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4章 情定七日,残忍(3)
  第64章情定七日,残忍

  眼角,缓缓瞥向了身后那早已不堪入目的一处,笑得越发肆意张扬,“取悦他们!……”

  呕……

  林墨歌的胃狠狠抽搐起来,痛到身体紧紧蜷缩。

  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越发刺耳,连同他的五脏六腑一起,狠狠的揪了起来。

  她竟是,低估了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

  原来刚才所有的屈辱,都只是一道开胃的小菜!

  所以,这就是得罪他的代价?

  让她与风尘女子一般,在那些肮脏猥琐的男人身下承欢?

  “不……我做不到……你倒不如杀了我!”

  她摇着头,原本如清泉般的眸子,却空洞无光,被深深的绝望所充斥。就如同此时,她漆黑一片的人生一般,凄惨,而没有希望。

  她可怜又绝望的模样,深深的映入他的瞳孔,颀长的手指,在她弓起的背上轻轻滑过。

  如锋利的刀片一般,划过。

  “给你两个选择,像那个女人一样,在他们身下承欢,或者……”

  他的尾音拉得很长,也将她的心,狠狠揪起。

  然后,重重摔下。

  “从这里跳下去!……”

  从这里……跳下去……

  她的耳中,不断的回荡着这句话。

  还有,他那双越发冷血到,没有一丝情绪的眸子。

  化成了一柄锋利的刀子,将她的心,一片一片剜下……

  刹那间,血流如注……

  “所以,背叛你的代价,就是死么?”

  她张了张嘴,声音却沙哑得,连自己都听不清。

  “对,背叛者,只有死路一条!”

  他看着她,像是在看一个死物,“你的命,或者,你家人的命……”

  家人!

  月儿!

  不,不可以!

  月儿和母亲,是她的一切,她万万不能,让她们两个人有任何的闪失。

  嘴角,僵硬的抽搐起来,最终,却化成了一抹凄然的笑。

  眼底的绝望,也渐渐消失,涌上了另一种悲凉。

  如果,只有死亡才能消他心头之恨的话,好。

  为了母亲和月儿,她可以去死!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强撑起早已透支的身体,怆然地,看一眼那扇窗子。

  呵呵,四楼是么?

  那么痛苦,也会很短暂的吧?

  纤瘦的身子,在他眼前颤抖着,似乎一阵风,就能吹走一般。

  纤薄,柔弱。

  可她瞳孔中发出的光,却异常璀璨,璀璨到倔强。

  苍白的唇,早已被她咬破,殷红的血丝沁出,如同最妖艳的口红一般,给那张煞白的小脸平添了一份妖魅的妆色。

  双手颤抖的,遮挡着最后一丝清白,乌青的发丝,披在雪白的肩头,如同暗夜的女巫。

  “我做的事,便用我的命来偿还,与家人无关。希望你不要再对他们下手……”

  话到最后,已然颤抖到失了声。

  家人是么?所以直到现在,她还在维护林家?

  一双凤眸愈加黯淡,他冷哼一声,满带着嘲讽与嗤笑。

  这样的女人,该愚蠢到何种地步,才能为了一个抛弃过她的林家,拼上性命?

  他的嘲讽与嗤笑,她皆看在眼里。

  终究,凄凉一笑,转身,毅然的冲向了那扇小小的窗口,然后,一跃而下……

  没有任何的犹豫,没有一丝的迟疑。

  就那样,化成了一道重物,直直向下,坠落……

  砰……

  从楼下传来的巨大声响,瞬间惊动了还在纵情声色中的几个男人。

  皆是脸色大变,惊恐万分。

  “权总……你那个小秘书该不会……跳楼了吧?”

  “惊动记者就糟了!”

  “完了,这下事情闹大了……”

  “权总,你这也太冲动了……”

  一阵混乱中,男人们惊慌失措的套着衣服,生怕与此丑闻扯上干系。

  毕竟个个身份不凡,自不能因为这种小事,就葬送了自己的官场生涯。

  权简璃似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一般,默然起身。

  脸上,一如既往的,冷漠。

  那双幽暗的眸子里,也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似乎刚才跳下去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片落叶。

  腿上的石膏已经拆除,伤却并没有复原。

  走起路来,依旧艰难。

  短短的几步,他咬牙越过,最终,艰难的斜倚到了窗边。

  低垂了眼眸,将夜色下的寂寥,尽收于眼底。

  漆黑的夜色下,那一具雪白泛着荧光的身躯,兀然闯入视线,美好得,令人心颤。

  明明是最屈辱最惨烈的姿态,却犹如月夜仙子一般,干净,娇艳,一尘不染。

  脑海里,兀然浮现出她跳下去之前,那决绝凄然的一笑,心头,似乎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狠狠的抽搐起来。

