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3章 情定七日,心痛(1)
  第53章情定七日,心痛

  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如一潭清泉一般,清晰的映出他略带了愠怒的脸来。

  长长的睫毛,如薄扇一般忽闪着,上面还沾着几颗大大的泪珠,晶莹剔透的。

  突然,眼前浮现出林墨歌那双幽潭般干净的眸子来,似乎,跟面前的这个小人儿,渐渐重叠……

  不,怎么可能?

  那个女人的眼睛,怎么会像他儿子的?

  一定是他看花了眼。

  可是林墨歌的目光,却跟眼前这个小人儿的目光一样,干净,清透,一尘不染。

  透净的,直射人的灵魂。

  他摇摇头,想把这荒谬的思绪赶出去。

  难道,他是上了那个女人的瘾不成?

  月儿哭的累了,这才吸了吸鼻子,胡乱的擦了把眼泪。

  伸出软软糯糯的小手,轻轻的抚摸上了爸爸的脸颊。

  爸爸脸上的胡渣,刺刺的,刺的她的小手好疼啊。

  可是,却好有意思。

  她想要把爸爸的样子,牢牢的让在小脑袋里。

  这样,以后小明再问起月儿的爸爸长什么样子,月儿就可以很自豪的告诉他了!

  爸爸啊,长得好帅好高大,就像天上的神一样呢!

  “爸爸,你真的是羽寒的爸爸么?”

  月儿抽噎着问道。

  羽寒小少爷跟月儿长的那么像,那月儿的爸爸一定也跟羽寒小少爷的爸爸长的一样了吧?

  那她可不可以,把羽寒小少爷的爸爸当成自己的爸爸呢?

  只要一下下就好。

  让月儿好好的抱抱爸爸。

  那双因为沾着眼泪而泛着潮湿的小手,带着淡淡的奶香味,在他的脸上抚摸过。

  却难得的,并没有让他反感。

  反而,心底里软软的,暖暖的。

  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柔软感觉来。

  似乎是第一次,他感觉到了,与眼前的这个小家伙,那种血脉相通的感觉。

  只是对于小人儿的问题,让他有些无语。

  “权羽寒,你是怎么回事?这才几天不见,就忘了你老子长什么样了?”

  月儿睁着晶晶亮的大眼睛,突然撇撇嘴,又哇的事声哭了出来。

  把满是泪水的小脸儿紧紧的,猝不及防的贴到了权简璃的脸上。

  瞬间一片潮湿冰冷的触感袭来,让他的身体僵了一下。

  “爸爸……我好想你啊爸爸……好想你啊……呜呜……”

  撒娇般的语气,瞬间让他没了脾气。

  跟这个小人讲道理,显然是没有用的。

  或许现在的样子,才是小人儿真正的天性吧。

  毕竟,他才五岁啊。

  抽咽的声音,把他的心也揪了起来。

  终究是默默的叹了口气,紧紧的,抱住了这个软软糯糯的身子。

  心里,竟然是从未有过的满足。

  “乖啦,不哭了啊……”

  伶牙俐齿如他,此时,却不知该如何,来安慰这个痛苦流涕的小人儿。

  好像所有的语言,都显得那么无力。

  毕竟,对这个小家伙,他确实是亏欠了太多。

  说到底,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呜呜……爸爸……能见到你真好啊真好……”

  月儿哭着,又突然咧嘴笑了起来。

  像小贝壳一样雪白的牙齿,闪闪发光。

  傻乎乎的样子,像极了林墨歌那个傻女人!

  月儿真的好开心,能见到爸爸。

  虽然妈妈一直不告诉她,爸爸长什么样子。

  可是现在啊,月儿终于知道了呢。

  不过,她才不会告诉妈妈,因为妈妈知道了,肯定会很伤心的吧?

  妈妈会不会担心月儿不爱她了呢?

  可是啊,月儿最爱的还是妈妈。

  只是,她也好想见见爸爸,因为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月儿这么乖,当然也想要爸爸了。

  现在好了,她终于见到爸爸了,以后,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呢。

  “傻孩子,以后又不是见不到了。好了,别哭了啊。”

  权简璃眼底,是从未有过的温暖。

  这个小家伙今天,确实跟以前很不一样了。

  可是,这样的小人儿,却好像更能勾起他心底里最柔软的感觉呢,也更加让人心疼。

  月儿抱着爸爸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吧的亲了好几口才罢休。

  又沾了权简璃一脸的口水。

  他却也并没有生气。

  反而,是让站在一边的佣人们,差点惊讶的掉了下巴。

  真是活的久了,什么事都能见到。

  今天不仅见到羽寒小少爷跟二少爷冰释前嫌,竟然还能看到这么温馨的一幕,简直不像话啊。

  那个有严重洁癖的二少爷到哪去了?

