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2章 父女相见
  第52章父女相见

  却偏偏,也要将她推在最前面!

  “你小心一些不要被发现不就行了?办公室里那么多人,他怎么会知道是你偷的?再说了,以你跟他的关系,就算真知道了,也不会把你怎么着的……”

  听着林广堂话里的轻佻,林墨歌陡然一阵心惊。

  “你把话说明白了,我跟他有什么关系?”

  林广堂冷哼一声,看着她的眼神,满是不屑,“非要我把话的那么清楚么?是什么关系,你自己心理有数!”

  “你……”

  “好了墨歌!你爸他说话太直接了,你也别生气了……”王云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你爸就是太着急了,所以才会口不择言,你别怪他啊。”

  林墨歌冷笑,这叫口不择言?

  呵呵,从一个父亲嘴里听到这种话,还真是可笑。

  不过想来也是,从一开始,她在这个男人眼里,就是一个用来取悦权贵的棋子罢了。

  要不然五年前,也不会把她送给别人当情人了。

  指甲早已经深深的嵌入到了手心的肉里,她也浑然不觉。

  骨节渐渐泛白,连同她的小脸一起,白的吓人。

  深呼吸一口,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这件事,我做不到。既然这主意是林若瑜想出来的,就让她去做好了。我倒是觉得权总对她挺有兴趣的。说不定还能趁着这个机会,增进一下两个人的感情呢。”

  一句话,噎得林广堂哑口无言。

  在她这里受了气,却狠狠的,瞪向了王云。

  吓的王云全身一颤,她是怕极了林广堂的这副严肃面孔。

  “墨歌啊,你就帮帮你爸吧,公司有了起色,咱娘俩也能跟着享福不是……”

  “妈!你什么时候跟着他享过福了?公司发展的再好,赚再多的钱,你能花上一分么?到头来,还不都是林家那母女二人得了益!你醒醒吧妈……”

  “这……”

  王云顿时没了话。

  女儿说的本就是事实。

  这么多年来,她从未享受过一点奢华的待遇。

  甚至连温饱,都成问题。

  如果这些年,不是女人赚钱的话,她们母女,恐怕早就饿死在街头了。

  林广堂也愣怔了一下,转而讪讪一笑,“哪能呢,这次如果你帮了忙,公司一旦有了起色,我一定会让你们娘俩过上好日子的……”

  林墨歌眉头一挑,冷哼道,“喔?那你是要再把我们娘俩接进林家了?再让我们受一遍以前受过的屈辱?”

  林广堂的脸黑的吓人,心里的怒火马上就要喷发出来,却又不得不忍耐下去。

  “当然不会像以前一样了,这次肯定不会亏待了你们的……”

  毕竟现在林墨歌的身份不同以往了,就算他想亏待,也不敢啊。

  “墨歌……”

  王云低低的唤了她一起,苍老的脸上,满是愁容。

  却又带着淡淡的期待。

  林墨歌又何尝不知道,母亲这一辈子的愿望,就是入主林家,成为堂堂正正的林夫人。

  当下把心一横,冷冷开口,“想要接我妈回林家,就要跟那个女人离婚,你做的出来么?”

  王云一怔,眼里,流露出惊喜。

  林广堂也愣住了,缓缓低下头来。

  许久,猛然抬头,眸子里,尽是冷漠的绝情和阴狠。

  “好,我可以离婚!甚至可以正式娶你妈过门!但是相对的,你也必须帮我拿到图纸!”

  轰……

  如同平地惊雷,惊得林墨歌愣在了原地。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那么艰难的决定,这个男人竟然马上就做出了选择?

  为了那可笑的利益,竟然要抛弃自己几十年的妻子和家庭?

  呵呵,果然可笑啊可笑。

  王云脸上,却瞬间眉开眼笑。

  这可是她盼了一辈子的事啊,现在终于,能够实现了么?

  眼巴巴的望着女儿,似乎自己下半生的幸福,就在女儿的一句话里了。

  看着母亲那迫切的哀求的目光,林墨歌心底一片凄然。

  她的母亲,跟林家的那个女人,说到底,都是可悲的角色啊。

  爱上了一个如此冷血无情的男人。

  却不知道,被他当成筹码来算计。

  权家老宅里,太阳已然照到了当空。

  听佣人说二少爷回来了,月儿一咕噜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连脸也顾不上洗,就一路小跑了出去。

  一向最爱赖床的月儿,可是整天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着爸爸呢。

  现在总算是等到了,睡觉什么的,都见鬼去吧。

  什么也没有见爸爸重要啊。

  穿着小拖鞋,吧嗒吧嗒的向外跑。

  一路穿堂过院的,好像一阵小旋风。

  同样在酣睡中的贝尔被惊醒过来,分不清东南西北,也跟在月儿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跑着。

  这两个小家伙,成天除了打就是闹。

  可感情却好的出奇,让人实在是想不透。

  “喔,爸爸回来了……爸爸回来了……”

  月儿扯着嗓子喊着,开心的要飞起来了。

  她在这里等了好久喔,终于等到羽寒小少爷的爸爸回来的一天了。

  原本只想着见羽寒小少爷的爸爸一眼,她就走的。

  可是没想到,这一等,竟然等了好久。

  久到她好想妈妈喔。

  还好,天上的天使一定是听到月儿的祈祷了,所以才让爸爸回来的吧?

