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39章 车上的女人
  第39章车上的女人

  领导没在,傻子才会耗在公司!

  当即提了大包小包,一溜烟溜了出来。

  哇,阳光灿烂,晴空万里,果然是个适合溜号的好日子啊……

  连心情都好到要飞起来呢,果然只要看不见权简璃那个混蛋,她的生活就处处洒满阳光啊。

  像小鸟似的心情,正要准备展翅高飞呢,突然,乌云盖顶。

  喔不对,是一个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还不等她看清楚来人是谁,啪……

  火辣辣一个大巴掌就甩到了脸上。

  顿时传来麻酥酥的疼痛感,连耳朵都在嗡嗡作响。这一巴掌,够很!

  “林墨歌是吧?这一巴掌已经忍了很久了!怎么样,感觉还不错吧?”

  清冷幽怨的声音传来,林墨歌这才认出来,这一巴掌的主人,竟然是市长千金,安佳倩。

  只不过与那日在医院里憔悴可怜的模样不同,现在的她,化着精致的妆容,身穿一套高级定制的小香风套装,满身贵气。

  似是怕被人认出来,还戴了一副超大的墨镜,把那张巴掌小脸遮挡住了一大半。

  可眼里的戾气仍旧穿透墨镜直射出来,射在林墨歌脸上。

  脸上的酥麻感缓缓退去,林墨歌扯扯嘴角,深吸一口气。

  清冷的眸子紧紧盯着面前的人儿,不卑不亢。

  “安佳倩,看在你大病初愈的份上,今天的事,我不跟你计较。下一次,绝对不会轻饶!”

  其实是因为上次在医院的时候,她受奖金的诱惑,跟权简璃合起伙来演了一出戏,彻底的伤了安佳倩的心。

  当时安佳倩苦苦哀求的凄惨模样,还历历在目。

  同样身为女人,林墨歌觉得她有些可怜罢了,再加上有那么一丢丢的心虚。

  “哼,果然是有了依仗,连说话都硬气了不少。”

  安佳倩冷哼一声,藏在墨镜后面的眸子里,射出两道鄙夷的光。

  “安小姐,你的气已经出完了,如果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林墨歌抬脚就要离开,她可不想跟这个女人继续纠缠下去,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而且,这可是在权氏大楼前,她还想留着点脸面呢。

  谁知安佳倩根本就不打算放过她。

  上前一步,直接严实的挡在了前面,那只涂着鲜红甲油的手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几乎要嵌进她的肉里。

  疼的林墨歌倒吸一口冷气。

  “安小姐,你……”

  “你用这不干净的身子魅惑简璃也倒罢了,我可以忍,索性他也只是玩个新鲜,玩上几天就厌了。可他现在躺在医院里生死未知,你竟然还过得这么舒坦!果真是个臊媚祸主的东西……真不知道简璃怎么会看上你这种白眼狼……”

  一句句,一声声,说的咬牙切齿。

  林墨歌脸色煞白,那些难听的话也被自动屏蔽,反拉着安佳倩焦急问道,“你说权简璃进了医院?”

  安佳倩愣了一下,眼角轻挑,幽怨之情颇重。

  “装的还真像,这就是你用来逃避媒体的办法么?不过在我这儿没用!”

  “他怎么了?伤的重不重?为什么进医院?你刚才说的生死未知是什么意思……”

  林墨歌急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身子不住的颤着,嗓声轻飘飘的,找不着一丝重量。

  一连串的问题把安佳倩给问住了,微凝了眸子,想要从这个女人脸上看出些破绽来。

  可终究还是失败了。

  她清透的眸子里蒙上了浓浓的水汽,是掩饰不住的惶恐与担忧。

  “真的不是你?”

  痴痴的问了一句,似是失了原本的音色,淡到快要听不见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先告诉我权简璃死没死……”

  生死未知四个字,还不断的在林墨歌耳中回荡,把她的小心脏揪的死死的,连呼吸也不顺畅了。

  安佳倩却早已失了神,缓缓的放开手,转身呢喃,“怎么不是你呢?难道我真的想错了……可如果不是你……还会有谁呢……”

  那张精致的小脸,瞬间垮了下去。

  那些盛气凌人啊,趾高气昂啊,全都消失不见了。

  连昂贵的化妆品,也没办法掩盖她眼里的脆弱……

  原来他藏在心里的,另有其人……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身影,林墨歌的心更往下沉了几分,身子软的,连走路都踉跄起来……

