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2章 情定七日,残忍(1)
  第62章情定七日,残忍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王玉的声音,“月儿?”

  “嘘……”羽寒马上捂住了月儿的嘴,“小声点,不要出来!”

  月儿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就点了点头。

  王玉回来没看到月儿,只看到被割断的绳子,吓得惊慌失措。

  瞬间就老泪纵横,“月儿啊?你在哪?别吓外婆……”

  羽寒打开卧室的门走了出来,一脸乖巧。

  “外婆……”

  “月儿啊!我的月儿……太好了,你没事。”王玉一把把羽寒抱在怀里,哭的不住的颤抖着。

  如果月儿今天出了什么事,她可怎么跟墨歌交代啊。

  “孩子,吓坏了吧?你别怪姥爷,他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啊……千万别恨姥爷,他也是迫不得已……”

  羽寒伸手搂住外婆的脖子,软软糯糯的点了点头,“恩,外婆你别哭了。”

  稚嫩的童音,却让王玉的眼泪越发汹涌起来,抱着小小的身子泣不成声……

  房间里,月儿趟在床上,看着那张满分的试卷发呆,小小的脸上,竟然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来。

  她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都是那个权羽寒害的。

  她一定要找妈妈好好说说才行呢!

  权氏大楼内。

  林墨歌在会场外焦急不安的走来走去。

  快把自己都绕晕了。

  里面的竞标会已经进行了两个小时了,如火如荼。

  而她却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饱受煎熬。

  林若瑜代表林氏进去参加竞标了,可是结果如何,现在也没个消息。

  一想到权简璃看到林氏的图纸以后,大发雷霆的样子,她就觉得像死一样透不过气来。

  刚才是为了救月儿,她才没有办法,冒险去偷了图纸。

  可她很清楚,偷图纸会给权氏带来多大的损害。

  如果权简璃一怒之下告了她的话……

  一想到最坏的结果,她就忍不住颤抖,像丢了魂一样……

  最后的结果是,一百家公司里,只有十家突围入选。

  但具体是哪十家,却要等几日之后,才会公布出来。

  她也不知道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但不管怎么说,林广堂那边,暂时算是安抚住了。

  可权简璃这边……

  心急如焚的坐在办公室里,却直到下班,也没看到权简璃。

  难道他开完会后直接离开了?

  为什么?

  以他的性子,如果发现图纸的事的话,不是应该直接找她来问个清楚的么?哪怕是直接被他杀了灭口,也总好过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的啊。

  短短一个下午,就好像过了几个世纪那么长。

  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痉挛了。

  电话又响了,是母亲王云打来的。

  “墨歌啊,妈做好饭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喔,马上就回去……”

  挂了电话,她收起心中的惊恐和担忧,想着还是先回家看看吧。

  毕竟今天的事,肯定把月儿吓坏了。

  还是先回去安抚一下孩子重要。

  反正她也不知道权简璃的行踪。

  怀着忐忑的心情,刚出公司,就看到在楼下等着的岳勇,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林秘书,璃爷派我过来接你。”

  岳勇说着径直打开了车门,一脸的恭敬。

  她小脸煞白,声音颤抖,“要去哪?”

  “去了就知道了,先上车吧!”

  “好……”

  紧咬着嘴唇,还是硬着头皮上了车。

  却是坐立难安。

  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岳大哥,知不知道权总找我有什么事?”

  岳勇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依旧礼貌的道,“抱歉,这个璃爷并没有告诉我。”

  林墨歌心陡然一沉,看来从他这里,是问不到什么了。

  车子一路向着市郊开去,她紧张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荒郊野岭的,怎么有种要杀人灭口,还抛尸野外的恐惧感啊?

  偏偏权简璃那个人,还真能做得出这种事来!

  车子开了很久,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连同她的侥幸,她的希望,也渐渐变得黯淡无光……

  一个小时后,车子终于停在了一处庄园外。

  “林秘书,到了。”

  岳勇的声音响起,也把她神游的精神拉了回来。

  迟疑了一番,还是咬紧牙关下了车。

  这才看清楚面前的庄园,不过是一处环境雅致的餐厅罢了。

  木质的房子里,竟然设计了小桥流水的意境,倒是独具匠心。

  “林秘书,璃爷在楼上包间,你自己上去就可以了。”岳勇看着她说了一句,眼里,似乎闪过一抹同情之色。

  可是此时的林墨歌心惊胆颤,丝毫没有发现。

  “好。”

  微微点头,心,如凌乱的鼓点一般。

  深吸一口气,似是下了决心一般,抬脚走了进去。

  大厅里,有服务员亲切的给她带路,径直上了四楼。

  整个餐厅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筑,看起来,倒是日式的风格。

  垂下来的纱缦上,点缀着淡淡的粉白樱花图案,倒是让人赏心悦目。

  可是她此时,却丝毫没有欣赏的心情。

  “权总在里面,您请。”

  “谢谢。”

  向服务员道了谢谢,却怎么也无法鼓起勇气来推开那道门。

  权简璃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请她到这种地方来吃饭。

  一定,还有什么算计。

  可是以她的脑袋,又怎么能猜透权简璃的想法?

