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8章 初闻白若雪
  第58章初闻白若雪

  “林墨歌,这也叫好了?你洗澡的时候是这样洗的?”

  他眉目轻挑,看了一眼还套在身上的内裤,薄薄的布料,却仍是包裹不住那一处昂扬。

  “呀!……”

  只是一瞥,便发出一声惊呼,心瞬间,漏掉了好几拍。

  慌乱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这个你……你自己也可以的啊……干嘛非……非要我来……”

  如小兔子般惊慌的样子,看在璃爷眼里,只觉越发有趣。

  凤眸一眨,笑的邪魅张扬,“那就算了,换我帮你洗好了。”

  “不用!还是我帮你吧……”

  她被噎得没有一点办法。

  反正跟这个恶魔对着干,从来都不可能赢的。

  紧紧的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眼不见为净。

  纤长的手,胡乱的在他身上摸了好几把,微凉的手指触到腹肌,惹得璃爷一阵火大。

  这才准确的找到布料,用力一扯,在璃爷一声急促的闷哼声中,粗暴的将那轻薄的布料,成功扯下。

  心,却像是加速了好几倍一样,快要跳出来了。

  脸颊通红,身子燥热。

  连残余的酒精,都在发挥着威力了。

  明明就是闭着眼睛,脑海里却一直在想着他此时不着寸缕的模样,心跳得越发慌乱……

  再次吞了口口水,连声音都变得细软起来,“剩下的你……你自己洗吧……”

  声音颤抖的,几乎不像是她的。

  这也由不得她,此情此景,能镇定下来的,恐怕还真没有几个。

  说罢,逃也似的转身就走。

  却被一声冷喝吓得腿一软,差点滑倒。

  “站住!你不得帮我抬着腿么?刚才不是还担心我碰了水?”

  紧闭着眼睛,头也不敢回,就好像身后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恐龙一般。

  “你……你小心一点就好了……我突然头好晕……”

  哗啦。

  话还没有说完,兜头被浇了一柱温水,瞬间从头湿到了脚。

  “权简璃!你疯了吧,到底想要干嘛!……”

  一瞬间怒火中烧,愤然转过身来,指着他鼻子就骂。

  却又哑然失色。

  因为那厮竟然以最坦荡最无耻却又最魅惑的模样呈现在她面前,惊得她瞳孔一震。

  嘶……

  倒吸一口冷气,一瞬间,脑子似乎停止了运转。

  原来男性的身体,竟然也会魅惑到如此地步,简直就是天妒人怨,毫无天理啊。

  “啊!!……”

  许久,才爆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声来,然后猛得捂住了眼睛。

  呸呸呸,虽然确实是很好看啦,可还是辣眼睛!

  璃爷对她的表现,表示非常满意,嘴角轻挑,笑的魅惑众生,“离近一点,感觉又会不同喔。”

  “啊……你个变态,色魔!暴露狂!……”

  紧紧的捂着眼睛,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脑袋里,却越发晕眩了。

  似乎有一个恶魔般的声音在蛊惑着她,让她听从他的话,听从本能,再靠近一点……

  “铃铃铃……”

  嘈杂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也打破了这诡异而暧昧的气氛。

  也终于让她有了喘息的机会。

  “你……你接电话吧,我先出去了……”

  说罢,一溜烟的冲了出去。

  砰,重重的摔上了门。

  浴室里霎那间静谧下来,只有那突兀的铃声还在不停歇的响着。

  看着那落荒而逃的人儿,璃爷的笑,越发张狂了。

  瞥了一眼放在一边轮椅上的手机,上面闪烁着的名字,让他眉头微微一挑,终究还是接了起来……

  暖洋洋的阳光洒在柔软的大床上,给房间增添了一份静谧与慵懒。

  一大早,手机就震个不停,林墨歌用被子把头蒙起来,也隔绝不了那讨厌的声音。

  最终,还是不情愿的伸出手去摸索,好不突然找到了那发出声源的罪魁祸首,接了起来。

  “谁啊一大早的,烦不烦……让不让人睡觉啊……”

  “林秘书!”

  她抱怨的话还没说完,就从里面传来一声尖啸,明显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差点把她的耳膜都给震破。

  睡意瞬间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一咕噜坐了起来。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睡觉!?不用工作是不是?权总都来公司了,你一个小小的秘书竟然敢迟到!”

  “别以为子有权老爷子这个靠山就能高枕无忧,我照样可以让权总炒你的鱿鱼……”

  吧啦吧啦。

  电话那头的安娜,以高分贝的声音数落了她好几分钟。

  她听的耳朵都快要起茧了。

  “权总去公司了?”