  与此同时,在市中心医院楼下。

  乌央央的挤满了记者。

  个个都顶着烈日,眼巴巴的望着盼着,有个知情人能突然现身,给他们提供一些绝秘的线索。

  把医院的大门都快望穿了……

  就在昨夜凌晨,市区发生了一起惨烈的车祸。

  而车祸的主人公,竟然就是s市最声名显赫的风流人物,s市首富,权家二公子,现今权氏集团的总裁,权简璃。

  消息一经报出,瞬间掀起了一阵风浪,几乎要把整个s市都掀翻一般。

  由这些记者们组成的浪花便一股脑的涌了上来,恨不能把医院翻个底朝天,恨不能挖地三尺,挖出点好料来。

  可偏偏,权家处置的滴水不漏,连一丝风声都没有放出来。

  这可苦了这些记者,如果下午再拿不到第一手的新闻,那就等着被上头大卸八块吧。

  正午的阳光热啊热,记者们的心里焦啊焦。

  一个个汗流浃背,望眼欲穿。

  就在众人快要放弃希望的时候,一个俊逸非凡的身影精致从医院大门走了出来,亚麻色的碎发,还有那枚标志性的钻石耳钉……

  呼啦啦,刚刚才安静下来的海浪,喔不人浪,瞬间将权家三公子权幻,围了个水泄不通。

  “三少,请问权二少的状况如何,是否脱离了生病危险……”

  “车祸的原因是什么?警方暂不公开车祸缘由,是否是受了权家的示意,请问这起事故中,权二少是肇事者还是受害人?”

  “据说车祸发生时车上还有一位女性,您可否透露一下,该女子的身份……”

  “另一位女性受害者是不是二少的未婚妻安小姐?市长热线已经被打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亨利先生,还请你解释一下……”

  “相传权家二少背后一直有一位神秘女性,身份成迷,这次车祸事件会不会牵扯出另一桩情感纠纷……”

  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差点将权幻淹没。

  他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冲着镜头抛了个勾魂夺魄的媚眼,嫣然一笑,在十几名保镖的护送下,径直钻上了一辆蓝色跑车,扬长而去。

  记者们瞬间垮了下来,一边发着抱怨一边四散开来。

  如同被巨浪拍打过的沙滩上,孤零零的站着一个脸色苍白的人儿。

  刚才记者们的话,她听的清楚。

  原来权简璃是凌晨的时候发生了车祸,所以才住院的。

  可是,他车上,竟然还有一个女人?

  心里,泛起一阵酸涩,怪不得,刚才安佳倩会冲到公司楼下去兴师问罪,对她大打出手。

  原来竟是把她当成昨夜车上那个女子了。

  她也突然间明白了安佳倩离开时,那失魂落魄的缘由……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里,也钝钝的疼了一下?

  炙热的阳光下,那一缕纤薄的身影,摇摇晃晃,似要跌倒一般脆弱……

  与外面的炙热不同,权家老宅里,却阴云密布。

  车祸的消息一出来,整个权家便陷入了阴沉沉的气氛当中。

  权老爷子坐在躺椅上,面色阴暗。

  夫人吴玉洁坐在他身边,贤淑的帮他揉捏着肩膀。

  “老爷,别急坏了身子,幻儿已经去医院看望了,相信马上就会传来消息。再说了,简璃那孩子命格好,肯定会逢凶化吉,安然无恙的……”

  “哎……孽障啊,一点也不给我省心!什么时候把我气死了,他就安心了。”

  权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一大早就听到了不孝子出车祸的事,差点把他半条老命都折腾没了。

  吴玉洁不动声色,她又何尝不知道,老爷子这是说的气话呢?

  在老爷子眼里,一向都是最疼这个二儿子的。

  虽然口口声声骂他是不孝子,可心啊,还是偏向的厉害。

  “怎么会呢,简璃平时看起来是有些孤傲刻薄,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可那孩子也是最有分寸的,要不然,你也不会把公司全权交给他打理了……”

  “玉洁啊……”

  权老爷子紧紧抓住她的手,叹了口气,目光里似有些不忍。

  “我知道你一直心存芥蒂,怪我不给老三机会……可他也实在不成样子!从小到大整天不务正业,就知道扎在女人堆里!你说说,我要是把公司交到他手里,还不知道要败成什么样子……”

  一说到幻儿,吴玉洁的心尖微微一颤。

  幻儿是她的亲生儿子,却是同样的不争气。

  这话似是勾起了老爷子心里的郁结,继续说道,“还有那个老大,窝窝囊囊的,不成气候,哪里有个做老大该有的样子?哎……”

  “还好有老二在,人是混账了些,可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打理公司的一把好手,现在权氏的势头,可越来越旺了……不过树大始终招风,老二的性子又狠厉,恐怕会招来不少的事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