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4章 特殊的嗜好
  第34章特殊的嗜好

  可是在见到林若瑜的那一刻,这五年的努力和逃避,瞬间被摧毁。

  将她再次打落地狱……

  “呦呵,长本事了?竟然敢顶嘴?林墨歌,我今天就替你那个没用的妈好好教训教训你……也好让你长长记性!”

  “哗……”

  端起,倒下,一气呵成。

  还散发着温热的茶,兜头浇下,水渍顺着脸颊流下,将上衣尽数浸湿。

  也将林墨歌游走的神智拉回到了现实。

  衬衫的布料本就轻薄,被水一湿,紧紧的贴在了身上。

  隐隐露出里面的胸衣。

  几粒茶渍还挂在额前的发梢上,晃晃荡荡,极具讽刺。

  凄然一笑,透彻的瞳孔中,射出凌冽的光。

  指甲深深的嵌进了手心的肉里,用万般的隐忍,将怒火强自压下。

  咬紧牙关,“林若瑜,今天这两笔账,我会好好记着。总有一天,会悉数奉还!”

  “呵呵,你以为你真能傍上璃少,乌鸦变凤凰?林墨歌,这辈子,你想都别想……野种就是野种,只配捡我剩下的……”

  “咔哒”一声,洗手间的门被打开。

  也适时打断了她的话。

  权简璃冷着脸走了出来,面目苍白。

  额角的碎发上,还沾着晶莹的水珠。

  那双冷峻的凤眸,越发阴寒。

  林若瑜脸上的怨毒一秒转换,喜笑颜开。

  “璃少,你没事吧……”

  扭捏着走了过去,径直挽住他的手臂,亲昵的往上一靠。

  “璃少,这么不长眼的秘书还留着干什么?说出去还不够丢人的……”

  却只字不提,她动手打人,又泼了茶水之事。

  微微抬了眼眸,那个狼狈至极的人儿,便闯入视线。

  沾湿的发梢,带着几粒茶渍贴在脸上,娇俏的脸蛋儿,苍白潮湿,如同一碰就会破碎的瓷娃娃。

  紧贴在身上的衬衫,隐隐将那一抹有致的身材凸显。

  领口处微露的白皙,引得人喉咙一紧。

  “是够丢人的……”

  嘴角微挑,眼底闪过一抹狡狤,不着任何痕迹。

  “可是把她赶走了,我身边岂不是少了许多乐趣?”

  “璃少可真幽默,你若是觉得无趣,我可以来陪你啊……咱们一起再找些乐子不就好了,你说是不是呢……”

  矫揉造作,满脸媚态。

  说话间身子还不住的往他胳膊上蹭,恨不能将那呼之欲出,送至他眼前。

  权简璃剑眉微挑,性感的唇边勾起一缕戏谑。

  如鬼魅一般的眸光,始终落在那苍白的可人儿脸上。

  “人家说正经的呢,璃少,只要是你想做的,人家都可以陪你做的……”

  颤抖的嗲音,冷的林墨歌一个激灵。

  再待下去,她非被恶心死不行。

  花心渣男配绿茶女,啧啧,真是天作良缘啊……

  她扯扯嘴角,旋即转身离开。

  “好讨厌啊璃少,到底好不好嘛……”

  “砰……”

  用力的甩上门,娇柔做作的声音戛然而止。

  耳根瞬间清静。

  洗手间里,传来一阵吹风机的轰鸣。

  林墨歌身上只着一件白色的内衣,无力的靠在大理石台面上。

  将头发上的茶水吹干,又机械的打理着湿漉漉的衬衫。

  轻薄的衣料在手里鼓动着,传来一阵温热。

  映在镜子里的人儿,苍白凄然,目光空洞。

  本就一夜没睡,现在又受到了安娜和林若瑜的双重打击,能活着站在这里,就已经很庆幸了。

  看来以后出门要先看看黄历,算个良辰吉时才好。

  免得再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人,脏了眼睛。

  对了,还得去庙里求个护身符戴着,这一天天脏水茶水的,看来她是五行缺土啊。

  微微叹了口气,这才感觉到裤子后面有些不适。

  转身从镜子里望了一眼,屁股后面的大片水渍,扩得更大了些。

  本来被烫的平整的衣料上,也微微起了褶皱。

  苦笑一下,径直撅着屁股烘干。

  姿势实在有碍观赏。

  不过洗手间的门已经被她反锁了,而且这一层楼上,算上保洁阿姨,也只有四个人而已。

  不用担心会被谁看到丢脸。

  吹风机里的风暖烘烘的,又将那捣蛋的瞌睡虫招了出来。

  眼睛不知不觉闭着,低头打起了瞌睡。

  “砰!”

