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45章 情定七日,折磨(3)
  第45章情定七日,折磨

  “林墨歌!”

  璃爷的脸黑到了极致,终于忍不住干呕了起来,呕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该死的女人,你再敢说这么恶心的笑话试试!我不介意让你亲自体会一把……”

  话还没说完,又干呕了几声。

  看着璃爷的反应,林墨歌笑的那叫一个满足啊。

  今天受的一肚子委屈瞬间灰飞烟灭了。

  不过她还是知道见好就收滴,要不然真的惹怒了这尊杀神,她连哭都来不急。

  擦了把笑出来的眼泪,拍拍摔疼的屁股又坐回沙发上,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

  “好了好了,这次讲正经的。”

  “哼,你要是不怕死的话可以继续挑战我的耐心!”

  璃爷冷哼一声,脑袋里面那副让人恶心到胆颤的画面怎么也挥之不去……

  但是冷静如他,还是强忍了下来。

  璃爷是万能的,没有什么能打败他。

  如果一个恶心的笑话不行,那就两个。

  但是林墨歌迫于璃爷的威严,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再次冒险,只能忍痛放弃这个将璃爷秒杀的绝好机会。

  平复了心情以后,眼珠子一转,又想起另一个笑话来。

  “有一只鸟,每天都会飞过一片苞米地,它能看到地里的苞米从一株株小小的嫩苗,经过农民伯伯施肥,浇水,除草等一系列辛勤的工作后,历经炎炎夏日,又挨过凉爽的暖秋,终于,到了收获的日子。但是就在收获的前一天,苞米地里失火了,是一场大火,将所有的苞米全都烧毁了。”

  这个故事用她细软的嗓音讲出来,倒是娓娓动听,似乎,是个悲伤的故事呢。

  璃爷的心情再次被吸引了进去……

  “大火后的清晨,这只鸟再次从苞米地上空飞过的时候,突然掉下来死了……你知道为什么么?”

  林墨歌说完,便把目光望向了病床上认真听着的男人。

  璃爷动用了所有的脑细胞,想出了无数种可能。

  被猎人射杀了?对苞米地有感情,所以伤心死了?

  要不然的话,就是大火过后温度太高,把鸟烤熟了?

  但是都被林墨歌一一否决了。

  璃爷把手一摊,表示放弃,“说吧,为什么死了。”

  林墨歌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吐出一个答案来,“因为苞米被大火烧了以后变成了白色的爆米花,那只鸟飞过的时候以为是下雪了,就给冻死了。”

  以为是下雪,就给冻死了……

  冻死了……

  嘶……

  璃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好冷!

  真是好冷的冷笑话。

  “哈哈哈……”

  林墨歌再次仰天大笑起来,不过这次是被璃爷的表情逗笑的。

  俊美无双的脸上,竟然也能做出如此纠结的表情来,简直太好笑了!

  璃爷的脸色越来越暗沉,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啊。

  本来是让这个女人讲笑话逗乐的,怎么好像反了过来?

  现在这个女人笑的花枝乱颤的,反而是他倍感折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墨歌的冷笑话课堂还在继续……

  一直说到她口干舌燥,把小脑袋里的存货都搬完了,这才算结束。

  只不过结束的时候,早就已经夜深了。

  原来说冷笑话不光是个技术活,还是个体力活啊,她这副小身板,都快要被拆散了。

  尤其是肚子,现在一动就传来一阵酸疼,显然是笑的太过头了。

  璃爷则是脸颊太过酸痛,今天晚上面部表情丰富到,把这几十年来没做过的表情全都做了一遍,真是“多亏”了这个女人啊。

  罢了,来日方长,这个该死的女人,一定会有向璃爷求饶的一天。

  因为璃爷不允许她离开他的视线,所以她只能抱着毛毯窝在沙发上睡觉。

  还好房间里足够温暖,这个沙发也足够舒服。

  再加上刚才真是笑的太辛苦了,以至于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连房间里还有一只色狼也忘记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一声隐忍着的声音,带着些许沙哑。

  “林墨歌……”

  肯定是做梦了,梦里的人在说话。

  她拱了拱身子,继续睡觉。

  “林墨歌!扶我去洗手间!”

  那个声音却不依不饶,催命似的。

  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继续假装没听见。

  不就是洗手间么,他白天的时候还可以自己去的啊。

  喔不对,白天的时候好像有岳勇在帮他。

  那又怎么样,他璃爷不是什么都可以做到,没有什么能难得倒他么?上洗手间这种小事,肯定也不在话下了。

  璃爷深吸一口气,语气冰冷的让她一个激灵。

  “我数到三,你要是再装死,我不介意再让你洗一次胃!”

