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2章 断然拒绝
  第42章断然拒绝

  轻柔而冰凉的触感,瞬间延伸出无边的暧昧……

  “墨儿……”

  轻薄又沙哑的嗓音,好听的如指尖的流沙,让她身体的每个细胞,都欢欣雀跃。

  可她此时又是羞愧至极的。

  明明已经决定要离他远一些了。

  可偏偏,总会深陷在他的温柔里,无法自拔。

  林墨歌啊林墨歌,你怎么会这么没用!

  原来,他说的不方便,是因为戴着口罩,不方便被他轻薄啊……

  果真是个无良的男人!

  而她却又傻又天真的上了当,简直羞愧到无地自容!

  “墨儿……”

  他又开口,轻轻的唤着她的名字,连同她的心,也狠狠的揪了起来。

  “做我的情人好不好?”

  咔嚓。

  缩在他怀里的柔软身子,瞬间凝结成了冰块,一动也不动。

  连同她小小的心脏,也被冻僵了。

  他刚才竟然说,让她做他的情人?

  兀然从他怀里钻了出来,抬头,迎上了他的目光。

  那双清透净彻,如一汪清泉般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疑惑。

  “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她做他的情人?

  他身边,已经有了四个女人了不是么?

  以他的身份魅力,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招招手,便会有人主动投怀送抱,如何能轮的到她?

  说实话,在一刹那的惊讶过后,更多的,并不是欣喜。

  而是失望。

  那天在病房里,在安佳倩的面前,这个男人的一句,他有感情洁癖,不会娶不爱的女人回家,在她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

  她以为,他对婚姻,表里如一。

  可是现在,刚刚才过了两天,他就对她说,让她做他的情人?

  这厮的脑袋里到底有什么样的构造?

  将她的惊诧她的疑惑,尽收于眼底。

  心头,浮起一个玩味的小心思。

  薄唇轻抿,笑的妩媚动人,“只是按照套路来走罢了,秘书,情人,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么?”

  呵呵,好一个顺理成章!

  “所以,这就是你玩弄女人的套路?”

  她清亮净透的眼底,陡然腾起一抹愤怒。

  是啊,只是情人而已,对他这种花花公子来说,就跟换衣服一样简单啊。

  是她想的太多了。

  他说过会对婚姻忠诚,没有感情的女人,不会娶。

  可他又没说要娶她!

  人家只是要她做情人而已!

  情人!

  又不是谈恋爱!

  原来,是她想太多,会错了意……

  “不,这是玩弄你的套路……”

  璃爷冷唇轻启,说出来的话,却是气不死人誓不休。

  “混蛋!”

  怒火之下,就想抬手打人,却发现自己被禁锢在他怀里,一动也不能动。

  只好狠狠的瞪着这厮,企图用眼里的纯阳怒火,把他烧个外焦里嫩。

  “哈哈哈……”

  畅快淋漓的笑声,配着那张惊为天人的俊颜,怎么看都让人恨不起来。

  可这猖狂的笑声,实在是让她恨的牙根痒痒,恨不得用小爪子在他脸上挠几道!

  对了,没有手,她还有利齿啊!

  猛然低头,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肩胛骨上。

  嘶……

  璃爷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这小妖精,牙齿果然够尖利!

  哼,这就是你欺负本姑娘的代价!

  林墨歌收回利齿,呸呸吐了几口,以表示对他的嫌弃。

  趁着他龇牙咧嘴的空当,径直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双手叉腰,彪悍异常,像个张牙舞爪的小狮子。

  “权简璃,今天的事我就当是你开玩笑,看在你卧病在床的份上,不予计较。也不会跟权老爷子报告。但是我警告你,如果再敢有下一次,本姑娘一定不会饶了你!”

  说罢,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那副泼辣的样子,还有因为愤怒而通红的脸颊,着实可人。

  “可我并不是开玩笑!”

  刚走了两步,身后再次传来一句。

  平淡的话语,不带任何语调,也听不出情绪。

  脚下一顿,她僵在原地。

  似乎那个家伙的话,有种让时间静止的魔力。

  “墨儿……我刚才说的是真心话,你做我的情人好不好?当然,你不必现在就回答我,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我等你的答案……”

  不要听不要听,我不要听!

  林墨歌心里默默的念道。

  可是,他的话却径直穿透了耳膜,直击入心头。

  震的她灵魂都颤了几颤。

  “所以,为什么?”

