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8章 上班溜号
  第38章上班溜号

  躺在床上的人儿,手背上还留着打过点滴的痕迹,眉头,也微微蹙着,似是有些不舒服的样子。

  在她身边坐下,带着些许凉意的大手,轻轻覆上了她的额头,顿了顿,还好,温度已经降下来了。

  “水……”

  林墨歌只觉得嗓子火辣辣的,疼的厉害。

  就好像是在沙漠里暴晒了几天几夜的旅人一般,干渴难耐。

  突然间,似乎有微微的凉意袭来,触碰着她的额头。

  那种感觉,真的好舒服,就像终于看见了一片绿洲。

  于是便忍不住,呢喃出声。

  权简璃起身倒了温水过来,小心的扶着她起来,一口口喂进去。

  她始终昏昏沉沉的,刚一喝完水,又马上昏睡过去。

  嘴角,不经意间勾了起来。

  连他自己都觉得诧异。

  为何,会对这个处处与他作对,又蠢的离谱的女人这么关心?

  仅仅是因为,她救了他?

  昏倒前,最后听到的,是她慌乱到极致的声音,似乎还隐隐带了哭腔。

  那个时候,她是在担心他么?还是怕他死了,她也脱不了干系?

  恐怕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吧,毕竟这个女人来这里的目的,就是给老爷子当眼线而已。

  而且,她可是导致他晕倒的罪魁祸首。

  要不是那些难看的蚯蚓文,他也不至于会难受成这个样子……

  睡梦中的林墨歌,仿佛置身于一片静谧的黑暗中一般。

  这种陌生而又紧张的氛围,竟然,有些熟悉。

  似乎,像极了那个夜晚……

  陌生的房间。

  陌生的床。

  陌生的男人。

  以及,他身上陌生的味道。

  迷迷糊糊中,似乎看到床边一个高大的身影,那种感觉,像极了那天夜里的男人。

  可是,她明明就对他一无所知不是么?

  甚至,连他叫什么,长什么样子,都不清楚。

  可是,那一夜的缠绵缱绻,却在她的记忆里,刻下了深深的印记。

  她犹自记得,那个男人的霸道和蛮横,及至后来,却变成了温柔与缠绵。

  而她,也从最初的抗拒排斥,渐渐地,竟然暗自沉沦……

  似乎那个男人身上,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诱惑,让她的心,渐渐被他掌控……

  这些年来,她一直以为,早已经忘记了那个男人。

  毕竟,他与她之间,只是一场讽刺又现实的交易。

  各取所需,两不相欠。

  可是,午夜梦回时,仍会从睡梦中惊醒,以为,那个人就在身旁。

  有时候会想,她是不是,上了那个人的瘾?

  才会像这样,念念不忘……

  所以今天,他又出现在她的梦里了么?

  那她可不可以看一眼他的样子?

  好在以后月儿问起来的时候,可以绘声绘色的告诉她。他的爸爸,有一双多么迷人又深邃的眸子,还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

  而那张脸,像极了月儿?

  朦胧中,费力的伸出了手去,想要抓住那个身影。

  哪怕只是一眼,一眼就好。让她看个清楚。

  权简璃冷眸微沉,暗自闪过一抹惊诧的光。

  看着那个尚在昏睡中的可人儿,一个劲的往床边拱。喔不,是往他身边拱。

  撅起的小嘴,像极了一只贪睡的猫儿。

  忍不住伸手,将她快要拱下床的身子捞了起来,向里推送。

  柔若无骨的身子,仿佛在他臂弯里融化了一般,还来不及放下,又贴了进来。

  那双白玉般的手臂也顺势缠绕上了他的脖颈,只属于她的淡淡香气,扑鼻而来,瞬间,乱了心智……

  “别走……”

  她呢喃出口,想要把这个男人留下来。

  借着光,只要看一眼就好。

  只需一眼,就能把这个魂牵梦萦的人,牢牢记在心里。

  他微微一怔,凌厉的眸光,渐渐迷离,连呼吸,也乱了方寸。

  这些年来养成的冷静自律的习惯,在这个女人面前,竟然如摧枯拉朽般,被摧毁的一点不剩。

  瞳孔里,只有那张娇俏粉白的小脸,还有那如樱桃般柔软的唇……

  轰……

  一簇小小的焰火,霎那间燃起,前几日的场景,也瞬间浮现。

  在酒吧里,他与她,相拥缠绵。

  在病房里,她陪他,演了一场以假乱真的戏。

  还有昨天,在洗手间里……

  她的手指,不知何时,已经抚上他的脸颊。温热细腻的触感,带起一阵酥麻的电流,身体里的火焰,越燃越旺……

  “小妖精,你是想要挑起我的火么……”