  “爸爸……爸爸爸爸……”

  奶声奶气的童音,在整座权家老宅里响起,像是洒下了一串好听的音符一般。

  权简璃刚从老爷子的书房出来,因着刚才的谈话,脸色冷的吓人。

  忽然听到一阵吵闹,紧接着,就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向着他跑来。

  一头短短的头发,却被滚得乱七八糟的,像极了鸟窝。

  限量版的睡衣,也被揉的皱皱巴巴,上面的几只海绵宝宝,看起来更加丑陋了。

  脚下的小拖鞋,拖拖拉拉的,发出一阵刺耳的噪音。

  在小人的身后,还跟着一团黑黑的生物,发出兴奋的低吼。

  他俊美的眸子,瞬间便暗沉下来。

  那个如他一般冷静优雅的儿子,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邋遢的模样?

  这种样子,实在是让他惊诧。

  月儿才不管他想什么呢,像一团小旋风一般扑了上去。

  因为冲来的力气太大,撞到了璃爷受伤的腿,惹的他一声闷吭。

  偏偏小家伙还不知死活,像小猴子一般,咧着小嘴,顺着他那条打了石膏的腿,一溜烟的爬了上去。

  攀爬的过程中甩掉了小拖鞋,却也成功的在雪白的石膏上,留下了几个乌黑的小脚印。

  惹来璃爷脸颊的抽搐。

  这是璃爷最不能忍受的事,上次在医院的时候,被那个同样不知死活的莫易云印过几个黑印,所以他便让医生给洗掉了,没想到今天这小家伙竟然又给踩上了黑印!

  黯淡的眸子里,陡然射出一道寒光来,怒吼的话已然到了嘴边。

  却被一团柔软又带着奶香味的小身子,给撞到失了神。

  那糯软的小身子,往他怀里一钻,像极了黏人的小猫儿。

  “爸爸爸爸……我终于见到你了爸爸……”

  稚嫩的童音,让他心头一颤。

  这还是那个冷静到像他的翻版一样的权羽寒么?

  月儿抬起头来,一双清透见底的大眼睛忽闪着,看着面前高大伟岸的男人,水汪汪的黑瞳里,兀然涌上一层雾气。

  下一秒,小嘴一撇,“哇……”

  放声痛哭。

  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瞬间把那张小汤圆一样的脸蛋冲刷了。

  咧着嘴哭的伤心极了。

  糯软的小身子也跟着一抖一抖的,看的人心疼。

  本来正要发怒的权简璃,被小家伙突如其来的哭喊,直接吓懵了。

  今天的权羽寒,不太对劲啊。

  虽然做了五年父子,却从来没有看过小家伙哭的这么伤心。

  小家伙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事态过。

  竟然扑在他怀里,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

  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爸爸……呜呜……爸爸,你怎么才回来啊……呜呜……”

  月儿哭的嗓子都快哑了,一张小脸蛋憋的通红,让权简璃的心,骤然软了下来。

  “好了,不哭了,你可是男孩子,哭鼻子会被人笑话的。”

  他的声音,难得的温柔。

  在一边站着的佣人们,见到这父子相拥而哭的场景,早就愣住了。

  这好像跟平日里的画风不太搭啊。

  总觉得异常诡异。

  可就是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贝尔好像也被感染了,老实的蹲在权简璃脚下,摇着小尾巴。

  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脑袋瓜子里肯定在想,羽寒小少爷,你快点回来吧。

  再不回来,爸爸都要让人抢走了。

  可是无奈,没有人能听懂它的想法。

  “呜呜……我不要当男孩子……我要爸爸……”

  月儿本来就不是男孩子嘛,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说她是男孩子呢?

  可是现在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在爸爸的怀里,好温暖喔。

  跟妈妈的怀抱不一样,爸爸的怀抱,就像大山一样宽广。

  因为哭的太激动了,小脸蛋儿在他怀里蹭啊蹭的,把眼泪鼻涕都蹭到了那雪白的衬衫上。

  惹的权简璃脸色一沉。

  正欲发怒,却见小家伙从怀里钻了出来,怔怔的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