  啧啧,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爸爸啊爸爸,月儿以后恐怕是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因为月儿要回去找妈妈了。

  月儿离开家这么久,妈妈一定担心坏了,而且,月儿也好想妈妈了呢。

  现在,终于见到爸爸了,月儿的愿望也实现了,已经很满足了呢。

  可是,她好像突然有些舍不得走了,舍不得这么大的房子,还有爷爷奶奶,还有爸爸,还有这只不听话的小狗……

  贝尔不满的摇了摇尾巴,抗议起来,它才不是不听话的小狗。

  那是它的天性啊天性。

  不过,贝尔还是因为月儿今天的撒娇,而得到了益处。

  那就是从此以后,二少爷再也不让人把它关起来了。

  也让它陪着小少爷玩了。

  这对于它来说,简直就是获得新生啊。

  可是就算如此,贝尔的心也是向着羽寒小少爷的,谁让它是一只最忠心的狗狗呢……

  林墨歌回到竹雪园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她强忍着不舒服,还是和母亲父亲吃了一顿午饭。

  因为吃的太过压抑了,所以直到现在,胃里还是些不舒服。

  没有打车,一路走了过来,不知是不是太久没散步了,在路灯下走了一圈,感觉心情也稍稍好了一点呢。

  夜风吹起她的发丝来,凉凉的,很舒服。

  只是,少了那淡淡的樱花香味。

  因为樱花的季节,已经过去。

  那一片粉白,已经渐渐的消逝,只能等到来年春天,再度盛开了。

  抬头,看着有些落寞的枝头,心底,突然泛起一阵苦涩。

  好像有些遗憾呢,没能好好的,停下脚步来,欣赏一下樱花飘落时的美丽。

  正如她的人生一样,总是处处,都留下遗憾。

  总会在不知不觉间,错过那些,最最重要的人和事。

  比如,那个照亮她整个青春的少年。

  又比如,现在。

  今天跟父亲做下了约定,如果她帮助偷到了图纸,让林氏成功入围的话,他就会风风光光的娶母亲回林家。

  了了母亲多年来的夙愿。

  但是,如果要偷取图纸,那就意味着,她必须,在权氏一直待下去。

  可是,她与权简璃之间的一周之约,马上,就要结束了。

  时间一到,她就能获得那向往着的自由,远远的,离开这里。

  但是这样的话,她就没办法,偷到图纸了。

  一个,是她的心愿,一个,是母亲毕生的夙愿。

  两难的抉择,实在很难选取不是么?

  不论是放弃哪个,对她来说,都是又一次深深的遗憾。

  可是,最终,她还是会放弃自己的自由吧?

  因为母亲跟月儿,是她唯一的亲人。

  可是,真的要放弃自己的幸福,去成全母亲么?成全母亲那没有保障的可笑婚姻?

  她真的,不知道了。

  脑袋里面乱成一团,回到位于顶楼的豪宅时,权简璃已经回来了。

  他懒散的靠在轮椅上,看着外面的繁华世界,背影,却显得那么落寞。

  手指间,还夹着一支香烟。

  淡淡的烟雾,将他挺拔如山的背影笼罩,更添了一份悲凉和清冷。

  一如,他的人一样。

  高傲,而冷漠。

  他的内心,一定是一片荒凉吧?

  荒凉到,寸草不生。

  微微叹了口气,放轻脚步走了进去,似乎,是不想打扰他的自处。

  他却听到声音转过头来,黯淡的眸子里,一如既往的冰冷。

  “去哪了?”

  就连语气,也淡漠至极,没有一丝感情。

  “家里临时有点事,回去了一趟。”

  她面无表情的说着,却不敢看他,似乎,害怕被他看清楚内心一般。

  现在的她,内心太过杂乱无章,甚至有些心虚。

  一旦偷了雪城招标会的设计图纸,那么,她在这个男人眼里,就会被贴上越发肮脏的标签吧?

  他微微垂了眸,并没有再追问下去。

  “吃过晚饭了么?饿不饿,我可以做些简单的……”

  她似乎,在没话找话。

  “不必,我们出去吃。”

  他淡淡的打断她的话,将手里的香烟,姿态优雅的按灭在烟灰缸里,不带有一丝感情。

  她微微垂了眸,有些话想说,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其实,她也没有心思做饭。

  似乎闻到食物的味道,都会厌恶。

  可是,胃里又极度的空虚。

  那种空虚,渗透至每一个细胞,连接着神经。

  半个小时后,两人又到了那条夜里最繁华的娱乐街。

  上次到这里来的时候,还是她大半夜被权老爷子吼着,出来找权简璃的那次。

  没想到,时隔几日,却是跟着他一起来的。

  只是她没想到,说是出来吃饭,却直奔酒吧而来。

  这个男人,到底有多爱喝酒啊?

  对于这种嘈杂混乱的地方,她是没有多大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