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0章 父子间的赌约
  第50章父子间的赌约

  等待孤身一人的夜晚,再轻轻的拿出来,修补,舔舐,轻抚。

  再次感受着那直入灵魂的痛楚,却始终,无法彻底的愈合……

  而这两颗同样带着深深伤痕的心,就在今天夜里,彼此包容,相濡以沫。

  在静谧与痛楚中,她的呼吸渐渐平稳,连心跳,也慢慢弱了下来。

  他知道,她睡了。

  半梦半醒间,在她耳边轻吐,“不要爱上我……墨儿……不要对我动情……”

  轰!!

  如梦中呓语般的话,瞬间,将她的睡意驱赶。

  也在她的心上,重重一击。

  顿时,血流如注。

  他说,不要爱上他。

  他说,不要对他动情。

  他叫她,墨儿。

  他怎么能,如此狠心?

  在利用了她取暖之后,生生的,狠狠的,将她弃入冰冷的海底,永不见天日。

  他的呼吸,渐渐均匀。

  而她,却一直睁着眸子,等待天明。

  明明一早就知道,她与他之间的温存,只不过是过眼烟云,甚至,比那灿烂的烟花,都不够持久。

  可为何,听到他亲口说出这样决绝的话来,她的心,还是痛到像要死过去一般?

  她真傻,是不是?

  就像飞蛾扑火,明知道,那道耀眼的光,将会让她万劫不复,却依旧,毅然决然……

  当清晨的阳光冲破黑暗,洒进房间时,也带来了一阵急促的铃声。

  他小心翼翼的翻身下床,去接了电话。

  然后,似是怕吵醒她一般,轻手轻脚而回。

  她紧闭着眼睛,感觉到他冰凉的唇,在她额上蜻蜓点水似的一吻,瞬间撤离。

  浅得,如同昨夜未完成的梦。

  然后,便是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响,然后,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

  许久之后,一切,再次归于静谧。

  静得,没有一丝声响。

  她这才安静的坐起,看一眼身边空了的位置,心,从未有过的空荡。

  像是,连同自己原本那颗心,也一并丢了。

  苦涩一笑,梦……醒了……

  手机,嗡嗡作响,拉回了她的思绪,看着上面显示的名字,嘴角,微微勾起,“妈,怎么了……”

  一个小时后。

  权家老宅。

  几日间,权家老宅,一直被阴云笼罩。

  权老爷子权霸天,脸上,一片肃穆。

  此时,正站在书房练字,龙飞凤舞间,却带了淡淡的戾气。

  都说字如其人,却也能,反映出他此时的心情。

  权简璃坐在轮椅上,由岳勇推着,走了进来。

  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平静。

  似乎昨天晚上那个如孩子一般脆弱的,是另外一个人。

  “哼,终于舍得回来了?车祸才两天就急着出院,却风流缱绻在温柔乡里,真是厉害!也不怕要了自己的小命!”

  权老爷子的话,甚是刻薄。

  却所理所应当。

  他出了车祸之后,家里的人无一不在担心。

  可他却径直出了院,没有向家里报平安,反而,躲了起来。

  这一点,让权老爷子极为恼火,甚至一度,还血压升高,差点气昏过去。

  而权简璃,也是在接到吴玉洁的电话后,才赶回来的。

  “放心,在你死之前,我会活的好好的,还等着,给你扶棺下葬呢。”

  语气同样刻薄,带着刺骨的冰凉。

  啪!

  权老爷子把笔狠狠的扔到了桌子上,溅起的墨汁,凌乱飞扬。

  落在白色的宣纸上,似是绽开一朵朵,墨色的樱花。

  “孽障!你就想活活气死我是吧?让你回家报个平安,就这么难?非要处处跟老子我对着干!”

  权老爷子怒火冲天,脸红脖子粗。

  可他这样吓人的样子,权简璃,却并不害怕。

  从小,他看的多了不是么。

  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平静的,让人不敢相信。

  “是你为难我在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你真想给安家报恩,大可自己娶了那个女人。又何苦,非要推到我身上?”

  他说的,自然就是安佳倩的事了。

  “孽障!看看你说的什么话!”

  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没想到,这不孝子竟然会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

  可偏偏,他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平静的不像凡人。

  心底,陡然升起一股寒意。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这个二儿子,已经修炼到了喜怒不形于色?

  一张冰山一般的扑克脸,如同面具一般,将他所有的内心世界,悉数隐藏?

  深沉到,连他,都看不出来?

  冷哼一声,跌坐到了椅子上,愤然道,“你今天回来,就是要跟我吵架的么?”

