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4章 情定七日,折磨(2)
  第44章情定七日,折磨

  轻薄性感的唇紧抿着,时而露唇轻咬,简直性感到迷死人啊。

  果然男人认真工作的时候最帅,这厮认真工作的时候,简直帅的一塌糊涂,天妒人冤啊。

  尤其是不说刻薄话的时候,简直就是降临人间的天使嘛。

  可是,为什么越看他那张脸,就越觉得有些眼熟?

  尤其是那挺直的鼻子,冷俊的嘴唇……

  天哪,竟然跟月儿的这么像!

  脑袋里出现这个想法的时候,冷不丁打了个冷颤。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她看手机时间太久眼花了。

  她的宝贝月儿怎么会跟这种冷山脸恶魔有关系呢,绝对不会的。

  使劲拍了拍脸颊,让自己清楚一些。

  这才再次捡起手机来,又在可怜的屏幕上划来划去。

  这是月儿教她玩的游戏,虽然幼稚了一些,可是不得不承认,真的很让人上瘾啊,一玩上就停不下来啊喂。

  权简璃微抬了眸子,把视线从文件上移开,落在沙发上的人儿身上。

  柔软的身子蜷缩在沙发里,脸蛋红扑扑的,想来是刚才自己拍的太用力拍红的。

  如清潭般幽静纯净的眸子里,此时却是异常兴奋,闪着耀眼的光。

  原来还真有能让她兴奋的东西呢。

  不知道是什么游戏?

  只是她眼里绽放的那道异彩,轻易地就吸引了他的目光,久久无法离开。

  果然,她就是只倦懒的小猫儿吧,尤其喜欢沙发,尤其喜欢慵懒的窝着,连那偷懒时的样,也带着猫儿独有的懒散。

  却让人心里,软软的。

  浅浅一笑,再次集中精神到工作上,心情,似乎比刚才要好了许多。

  病房里安安静静的,门外偶尔会传来一阵嘈杂,随之也会再次恢复宁静。

  想必是又有记者偷偷潜伏上来,想冒险挖点小料的,可是再厉害的潜伏术,也过不了门外那些黑衣人一关。

  看来都是三下五除二就被解决掉了。

  其中甚至还能听到有女人的惊呼声。

  林墨歌脑补了一个画面,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来医院探望,却无一例外的,被赶了出去。哼哼,没想到权简璃这厮对过往的情人都这么苛刻。

  还好,她跟这厮的约定只有七日,而且,不带任何身体接触。

  还好她聪明,想到了这么关键的点上,要不然,恐怕就掉进这厮设计好的圈套了。

  一想到七天以后,她就可以获得自由,有多远就离这厮多远,简直开心的要飞起来啊。

  忍不住捂嘴偷笑,哦吼吼吼……

  夜色渐渐变暗,阳光退去,换上了清冷的月光。

  还有外面照射进来的广告牌灯光,五光十色,迤逦耀眼。

  她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走到窗前,伸展一下蜷缩了一天的身体,也顺便,拉上了窗帘。

  打开灯,房间里瞬间就溢满温暖的柔光,温馨而惬意。

  权简璃也终于合上了最后一份文件,敲了敲酸痛的肩膀,把文件扔到了一边。

  见他做完了工作,她赶紧偷偷溜回沙发上,假装没看见。

  心里默默的念道,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林墨歌!”

  清淡的声音,震的她一个哆嗦。

  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个生硬的笑来,“怎么了权总?有什么吩咐?”

  话里的咬牙切齿,他听的清清楚楚。

  “我要喝水。”

  淡淡的四个字,就像多理所应当一般。

  偏偏她还没脾气,赶紧狗腿子似的起身,一边还不忘应着,“好嘞,马上就来!”

  一分钟后,一杯不冷不热的温水放在他面前。

  有了上次倒热水的教训,她现在可学精了呢。

  又不烫又不冷,这厮再想找借口折磨她,恐怕都找不着了。

  看着面前尚在晃荡的水,璃爷薄唇一开一合,轻轻吐出几个字来,“喂我喝!”

  “你……”

  林墨歌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恨不得咬这厮一口,最终还是强忍下来,扯出比哭还难看的笑,捧起杯子来,“权总,请喝……呛死你丫的算了……”

  不过后面的话说的很轻,紧咬在齿间,他并没有听见。

  把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性感的喉结也随着上下滚动,该死的好看!

  林墨歌又近距离的被他给“勾引”了一把。

  刚放下水杯,璃爷又轻飘飘的一声,“帮我按摩一下肩膀。”

  “好……”

  她已经学乖了,不管他说什么,都先应着。反正也没有返回的余地不是么?

  她一迟疑,这厮就会搬出合约上的条条框框念给她听,简直比唐僧念的紧箍咒还要折磨人。

  柔若无骨的小手在他宽阔的肩膀上揉捏着,舒服的璃爷闭着眼睛直哼哼。

  “用点力!晚上没吃饭啊?”

