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1章 兄妹相认
  第61章兄妹相认

  “真的?”

  林广堂惊慌失措,慌慌张张的就要往出走,却觉得心里不安,赶紧又折返回来。

  “不行,还是你跟我一起出去吧,免得惹人怀疑。”

  毕竟王云是住在这里的,他一个生人面孔,指不定会被认出来。

  王云也不敢拒绝,当下便跟着他一起出去了。

  因为太过慌张,连门都来不急关。

  看着他们两个离开,羽寒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嘴上被贴着胶布,就算想喊人也发不出声音来。

  就在这时,从门外钻进来一个小小的身影,冲他一笑。

  “嗨,用不用我帮忙啊。”

  看到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羽寒眼里露出一抹惊诧,不过马上,就恢复了平静。

  月儿嘟嘟小嘴,有些不满,一边扯下羽寒脸上的胶布一边说道,“真没意思,你怎么跟你那个爸爸一个样子啊?冷冰冰的,像冰山一样。像这种时候,应该被感动的哇哇大哭才对嘛。”

  “你见过我爸爸?”

  羽寒沉声问道。

  因为她用到了冷冰冰这个词,所以羽寒就直觉得认为,她说的,一定就是爸爸了。

  “是啊,就是见过爸爸才回来的,要是早见了的话,说不定早就回来了。”

  月儿从厨房里找来菜刀,费了老大的劲才把绳子割断。

  羽寒从椅子上跳下来,松了松胳膊,被绑了好久,都发麻了呢。

  “这么说,这些天你一直都在老宅里了?”

  “是啊,管家爷爷把我当成了你抱回去的,你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跑到我家来的?”

  月儿一边打量羽寒,一边拿了个香蕉向卧室里走去。

  羽寒在后面跟着,心里已经明白了许多。

  怪不得这些日子权家没有派人出来找他。

  原来是把月儿当成他带回去了。

  看到月儿的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妈妈会把他误认成月儿。

  因为月儿的头发,简直比他的还要短。

  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是女孩儿吧?头发怎么会这么短?”

  月儿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哎,说来话长啊。那是月儿大小姐的一段光辉岁月……”

  一分钟以后,羽寒冷冷的打断她的话,“也就是说,你的头发在放烟花的时候被烧焦了对吧?”

  “咳咳……差不多吧。”

  月儿撇撇嘴有些不高兴。

  她明明就把事情说得很夸张的,怎么这个家伙还是发现了,真是讨厌。

  跟那个冰山脸爸爸一样!

  “哇,果然还是家里最舒服啊……恩,有妈妈的味道……”

  月儿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儿,这才眨巴着眼睛问道。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怎么会跑来我家啊?”

  羽寒也跳到床上坐下,一丝不苟的回答,“我在找贝尔的时候差点遇到车祸,是妈妈救了我……”

  “喔,原来是这样啊。”

  月儿点了点头,还一脸的恍然大悟,惹得羽寒瞪了她一眼。

  说实话,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家伙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的,这种感觉,实在是有些奇妙。

  羽寒看着月儿,突然心事重重起来。

  漂亮的眉头皱了起来,跟权简璃简直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你怎么能跑出来呢?奶奶发现了一定会担心的,趁着天没黑快回去吧。”

  “为什么是我回去啊?那可是你家,要回也是你回去。”月儿才不管他怎么想呢,没心没肺的抱着枕头傻笑。

  总算是回到家了,不知道妈妈见到她,会不会很开心呢?

  她可是好久都没有抱过妈妈了呢。

  哇,光是想想就觉得好激动呢。

  “我不会回去的,那里根本就不是我的家。”

  眸子里的光黯淡下来,羽寒小小的脸上,也露出悲伤的表情来。

  在权家的这五年,他没有一天是开心的。

  不管他怎么用功,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得到爸爸的喜欢,甚至连笑都不曾对他笑过。

  可是在这里不一样,妈妈好疼他的。

  自从来这个家里以后,他才知道,原来有妈妈,是这么幸福的事情。

  所以,他是绝对不会再回去的。

  反正,就算他永远都不会去,爸爸也不会发现的。

  因为爸爸根本就从来都不关心他啊。

  “喂,权羽寒,你该不会是扮女孩儿扮上瘾了吧?看你穿我的衣服穿的还挺漂亮的呢。”

  月儿看着羽寒身上的粉色外套,捂嘴偷笑。

  羽寒扯了扯那件外套,小脸通红。

  刚才的冷静不翼而飞,支支吾吾道,“才不是,我只是不想离开妈妈而已。”

  “那可不行,妈妈是我的妈妈!你不能跟我抢!”

