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3章 情定七日,折磨(1)
  第43章情定七日,折磨

  一想起这件事来,她就觉得憋屈,早晚有一天,她要找张总报这个仇的。

  璃爷面色平淡如水,似乎事情的真相如何,他根本就无所谓。

  这个样子越发激怒了林墨歌,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在你住院期间,我还是会来医院照顾你,因为这是我的份内之事。但是,请你不要再对我进行任何骚扰,否则的话,我会一字不落的汇报给权老爷子……”

  “你说的骚扰……不知道都包括哪几项?”

  轻佻至极的语气,再次打断了她的话,也成功的将她压制着的怒火点燃。

  可偏偏他却是一副平静淡然的模样,气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你够了!”林墨歌狠狠咬牙,几乎是挥舞着拳头道,“好好养伤,我明天再来,要是今天晚上死了的话最好!”

  说罢,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丢出去几记飞刃,这才气呼呼转身离开。

  将她愤怒的模样尽收于眼底,璃爷心里顿生一计。

  “不如,做个约定如何?”

  林墨歌正欲开门的手,被他这一句轻飘飘的话,震得抖了一下。

  心尖儿也跟着一颤。

  扭头迎上他那双波澜不惊的暗眸,总觉得,这厮定是又想出什么幺蛾子了。

  对,肯定是又起了什么算计。

  不能理。

  迅速冷静下来,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灿烂如花,魅惑至极的微笑来,“不约,权总,我不约!”

  哐当。

  璃爷的面子碎了一地。

  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敢拒绝他,而且拒绝的这么大气凌然,清新脱俗。

  好,很好。

  这种不爽只在他心头停留了那么零点零一秒,瞬间,漆黑的眸子里又闪出胜券在握的光来。

  “如果我能让你全身而退,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获得自由,并且,还有一大笔补偿,难道,你也不会心动?”

  趁着她愣怔之际,再次抛出诱饵,“一周,在这一周之内,你是我的情人。一周过后,各不相干。老爷子那里不用你操心,我自会出面解决。之后,你可以拿着补偿,过想过的人生,如何?”

  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个诱人的提议。

  尤其,是他说一周之后,就还她自由。

  这一点,是她最期待的。

  被张总陷害威胁,为了保全父亲和母亲,她才不得不接受了权老爷子的提议,冒着生命危险来给权简璃当秘书。

  自由对她来说,便是最渴望的东西。

  而且有权简璃出面,张总那里,自然也就不会再为难她。

  答应的话,正要脱口而出时,突然灵光一闪,转了话题。

  “一周之内,我只是你名义上的情人,你不能跟我有任何的身体接触,尤其是不能用强!如果你同意这点的话,我可以接受你的提议。”

  她才不相信这个男人会这么好心,肯定又在憋着什么坏呢。

  所以啊,不得不防。

  璃爷的脸微微抽搐了几下,这个该死的女人,脑袋瓜子倒是转的挺快。

  不过……

  哼哼,她就算再聪明,也逃不出璃爷的五指山!

  “可以,不过……一周之内,你必须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在我视线范围之内,对我的所有吩咐必须服从,不得有任何异议。当然,如果在这一周之内,你主动勾引,对我用强的话……我是不会介意的。”

  亏他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还能保持面不改色,林墨歌已经气的牙痒痒了。

  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咬他几口。

  “做你的大头梦去吧,我就算是再寂寞难耐,也不会主动勾引你的……”说话间挥了挥小拳头以示警告。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璃爷眼角轻挑,俏薄的唇边似是终于露出了笑容。

  “可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跟你在一起,我会憋疯的……还有啊,一周之内你真的不可以碰我喔,我可是会报警的,还有还有,一周以后,你真的还我自由?”

  看着她一副纠结到愁眉苦脸的样子,璃爷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如果你不放心,可以签一份合约。如果任何一方违约,都需要偿付一笔违约金,如何?”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她实在无需考虑了。

  因为条件真的很诱人啊啊……

  而且,这个男人可是有洁癖的啊,既然当初会把她踢到床下,现在,就更不可能再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了。

  至于像下药用强那种事,相信以他孤傲的性子,也做不出来。

  思极此,终于下定了决心。

  “好,签就签!”

  谁怕谁啊,不就是在他身边煎熬七天么?