  “好的权总……”

  咬牙切齿,几乎用上了吃奶的劲,捏的她手指酸疼,眼看都要肿起来了呢。

  这该死的男人,也没见他什么时候健身啊,怎么练出这一身漂亮结实的肌肉的?

  简直让人嫉妒到发狂!

  上天果然不公平,给了他这么好看的脸的同时,竟然还给了一副这么迷人的身材,啧啧,果然连老天都偏爱他啊。

  “换右边……再用点力!”

  “好……好的权总……”

  恶狠狠的冲着他的后脑勺挥了挥拳头,真想一拳敲下去,敲他个脑震荡算了,省得这么折磨人。

  璃爷终于全身舒坦了,她却不好过了。

  两只手都要废了,又酸又麻的。

  拿个杯子都止不住在发抖。

  这丫果然毫无人性,折磨起人来简直就是个冷血的魔鬼!

  得新窝回沙发上,一脸的可怜巴巴,用那双小狗一样无辜的大眼睛望着他,撅起嘴来,“权总,我的手已经光荣负伤了,能不能休息啊?”

  璃爷撇了她一眼,小狗般可爱的样子,惹的他心里一软,“准了。”

  呀呼!

  果然装可怜这招是有效果的,这个男人也没有那么太冷血嘛。

  还不等她欢呼雀跃,又传来两个字,“不过……”

  尾音拉的长长的,把她的心也揪了起来。

  刚才还完胜的气氛,瞬间被浇灭。

  果然,这厮就是个冷血怪物!

  抱着希望的她就是个傻子,傻子才相信他会好心让她休息!

  表情瞬间垮了下来,娇嫩的樱唇高高不满的嘟起,“不过什么?还有什么大招一并放出来吧,本姑娘能承受的住!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本姑娘要死的光荣伟大重于泰山!”

  看着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璃爷的嘴角忍不住扬了起来。

  眸光一转,淡淡道,“手负伤了,嘴倒是越发伶牙俐齿了,那就说几个笑话来听听吧,让璃爷乐呵乐呵。”

  哐当。

  林墨歌被从天而降的铁锤砸了个七荤八素。

  这丫的心绝对是黑的!比墨还黑的那种!

  这坏水真是信手拈来,不费吹灰之力啊。

  娇俏的小脸儿瞬间垮了下来,罢了,谁让她命不好,掉进了狼窝呢,只能咬牙坚持下去了。

  脑袋里面飞快的转了几圈,灵光一闪,有了!

  而且,是最适合有洁癖的璃爷听的笑话!

  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啊,吼吼吼吼……

  清了清嗓子,正襟危坐,怀里抱着抱枕,正式开讲。

  “有两个人在电影院里里看电影,就叫甲和乙吧。他们看的是一部爱情喜剧,不过现在屏幕上正演到男女主人公吵架分手的场景,打的那叫一个激烈……”

  这开头倒是有些意思,璃爷眸光闪烁,听的入神。

  林墨歌黛眉微挑,继续说了下去。

  “甲突然跟乙说,下一个镜头两个人就会抱在一起接吻!乙摇摇头表示不相信,就算要接吻和好也得在最后了,怎么可能现在打架闹分手,下一个镜头就接吻呢?这转换有点太仓促了……”

  看了一眼听的认真的璃爷,林墨歌心里暗喜,这丫越是入神,效果就越好。

  忍着窃喜,再次开口,“甲见乙不信,就指着放在走廊里的痰盂说道,要不咱俩打个赌?输了的把里面的东西喝一口,赢了的就得一千块怎么样?”

  说到这里,再次瞟了璃爷一眼,果然,他的剑眉已经紧紧拧了起来,一脸的厌恶。

  但还在强自忍耐着,没有出口打断她。

  心里暗自窃喜,赶紧接着讲了下去。

  “乙一想赢了就有一千块可拿,痛快的答应了。结果下一个镜头,果然男女主人公合好了,搂在一起亲吻。乙愿赌服输,径直抱起痰盂来咕嘟咕嘟的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喝了下去……”

  听到这里的时候,璃爷的俊美脸颊已经极度扭曲了。

  修长的手指紧紧抓着床单,不住的颤抖。

  可林墨歌偏偏不怕死的还在说着,“甲惊讶的喊道,我只说让你喝一口,你怎么全都喝了啊?你猜乙说了什么?”

  捂着嘴偷笑了几声,这才接着说道。

  “乙说……特么的太黏了咬不断!”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滴答,滴答,滴答。

  “哈哈哈哈……咬不断……啊哈哈哈……”

  三秒后,爆发了林墨歌的狂笑。

  笑的那叫一个眉飞色舞,花枝乱颤,惊为天人!

  因为笑的太激动了,直接从沙发上滚到了地板上,那也止不住她那极具穿透力的魔音,“哈哈哈哈……太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