  连呼吸,都乱了节奏。

  抬手,点燃一支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辛辣的烟草味,呛得眼眶发紧,头脑,却瞬间空明。

  指尖的烟雾缓缓升起,将他冷漠的眸光遮挡。

  似乎有那么一个瞬间,从那双冷漠至极的眸子里,有怜惜的光,一闪而过。

  那具如粉白樱花一般的娇躯,投射进他的瞳孔,将他的心,刺得生疼……

  夜空静谧无声,漫天的星子璀璨耀眼。

  世间几度轮回,经历万千生死。

  这些星子,也一如平常,各自璀璨着,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更改。

  本就是没有感觉的冰冷之物,只是世人擅自,为它们臆想出了生命罢了。

  林墨歌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没有生命,没有情绪,却依旧闪耀的星子,眼底,空洞无波。

  她许是死了吧?

  还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

  刚才那一瞬间,身下传来的巨大疼痛,已经让她痛到麻木。

  原来从四楼跳下,竟然会是这种感觉。

  时间太短,都来不急感觉耳边的风声。

  可是速度之快,却让她惊讶。

  似乎,就在刚才那一瞬,她的灵魂,也被分离出去了。

  那扇窗口,还亮着灯。

  发出柔和温暖的光线来。

  可她的心,却一片冰冷,没有一点温度。

  她能感觉到,从心口淌出来的鲜血,正迅速的与身体分离,一点一滴,带走她的生机……

  兀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

  姿态优雅冷静得,不似凡人。

  甚至,她能看到,他做了一个吸烟的动作。

  夜风拂过,吹散了那飘渺的烟雾,那双冰冷不带一丝情感的暗眸,轻易的,击碎了她的心。

  砰。

  心,彻底的碎了。

  碎在他的冰冷,与残忍之下。

  强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将脸颊浸湿……

  下一秒,一件厚重的大衣,盖在她身上。

  岳勇那张憨厚的面孔,闯入视线。

  “林秘书,你还好吧?身体能动么?”

  久违的熟悉的声音,将她被抽离的灵魂扯回,陡然一惊,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见她一动不动,岳勇微微叹了口气,“林秘书,别怪我多嘴,这次的事,你确实做的太过了。璃爷向来最讨厌被人背叛,尤其是被身边的人,这种愤怒,连我都能理解。况且,你拿的还是雪城竞标会的图纸,要知道雪城跟竹雪园一样,对璃爷来说,是有重要意义的,是要送给白小姐的礼物……哎,你这次啊,算是伤了他的要害……”

  白小姐的礼物?

  她心尖一颤,顿时明了。

  白小姐,就是记者们口中,那个叫做白若雪的女子了吧?

  雪城。

  竹雪园。

  呵呵,竟是如此。

  雪字,当然是取自白若雪三个字中了。

  那竹……

  脑海里顿然大悟,将她震得一僵。

  权简璃,简字取头,便是竹……

  果真是巧妙的思维。

  “如果这次你闹大的是其他的事,或许璃爷的惩罚可以小一些。可你真的不该打雪城竞标会的主意啊,这雪城竞标会可是璃爷倾注了巨大心血的……”

  看着脸色惨白的人儿,岳勇心里也有些不好过。

  她怆然一笑,“我不该招惹的,是白小姐吧?”

  被她一问,岳勇瞬间哑然。

  有些后悔自己多了嘴。

  林墨歌心头一阵酸涩,果然,让她猜对了。

  岳勇为人憨厚,根本不会撒谎。

  所以他沉默不言,就代表了默认。

  破碎的心,落了一地,再也捡拾不起。

  却突然感觉身下一软,跌撞着站了起来,看着身下的充气垫,眼里满是惊诧。

  岳勇伸手将她扶稳,一脸无奈,“其实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惩罚。璃爷早就吩咐我在下面准备了了充气垫……林秘书,也幸福你选择了这条路,要不然……”

  要不然……

  她就在那些老男人身下失了清白?

  胃再次抽搐起来,从脚底陡然升起一股寒意。

  原来,今天所有的屈辱,在那个人心里,只不过是一场惩罚和试探罢了。

  那么,如果她没有选择跳下来。

  而是选择了那些肮脏的男人呢?

  后果,她不愿意去想……

  “其实这次的事也不能全怪璃爷,他的性子确实有些古怪,惩罚也过火了些。可是林秘书,你不知道林氏的人拿着璃爷的图纸出赛的时候,让璃爷有多难堪,生生吃了一个哑巴亏……”

  他的话飘进耳中,震得她身子一颤。

  原本就惨白的小脸,更无血色。

  原来,她竟然也被林广堂算计了。

  他这一招,不仅成功得了图纸,还顺势打得权简璃毫无还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