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7章 晕倒的两人
  第37章晕倒的两人

  大家似乎已经能想到,这个女人的结局了。

  一定是被权总无情的扫地出门。

  林墨歌哪里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被二十几个大老爷们儿同时盯着,只觉得哪儿哪儿都不自在。

  而且一个个目光还那么赤果果的,冒着精光。

  那种感觉,就好像被扒光了扔在大街上一样。

  心肝儿一颤,打了个哆嗦。

  哼,出去就出去!

  谁稀罕在这里待着。

  反正她是被这些人的目光吓住的,又不是被权简璃震撼住的。

  把头一扬,优雅从容的走了出去。

  看着那趾高气昂的背影,璃爷的脸色越来越沉,周身的气息也越来越冷。

  许久,负责演示的下属才战战兢兢的继续道,“资源部对初次入围的公司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分析,总结出了一些特点……”

  随着他的报告,众人的注意力才又再次集中到了会议中。

  璃爷清冷的眸子,也落在投影墙上,可是在表格后面,那堆叠起来的密密麻麻的字体,怎么越看越像蚯蚓?

  甚至在投影仪的光线效果下,感觉在慢慢蠕动……

  修长的指节越握越紧,脸色,渐渐变得铁青。

  下属的报告还在继续。

  “总之,这次的雪城竞标会,我们的广告打的很成功,切入点明确,在全国的建筑公司都掀起了一个流行风潮……”

  清晰的报表越来越模糊,只有那些蠕动着的蚯蚓,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显眼……

  终于,璃爷高贵的胃,也开始抽搐了……

  “砰!”

  重重的一拳打在桌子上,把众人震得一愣。

  还在滔滔不绝的下属,惊得差点没咬到自己舌头。

  吓的肝儿都颤了……

  脑海里闪过几百几千个念头,难道是他刚才说错话了?

  还是报表做写了?

  还是哪个公司的入围不合权总心意了?

  思前想后,也没想出个合理的解释来。

  急得出了一头的冷汗……

  众人也不明所以,这报告大家都在听着呢,并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啊。

  可权总的脸色怎么这么阴暗呢?

  这样子,比下雷阵雨的时候还要可怕呢。

  难道是因为有几家公司是权老爷子指定入围的,所以引起权总的不快了?

  这也没准,毕竟这父子二人间的关系,一向都是水火不容的。

  众人心里都在暗自计较,谁也不敢吱声。

  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变得诡异起来,安静的,有些渗人。

  璃爷紧紧的握着拳头,俊秀的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来。

  胃里,似在翻江倒海一般……

  “散会……”

  咬紧牙关挤出两个字来,旋即冲了出去。

  哗啦……

  众人一下就哄闹开了,交头接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各种猜测漫天飞。

  可是璃爷也顾不得听了,径直冲进了洗手间里,砰的一声摔上了门。

  半个小时后,脸色铁青的璃爷才从洗手间里出来。

  依旧优雅高贵,风度翩翩。

  可是发绿的脸色还是出卖了他,现在的璃爷,已经快要虚脱了。

  长这么大来,第一次,看英文字母,看到吐。

  这功力,也是没谁了。

  那个该死的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可是就算故意要写出那么难看的字来,也要个人才呢。

  试问谁能把自己的字练到像蠕动的蚯蚓?

  刚一想到这个字眼,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胃,又开始抽搐……

  而此时的办公室里,却是另一副天地。

  林墨歌舒服的躺在沙发上,一脸悠闲的数着面前的瓶瓶罐罐。

  里面装着一些彩色的小星星。

  这些可都是月儿送给她的,说是幼稚园的时候,老师让她给妈妈做的礼物。

  因为昨天太难受了,都来不及看,所以才拿到公司来的。

  因为月儿说,每个星星里,都写着一个小秘密。

  妈妈必须一个人看才行,那是月儿想要对她说的话。

  看着那些色彩斑斓的小星星,林墨歌的眼睛里都快开出花来了。

  她的心肝宝贝月儿,不知道有什么秘密要告诉她呢?

  是不是想要哪一条漂亮的花裙子啊?

  还是又喜欢上隔壁班的班长了?

  要不然的话,就是又欺负小明了?

  一想到这些可爱的秘密,她就觉得心花怒放,连空气里都飞满了肥皂泡呢。

  因为月儿会把这些秘密跟她分享。

  就说在月儿心里,妈妈也是她最爱的人啊……

  而且这可是月儿第一次送礼物给她呢,这种幸福,又岂是三言两语可以诉说的?

  月儿那个小淘气,终于是收了野性子,开始变乖了么?

  或许这个消息对她来说,要更加惊喜呢。

  恩……先从哪一个瓶子打开好呢?

