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5章 情定七日,残忍(4)
  第65章情定七日,残忍

  如果权简璃当场反驳,指明那些图纸是出自他之手,那么,便是在一百多家公司面前,和那么多的大众媒体前承认权氏管理不当,有内奸。

  舆论的力量有多大,她自然清楚。

  说不定因为此,会让雪城竞标会产生巨大的波动,影响权氏的股票跌涨。

  可如果,他不采用那些图纸的话,无疑于是否认了自己的成果和眼光,只会引起其他国际评委的怀疑。

  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是在逼着权简璃做决定。

  让他两头为难,异常艰难。

  所以,他才会如此愤怒,甚至不惜,用这么残忍的方式侮辱她,折磨她吧?

  心里泛起一阵苦涩,苦笑连连。

  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怪不了别人。

  只是,他的惩罚手段,也太过下贱歹毒了一些。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岳勇终是有些于心不忍,重重的叹了口气,提醒道,“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算是过去了,如果你当时选了其他的路,恐怕这事就不会这么痛快的结束。记得以后在璃爷面前多留个心眼,关于雪……白小姐的事,尽量不要提起……”

  她低垂了眉眼,心下一片荒芜。

  “上次他出车祸的时候,在车上的女人,就是白小姐吧?”

  一句话,问得岳勇不吭声了。

  许久,才默默的点了点头,随之而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呵呵,原来如此。

  那个叫作白若雪的女人,那个不论她如何问,他都闭口不谈的女人……

  原来,真的存在。

  突然,她想起那天在办公室抽屉里,看到的那条钻石项链,吊坠后面,刻着一个精致的雪字……

  恍惚间,似乎又记起了那天在酒吧里,楚寻风说过的话。

  朦朦胧胧的,却那么真切。

  “他有妻子,你还是趁早跟了我的好……”

  “反正她在你眼里也只不过是用来拒绝安佳倩的工具罢了,你该不会还当了真吧?”

  “璃二少,这种女人要多少有多少,你又何须如此认真?有这个时间,倒不如去看看雪儿!自从车祸以后,你就对她不管不问的,知不知道她心里有多难受?!”

  “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好?就让你这么上心?连雪儿都置之于不顾了……”

  “我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么多年,你跟雪儿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不明白的是你!……是你辜负了雪儿的一腔深情!……”

  “我不相信你会对雪儿如此狠心!”

  一声声,如雷贯耳。

  不停的回荡。

  她原以为,那天,她喝醉了。

  却不想,这些话,她竟一字不差全都记得!

  怪不得楚寻风说,她只是被利用来拒绝安佳倩的工具。

  因为权简璃根本舍不得那个叫白若雪的女人暴露在安佳倩的视线里!

  因为他知道,以安佳倩的性子,一定会去找白若雪的麻烦!

  所以,那天去医院的时候,才会带上她?

  所以,她就傻乎乎的被利用了一场还不自知?

  记忆瞬间回到那天夜里,他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墨儿,不要爱上我,不要对我动情。”

  因为,在他眼里,她只不过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

  一颗没有生命的棋子……

  心,被凌迟。

  一刀一刀下去,体无完肤。

  碎的千疮百孔。

  风一吹,连每个细胞,每一条神经,都疼到颤抖。

  真相,摆在眼前时,总是如此赤裸,如此残酷……

  再次抬头,望一眼那个窗口。

  却早已经没有了那抹高大而薄凉的身影。

  罢了,一切,本就是虚无缥缈的梦而已。

  是她没有看清自己的身份,就白白闯了进去。

  原本只是让她配合演一场戏,奈何,她却自作多情,无法抽离……

  夜风吹过,泣血的声音,如此清晰……

  “林秘书,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伤到哪里了?要不然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毕竟是从四楼跳下来的……”

  她摇摇头,却感觉如此无力。

  岳勇微微皱起眉头,林秘书的这个样子,看的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那我先送你回家好了……”

  “不用了……”

  她开口,打断他的话,想笑,却连笑都挤不出来,“谢谢你,岳大哥。”

  说罢,裹紧身上的大衣,踉跄离去。

  心如刀绞。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虚弱的,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一般。

  岳勇喃喃自语,“林秘书,你也别怪璃爷太狠心了……”

  原本他以为,她是不同的。

  是唯一一个,能走近璃爷,让璃爷露出本色的女人。

  可是没想到,却终究比不过白小姐在璃爷心中的地位。

  哎,真是可悲……

  镜花水月,一场空……

  夜,薄凉如水。

  王云坐在客厅里,看一眼墙上的时钟,越发焦急。

  傍晚下班的时候,女儿还说过要回来陪孩子一起吃饭。

  可是一直等到现在,也没见人影。

  打电话也不接,让她的心怎么也无法平静。

  林墨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

  好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心痛到,连知觉都没有了。

  为什么,知道在他的世界里,真的存在着另一个女人的时候,她的心,会这么痛?