  她努力的从安娜的话里找到了重点。

  自动忽略那些没有营养的抱怨。

  “当然!如果不想被炒鱿鱼就赶紧给我滚过来!”

  随着安娜的一声怒吼,她慌张的挂断了电话。

  再听下去,恐怕会被吓出心肌梗塞来吧。

  一大早就接到这种催命电话,真是要命。

  脑袋疼的厉害,昨天睡前怎么忘了喝杯解酒茶了?

  都怪权简璃那个混蛋害的,让她昨天那么狼狈……

  不过现在也不是抱怨的时候,再不快点赶到公司,那点可怜的工资就真被扣完了。

  想到这里,赶紧冲进了洗手间。

  可是,权简璃那个疯子,怎么会突然跑去公司呢?

  而且还不叫她!

  摆明了就是故意要坑她!

  权氏大楼下,浩浩荡荡,被记者们挤得水泄不通。

  急匆匆赶来的林墨歌,也被这浩大的阵势吓到了。

  上次见到如此大的阵势,还是权简璃出车祸住院的时候,时隔几天,竟然又出现了如此熟悉的一幕,难道……

  “不是说好半个月以后才会正式进行雪城竞标会的评选么?怎么突然就提前了?”

  “你还不知道吧?昨天刚从机场那边传来的消息,国际巨星白若雪昨天高调回国了……”

  “喔?就是那个在国外很火,但是在国内并没有什么代表着的白若雪?”

  “是啊,就是她!听说这次是在国内接了新戏才回来的,而且,听说后台就是权氏集团的总裁,权家二少爷权简璃!”

  “怪不得,一回来就能有如此大的阵仗,难道说这两个人是情侣关系?可是权家二少爷不是已经跟市长千金订婚了么?”

  “多大点事啊,贵圈的事你又不是不清楚,大家表面上过得去就好了。利益联姻,从来都是表面婚姻而已,背后还不是各玩各的……”

  “话虽如此,可白若雪那么大牌的巨星,也能甘愿给人当小三情妇?”

  “胡说什么!据说市长千金才是后来者居上……权二少爷跟白若雪那可是圈子里人都知道的秘密情侣呢……”

  “这事我也听说了,此次的雪城就是权二少爷送给白若雪的生日礼物呢……”

  “生日礼物?可不是嘛,5月20号是白小姐的生日啊,怪不得,连早已经订好日期的雪城竞标会都会提前进行了……啧啧,为了讨好一个女人,竟然让几百家公司措手不及,这套路用得可真是巧啊,为了泡妞连公司都不顾了……”

  “你们懂什么,这权二少爷可不是那么蠢的人,之所以提前,肯定还有其他原因,说不定就是为了防止有些公司作弊呢……”

  “这话到是没错,毕竟权二少爷向来心思缜密,要是今天能抢到一手新闻就好了……”

  记者们的谈话声,尽数落在了林墨歌耳中,震得她脸色煞白。

  白若雪……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真的如记者们所说,是权简璃的秘密情侣么?

  突然,脑袋里面闪过一个声音,似乎,是在梦里听到的一般。

  雪儿……

  心事重重的上了楼,却始终无法收回精神来。

  心里,越加不是滋味。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这种空落落的感觉,从何而来。

  叮。

  电梯门一打开,就看到安娜那张凶神恶煞的脸,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河东狮吼,“林秘书,我看你连自己的身份都搞不清楚了吧?这才上班几天,竟然都敢迟到了?知不知道权总一早就来公司了,全公司的人都在为了雪城招标会忙得团团转,你到好,竟然还在家里睡大头觉,你这样……喂,林墨歌!”

  林墨歌却连理都没有理她,径直选择忽视,急匆匆的冲进了办公室。

  她现在,根本没有心思跟安娜说话,因为她想知道,那个白若雪是谁。

  “权简璃……”

  又忘记了敲门,径直推门而入。

  埋头工作的权简璃,面有愠怒的抬起头来,正好迎上了她那双疑惑又焦急的眸子。

  “敲门的事还要我说几遍?”

  他的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如同他此时的人一般,从表情到眼神,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凉意。

  冷的,她一个激灵。

  那颗焦急的心,瞬间,便被冻结。

  是啊,白若雪是谁,跟她又有什么相干呢?

  她与他,只不过是合约情人的关系啊。

  而且,只有短短的一周。

  一周过后,两人各奔天涯,再无瓜葛。

  他与谁结婚,与谁是秘密情侣,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也没有那个资格去问不是么?

  指尖一颤,缓缓的,退了出去,再次抬手敲门。

  重新开门而入的时候,心情,已经与刚才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