  权简璃目光幽深,似能洞察万物的眸光,缓缓的,从老爷子脸上扫过,薄唇轻启。

  “我来,是告诉你,把老大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合约书准备好,以免签字的时候,再找借口拖延。”

  权老爷子兀然抬头,迎上了他冰冷的视线。

  两道目光相对,一对,冰冷刺骨,一道,愤怒而炙热。

  却是谁都没有办法,把对方打败。

  “哼,你就这么笃定,你会赢?”

  老爷子冷哼一声,脸上的皱纹,微微颤抖,鹰隼般的眸子里,闪过一道精光,“那个女人,是我精挑细选的,她可不会让我失望。”

  “女人,向来是最不靠谱的生物,把她当成筹码,是你的失算。”

  权简璃的声音,依旧平淡。

  “当初你费尽心机的把她安插在我身边做秘书,无非就是想要安插一个眼线,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又何必,设下这样的赌局?如果七日之内,她真的主动爬上我的床,你真舍得,把老大手里的股份转到我的名下?你就不怕,老大对你,心存隔阂?”

  一说到这件事,权老爷子眼里,微微划过一丝疲倦。

  精于筹谋算计的他,面对自己这个同样精明的儿子时,实在步履维艰。

  可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又必须,走出这一步。

  “这个赌局,是你逼我提出的。如果你不对我隐瞒公司之事,事事汇报,我自然不用如此大费周章,把无辜之人牵连进来。”

  权老爷子微微叹气。

  自从权简璃接手公司以后,就做了一系列的改革,将他之前的那些旧部,一个不落的,尽数辞退。

  全都用上了一批新人。

  而这些新人,自然是效忠于权简璃的。

  所以,老爷子在公司,便失了势。

  这让运筹帷幄的他,着实有些担心。

  所以,才想出了派一个眼线到公司去的主意。

  “既然知道她是无辜之人,为什么又要选她?”

  权简璃反问。

  毕竟他跟林墨歌之前,并没有什么瓜葛。

  而她能入了老爷子的眼,也着实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权老爷子眉头一挑,露出一抹算计的笑容。

  “自然,是因为你的洁癖。既然,她是被你赶下床的女人,便不可能再入了你的眼,也不可能,背叛我。所以,让她做这颗棋子,是最好的人选。”

  权简璃心里微微一震,果真如此。

  “看来,你在我身边布的眼线,倒是不少。竟然连这种事情,都早有察觉。”

  只是棋子一词,却稍稍,有些刺耳。

  老爷子讪讪一笑,监视自己的儿子,说出来,确实有些不大光彩。

  可他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恐怕这次,你要失望了,那个女人,我倒是有些兴趣。这场赌局,我赢定了。”

  不知道为何,想起林墨歌时,他的心头,犹自一软。

  只是这种情绪,被他掩饰的极好。

  半分,都没有流露出来。

  毕竟,他一向,都擅长掩饰。

  可权老爷子脸上,却难得的,并没有露出失望的情绪。

  反而,有种胜券在握的自信。

  随之,哈哈大笑,“你赢了,却也未必是赢。如果你对她立生了兴趣,对我来说,倒也不失为一个更好的消息。”

  权简璃眉头一挑,不明白,老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爷子笑的畅快,连眼角的皱纹,都容光焕发起来,“一旦你对林秘书动了情,那么,自然会对不住你在外面的那个女人,那么她,便顺理成章的,会被你遗弃。呵呵,如此一来,你还是输。所以,赌局不到最后一刻,胜负,还难以见分晓……”

  心里咯噔一下。

  冷静如冰山一般的权简璃,脸上,也终是露出了一丝破绽。

  原来,这只老狐狸,竟然算计到了这里!

  所以说,从一开始,这只老狐狸就设计了一个巧妙的圈套,等着他去钻?

  不管这场赌局的胜负如何,最终,赢的那个,都是老爷子!

  如果,这场赌局,他输了,那老爷子自然不费一兵一卒,就把他成功的收服。

  如果,他赢了,那么,老爷子损失的,只不过是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但同时,却将藏在他心底的那个女人,狠狠的拔除。

  毕竟,那个女人,是老爷子的心病。

  把心病除了,自然,就是老爷子胜了。

  呵呵,果真是老谋深算!

  果然是只老狐狸!

  强自掩饰着心里的愤怒,脸上,再次恢复了平静。

  “无妨,正如你所说,不到最后,难以见分晓。我到是想要看看,能笑到最后的,是谁。”

  语气比之前,还要更冷了几分。

  波澜不惊的心里,也有了些许的杂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