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0章 红颜知己
  第40章红颜知己

  鹰隼般的眸子,渐渐黯淡下来,闪过一抹疲惫。

  “公司的事我也不想管了,可是成家立业的事,向来都是父母作主的,他到好,处处跟我作对!佳倩哪里不好?怎么就配不上他了?真是混账!非要想着那个女人……果然是红颜祸水!没想到这么多年,他竟然还没断了这个念想……”

  吴玉洁当然知道老爷子话里的意思,莞尔笑道,“这么看来,简璃那孩子,倒是个痴情的种呢……老爷,你难道还想要撮合简璃跟佳倩么?就不怕他再逆反?”

  哎……

  权老爷子重重的叹了口气,脸上的皱纹微微扭曲,眼眸里尽是苍凉。

  “佳倩对那孽障钟情不二,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况且,当年安家于我有恩,我总不能置安家于不顾啊……”

  他一向重情重义,有恩必报。

  再说了,安佳倩乖巧讨喜,是他理想的儿媳妇。

  “其实,我倒是觉得,不能逼的太紧了。感情的事,就让孩子们自己解决去吧,你呀,也别再操这份心了。反正现在有了羽寒,他跟简璃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么小的年纪就聪慧异常,以后啊,成就不比简璃那孩子差,只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说到宝贝儿乖孙子,阴沉的气氛这才渐渐有了缓和。

  吴玉洁的眉眼里,都是掩饰不住的疼爱。

  权老爷子的目光也柔和起来,悠悠开口,“是啊,当初那孽障要入主公司,我才提出先成家后立业的条件,没想到那孽障竟然偷奸耍滑,找人代孕生子!也不愿意接受联姻的事……”

  一说起当初,老爷子的面色又急速憔悴起来。

  在跟简璃的这场战争中,他再筹谋万千,到头来,也没有什么作用。那孽障好像有几万条诡计,等着跟他较量。

  吴洁似乎也回想起往事来,接着他的话缓缓道,“还好,老爷你暗中筹谋,找了身份背影干净的女人,这才有了咱们的宝贝儿羽寒……羽寒这孩子实在是聪慧伶俐,我是越看越爱呢……尤其这些日子,好像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恩……更活泼了……”

  说起这个,权老爷子也深有同感觉。

  以前羽寒跟他那个冰山脸老爸一样,小小的人儿就整天冷冰冰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可是最近一些日子,活泼好动到不行。

  那张小嘴也甜的很,一口一个爷爷奶奶,叫到两个老人心里比喝了蜜还甜。

  “是啊,淘是淘了些,把家里弄的乌烟瘴气的,可那小嘴实在讨喜……”

  老爷子也不由得乐呵起来。

  “是啊,这么乖巧的孩子谁不喜欢呢,就算他要天上的星子,我也想给他摘下来……”

  “你啊,也跟着小家伙一起胡闹……”

  原本阴沉沉的老宅,也因着羽寒小少爷的话题,而渐渐由阴转晴。

  房间里,不时传来两个老人欣慰的笑声……

  市中心医院,贵宾区的走廊里。

  十几个黑衣人并排而立,面无表情,眼冒凶光,看起来格外渗人。

  整个楼层都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林墨歌纤弱的身子缩在门后,偷偷看着走廊尽头的那些黑衣人,心里一阵阵发虚。

  她打探过了,权简璃应该就住在那间病房里。

  因为市中心医院的高级贵宾间就这一处。

  而且前几天,她还来过。

  只不过是被权简璃抓来帮他演戏的。

  那个时候病房里住的人还是市长千金安佳倩呢,没想到这才短短两日,他自己就住进去了。

  剧情反转的速度,还真是令人唏嘘。

  外面守着的十几个黑衣人,阵势也实在太吓人了些。

  以至于她缩在这里一个多小时了,还是不敢上前询问。

  “林墨歌,加油!你可是权老爷子派来监视他的!要是不知道他的死活,怎么向权老爷子交代?万一权老爷子一怒之下,大半夜又打来追魂索命的电话,那就糟糕了。对,有权老爷子护体,百无禁忌!加油!你可以的!”

  给自己洗了个脑,深吸一口气,鼓起十二分的勇气,挺胸抬头,这才迈出了坚定的步伐。

  “站住!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

  刚走没走步,就被黑衣人给拦了下来。

  带着杀气的语气,吓的她小心肝一颤。

  “那个……我不是闲杂人等,我叫林墨歌,是权总的秘书……有……有工作向他汇报……能不能通融一下?”

