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6章 情定七日,心痛(4)
  第56章情定七日,心痛

  实在是太好笑了……

  璃爷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吓的他陡然一个激灵,硬生生把笑又憋了回去。

  因为强忍着笑意,以至于脸上的表情格外扭曲。

  林墨歌似是骂上瘾一般,含糊不清,“恩,权简璃就是个混蛋!大混蛋!衣冠禽兽!……有特殊嗜好的大变态……”

  混蛋?

  衣冠禽兽?

  有特殊嗜好的大变态?

  这个该死的女人!

  到底把他想成了多么恶劣的存在!?

  “够了!安静一会儿!”

  森寒的语气,让车内瞬间结了冰。

  许是被他的冷冽气势吓到,林墨歌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阿嚏……”

  打完喷嚏,还顺势就着他的衣服,擦了擦鼻子。

  让璃爷一阵反胃。

  这个白痴女人,怎么能这么粗俗!

  竟然敢拿璃爷限量版的衬衫擤鼻涕!真是活腻歪了。

  发酒疯也就算了,这种事情,是璃爷断不能忍的!

  岳勇收回视线来,在心里替林秘书默哀,看来这次,她真的是小命难保,凶多吉少啊……

  “滚开!”

  用力一推,她一个没注意,咚的一声,脑袋撞到了身后的车窗上。

  咧咧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哭的那叫一个惨烈,那叫一个撕心裂肺,感天动地。

  “哇……疼死我了……是哪个不长眼的……呜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醉了以后,疼痛也会被放大。

  反正她感觉全身都在疼,尤其是心,疼的厉害。

  好像被人掏空了一般的疼。

  刚才在酒吧里,两个男人间的话,她迷迷糊糊的,听懂了一些。

  虽然意思还不清醒,可是心,却好像透彻了。

  所以,也自发的疼了起来。

  “呜呜……权简璃你个混蛋,有异性没人性的混蛋……呜呜……”

  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哭的这么伤心。

  可是,真的好委屈喔。

  胸口的位置,酸酸的,涩涩的,也空荡荡的。

  看着她痛哭流涕的样子,璃爷眼神一凛,突然想起今天早上,权羽寒那个小家伙,扑在自己怀里,哭天喊地的模样,竟然跟眼前的这个女人,如出一辙。

  似乎连动作神态,都那么相似。

  一瞬间,有些恍惚。

  心,也软了下来。

  终究,还是微微叹息一声,将她拉到了身边。

  “好了,不哭了,撞到头了么?”

  温柔而沙哑的声音,似是能抚平心里的伤痕一般,竟然神奇的,止住了她的哀嚎。

  睁着迷离的大眼睛望着他,如扇般浓密的睫毛上,还残留着几滴泪珠,如梨花带雨一般。

  兀然,闯进了他的心田。

  伸手,轻轻的帮她揉着撞疼的地方,眼里,溢满了温柔。

  看的岳勇张大了嘴巴,丝毫不敢相信,如万古不化的冰山一般的璃爷,竟然会对一个女人这么温柔!

  就算以前跟白小姐在一起的时候,璃爷也不曾流露出这种宠溺的眼神啊。

  看来林秘书,果然跟其他的女人不一样。

  至少在璃爷心里,不一样。

  只有在她的面前,璃爷才会露出跟平时不同的一面来,他总觉得,那样的璃爷,才是最真实的。

  “还疼么?”

  温柔如海浪一般的声音,瞬间,便抚平了她心里的伤口。

  殷红如樱桃般的小嘴瘪了瘪,眼里闪着泪花,点点头。

  璃爷只得继续揉着,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了她。

  撞到的地方,起了个不大不小的包,还红肿了起来。

  看样子,回去以后得涂点药才行了。

  不知是不是闹的累了,她的眼皮也越来越重,渐渐的,靠进了他怀里。

  “冷……好冷啊……”

  如呓语般轻喃着,一个劲的向他怀里缩。

  那模样,像极了黏人的懒猫。

  一只手,竟然不老实的,隔着衬衫伸进了他的胸口。

  略带着冰凉的手指,触碰到他胸口的一刹那,让璃爷不由得僵了一下,下一秒,竟然从她指尖,传来一股麻酥酥的电流……

  小腹处,陡然一紧。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身上传来的炙热温度,引得她越发想要靠近。

  朦胧间,竟然将他衬衫上的纽扣解开了几粒!

  下一秒,那张刚才还梨花带雨,沾染着泪痕的小脸。

  就随着手一起钻了进去……

  “恩……好暖和啊……好舒服……”

  她滚烫的脸颊,还有略带冰凉的鼻尖,清凉柔软的唇……

  各种奇妙的触感,瞬间都集中到了璃爷的胸口,给璃爷来了个措手不及!

  慌乱中,却传来一股该死的电流!