  一心沉浸在幸福中,连有人进来都不知道。

  猛的,感觉到身后传来冰冷的气息。

  指尖一颤,悠悠的回过头去,正好迎上了那双幽深冰冷的眸子。

  “权……权总……”

  他不是还在开会么?今天的速度也太快了些啊。

  她可是算计着时间偷懒的,没想到被抓了个正着。

  不过这个男人是怎么了?

  脸色怎么这么差?

  该不会是被她气的吧?

  她要能有这么大本事就好了。

  看着桌子上的瓶瓶罐罐,权简璃剑眉紧蹙,怒火腾然而起。

  该死的女人,把他害的这么惨,她到好,躲在这里偷懒!

  还有那些瓶子,是怎么回事。

  “谁让你把这些垃圾带到办公室的!”

  一开口,就是刻薄至极的话。

  轰!

  林墨歌也怒了,这可是宝贝月儿送给她的礼物,怎么就成了垃圾!

  “咳咳……跟你没关系!”

  说罢,急着把那些瓶子都装回了包里。

  谁知道这个男人会不会突然发疯,把她的宝贝全都扔掉。

  可是,并没有。

  权简璃此时正蜷缩在地板上,像死了一样的难受。

  额头上不知道冒出了多少冷汗,脸色黑的吓人。

  “林墨歌……帮我叫……叫……岳勇……”

  “啊?”

  他的声音太过微弱,林墨歌没有听清楚。

  转过头来一看,吓的直接蹦了起来。

  这个男人不会中剧毒了吧?电视上的人,喝了鹤顶红以后就是这种样子,全身抽搐,七窍流血,最后吐血身亡。

  当然,这个男人只有全身抽搐而已,但是看起来也很吓人的好吧。

  被这个女人的傻瓜反应气的要死,可是现在,也没有精神再跟她计较了。

  艰难的抬手,指着办公桌的方向,咬牙道,“手机……叫岳勇上来……”

  只是一句话,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该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胃痉挛竟然会这么严重!

  意识越来越模糊,在昏死过去之前,似乎听到了那个女人打电话的声音,隐隐的,带着哭腔……

  月升日落,天色渐暗。

  权氏大楼陷入一片黑暗。

  只有几星昏暗的灯光,隐隐绰绰。

  顶层的总裁办公室里,还亮着灯。

  “璃爷,您还是再休息一下吧。”

  岳勇扶着权简璃坐起来,一脸担心。

  “无防,医生怎么说?”

  权简璃的脸色比刚才要好了很多,可仍是透着深深的憔悴。

  “还不是因为疲劳过度,再加上空腹饮酒,才引起的胃痉挛。”

  岳勇粗声粗气道,“璃爷,不是我说,您以后还是少去云二爷那儿的好,别再把自己的身体折腾坏了……”

  看着他担心的样子,权简璃淡然一笑。

  “恩,我自有分寸。”

  岳勇跟了他十几年,是他最信任的人。

  自然知道,岳勇是为了他好。

  可是,他的身体,可不是因为去莫易云那儿,才搞垮的。

  到酒吧去,只是想喝酒罢了。

  而喝酒,是想醉。

  因为醉了,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想……

  “璃爷……林秘书她……”

  岳勇犹豫了一下,眼角向外撇了一眼,又才开口道。

  “刚才我上来的时候,她也晕倒了,医生说是因为发烧,再加上看到您晕倒,受了惊吓……”

  “她也晕倒了?”

  权简璃眉头微蹙,眸子里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担忧。

  “恩,已经打了点滴,烧也退了。刚才醒过来一会儿,又睡着了……要不,我先送她回家?”

  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因为璃爷的事才晕倒的。

  所以岳勇觉得,他理应照顾一下。

  总不能让一个还在发烧的女人,大晚上的一个人打车回家吧?

  这实在不是大丈夫所为。

  起身出了休息室,一眼便看到那个窝在沙发上熟睡的人儿。

  退了烧,脸颊也变回了淡淡的粉白,如娇嫩的樱花一般。

  又长又弯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似是睡得并不安稳。

  蜷缩在沙发上的样子,像只慵懒的猫儿。

  心头,忽然莫明一动。

  “璃爷……”

  岳勇刚一开口,就被他制止了。

  走过去,弯腰,将她横抱起来,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把她吵醒。

  然后抱着她径直进了休息室。

  岳勇跟在后面看着,不敢吱声。

  璃爷这么温柔的样子,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呢。

  就算是对白小姐,也没见这么细心过。

  璃爷该不是会睡糊涂了吧?

  还是因为生病,脑子坏掉了?

  虽然心里有很多疑惑,但是一句也不敢问,悄悄的溜了出来。

  办公室里,再次安静下来。

  静得,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