  莫非,她真的爱上了他?

  或许吧。

  她不知道。

  因为没有爱过,所以,无法明了,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当她出现在家里的时候,把王云吓呆了。

  裹着一件男人的大衣外套,头发散乱的披在肩头,腿上,还有一片片红肿淤青。

  任谁看来,都是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啊。

  “墨歌,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

  王云拉着女儿的手,眼里满是担忧和紧张。

  “我没事的妈,月儿呢?她没事吧?”

  林墨歌强挤出一个笑来,她这副身子,死不了。

  倒是担心月儿。

  那么小的孩子,就经历了如此可怕的事,恐怕会留下什么不好的记忆吧。

  见女儿不说,王云也不好再问,看了一眼房间的方向道,“放心吧,月儿没事,还跟平时一样乖巧,今天还多吃了一碗饭呢。刚才我已经哄着睡着了。”

  “喔,那就好。妈,天色不早了,你也去睡吧,我先去洗澡……”

  说罢,便向着浴室走去。

  “墨歌……”

  王云迟疑了一下,吞吐道,“今天的事,你也别怪你爸。他实在是没办法了才这样的,你也知道,你爸他就是性子急了些,没什么坏心的,他肯定也不想伤了月儿……”

  “妈,那个人的事,我以后不想再听了。”

  林墨歌打断了王云的话,然后不发一言,进了浴室。

  看着女儿的背影,王云默默叹了口气,终是没有再说下去。

  温热的淋浴洒在身上,林墨歌用力的搓洗着身子,似乎,想将今天的屈辱,也一起搓洗下去。

  看着镜子里那张苍白毫无生机的脸,眼泪,终于汹涌而出。

  顿时,泣不成声。

  所有的委屈在这一瞬间爆发,嚎啕大哭。

  刚才那一跳,直到现在,她都没惊魂未定。

  如果没有那一层充气垫,她是不是,就真的会死?

  为什么会这么懦弱?

  为什么要听那个男人的话,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

  她不知道。

  许是被那么可怕的权简璃吓到了,又或是,宁死,也不愿意被那些肮脏恶心的男人玷污了清白,所以才选择了另一条倔强而又决绝的路?

  哭到最后,只觉无力。

  为什么活着,会这么难?

  这么累?

  为什么她的生死,就要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浴室的门,紧闭。

  隐隐的传出淋浴的声音,与压抑的哭声混杂在一起,落了一地的伤悲……

  卧室里,柔软的床上。

  两个小小的身影并排躺着。

  两双漆黑如宝石般的大眼睛忽闪着,发出璀璨的光芒。

  “你什么时候回去啊?再这么下去,权家会派人出来找的,说不定还会闹到满城风雨。”

  月儿不满的撅起小嘴来,“权羽寒,权家要找的是你吧?我为什么要回去!”

  羽寒撇撇嘴不吭声。

  就算知道找的是他,可他就是不想回去。

  那个让人压抑又没有人情味的地方,他绝……对不会再回去的。

  月光从窗子照进来,洒了一床的清冷。

  月儿还是忍不住了,打开了话匣子。

  “权羽寒,你该不会想一直赖在我家不走吧?我告诉你喔,我是不会把妈妈让给你的。”

  羽寒不吭声。

  “权羽寒,你到底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为什么这么喜欢穿我的粉色睡衣?要是想一直赖在我家的话,妈妈会让你留长头发的。”

  清冷的月光中,羽寒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一想起那些花裙子,他就一阵阵恶寒。

  再怎么说他也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孩子,如果以后妈妈真的要把他打扮成女孩儿,还真是个莫大的考验。

  可是,就算如此,他也想留在妈妈身边。

  月儿越发不高兴了,“今天好不容易吃到外婆做的红烧肉,竟然还要分你一半,呜呜……好心疼喔,再这么下去我会饿瘦的!”

  “那你回权家好了,权家有那么多好吃的,随便你挑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羽寒突然开口,就噎得月儿没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