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1章 不一般的关系
  第51章不一般的关系

  转动轮椅,缓缓离开。

  却在开门之时,身后再次传来老爷子的声音,竟是比刚才,要苍老了几分,似乎,带着满满的疲惫。

  “老大手里的股份,你非要不可么?”

  开门的手,微微一怔,却丝毫没有犹豫,“是,非要不可。”

  权老爷子重重叹了口气,眸子里,满是苍凉。

  或许,他真的是老了吧。

  为何,会感觉如此心累?

  “老大一家,已经按照你的意思远走国外,这么多年了,从未插手过公司之事。你难道,非要赶尽杀绝才肯么?再怎么说,他也是你大哥啊!”

  好一句大哥!

  却不知,这一声大哥,才是权简璃心里,最深的痛。

  凤眸陡然一暗,语调,越发冷漠。

  “我只是,依照赌约行事。况且,我从未承认过,他是我大哥。”

  转动门把手,冷哼一声,“利益面前,亲情轻如粪土,这,不是你教我的么?”

  说罢,再不做停留,径直离开。

  权老爷子重重的跌坐回椅子,遍布皱纹的脸上,急速苍老。

  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

  果然,他还是在嫉恨着他啊……

  此时,在老城区外,一个人影由远及近,跑的小脸通红,气喘吁吁。

  细细的高跟鞋踩在马路上,发出清脆而又气促的声响。

  林墨歌在接到母亲王云的电话以后,急匆匆的打车跑了回来。

  却因为小区附近的道路施工,不得已提前下车,一路跑回来。

  站在楼下,再次大口大口的喘气。

  果然是老了,身体不如以前了。

  才跑这么几步路,都累个半死。

  抬手擦了把额头的汗,平复下心情,这才向着楼上走去。

  刚才在小区外面的时候,她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黑色宝马,心里,有些复杂。

  可是,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

  而且,她也是为了母亲。

  家里的门并没有关紧,开着一条缝隙。

  从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引的她心头一紧。

  “广堂啊,你先别急,墨歌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在电话里已经说过了你会过来,她肯定是马上就放下工作赶来了。那个孩子啊,一直谨慎着呢。”

  “哼,这都半个小时了!”

  林广堂冷哼一声,却让林墨歌指尖一颤,全身进入了警戒状态。

  这也不能怪她,这么多年来,每次见到父亲,她都是如此。

  也算是,一种小小的,自我防御机制吧。

  “来,你先喝口茶,再等一等啊……”

  王云正殷勤的劝茶的时候,一眼看到了门外站着的女儿,脸上顿时扬起笑来。

  “你看,这不是回来了么。墨歌,快进来,你爸来看我们了。他一出来就先来看我们了,你看看,还带了这么多东西呢……你爸他啊,还是惦记着我们娘俩的……”

  顺着母亲的目光看去,便看到了放在一边地上的几个盒子。

  想必又是一些营养品吧。

  而且,还是之前,他从别人那里收来的礼。

  林墨歌心里冷笑连连,也就只有母亲,才会傻呵呵的,把这个男人送的一切东西都当宝贝。

  再看一眼房间里,还好,月儿不在。

  月儿的事,不能让林广堂知道。

  暗自松了一口气,转头,小心翼翼的,迎上了那双冷漠的眸子,支吾了许久,才喊出一声,“爸……”

  那种感觉,却如同冬日掉进了寒江里,从头到脚,冰冷刺骨。

  看到这个男人,她就想起那些不愉快的记忆。

  还有那天在监狱里,他的无耻嘴脸。

  可偏偏,看在母亲的面子上,她不得,不叫这个人爸爸。

  真是可笑的逻辑。

  林广堂冷哼一声,眼里满是算计。

  “傻孩子,还愣着干什么,快坐啊,一会儿咱们一家人出去吃个饭,咱们一家三口啊,好久没有坐在一起吃个团圆饭了。就当是给你爸庆祝了……”

  “妈!我那边还有工作,必须马上回去才行……”

  她及时打断了母亲的话。

  让她跟这个男人坐在一起吃饭,恐怕会消化不良吧?

  果然,林广堂的脸瞬间沉了下来,“哼,什么工作那么忙,连个吃饭的工夫都没有?”

  “看你这孩子,就吃个饭的功夫……跟你们领导好好说说,你们领导不是挺照顾你的么……”

  王玉讪讪的笑着说道。

  林墨歌愣了一下,马上反驳,“妈,这话你是听谁说的?”

