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5章 情定七日,心痛(3)
  第55章情定七日,心痛

  “楚寻风!”

  璃爷低吼一声,打断了他的话。

  眸子里射出一道森然的寒光来,像是要把他穿透一般。

  “我最后再说一遍,我从来没说过要娶她!”

  声音刺骨冰冷,如同狂风暴雨般,在房间里肆虐而过。

  林墨歌被这声低吼吓了一跳,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撅起小嘴来。

  “讨厌,说的这么大声干什么!!”

  璃爷的眸子越发暗沉下去,这个女人,又在装傻?

  目光,突然瞥见那瓶已经被她喝下去大半的红酒,脸色,又沉了几度。

  “该死,你竟然给她开这瓶!”

  楚寻风无辜的耸耸肩,“只有这瓶才能配得上这么顶级的牛排啊……”

  璃爷冷哼一声,转动轮椅过来,就要把她从楚寻风怀里拉出来。

  林墨歌却奋力的挣扎起来,“你干什么,别碰我!混蛋……为什么拿我的酒,我还要喝……”

  “你喝醉了,跟我回去!”

  冰冷,又带着愠怒的声音。

  惹得林墨歌全身一个激灵,却并没有让她的醉意清醒过来。

  反而是借着酒劲,陡然升起一股怒意和抗拒的勇气来。

  “不要,我才不要跟你走……你个混蛋……想对我做什么……呜呜……你是坏人……”

  又哭又闹的样子,让璃爷彻底黑了脸。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还会耍酒疯!

  平时还真是低估了她。

  楚寻风亲昵的揽着她的身子,冲着璃爷勾了勾嘴角。

  “人家都说不想跟你走了,你还想强行带走不成?”

  他只是觉得这种场景格外讽刺罢了,整日高高在上说一不二,如杀神一般的璃爷,什么时候,竟然会对一个小女人手足无措?

  同时心底,也泛起一股酸涩。

  璃爷冷哼一声,拉住林墨歌的手,沉声道,“放开她!”

  楚寻风也不知道哪来的戾气,竟然搂得更紧了一些。

  似乎怀里这个女人,是他的专属品一般。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

  他只是在替另外一个女人,抱不平。

  他细微的动作,尽数被璃爷看在眼底,眼里的愤怒,已然到了爆发的边缘,“你现在是在跟我对着干?还是说……你真看上了这个女人?”

  楚寻风冷笑,“哼,我看上她又怎么样?反正她在你眼里也只不过是用来拒绝安佳倩的工具罢了,你该不会还当了真吧?”

  安佳倩?

  这个名字,她好像有些熟悉呢。

  林墨歌迷迷糊糊的听着两人的对话,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可是,拒绝安佳倩的工具?

  那是什么啊?

  为什么她觉得,这两个人在说她的坏话呢?

  可是想要细细的想,却又想不明白。

  因为她的头真的好晕喔。

  楚寻风的情绪也激动起来,“璃二少,这种女人要多少有多少,你又何须如此认真?有这个时间,倒不如去看看雪儿!自从车祸以后,你就对她不管不问的,知不知道她心里有多难受?!”

  “闭嘴!我的事,不用你来操心!”

  璃爷怒吼一声,用力一扯,径直把林墨歌扯了出来。

  她的手被拽得生疼,龇牙咧嘴的,却因为脑袋晕晕乎乎,还不及站稳,就跌坐进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你干什么!你是谁啊……救命啊……有人强抢民女啦……”

  璃爷的脸黑到能滴出墨来。

  伸手就要捂住她的嘴巴,却被她张口一咬,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这个该死的女人,疯起来简直要命!

  一番挣扎过后,最终还是被璃爷制服。

  可是因此,璃爷也腾不出手来转动轮椅,只能给岳勇打了电话。

  林墨歌被他钳制在怀里动弹不得,只能用眼睛死死的瞪他,想要用目光射出几道利刃来,刺穿他。

  璃爷的眉头始终紧紧的拧着,拧成了一处险峰。

  看着他们两个一番挣扎,楚寻风苦笑起来,眸子里,闪过一抹疲惫。

  “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好?就让你这么上心?连雪儿都置之于不顾了……”

  堂堂璃爷,腿上受着伤,竟然还要带这个女人出来吃饭,足以说明,这个女人在他的心里,不一般。

  璃爷的眉头皱得越发紧了些,默默叹息一声,“有些事,你不明白。”

  “我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么多年,你跟雪儿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不明白的是你!……是你辜负了雪儿的一腔深情!……”

  “够了!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雪儿这两个字。否则的话,别怪我不讲兄弟情面!”