  洗手间的门被一脚踹开,吓的她一个哆嗦,“哐当……”

  吹风机掉到了地上。

  脑袋也顺势一撞,跟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

  疼的她龇牙咧嘴。

  权简璃那挺拔如山的身影走了进来,眉宇间,微微皱起。

  将她慌乱的狼狈尽收眼底。

  暗沉的凤眸里,闪过一抹玩味。

  “权……权简璃!你是不是有病啊!看不懂标志还是不识字?这里是女厕啊女厕!”

  头上想必是撞的厉害,稍稍一碰,就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原本就够窝火了,现在还被他吓了一跳,脾气再好也忍不了了。

  “所以呢?”

  薄冷的嘴角高高扬起,淡淡的吐出三个字来。

  似是在等她的回答。

  林墨歌愣怔了一下,所以呢,她要回答什么?

  权简璃眼角眉梢,都带着戏谑之意,就那样盛气凌人的看着她。

  左眼角下那枚黑色的泪痣,却在无意中,增添了一份性感和神秘。

  眨巴眨巴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

  掉在地板上的吹风机,还在嗡嗡作响。

  脑袋好像短路了一般,空白了一瞬。

  这也不能怪她,现在脑袋里除了舒服的床,其他的想法,一丁点都没有。

  所以被他突然扔出这么一句来,一时间根本转不过弯。

  “哼,真小。”

  性感的薄唇轻启,缓缓吐出两个字来。

  飕……

  冻的林墨歌一个激灵。

  脑袋也瞬间清醒。

  这才反应过来,她上身只穿着一件内衣啊!

  “啊……你个变态,臭流氓!你的才小,你全家都小!”

  情急之下将潮湿的衬衫挡在胸前,一张小脸霎时间通红。

  清亮透彻的眸子里,也射出愤怒的光来。

  像个张牙舞爪的小狮子。

  璃爷微微一愣,转而笑得越发猖狂。

  “我小不小,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说话间,随手将门反锁,带着凛然笑意,一步一步逼近过来。

  那张冷峻的脸在她面前渐渐放大,带着邪魅又阴寒的笑。

  让她紧张的,紧绷了所有的神经。

  强装出来的镇定,也早被一眼识破。

  在璃爷眼里,她的战斗值,为零。

  “知道这是女厕你还进,你绝对故意的!权简璃,你……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嗜好啊……我警告你,别……别过来啊……我可是会报警的……”

  一脸戒备的缩到了墙边,却被身后的大理石台面挡了退路。

  看着她惊慌的样子,璃爷心底突然闪过一抹邪恶的想法。

  一步步,向前逼近。

  “特殊的嗜好……我还真有一个……”

  清冷的嗓音,与吹风机的嗡嗡声混合在一起,有种诡异的暧昧。

  终于,在她面站定,然后,优雅的,解开了皮带……

  林墨歌已经石化了,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惊恐。

  脑袋里像要炸了一样。

  天哪,这个男人该不会真有什么特殊的嗜好吧?

  比如在女洗手间里用强什么的?

  这种事可是很多的,像他这种压力过大,而且又性格扭曲,无法排解的人,可是最容易产生扭曲心理的啊。

  完了完了,她可是个大大的良民,从来没做过坏事,连只蚂蚁都不敢踩的啊。

  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么可怕的事。

  果然是天要亡我啊。

  被解开的皮带,就那样随意而暧昧的耸拉在他腰间,他的眸子里,尽是鬼魅光芒,似是极其享受一般。

  “呼呼……”

  静谧的氛围里,只有吹风机还在嗡嗡作响。

  心尖一颤,陡然清醒。

  “咳咳……那个,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就先……”

  一边说着,一边蹲下身子,想要把吹风机捡起来。

  顺便看看摔坏了没。

  可是“走”字还没有说出口,下颚就被他生生扼住。

  与此同时,一个庞大而滚烫的物体生硬闯了进去……

  “呜呜……”

  余下的话,皆被堵了回去,变成了挣扎的呜咽。

  粗鲁的闯入,带来了巨大的痛苦,疼的她秀眉紧蹙,眼眶通红。

  想要挣扎开来,却被他挤压在大理石台面下,动弹不得。

  紧接着,只属于他的气味扑面而来,带着野蛮的力气,在她唇齿间肆意欺凌。

  林墨歌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

  屈辱,羞耻,愤怒。

  瞬间在心头齐聚,恨不得活活生吞了这个该死的禽兽!

  没错,就是禽兽,衣冠禽兽!

  似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才心满意足的抽离。

  然后站在一边,动作优雅的整理着自己,举手投足,皆是高贵。

  眸眼中的鬼魅光芒渐渐收敛,再度恢复了往日的冰冷凛然。

  “咳咳……咳咳……”

  林墨歌剧烈的咳嗽起来,喉咙里像被烙铁烫过一般肿痛。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干呕,呕到脸色发青。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权简璃……你简直就是禽兽……”

  嗓子疼的,连话都说不清楚。

  璃爷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自己,微微垂眸看了她一眼。

  那张惨白的脸蛋儿,让他的心情格外灿烂。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越是痛苦越是倒霉,他就越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