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0章 偷图纸被抓
  第60章偷图纸被抓

  月儿的小心脏噗通噗通直跳,原来再次回家,是这种感觉啊,好奇妙喔。

  踏上最后一个台阶,正要蹿进去的时候,突然,从屋里传来一声怒吼,吓得月儿一缩,收回了脚步。

  “畜生!看你养得什么好女儿!到了这么紧要的关头,竟然给我当起缩头乌龟来了!她要是坏了我的好事,就别怪我不客气!”

  是一个很生气的男人的声音,月儿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过。

  可是马上,她就听到了外婆的声音,好像很害怕的样子,“广堂啊,你先别急,再等等,墨歌她一定在想办法,偷图纸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啊……”

  “哼,都到了这种时候还在为她说话?王云,看来你现在也长了本事了啊!竟然瞒着我,又带回来一个小野种!要不是我今天突然赶来,还不知道要被你们瞒多久!”

  月儿鼓起勇气来,偷偷的走到了门边,向里看去。

  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哭的外婆,哭的好伤心喔。

  看的月儿心里一紧,小小的拳头也握了起来。

  可是她不敢贸然冲进去,因为她还看到了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男人,凶巴巴的,脸上的皱纹都在颤抖,那双通红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好吓人喔。

  王云满脸凄然,老泪纵横,紧紧的抓着林广堂的腿哀求,“你有什么火就冲我来好了,不要吓着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啊……”

  “滚开!少在这儿哭哭啼啼的碍眼!”

  林广堂一抬脚,重重的踹到了王云身上,她向后一倒,撞到了沙发上。

  而此时,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闯入月儿视线。

  那是一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小孩儿,当看到小孩儿的脸时,月儿惊呆了。

  因为那张脸跟她的一模样!

  正是她在权家老宅的时候,在照片上看了无数次的那个孩子!

  羽寒小少爷!

  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不会错的!

  可是,羽寒小少爷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还被绑了起来?

  “广堂,我错了,对不起,你打我吧,别对孩子动手……”

  外婆的哭声哭的月儿心都碎了,小脸紧紧的绷了起来,突然,想起妈妈说过的话,一个灵光闪过,有了主意……

  蹑手蹑脚的转身就向楼下跑去……

  小区外的便利店里,月儿急匆匆的跑了进去。

  “小朋友,你要买什么啊?爸爸妈妈……”

  “叔叔,我家里来了坏人,能不能帮我叫警察叔叔过来?”

  月儿睁着大眼睛问道,挺翘的鼻尖上,还有冒出来的汗珠。

  便利店老板一看月儿快要哭的样子,并不像是在撒谎,马上便打了报警电话……

  办公室里,寂静无声。

  只能听到林墨歌如鼓槌一般的心脏跳动声。

  噗通,噗通。

  她把桌子上的文件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跟雪城竞标会有关的资料。

  权简璃会把资料放在哪里呢?

  因为太过慌乱,被椅子扳了一下,小腿上顿时起了一块淤青。

  可她也顾不得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已经没有时间了!

  突然,办公桌最下面的抽屉引起她的注意。

  钥匙还挂在上面,想来是权简璃刚才开会时走的急,忘记锁上了。

  手指颤抖着将抽屉拉开,一个精致的盒子闯进视线。

  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条漂亮的钻石项链!

  吊坠的后面,刻着一个雪字。

  雪。

  雪儿。

  白若雪?

  心里陡然一沉,刺刺的痛了起来。

  果然,那个叫白若雪的女人,就是权简璃一直隐藏起来的女人了吧?

  要不然,又怎么会费尽心思,订做这么一条项链呢?

  以权简璃的冷漠心性,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足以说明,那个女人在他心里的位置了吧?

  虽然是早已猜到的事,可是真正知道真相的一瞬间,为什么,心里,会这么难受?

  咬紧下唇,将盒子子又放了回去,抽出下面的一份档案袋来。

  档案袋里,全是一些设计图纸,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关于雪城竞标会的,可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咔嚓咔嚓。

  将里面的图纸都拍了下来。

  手,颤抖的厉害。

  原来做间谍,竟然会是这么害怕的事,这倒是她以前从未想过的。

  刚把档案袋放回抽屉里,权简璃突然推门而入!

  吓的她脸色煞白。

  “你在干什么?”