  他炙热的呼吸,在她耳边喷吐,痒的她缩了缩脖子,却更往他怀里钻去。

  不经意的动作,却扑了个馨香满怀。

  而她的小腿,竟然无意间摩擦到了他最隐忍的部位……

  小腹一紧,璃爷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头脑中如万古冰山一般清晰的神智,也在瞬间坍塌。

  “恩……”

  似是在回答他一般,听在他耳中,却像极了诱人的低吟……

  再也控制不住,俯身,覆盖上了那抹嫣红的樱唇……

  温热香甜的气息,如磁铁一般吸引着他继续汲取……汲取……

  一双大手也不安分的游移,隔着衣料,探入那一处极隐秘之地……

  “铃铃铃……”

  猛然,手机铃声大作,不合时宜的打破了这暧昧至极的氛围。

  也在璃爷刚升腾起焰火的头上,兜头浇了一盆冷水。

  瞬间偃旗息鼓,没了兴致。

  眼眸中闪过一丝愠怒,却还是松开了怀里的人儿,起身走到外面去接电话。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时,眼里的愠怒渐渐消散,甚至,扬起一抹暖色……

  许久,才柔声开口,“恩,我这就过去……”

  低沉略带着沙哑的嗓音,好听的如沙滩上轻拍的浪花。

  转身进入休息室,再看一眼床上尤其昏睡着的人儿,粉红的双颊,似是带着绯红的红霞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轻尝……

  微微叹了口气,身下传来的不适,适时将他唤醒。

  也提醒着他,这个看似单纯不经事世的小女人,有多可怕。

  他如冰山般的自律,在她面前,竟然不堪一击。

  刚才差一点,他就被俘虏了……

  轻轻的帮她掖好被角,却在嗅到那清淡的馨香时,理智差点再次崩塌。

  毅然转身,连外套都来不及拿,径直冲出了办公室,那模样,倒像是落荒而逃……

  天光大亮,阳光透过窗纱洒进来,不偏不倚,落在那张洁白的大床上。

  林墨歌伸了个懒腰,缓缓睁开眼睛。

  这一觉睡的好熟啊,因着身下舒软的大床,让她难得的睡了个踏实觉呢。

  可是……

  好像有哪里不对?

  这洁白的床单,还有头顶耀眼的吊灯,并不是她熟悉的东西啊。

  还有这一室奢华的装饰……

  这是,那间休息室?

  心里咯噔一下,她怎么会睡在这里?

  下意识的查看了一下衣服,还好,好端端的穿在身上。

  这才想起来,昨天权简璃晕倒在地,她慌乱的打完电话以后,好像也晕倒了……

  所以说,她晕倒以后,就一直在这里休息?

  看不出来,权简璃那个混蛋,有时候还是挺有爱心的嘛。

  因为他有洁癖,这间休息室,从来不让她进的。

  可是,他去哪了?

  看昨天难受成那个样子,该不会是进了医院吧?

  不对不对,凡事都该往好的地方想,兴许他是死了呢。

  这么一想,果然踏实了不少,心里也开始欢呼雀跃。

  他死了的话,那她不就自由了么?哇,突然觉得今天的天气好晴朗啊,天空也好蓝啊,就连这床洁白的被子也这么让人喜欢。

  心情简直愉悦到要飞起来呢!

  撒欢似的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儿,这才想起来,她一夜没有回家,月儿跟外婆肯定会担心的吧?

  赶紧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借口临时出差去了,信号也不好。

  还好,家里一切平安。

  这个时间,月儿也已经到幼稚园去了。

  挂了电话,这才松了口气,看一眼时间,急吼吼的冲进了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她今天一直都在办公室,又不会迟到,着的什么急?

  不过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窝在沙发里打了个盹儿,一上午就过去了。

  揉揉发懵的眼睛,一咕噜冲到了门边,小心翼翼的向外看去。

  怎么今天也没听着安娜那娇嗔发嗲的声音?

  走廊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丝响动,实在是不对劲啊喂。

  实在是百无聊赖,办公室的地板都快要被她走烂了,也找不出什么有意思的事来做。

  怎么感觉,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似的。

  远黛般的秀眉微微蹙起,一拍大腿,懂了,因为权简璃那混蛋没在啊!

  没有人压迫她欺凌她,日子当然好过了。

  对,肯定是这样,她只不过是太闲了而已,不过这舒适的日子,总觉得不是那么舒心啊……

  而且啊,她昨天都没有准时向权老爷子那边汇报工作。

  怎么权老爷子那边也没个电话催促?这可一点都不像他老人家的脾气啊。

  算了,她操这么心干嘛?

  这大好时光,总不能都浪费在办公室里吧?

  想到这里,顿时眉飞色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