  洗胃!

  一想起上次洗胃前在洗手间被他“糟践”的一幕,林墨歌一咕噜起身,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到了病床前。

  正所谓女汉子能屈能伸,这一次,她还是忍了!

  用纤瘦的身子当人体拐杖,扶着他站起来,一步一步艰难的向洗手间移动。

  林墨歌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一脸不满,“我还以为权总你可以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呢,怎么上个洗手间都要人伺候……”

  璃爷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要不是他刚才起来时头有些发晕,他也不会叫醒她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大半夜的话还这么多。

  她的身高刚好给他当人肉拐杖,架着他的手臂。

  这个男人的身材,比看到的还要更高大挺拔,尤其是这重量,简直比泰山还要重啊重,压的她肩膀生疼。

  “权简璃,你该减减肥了吧?重死了!跟死猪一样。”

  “闭嘴,我的身材是最标准的。不像某些人,瘦的皮包骨一般,真没看头。”

  璃爷面无表情,随随便便一句,就把她噎个半死。

  撅起了小嘴,不满的嘟囔,“反正也没让你看!”

  打开洗手间的门,她正要功成身退,却被他有力的手臂一勾,径直滑进他怀里。

  两个身子挤进狭小的洗手间里,总觉得有些别扭的感觉。

  “你自己可以了吧?让我出去!”

  她挣扎着就要往出挤,同时他的身子也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吓了她一跳。

  赶紧又扶着他站稳,却也不敢再乱动了。

  罢了罢了,看在他现在腿残脑残的份上,她就不跟他计较了。

  大不了闭上眼睛不就好了。

  想到这里又嘟囔起来,“你……你快点啊,我就忍那么一小下。”

  看她紧闭着眼的样子,璃爷的俊美脸颊又微微抽搐了几下。

  这个该死的女人,难道就这么嫌弃他的小弟么?

  要知道别的女人可是当宝贝一样,巴不得供着呢。

  怎么到了她这儿就一脸厌烦,这么不受待见?

  狭窄的空间里,两个人的身体紧紧靠在一起,瞬间,有种暧昧的因素在发酵。

  林墨歌紧紧闭着眼睛,许久,却听得从头顶传来一声沙哑的低沉,“扶好……”

  啊?

  扶好?

  这厮该不会连小弟也要让她给扶吧?

  林墨歌忍不住一阵惊颤,但是转念一想,今天一天他不都这样的么?

  从吃早餐开始,明明有手,还要让她喂。

  看来现在又开始折磨她了。

  罢了罢了,就当他全身瘫痪外加脑残好了,反正闭着眼,她什么都看不见的。

  扶小弟跟端茶倒水,都是一回事。

  恩对,她只不过是在照顾一个患者而已……

  这么一想,心里才舒服了一些。

  依旧紧闭着眼,深吸一口气,一手扶着他的腰,一手便摸索着伸进了他的病号服裤子里……

  璃爷被她大胆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就明白她误会他的意思了。

  却也没有说明,只是眼角眉梢,连同嘴角,高高扬起,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来,好看到惊艳。

  不过这么惊艳的笑,林墨歌是无福消受了,因为她从刚才开始她的眼睛就闭得死死的。

  “哎?怎么找不到呢?……”

  病号服裤子太过宽大了,以至于好半天她也没有找到目标,忍不住嘀咕起来,“果然是太小了,简直就是海底捞针啊……”

  海底捞针?

  咯吱咯吱。

  是璃爷咬牙切齿的声音。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说他的小弟是针!

  叔能忍,婶婶都不能忍!

  偏偏她还闭着眼睛,完全感受不到璃爷面部的扭曲,苦口婆心的安慰着。

  “我话说的太直接了点,不过你也不要介意,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都是从小就决定了的,后天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你要保持良好的心态,正视这个缺点才行……小了也没什么不好啊,不是说短而利,小而精嘛,对不对……”

  “林墨歌!”

  璃爷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个死女人,扯到哪去了。

  “我让你扶好我!不是扶好我小弟!”

  “啊?你……你是这个意思啊?那……那你不早说……”

  她支支吾吾的,小脸瞬间变得通红发烫。

  赶紧把小手缩了回来。

  还好还好,没有碰到,要不然今天非得先上几百遍手才行啊。

  该死的男人,摆明了就是在整她!话不会说的清楚点么。

  看着她羞红了脸,红扑扑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璃爷的心情也好了起来,阴云散去,凤眸里再次璀璨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