  实在是心虚,所以连声音都轻的发飘。

  她哪里有工作要汇报啊,只不过是临时想出来的借口罢了。

  “稍等一下。”

  黑衣人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转身报告去了。

  没一会儿就走了出来,沉声道,“林秘书,请跟我来。”

  “喔,谢谢。”

  道了谢,乖顺的跟在后面,穿过十几个黑衣人向着病房走去。

  从那些黑衣人身边走过的时候,紧张的喘不过气来,那种气势实在是压抑。

  及至进到了病房里,才松了口气。

  这个权简璃也真是的,不就是住个院么,至于搞这么大的排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黑道老大呢。

  暗暗嘀咕了一句,这才收回心思。客厅里空无一人,异常安静,难道权简璃的情况很糟糕?

  心里一急,向着卧室走去,却与迎面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哎呀小墨墨,我是特意来迎接你的,知不知道,这几天没见可想死我了……”

  欢快的语调,再配合着这么肉麻的名字,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了。

  莫易云笑的比阳光还要明媚,那双如混血儿一般深邃的眸子里,星光灿灿,一把将她拉了进去,按在沙发上。

  “快坐快坐,跟我说说,这几天都干什么了?怎么也不来酒吧找我玩呢?你是不知道,自从那天见了你以后啊,我就一直想着你……”

  吧啦吧啦……

  林墨歌还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长的好看的男人也这么能说。

  这话匣子一打开,怎么关都关不上。

  “那个……权总他……”

  林墨歌轻声打断了他的话,偷偷向他身后瞄了一眼。

  莫易云把身子一侧,撇撇嘴道,“看吧,活的好好的……”

  林墨歌这才看清楚躺在病床上的那个身影,忍不住愣了一下。

  雪白的床单,雪白的病号服,还有一张苍白的脸。

  这个有洁癖的男人,就算是住院,也要搞得这么干净么?

  他此时面色冷峻的半躺在床上,左腿上打了厚厚的石膏,连那石膏也是雪白雪白的。但是细看的话,上面还有几个黑黑的爪印,想来是胆大包天的莫易云的杰作。

  头上也包了几层纱布,却仍然遮不住那完美的俊颜,甚至比平时看起来,更让人心动。

  该死的男人,怎么连生病的时候也能这么帅气勾人呢?

  林墨歌承认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可是,这丫的情况也太淡定了一些吧?

  “权总……你不是出了车祸?”

  说好的车祸呢?

  说好的生死未知呢?

  说好的脱离生命危险呢?

  从安佳倩那儿得知他住院的消息以后,害的她差点不顾形象失声痛苦了,尤其是安佳倩那一句生死未知,差点吓掉她半条命啊。

  可是这个男人竟然好端端的在这儿躺着,哪里像是刚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的人?

  听到她的话,权简璃愣了一下,冷静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愠怒来。

  该死的女人,怎么说话的?

  可是不等他发飙呢,一边的莫易云就放肆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

  “哈哈,果然跟我的反应一样……”

  林墨歌傻乎乎的看着他,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易云好不容易才忍住笑声,结结巴巴的道,“你是不是也以为他的状况有多凄惨呢?是不是幻象出了一副生离死别,血流成河,缺胳膊少腿的场景?准备着一冲进来就放声大哭,晚了就来不及了?”

  璃爷的脸色越发阴沉了,什么叫晚了就来不及了?

  什么叫缺胳膊少腿?生离死别?

  这两个人到底是多想盼着他死。

  这边林墨歌却不住的点头,因为莫易云的话句句戳中她的心尖儿。

  从得知他出了车祸住院到刚才,这两个小时里,她失魂落魄,担惊受怕,想象出了各种惨烈的情景。

  还想着见了他以后,一定要强忍住眼泪,不能哭出来的。

  可是没想到,老天跟他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这丫竟然完好无损,连表情都完美的不像是凡人。这打击,确实是有点大。

  看着她不住点头的呆萌样子,莫易云心里一阵舒畅,紧紧的拉着她的手,像是找到了多年的红颜知己一样。

  差点就感动的痛哭流涕了。

  “我就知道,小墨墨你果然跟我想的一样,看来咱们两个真的是连灵魂都契合呢……咱俩这么步调一致的,不在一起都对不起月老你说是不是……”

  啊?

  这事跟月老有什么关系?

  林墨歌忍不住张大了嘴巴,看着兴奋如常的莫易云,实在是不忍心打断。

  那边璃爷不乐意了,冷眸一垂,房间里瞬间被凝结成冰。

  “莫易云!你够了!再这么吵就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