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7章 情定七日,心痛(5)
  第57章情定七日,心痛

  没有说过谎话的岳勇,竟然冒着必死的决心,在璃爷面前说了谎,虽然一眼就被识破了。

  可还是赶在璃爷爆发以后,逃命般的溜了出来。

  直到进了电梯,才瘫软下来。

  这个林秘书太可怕了,他现在总算是理解,为什么璃爷在她面前,会变得不一样了。

  因为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彪悍!

  绝对是外星物种那一类的,而且危险系数极高!

  真替璃爷担心啊……

  可是再让他回去,却是死也不可能了。

  有林墨歌在的地方,就是地狱啊地狱,比刀山火海都还要可怕。

  房间里,随着岳勇不讲义气的逃离,璃爷气的七窍生烟。

  暗自琢磨,等明天,一定要把那个傻大个剁碎了扔出去喂狗!

  再看一眼蜷缩在地毯上,又睡过去的女人,只觉得脑袋发涨。

  眼底,兀然闪过一抹狡猾的光来,然后,抬脚,在那个柔若无骨的身子上,踹了一脚。

  并且,踹的还是刚才,与地板亲密接触过的屁股。

  “呜呜……好痛……”

  似乎是在梦中呢喃着,小嘴抽搐了几下,却愣是没有醒来。

  看来这酒劲果真是大。

  都是那个楚寻风!他一定是故意的。

  今天这一趟,倒是白去了。

  忍一肚子闷气不说,还见识到了这个女人如此神奇的一面,呵呵,真是大开眼界。

  “林墨歌!给我起来!不许装死。”

  璃爷愤懑的说着,又踹了她一脚。

  她依旧紧闭着眼睛,嘟囔了几句什么,然后蜷缩着身子,像蚯蚓一样,向远处蠕动了几下,恰好远远的避开了璃爷的攻击范围。

  看着这个女人的蠢样子,璃爷简直哭笑不得。

  可是,装死这一招,对璃爷来说是没用的。

  因为聪慧如璃爷,早就看穿了一切。

  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听说醒酒的最好办法,就是泡热水澡。既然你醉的这么厉害,我就勉为其难,帮……你泡澡吧。”

  帮字,拉得特别长。

  沉睡中的林墨歌,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却还是没有醒过来。

  甚至还打起鼾来。

  璃爷眉头一皱,面有愠色。

  “果然应该先扒了衣服再泡澡,免得脏了我的浴室!”

  说罢,轻轻的转动轮椅,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来。

  这下子,林墨歌沉不住气了,一咕噜坐了起来,紧紧的抓住领口,目光因为还有些轻微的晕眩,有些找不到焦点。

  “你……你想干什么?告诉你别过来喔,我会报警的。”

  她的小脸褪去了红晕,变成淡淡的粉色。

  那双灵魂的大眼睛,此时还带着些许迷离,竟有些蛊惑人心的味道。

  璃爷深吸一口气,强自压抑下心中的燥热,冷哼一声,“威胁人也找个新鲜的说辞,而且,你情我愿的事,警察不管。”

  “你情我愿?什么叫你情我愿!明明就是你强迫我的……”

  林墨歌突然紧张起来,孤男寡女,同处一个屋檐之下,想想,还真有些害怕呢。

  她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人,是衣冠禽兽啊,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

  “喔?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强迫你了?”

  璃爷剑眉一挑,笑的邪魅。

  她顿时语塞,眨巴着眼睛看着他,确实,人家在轮椅上好好的坐着,离的她十万八千里,动都没动一下。

  粉嫩嫩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撇了撇嘴,“吓唬人有意思么?真是幼稚!我倒是忘了,你现在还伤着一条腿呢,基本等于半个伤残人士,就算有那个色心,也没那个体力啊,吼吼吼……”

  想到这里就眉飞色舞起来。

  反正这个男人行动不便,根本奈她不得的。

  而且啊,就算她真的被扑倒了,以他现在的样子,恐怕也做不出什么事来。

  想着想着,忍不住捂嘴偷笑。

  小人得志的样子,气得璃爷牙痒痒。

  “看来你是酒醒了,那就进来帮我洗澡!”

  说罢,径直转动着轮椅,向着浴室的方向而去。

  额……他说什么?

  帮他洗澡?

  林墨歌愣住了,冲着他的背影吼了一嗓子。

  “你不会自己洗啊?本姑娘不伺候!”

  “你不帮我洗那就我帮你洗好了,随你选……”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比泰山还要重,直接给她来了个泰山压顶,压得她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以一种雄赳赳气昂昂的姿态进了浴室,当然,是坐在轮椅上。

  真是疯了!