  璃爷怒吼一声,震得整个包间都抖了三抖。

  恰好,岳勇急匆匆的赶来。

  一进门,就感觉到了里面的气氛不同寻常。

  “璃爷……风二少好!”

  憨憨的问候了一声。

  “我们走!”

  璃爷的声音,冷到了骨子里,容不得人抗拒。

  岳勇赶紧绕到后面,推着轮椅向外走去。

  在这个空当,林墨歌还不死心的又挣扎了几下,却被璃爷死死的钳制着,只是白费力气而已。

  “我不相信你会对雪儿如此狠心!”

  楚寻风的吼声,很快的,就被淹没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了。

  再也听不见。

  到了外面,风一吹,脑袋瞬间清醒了一些。

  也将刚才心头的愤怒,吹散了些许。

  可是已经醉成一滩烂泥的林墨歌,就没那么幸运了。

  在夜风的作用下,酒劲瞬间冲上了头。

  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转的她口干舌燥,如同一片羽毛球般,在云端飞扬。

  那种感觉,真的好神奇喔。

  “璃爷,我先把林秘书扶上车吧……”

  岳勇有些唯唯诺诺的说道。

  权简璃这才发现,那个女人还被他钳制着,紧紧的捂着嘴。

  这模样,若是让不认识的人看到了,真会以为是绑架呢。

  厌烦的皱了皱眉,松开了手,任凭着岳勇把那个柔软的身体从他怀里拽了出去。

  “林秘书,小心点,别撞到头……”

  岳勇小心翼翼的帮她挡着车门。

  却不料林墨歌一重获自由,就又开始撒欢,竟然伸手缠上了岳勇的脖子。

  满身的酒气喷吐在他脸上,嘻嘻笑着,“大叔,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啊……大叔,你的身材好结实喔……”

  一口一个大叔,叫得岳勇鸡皮掉了一地。

  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璃爷,吓的直冒冷汗。

  “璃爷啊,这可不是我……这……”

  本是凶神恶煞的汉子,在女人面前,却慌乱的像个不知世事的孩子。

  从脸,一直红到了耳根。

  “哎呀,大叔,你怎么脸红了啊?是不是很热?我帮你吹一吹好不好……呼……”

  说着,便撅起小嘴来呼呼的吹着。

  因为本来就在岳勇身上挂着,现在看起来,倒像是要主动献吻一般。

  吓的岳勇全身一颤,差点把她扔下来。

  乖乖,林秘书耍起酒疯来,真不是一般的可怕啊。

  女人是老虎,果然没错。

  尤其是喝醉了的女人,就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

  “别磨叽,快把人丢进去!”

  璃爷的脸沉得比这漆黑的夜空还要黑,呵斥了一句。

  岳勇赶紧用上全身的力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把那个缠人的女人塞进了车里。

  “救命啊……有人要绑架……”

  林墨歌惊觉不妙,正要往外逃的时候,璃爷刚好钻进了车子,堵住了她的去路。

  岳勇利落的上了驾驶座,一踩油门,车子如风驰电掣般,迅速离去。

  暗暗惊出一声冷汗,幸好这一阵街上没有人,要不然,恐怕真会惹起不少的骚乱呢。

  从后视镜偷偷看了一眼,来不及松口气,心又跟着提了起来。

  因为林秘书不知死活的,竟然又攀住了璃爷的脖子!

  而璃爷的脸,已经黑的比包青天还黑了。

  恐怕下一秒,就会直接爆炸啊爆炸。

  要不是太危险,他真想就这么弃车逃走,以免被殃及。

  林墨歌哪里知道他在想什么,她现在,就像落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一般,天旋地转,根本就分不清楚东西南北。

  如果不抓住点什么的话,恐怕就会这样飘走呢。

  就好像……气球。

  对,她现在就是一个气球,风好大喔,要把她吹走。

  还好身边有一棵树,才能让她暂时的借助一下。

  等什么时候风停了,她再放开好了。

  “林墨歌!松手!”

  她搂的太紧了,让璃爷喘不过气来。

  “呜呜……这棵树好凶喔,还会说话……呜呜……怎么像权简璃那个混蛋一样讨厌……”

  她紧闭着眼睛,喃喃自语着。

  轰。

  璃爷心里的怒火顿时被点燃。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把他当成了一棵树?还是会说话的?

  而且,就算喝醉了,也要说他的坏话是么?

  “我是树你是什么!”

  就算心里的怒火已经面临爆发的边缘,他还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因为很好奇,这个女人醉了以后,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呜呜……这棵树又说话了,好吓人啊……我是气球啊……风要把我吹走呢……风也好坏,比权简璃还坏……”

  噗嗤一声,开着车的岳勇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林秘书竟然说她的气球,璃爷是树,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