  月儿嘟起小嘴来,在口袋里掏出两块奶糖来,“喏,看在你跟我长的一样的份上,分你一块,但是妈妈可不行喔,我是不会分给你的。”

  羽寒微微叹了口气,并没有接过奶糖来。

  而是认真的看着月儿。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们两个为什么会长的这么像么?”

  月儿挠了挠头,又眨巴着大眼睛,点了点头,“想过哎,可是想不明白。”

  羽寒无奈的又叹了口气,怪不得她会交白卷了,果然笨的可以。

  从抽屉里找出一本书来,翻开其中的一页说道,“上面都写着了,你自己看吧。”

  月儿伸过小脑袋去看了一眼,马上就不满的叫起来,“哇,这么多字,好麻烦喔。”

  这下羽寒是真的无奈了。

  只能把书拿过来给她解释。

  “书上面说,像我们这样长的一模一样的孩子,就是双胞胎,是从一个妈妈的肚子里生出来的。”

  月儿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是说……我妈妈也是你妈妈?”

  “恩,应该没错。”

  羽寒点了点头,如果书上写的没错的话,就是这么个情况。

  其实从他知道还有月儿这么一个人存在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查资料了。

  这本书是他跟幼稚园的老师借来的。

  按照上面所说,他跟月儿应该就是一对双胞胎,而月儿的妈妈,也就是他的妈妈。

  所以这些天来,他才能这么踏实的住在这里。

  本来以为只是一场误会,却没想到真的找到了妈妈。

  他真的好开心喔。

  不过冷静如他,就算再开心,也不会表现出来。

  这是五年来养成的习惯,早已经深入骨髓。

  “哇,真是太神奇了,我们竟然是双胞胎呢……那我的妈妈就是你的妈妈,你的爸爸是不是也是我的爸爸?”

  月儿用两只小手托着下巴,直勾勾的盯着他问道。

  “恩,像我们这种情况,当然是同父同母所生。”

  “真的?”

  月儿的眼睛顿时变得雪亮雪亮的,闪闪发光!

  “哇,月儿有爸爸了!吼吼……好开心喔,月儿的爸爸没有去天堂,月儿终于有爸爸喽……”

  小小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的喜悦,快要装不下了呢。

  她那么想念爸爸,竟然真的出现了!

  而且还是羽寒那个帅气又高大的爸爸呢!

  月儿突然感觉好幸福好满足喔。

  因为太开心了,一个劲的在床上乱蹦,把羽寒早上整理好的被子都给弄皱了。

  “月儿!你能不能小心一点,都弄皱了啦……”

  月儿才不管他那么多呢,像个小兔子一样跳来跳去。

  在她五岁的人生里,今天可是最最幸福的一天呢。

  “反正晚上睡觉的时候还会弄皱,为什么要铺的那么平整嘛。权羽寒,你怎么跟那个冰山爸爸一样啊。”

  因为我是爸爸的孩子,当然会跟爸爸一样了。

  羽寒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却没有说出来。

  “喔对了……”月儿突然想起什么事,一咕噜坐了起来,“权羽寒,我们两个谁是弟弟谁是姐姐啊?”

  羽寒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第一次不淡定了。

  她这句话问的,好像有些不对吧。

  怎么感觉要被绕进去了呢?

  好半天才转过弯来,瞪了她一眼,“我是哥哥,你是妹妹!”

  “为什么啊!明明就是我比你大,应该叫我姐姐!”

  月儿撅着小嘴抗议起来。

  羽寒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此时他的脸上,竟然闪过一抹权简璃的影子。

  然后径直把书包里的试卷拿了出来,一脸得意的道,“谁的分数高谁就大!我考一百分,当然就是哥哥了。”

  用实力说话,这是他从小在权家受到的教育。

  “啊?一百分?吹牛!我才不信呢……”月儿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试卷,当看到上面的大红数字时,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刚才还神气活现的小脸马上垮了下来,“权羽寒,你个怪物!怎么能得一百分呢……呜呜……”

  完了完了,以后月儿没法过了。

  羽寒才不管她的心情有多失落呢。

  他早就把小学六年级的课程都学完了,幼稚园的考试得一百分,太小儿科了。

  月儿还兀自伤心着呢。

  她以前可都是交白卷的啊,要是以后妈妈也让她考一百分可怎么办啊。

  呜呜……

  她的命好苦啊。

  “这回知道了吧,以后叫我哥哥!”

  “才不要!我才是姐姐!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就去问妈妈!”

  月儿撅着小嘴巴,就要跳下床。

  却被羽寒挡住了,“不能问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