  毕竟他们二人的智商,本就不在一个线上。

  迟疑半晌,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词来,鸿门宴。

  看来今天,是有来无回了啊。

  向前踏了一步,隐隐的,从里面传来几个男人谈笑的声音,她微皱了眉头,轻轻推开门。

  权简璃那如妖孽般邪魅的脸,猛然闯进视线。

  黯淡的凤眸里,闪过一抹森寒的光。

  激的她指尖一颤,差点没再退出去。

  除他之外,还有几个大腹便便的男人,皆是面生之人。

  想来刚才听到的声音,就是他们的。

  眉目俊朗的权简璃与他们坐在一起,更显得如璀璨皓月一般,帅得惊为天人。

  “进来!”

  他薄唇轻启,缓缓吐出两个字来,依旧冰冷如寒霜。

  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轻咬下唇,还是走了进去。

  进到里面,才越发感叹这间餐厅的构思巧妙。

  房间里并无桌椅,众人席地而坐,面前,悠然流过一股清泉。也不知道这道清泉,是如何能引到四层楼之上的。

  偏偏这清泉还采用的活水,潺潺流过,意境颇深。

  怪不得,能吸引权简璃这么挑剔的人前来,想必正是为了如此巧妙的构思方式吧。

  她乖巧的坐在权简璃身边,那几个男人赤果果的目光,看的她如锋芒在背,坐立难安。

  “权总,这位是……”

  “秘书。”权简璃淡淡开口,依旧面无表情。

  那几个男人却心领神会一般,笑的极其暧昧。

  权简璃似是看不到一般,沉声道,“既然人都到齐了,就上菜吧。”

  话音刚落,外面便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然后,让林墨歌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就见从这股清流另一边的垂帘后面,飘出来一块木板,而上面,竟然躺着一个人!

  那木板如同小船一般,缓缓的随着水流飘过来。

  竟然稳稳的,停在了几人面前。

  与此同时,流动着的清泉,竟然也静了下来,没有一丝波澜。

  而当林墨歌看清楚木板之上的情景时,心尖陡然升腾起一种莫名的愤怒和羞恼之情。

  因为那木板上躺着的,竟是不着寸缕的女子!

  娇羞的容貌,倒也算是闭月休花。

  肌肤莹白紧致,一看便知是青春少女。

  身上的隐秘部位,巧妙的覆盖了一层食物。

  鲜亮的色彩,精致的点缀,都让人啧啧称奇。

  一瞬间,便是让几个男人看直了眼!个个毫不掩饰,脸上的贪婪与虎视眈眈。

  “权总,莫非这就是店里的那道招牌?”

  一个油光满面,笑容猥琐的老男人问道。

  “正是,这是权某为了款待各位特别预定的,希望能让各位乘兴而归。”

  说话间,他嘴角微微上扬,似是带了笑,却依旧,让人不敢靠近。

  “哈哈,权总真是有心了,按理说款待这样的事,应该由我们来做东才合适的,毕竟这次我们也是多亏了权总你,才能捞上一笔。下次若是再有这么好的项目,可别忘了我们几个啊……”

  老男人的话音刚落,另一个大腹便便之人便附和起来,“没错没错,我们这次完全是顺了权总的风啊……哈哈哈……”

  “张市长真是客气了,这次雪城之事还是多亏了您几位,才能如此顺利。”

  话是谦虚的话,可表情,却一如既往的高傲冷漠。

  但是显然,那几个人也并不在意他的表情,一个个满脸堆笑,争先奉承。

  “哪里哪里,能跟权总合作,是我们三生有幸啊,来来,我们一起敬权总一杯!”

  “来,权总请……”

  权简璃微微一笑,不再多说,仰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林墨歌现在才明白过来,看来这几个老男人,都是一些高官上层。

  而这些人在雪城项目上,做了不少的“贡献”。

  总而言之,今天这个饭局,就是为了招待这些国家蛀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