  洁癖老妖怪!

  都伤成这样了还想着洗澡。

  医生都说过了,伤口不能碰水的!

  这个该死的男人,简直是洁癖到不要命了啊。

  自己要死也就罢了,偏偏还要拉上她,简直是毫无人性!

  可是,一想到合约上白纸黑字写着的内容,她就眼前一黑。

  是啊,不管他说什么,她都得听,没有拒绝的资格。

  因为这是合约上定好的。

  颓丧的叹了口气,用力拍拍脸颊,林墨歌,你可以的!

  不就是先个澡么,就当是照顾残疾人了!

  对,他现在就是个全身瘫痪外加脑残的病人!林墨歌,你要有博爱之心!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白衣天使,他就是个病人!

  默默的在心里暗示了好几次,再次深吸一口气,这才感觉轻松了不少。

  实在不行的话,就把他当成假人好了,蜡像也成啊。

  反正不是人就行。

  紧紧的握着拳头,小脸上满是悲愤之色,似乎要奔赴战场一般。

  这才步履维艰的向着浴室走去。

  而浴室里,权简璃已经放好了热水,上面还飘着一层细腻的泡沫。

  热腾腾的蒸汽弥漫在浴室里,有种烟雾缭绕的感觉。

  她的酒本就没有完全清醒,此时走进去,更加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漫步在云端一般,飘飘然。

  “选好了么?”

  轻佻至极的话,让她身子一僵,指尖微微一颤。

  强装着镇定,“医生不是说伤口不能碰水么?你要是不想活了我没意见,但是拜托别拉上我好不好……你要是死在这儿了,说不定还得让我赔……”

  璃爷的脸色瞬间又暗了下来,凤眸里冷冽的光,穿透水蒸气,直直的射在她脸上,激的她一颤。

  “你这是在关心我么?既然如此,就由你帮我擦洗好了,也免得,碰到伤口。”

  冰冷至极的话,听来却格外暧昧。

  “咳……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你的死活,跟我又没关系,我巴不得你死了算了……”

  她嘟囔着,却已经挽起袖子走了进去,而且,后面那句话,声音极低,生怕他听了去。

  璃爷冷哼一声,这个白痴女人,就是死鸭子嘴硬!

  总有一天,璃爷要好好的调教调教她!

  让她在身下求饶!

  克服了浴室里缭绕的水蒸气,这才看到坐在浴池边上的男人,忍不住心惊了一瞬。

  衬衫已经被他脱下,丢在了一边。

  露出蜜色精壮的肌肉来。

  胸肌,腹肌,那完美而又流畅的线条,简直就是黄金比例。

  不多一分,不少一毫。

  如同最精美的艺术品一般,美得让人窒息。

  虽然上次她被踢下床的时候,已经见过他不着寸缕的模样了,可那次,却是在极度的惊恐与害怕中。

  而这次,则完全不同。

  现在,她完全是以一个观赏者的身面,一点一点,细致的欣赏着,不放过一个细节,一个角落……

  咕咚。

  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这身材,也实在是太逆天了吧?

  老天爷可真不公平啊不公平,怎么能这么完美的脸和这么完美的身材,都赐给同一个人呢?

  这也太偏心了点吧?

  她的目光太过赤裸,璃爷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

  冷哼一声,“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帮忙?”

  “啊?帮……帮什么忙?”

  一句话,把她出走的精神拉了回来,也吓了一跳。

  该不会,真的让她帮忙擦洗吧?

  她可真没信心,能克制得住自己啊。

  尤其是现在酒还没醒,身体里残余的酒精一直都在作怪,蛊惑着她犯点小错……

  接触到他的鬼魅般的目光,心下登时一愣,他该不会是让她帮忙……脱裤子吧?

  璃爷似乎已经猜到她在想什么了,薄唇一勾,悠然的点了点头。

  咕咚。

  她又吞了口口水。

  迈着小碎步挪了过去。

  伸出颤抖着的小手,慌乱的解着他的裤子。

  那模样,像极了青涩的少女。

  因为腿上的石膏,他确实没办法自己脱,尤其是在地面还有些湿滑的浴室里,就更加危险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帮他把西装裤子扒了下来,她的小脸,早已羞的通红。

  连眼都不敢抬起。

  虽然早已身为人母,可是扒男人裤子这种事,她可从来都没有做过。

  羞愧,暧昧,瞬间在她心间溢满,一颗心噗通噗通的狂跳,乱了节奏。

  似是大功告成,偷偷的松了口气。

  “好了吧,剩下的你自己也可以了……记得把腿抬高,别碰到水了……”

  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还要记得嘱咐他几句。

  可是,嘱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无情的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