  他竟然,还十分享受与她的亲密接触!

  可是,身下传来的肿胀感,却提醒了他,再这么下去,他恐怕真的会忍不住对这个女人做出什么来……

  伸手一捞,将她从怀里拉了出来。

  离开了那如暖气一般的胸口,她似乎有些不太情愿,小嘴又嘟了起来。

  “讨厌啦……我还要……”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再次扑进了他的怀里。

  璃爷向后一躲,她没有防备,径直栽到了璃爷的腿上。

  一张小脸,好巧不巧的,正砸在那肿胀的边缘……

  嘶……

  璃爷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酸麻的感觉,让他全身一个激灵,差点就一发不可收拾!

  可林墨歌却因为刚才又哭又闹的,现在太累了,径直睡了过去。还发出轻微的鼾声。

  璃爷皱着眉头,将她提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胸口。

  那粉嘟嘟的脸蛋儿上,还沾着泪痕,实在是惹人心疼。

  她也实在是睡熟了,嘴巴里咕哝了一声什么,听不清楚。

  可璃爷总觉得,这个女人是在说他的坏话。

  不过罢了,只要她能安安静静的睡觉,不再给他添乱就够了。

  若是再像刚才一样闹下去,他真的有些头大。

  但是心里也暗自发誓,以后,再也不让这个女人碰酒了,一滴都不行!

  发起酒疯来,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到了一种崭新的境界啊。

  他以为她睡熟了,就可以完全放心。

  那就大错特错了!

  转弯的时候,车子微微一颠,她的身子便一股脑顺着他的胸口滑了下来,再次极其巧合的,正中那肿胀之处。

  鼻翼间喷吐的热气,还有小嘴那微妙的触感,隔着衣料,都能清晰的传进去。

  “恩……”

  璃爷闷哼一声,刚才差一点就破了功!

  这个该死的女人,睡着了还不老实!

  竟然在梦里还要折磨着他,真是该死!

  咬紧牙关,再次把她提起来,可是下一秒,又软软的滑落下去。

  几次几后,璃爷已经放弃了。

  任由她倒在那最危险的地方,呼呼大睡,睡的没心没肺。

  车子每颠簸一下,都会传来一阵极其微妙的摩擦,还有她喷吐出来的鼻息,简直让人抓狂!若不是璃爷定力足够坚定,恐怕早就被她折磨到疯狂了吧?

  这个该死的白痴女人,总有一天,他一定要狠狠的折磨她一次!将她的隐秘之处,用力贯穿!……

  攥紧拳头,咬紧牙关,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

  半个小时的路程,于璃爷来说,却好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

  车子停在了竹雪园的楼下,璃爷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从来,没有觉得坐车,也是如此折磨人的事情。

  “璃爷,到了!”

  岳勇把轮椅搬下来,这才打开了车门。

  这一路对他来说,也同样的煎熬。

  因为看不到,只能凭着后面传来的声音判断发生了什么事,这一路,简直让他脸红心跳。

  迫于璃爷的威压,既不敢向后看,又不敢开口问,真真是要把他给憋死了。

  好在,总算是到家了。

  他也终于可以解脱了。

  “恩!”

  璃爷淡淡的应了一声,低头看看仍旧趴在他腿间,睡得昏天暗地的女人,脸色,越来越复杂。

  末了,终于是惊险万分的安全回到了家里。

  “璃爷,用不用我把林秘书抱回房间去?”

  毕竟璃爷现在腿还受着伤,行动也不方便。

  璃爷黑着脸点了点头,岳勇却有些犯怵了,毕竟刚才林墨歌挂在他脖子上,亲热的叫他大叔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可是璃爷的吩咐,就算是赴汤蹈火,也要照办啊。

  一咬牙,一闭眼,拼了!

  小心翼翼地,把她从璃爷怀里抱起来,却不料她咕哝了一声,“呜……好冷……”

  小手习惯性的,就要往岳勇的怀里伸。

  吓得岳勇小心肝一颤,胳膊一抖,噗通,就把怀里的人扔到了地板上。

  “哎呦……”

  虽然铺着地毯,可是从人高马大的岳勇怀里掉下去,仍旧是摔的屁股都要肿了。

  疼的林墨歌龇牙咧嘴叫了起来,“该死的,谁这么不长眼,敢扔本姑娘……呜呜……疼死我了……”

  一边揉着被摔疼的屁股,一边愤怒的睁开了眼。

  可是眼前还是一片晕眩。

  她眨巴着大眼睛,怎么也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

  “额……好晕啊……天怎么在转……”

  嘟囔了一句,头一歪,又睡了过去。

  璃爷的脸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岳勇吓的脸色铁青。

  林墨歌可是在他脆弱的玻璃心里,留下阴影了。

  却是怎么也不肯把她抱回房间了。

  “璃爷……那个……我,我有急事……先告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