忍了下来。

  从那以后,母亲几乎每日耳提面命,告诉她不能反抗,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就算被打死被骂死,也只能受着。

  为了让母亲安心,为了帮母亲赎罪,小小的她,心里承受了多大的煎熬,没有人知道……

  所以,直至今日,她想要动手的时候,还是会自然的想起母亲的话来,顿时,便消了气焰。

  举起在半空的手,终究,还是僵在了那里。

  看着她畏缩的样子,林若瑜笑的越发猖狂。

  “哈哈,野种就是野种,永远也别想着咬主人!林墨歌,我还以为你出了几年国长本事了,没想到还是跟以前一样,窝囊又没用!”

  那双被嫉妒与恶毒沾染的眸子,扫过林墨歌的脸颊,落在她的领口。

  从高贵的鼻腔里,发出一声轻蔑的嘲笑。

  “果然是贱人生的野种,天生就一股狐媚子的骚气。你以为穿成这样就能勾引璃少,爬到他床上?做梦!璃少可是有洁癖的,像你这种破鞋,在璃少眼里跟垃圾没有区别,懂么……”

  似是说到尽兴处,言语越发刻薄。

  那双含着怨毒的眸子里,也闪烁着兴奋的光。

  “当年若不是因为你在羽晨面前嚼舌根,他也不至于跟我分手!这笔账,我一直都给你记着呢……你现在竟然还不自量力的出现在璃少面前,简直是找死……”

  “你闭嘴!”

  冷不丁的,林墨歌冷喝一声,打断了她的话。

  抬起眼帘,对上了那道怨毒的视线。

  清亮的眸子里,发出仇恨的光。

  心,狠狠的疼了一下。

  羽晨……

  只是听到这个名字,她的心,都会狠狠的抽搐。

  那个如名字一般俊雅又温柔的男孩儿,是她心头永远的伤口。

  无法愈合,不能触碰……

  初中入学第一天,她的衣服,被林若瑜剪烂,丢在下水道里。

  而羽晨像天使一样出现,给她披上外套的同时,将她护在身后。

  从此以后,那道身影,便如同冬日的暖阳,照亮了她的心田。

  十几年来心里积攒的阴暗,尽数被驱散……

  初中,高中。

  整整六年的时光里。

  那个温暖儒雅的少年,始终在她左右相伴。

  她那漆黑如暗夜的青春,也因此,而变得鲜亮生动起来。

  有了属于她的人生色彩。

  在她心里,羽晨就是那个踏着七彩祥云而来的大英雄。

  所以,结局,从一开始,就猜不透……

  林若瑜,初见羽晨,便一见倾心。

  从此,独自一人,坠入了爱河。

  周旋于他身边的同时,也将其他女人,视为了情敌。

  尤其,林墨歌。

  林若瑜的性子刁蛮刻薄,她喜欢的东西,千方百计,也要得到手。

  如若不然,便毁了他。

  在她眼里,羽晨,就是她喜欢的东西里,最珍贵难得的一件,所以,也更加珍视。

  结果就是,用尽一切算计,挑拨离间。

  将林墨歌,远远推开。

  羽晨写给林墨歌的信,辗转,便会落入林若瑜的手里。

  从而,所有本该是林墨歌出现的约会场所,最终,出现的那个人,一定就是林若瑜。

  她也似乎上了瘾,整整六年的时间里,乐此不疲。

  直到……

  生日那天,被羽晨狠狠的拒绝。

  然后疯也似的找到了林墨歌,将所有的怒火,悉数发泄。

  当着全班人的面,说她母亲是破坏人家庭的狐狸精,而她,是不要脸的野种……

  直到现在,林墨歌都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她无地自容的狼狈样子。

  更清楚的记得,当羽晨找到她时,将她拥在怀里的温暖。

  可是,林若瑜说的没错啊,她就是个下贱的野种啊。

  身份卑微的她,根本就配不上羽晨那样干净又温暖的少年啊。

  自古祸不单行。

  父亲被查,锒铛入狱。

  母亲也因而受了刺激,一病不起。

  林家母女,趁机将她们赶了出来,任其自流。

  为了赚钱给母亲治病,她自寻出路。

  最终,将清白,献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那一夜之后,就连她唯一的一点希望和尊严,都被剥夺了。

  那样肮脏又低贱的她,又怎么有资格,站在羽晨身边?

  甚至卑微到,连一句解释的话,也不敢说出口。

  因为她知道,就算说了,也无事无补。

  卑微如她,又怎么敢奢求?

  最终,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温暖如阳光一般的少年离开。

  远离了她的生命。

  从此,她的青春黯然终结。

  她的生命,也再度回到暗无天日的黑暗。

  只有那颗破碎的心,在夜深人静时,才敢拿出来缝补。

  五年过去了,她以为,早已忘记了一切,也逃离了那段悲凉又黑暗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