  她终是转过身上,勇敢的迎上他的眸光。

  干净透彻的眸子里,满是认真。

  她现在,就是在很认真的问这个问题。

  为什么,他会选择她,做他的情人?哪怕,只是玩玩而已。

  他还有更好的人选不是么?

  比如安娜,比如林若瑜,比如安佳倩。

  甚至,那个出车祸的时候,在他车上的女人。

  随便是谁,条件都比她更好,与他更相配。

  而且,这些女人,无一例外的,都钟情于他,念念不忘,为了他,甚至可以付出生命。

  而她,却不同。

  她与他,从一开始,就站在对立面的。

  她只不过,是权老爷子派来,监视他的眼线罢了。

  处处争锋相对,惹他厌烦,甚至还会捉弄他,故意陷害。

  她想不通,他为何,会选择她?

  “找情人而已,需要理由么?”

  他双手抱胸,懒散的靠在床头。

  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林墨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当然,就算你换情人比换衣服还快,也总得有个理由吧?权简璃,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说罢,自己都被这话吓了一跳。

  旋即摇摇头,怎么可能。

  这个男人又不是受虐狂,怎么可能能她这么一个整天和自己对着干的女人感兴趣?

  权简璃也微微怔忡,他喜欢她么?

  不可能!

  这个女人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恩,长的还算过的去好了,而且还牙尖嘴利的,动不动就张牙舞爪,没有一点素养。

  最最重要的是,璃爷可是有感情洁癖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喜欢一个不干净的女人?

  所以连两秒都没过,便毅然吐出四个字来,“你想多了。”

  林墨歌呵呵一笑,心底,不知为何,却有些小小的失落。

  怕她的猪脑子再提出什么奇怪的问题来,璃爷又补充道。

  “做我的情人,跟我喜不喜欢你并没有关系,你只管好好考虑我的提议就好。期限是三个小时。逾期不作回答,我就认为你是默许了。”

  凭什么!

  三个小时?

  他以为是吃饭喝水这么简单么?

  林墨歌的手心里全是冷汗,轻轻咬了咬下唇,脑袋里面混乱一片。

  这个该死的男人,为什么平白无故说出让她做他情人的话来,扰乱她的思绪?

  明明,她来医院,只是探望他而已啊。

  顺便也想问一问,那个车祸时跟他在一起的女人,是谁。

  现在倒好,她问的他不回答。

  反而把她给诓骗了进来。

  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是上当了。

  可偏偏又不知道哪里有问题。

  做他的情人,或许,真的是个诱人的提议吧?如果这句话,说给任何一个女人听,恐怕早就搂得馨香入怀了。

  毕竟,他那么优秀,那么完美,是所有女人心中的仰慕。

  能与这样的男人有过一场,哪怕只是露水情缘,也够了。

  可是,对她来说,情人这个词,却代表了更深层次的含义。

  情人,就是永远见不得光,永远上不得台面的女人。

  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都是不光彩的存在。

  就算被打被骂,也只能默默的承受……

  而这一切,都是曾经发生在母亲身上的,而她,真真切切的体会过,甚至直到现在,她还被困在那个阴影里,无法脱身。

  母亲当年受过的苦,那些午夜梦回时孤独的呜咽,她都记得真切。

  所以,断然不会让自己,也重蹈覆辙。

  而且,她还有月儿。

  她不想让月儿再变成第二个她,不想让月儿也像她当初一样,被人指着鼻子骂野种,不想让月儿,在遇到自己喜欢的男孩儿时,因为尴尬卑贱的身份,而放弃……

  一想到月儿,心里再多的纠结和混乱,都被整理的干干净净,再没有一丝的犹豫。

  深吸一口气,清泉般的眸子,斜睨他一眼,回答的干脆利落。“用不着三个小时,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不做!我林墨歌,不会做你的情人!”

  似乎怕他多做纠缠,态度越发决然。

  “不管你当初提议的原因是什么,玩笑也好,找刺激也罢,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希望你不要再提起。如果你把我当成那种随便的女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璃爷俊美的嘴角微微一挑,冷不丁插了一句,“喔?原来你不是随便的女人啊?看来那天爬上我床的是别人……”

  “权简璃!你不要太过分了!”

  林墨歌气的直跳脚,这个该死的男人,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看着他那张带着邪气的脸,真想用小爪子挠上几道,给他毁了容!

  不过冲动是魔鬼,她还是要控制下来才好。

  再次深吸一口气,尽力平静下来,解释道,“我最后再说一遍,那次的事我也是受害者,罪魁祸首是张总!”

  说罢,气的脸蛋都红了,胸口也不断的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