  王玉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含糊其辞,“妈就随口那么一说……这不是看着你爸高兴么。”

  林广堂此时也收回了怒气,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个不自然的笑来。

  却笑的格外僵硬刻意。

  “墨歌啊,我听若瑜说,你现在是权总的秘书?”

  咯噔。

  林墨歌心底一沉,果然,那个林若瑜,不会放过这么劲爆的消息。

  说不定,她把那天的事,还添油加醋了一番,说给了林广堂听。

  要不然,他今天,也不会刻意跑这一趟过来了。

  果然,人势力了,真是可怕。

  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点了点头。

  见她承认了,林广堂似是喜上眉梢,眸子里闪着精光。

  “墨歌啊,对你们公司的雪城招标会,你知道多少?”

  一句话,径直将林墨歌打入深渊。

  果然,这才是他到这里来的重点。

  她兀然想起,上次在办公室里,确实看到过一份关于雪城招标会的参赛名单,而里面,似乎确实有林家。

  只是当时没有在意,现在看来,当初林若瑜会出现在办公室里,也与这件事有关了。

  “我才刚进公司不久,对于这些事并不了解。”她淡淡的说道,不想给他留一丝侥幸。

  林广堂眉目一挑,便要发怒,却硬生生忍了下来。

  他还没忘记,今天来这里,是来“求”人的。

  强挤出一个笑脸来,呵呵笑着,亲昵的拉起了林墨歌的手。

  “墨歌啊,你也知道,自从我进了监狱,公司就成了空壳子,风雨飘摇。说句不好听的,现在稍稍有点动静,就会面临着破产。难道你眼睁睁的看着林家破产?让你妈跟着我受苦,流落街头?”

  呵呵,林墨歌心里一阵冷笑。

  她跟母亲这些年,一直都是流落街头的啊。

  什么时候,享过他的福?

  说出这种昧着良心的话来,怎么不怕天打雷劈?

  见她不动声色的抽出手去,他仍旧讪讪的笑着,“现在只有得到雪城竞标会的优胜,拿到这个项目,才能让公司起死回生啊……我林家才有希望重振旗鼓……”

  说着,还给王云使了个眼色。

  王云会意,赶紧拉着林墨歌的手哀求,“墨歌,你就帮帮你爸吧,他现在也是没别的办法了。咱总不能看着你爸一辈子的心血毁于一旦吧,是不是?”

  林墨歌眉头紧皱,就连母亲的笑脸看在她眼里,也觉得那么陌生。

  心,隐隐作痛。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父亲对她冷言冷语,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

  林家那母女二人,对她更是极尽侮辱折磨,她也都一一挺了过来。

  可是,最让她心冷的,是自己的母亲。

  从小到大,耳提面命,不让她做任何的反抗。

  只能唯命是从,唯唯诺诺的活着。

  因为母亲,爱极了这个男人,为了他,愿意付出一切。

  握紧了拳头,沉声道,“雪城竞标会的事情我确实不清楚,而且,你也太高估我的能力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在权总面前连句话都说不上,实在帮不了你。”

  冷淡的话,拒绝的干脆利落。

  也成功的,引起了林广堂的怒火。

  啪!

  重重的把茶杯放到了茶几上,茶水四溢。

  王云吓了一跳,赶紧安抚,“广堂,你别生气,小心气坏了身子。”

  又转身,呵斥女儿,“墨歌,你也是的,要是能帮就帮你爸一把,都是一家人,何必这么执拗呢。”

  拳头,握得越来越紧,心,也越来越冷。

  在她与这个男人之间,母亲,永远会选这个男人。

  许是看在有求于人的份上,又许是林墨歌现在的身份不同于以往。

  林广堂终究还是强压下了火气,愤然道,“你也不用跟我打马虎,若瑜早就说了,你跟权总的关系不一般。你在他的茶水里动了手脚激怒他,都没有被炒鱿鱼,就足以说明,他对你有心。所以,这事由你出面,一定行的通……”

  果然,她就知道,那天的事,会被林若瑜以更夸张的方式说出来。

  更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把这件事,当成威胁她的条件。

  对上母亲那双哀求的目光,她终究,还是心软了。

  咬紧牙关问道,“直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做。”

  一听有了缓和,林广堂和王云顿时都喜上眉梢。

  林广堂更是急切的探过身子道,“我跟若瑜是这么合计的,在权总的办公室里,肯定有关于雪城竞标会的图纸,你去找一找,然后发给我,有了这些,若瑜就能在竞标会里取得优胜了……”

  “你是要让我偷图纸?这是盗取公司机密,要判刑的!”

  她的眸子里,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这父女两个,为了利益,简直是踩着钢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