  他沉声问道,脸色一瞬间暗了下来。

  那双眸子里闪着精光,这个女人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

  “没……没什么啊。”

  她吞吞吐吐的,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来。

  可是再怎么强装着镇定,也没办法掩饰嗓音的颤抖。

  果然,她根本就不适合做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没想到竟然被抓了个现形。

  抽屉还没来得急关上,而权简璃已经大步流星的走过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

  脑袋里面一片空白,紧张的全身都在颤抖,似乎连呼吸都忘记了。

  如果被他发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没什么?没什么你怎么在开会的时候偷偷溜出来?而且,还坐在我位置?”

  他的声音如针一般直插她的心尖,震得她全身一颤,险些站不稳。

  刚才开会的时候,权简璃就已经发现她的不对劲了。

  脸色苍白,目光空洞,好像是很害怕什么一样。

  实在是放心不下才来看看的,却没想到,竟然看到了更加诡异的场景。

  高大的身躯一步步逼近,如山一般压下来,压得她踹不过气来。

  一张小脸,白得吓人。

  好像稍稍一个触碰,就会碎掉一般。

  “我……我突然有些不舒服……”

  话说出来,连她自己都觉得荒谬。

  身体不舒服的话,来他的位置做什么?

  林墨歌啊林墨歌,你简直蠢到家了!

  他的身子紧紧的压了下来,身上散发出来的森然寒意,似要将她冻僵一般,骤然袭来。

  幽暗的眸子一闪,冷冷开口,“难道我的办公桌上,有你需要的东西?”

  哐当。

  她腿一软,撞到了椅子。

  慌乱到不像样子。

  可是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场太过强大了,就算她再怎么强装镇定也没办法啊。

  怎么办怎么办。

  抽屉还没有关上,心思缜密哪他,只需看一眼,就会明白一切的。

  月儿还身处危险之中,她断然不能在这个时候被发现!

  脑子里空白一片,眼前直冒金星。

  权简璃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上前一步,吓得她一个激灵,也不知从哪来的胆子,猛然抬头,将还在颤抖着的小嘴贴上了他的唇!

  左脚趁机,把抽屉向里一推,总算,是关上了。

  因为太过害怕,太过惊恐了,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身子颤抖得,都没了知觉。

  权简璃也被她空如起来的献吻吓到了,微微一怔。

  那唇上的冰冷与清甜,却在一瞬间,撞击了他的神智,竟然贪恋得,不想放开!

  明知道这个女人在搞什么鬼,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正常思考!

  可是这个女人的接吻技术也太过拙略了一些,他大手一拉,猛然将她的身子拉进了怀里,舌尖,也趁机撬开了她的贝齿……

  轰……

  属于他的霸道和味道,瞬间将她席卷,如同被卷入到一场巨大的风暴中一般,晕眩得飘飘然。

  他的呼吸越来越炙热,一双大手已经渐渐向下游移,轻巧的探进了裙子里面……

  “不要……”

  她猛然醒悟过来,径自将他推开,刚才还煞白的小脸,此时却已经如盛开的玫瑰一般,殷红。

  胸口不断的起伏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如麋鹿般的眸子慌乱的躲闪着,无入安放。

  权简璃剑眉微挑,眸光瞬间冰冷下来。

  优雅的整理着衬衫,冷静的,不似凡人。

  “林墨歌,没本事把游戏玩到底,就不要轻易的挑起!哼……”

  冷哼一声,斜睨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森寒的声音,却将她打入地狱。

  砰。

  门被重重的摔上,也将她那颗被冻僵的心,震碎。

  嗡嗡……

  手机震动的声音兀然将她拉回现实,颤抖着按下了接听,声音飘渺得,连她自己都听不到。

  “找到了,马上给你发过去,放了月儿……”

  看着手机上发过来的图片,林广堂的脸上露出狂喜。

  有了这些图片,雪城竞标会就一定能够入围!那他林广堂东山再起,就指日可待了!

  还不等他欣喜若狂,却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一阵警笛声,吓得脸色一白。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警车?”

  王云走到窗边看了一眼,安慰道,“应该只是路过,不用担心……”

  “不行,你还是下去看看吧,我心里不踏实。”林广堂的脸色铁青。

  自从坐了五年牢以后,现在听到警笛声,都觉得全身紧绷。

  毕竟在牢里受了那么多苦,已经给他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所以自然而然就会往最坏的方面去想。

  “好,我下去看看。”

  王云颤颤巍巍的走了出去,因为刚才被踹了一脚,身上还有些疼。

  林广堂紧张到了极点,坐立难安。

  突然,王云急匆匆的冲了进来,“不好了不好了,警察是来抓人的,说是有人绑架小孩子……广堂,快走,你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