  只要把七天熬过来了,她就可以彻底的解脱了啊。

  再怎么想也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明天早上七点,准时来医院报道。届时我自会准备好合约。”璃爷薄唇轻吐。

  林墨歌微微点头,在他平淡冷静的注视下,转身离开……

  心里总觉得哪里隐隐不对,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她又想不明白……

  罢了,事已至此,只有坚持才能胜利!

  她那么向往的自由啊自由,马上就要来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林墨歌准时出现在病房里。

  已经跟母亲和月儿说好,她要出差一周。

  所以家里的事,并不需要担心。

  而权简璃这边也早已经准备好了合约,他的名字已经签上了,只等着她签上名字,便届时生效。

  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

  林墨歌前前后后看了不下十遍,终于相信没有什么文字陷阱以后,这才以一种奔赴沙场的豪迈心情,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权简璃拿过合同来看了一眼,她的字迹,这次,倒是清秀的很,并不像蚯蚓了。

  说实话,上字她写的字,已经在他脆弱的心里,留下了强烈的阴影。

  也在璃爷光辉璀璨的一生中,埋下了一处败笔。

  把合同收起来,看了一眼腕表,“现在时间是七点五分二秒,一周以后的这个时间,你就自由了。”

  林墨歌深呼吸一口,暗自加油,没错,只有一周的时间,睁眼一睁一闭就熬过来了。

  为了自由的人生,她一定可以的!

  “好了,现在……喂我吃早餐!”

  璃爷舒适的靠在床头上,斜睨了她一眼道。

  “喂?你自己没长手啊?”

  林墨歌顿时怒火滔天,她就知道,这七天没这么好过!

  这才刚一开始,这个男人就露出本来面目了。

  璃爷剑眉一挑,语气平淡,气不死人誓不罢休,“合约上写的很清楚,一周之内,对我的所有吩咐必须服从,不得有任何异议。难道你想毁约不成?”

  额……

  好吧,合约上确实是这么写的。

  林墨歌顿时没了脾气。

  牙关紧咬,把泪往肚子里咽。

  反正只是一周而已,很快的,很快的……

  她都抱着必死的决心了,还会怕这点小挫折么?

  不过,总有种上当的感觉啊,照这么下去,这个男人该不会什么也不做,全都靠她吧?

  哼,那就当伺候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好了……

  深呼吸几下,混乱的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

  刚好岳勇也买了早餐送来,接下来,就上演了林墨歌最屈辱的一幕。

  “牛奶!”

  “喔……在这儿!慢慢喝……”

  她两手恭敬的捧着杯子喂了一口。

  “吐司!”

  她又赶紧放下杯子,拿起吐司来送到他嘴边。

  “纸巾!”

  “啊?纸巾?”

  林墨歌傻愣了一下,在璃爷愠怒之前,又扯出几张纸巾来,小心翼翼的,擦掉璃爷唇边的面包屑。

  “吐司!”

  “喔好……你就不能自己吃啊?再这么下去小心会退化成原始人……”

  林墨歌终于还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璃爷那双冷傲俊美的凤眸,轻轻的翻了个白眼,性感的薄唇轻轻吐出三个字来,“我愿意!”

  噎的林墨歌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一顿早餐,总算是在荒唐中结束了。

  璃爷舒畅的靠在床头上,准备要整理前两天耽搁下来的工作和文件。

  林墨歌趁他不注意,就要溜出去。

  “去哪儿?”

  冰冷的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吓的她一个激灵。

  支吾了半天才道,“这不是怕打扰你工作,去外面沙发上待着嘛。也省得碍你的眼……”

  璃爷头也不抬的道,“一周之内,你必须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在我视线范围之内,需要再看一遍合约么?”

  林墨歌顿时哑然,这丫的记性怎么好?

  简直可以倒背如流啊,而且还一字不差的那种。

  尴尬的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那我就在这里好了……”

  说着蹑手蹑脚的溜到了沙发上,舒服的窝了进去。

  接下来的时间里,璃爷一直在专心的处理着文件,而她则安安静静,老老实实的窝在沙发上玩游戏。

  当然,连手机都调成了静音。

  她可不想因为这种小失误再惹到那个恶魔,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痛楚”。

  有来探望的人,也全都被那些黑衣人挡在门外了。

  不用她管,正好省了不少心。

  放下手机,偷偷抬起头来瞟一眼病床上的男人,正埋头工作,一脸认真。

  让人嫉妒的长睫毛低垂着,盖住了那凌厉的眸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