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6章 情定七日,残忍(5)
  第66章情定七日,残忍

  “奶奶当然会给我准备好多好吃的了,可我还是更喜欢吃外婆做的红烧肉。喂,权羽寒,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外婆啊?外公真的会伤害我们么?”

  羽寒的眸子晶晶亮,在清冷的月光中,闪闪发光。

  “恩,反正这件事只能我们两个人知道,明白么?”

  “那连妈妈也不能告诉了?”

  月儿反问,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告诉妈妈呢?

  可是权羽寒考试一百分呢,他那么聪明,说的话肯定都对。

  所以还是听他的好了。

  “权羽寒,以后考试的时候你都替我去好不好?”

  “谁让你考了一百分呢,我要是再交了白卷,妈妈一定会很生气的,而且啊,还有损我的英明,所以以后考试的时候我就让你回来看看妈妈好了……”

  “权羽寒,你睡着了么?为什么不理我啊……”

  听不到回答,月儿干脆伸出小手来挠他的痒痒。

  这可是羽寒最害怕的,蜷缩着身体,咯咯笑个不停。

  “别闹!会被外婆听到的。”

  “哼,谁让你不理月儿的!”

  月儿欺负人可是最有一套的,她就不信权羽寒不怕她。

  羽寒把身体缩在了一起来躲避月儿的“攻击”,不满的道,“你可是个女孩子,怎么会这么调皮。”

  “女孩子怎么了,月儿是比男孩子还厉害的女孩子!”

  月儿满脸自豪,在黑暗中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认真的问道,“权羽寒,你到底什么时候回去啊。”

  羽寒顿时沉默下来,许久,才缓缓开口,“你回去!你不是想见爸爸么?回到权家就可以随时见到爸爸了,也不用担心幼稚园考试的事,更不用担心吃红烧肉的时候要分我一半。而且权家有那么多好吃的好玩的,都是你一个人的,没人跟你抢。权家的佣人也很听话,你想欺负谁都可以。”

  这是羽寒深思熟虑以后做的决定。

  因为月儿的性格要更活泼一些,回权家,也更适合。

  “才不要!我要跟妈妈在一起!”

  月儿当下便否决了。

  她才不要把妈妈让给权羽寒呢。

  虽然她也很想爸爸跟爷爷奶奶啦。

  可是跟妈妈比起来,她还是更喜欢妈妈。

  “听话,明天一早你就乖乖回去……”

  “我说不要!”

  羽寒还要再劝下去,却听到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两个小家伙顿时慌了神……

  林墨歌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客厅已经空了。

  母亲想来是已经回房间睡觉去了,却还给她留着灯。

  悠悠叹一口气,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

  房间里漆黑一片,只有淡淡的月光照进来,隐隐约约,能看到床上那个小小的人儿。

  她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的上了床,生怕吵醒孩子。

  “妈妈……你回来了?”

  小人儿却已经睁开了眼睛,径直钻进她的怀里。

  那团软软糯糯的小家伙,还带着淡淡的奶香味,瞬间,将她的心塞的满满的。

  那些委屈,屈辱,疼痛,愤怒,也在这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

  是啊,只有她的月儿好好的,已经别无所求了。

  “对不起月儿,妈妈今天没有回来陪你吃饭。”

  她紧紧的搂着怀里的小人儿,柔声说道。

  怀里的小人儿摇摇头,肉乎乎的小手搂着她的脖子,软软的小脸,在她脸上蹭了蹭,像只淘气的小猫儿一样。

  “没关系妈妈……”

  她微微一笑,轻轻的呼吸着小家伙身上的味道,感觉一阵心安。

  “月儿……今天是不是吓坏了?对不起,是妈妈疏忽了,没有保护好你……”

  想起那个小视频,还有林广堂的所做所为,心里,就狠狠的揪了起来。

  “没有妈妈……月儿不怕!”

  小家伙又往她怀里蹭了蹭,似是在安慰她一般。

  心里骤然一暖,眼眶再次湿润。

  “恩,月儿最勇敢了,妈妈为你骄傲。”

  “妈妈……外公让你偷什么?”

  小家伙又开口问道。

  因为外公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所以才有些担心。

  偷东西,是不好的行为。

  尤其当时外公发了那么大的脾气,那件事,肯定很严重。

  林墨歌指尖一颤,强自镇定下来,轻轻的拍着小家伙的背,声音浅浅的,柔柔的。

  “没什么,已经没事了,月儿也不要再想了好不好?妈妈搂着月儿睡觉觉好不好……”

  “恩……妈妈晚安……”

  “恩,月儿晚安……”

  她缓缓的拍着孩子的背,心,却如何都静不下来。

  如果可以,就算是拼了性命,她也不愿意让月儿看到那些丑陋肮脏的东西。

  尤其,是那个恶心的林广堂。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月儿的存在,恐怕以后,还会再动心思。

  她必须,要想个办法才行……

  夜,越来越深了。

  四周渐渐归于静谧。

  衣柜,月儿气鼓鼓的撅着小嘴。

  好你个权羽寒!

  竟然敢把她塞到衣柜里!

  明天月儿一定把你送回权家!哼!

  天还未亮,林墨歌就被电话吵醒了。

  不敢惊动了孩子,溜到客厅去接电话。

  是权老爷子约她见面。

  她想了想,也是时候,跟权老爷子说清楚了。

  看来她,根本就不适合待在那个人的身边。

  毕竟昨天那一跳,真是让她吓破了胆。

  赶到约好的餐厅时,权老爷子已经在等着了。

  有些歉意的走了过去,毕竟约会迟到,是极其不礼貌的事。

  “抱歉,起晚了些。”

  她淡淡的道。

  权老爷子不吭一声的看着她,鹰隼般的眸光,不加一丝掩饰。

  直勾勾的盯着她,似乎要将她看个透透彻彻。

  让她浑身不自在。

  毕竟在体验了昨天那种屈辱以后,每次感受到别人不加掩饰的目光,她总会想起那些大腹便便的恶心男人们。

  桌子上的咖啡,发散出浓郁的香味,让她惶恐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

  “听说昨天雪城竞标会上,林氏拿出了一份堪称完美的设计图,得到了国际评委的一致认可?”

  权老爷子兀然开口,惊得她指尖一颤。

  微微点了点头,面色早已苍白。

  果然,什么事都逃不过权老爷子的眼睛。

  看来除了她这个间谍之外,老爷子还有不少的眼线啊。

  “昨天晚上那孽障带你去庄园应酬了?”老爷子冷不丁又问道。

  她身子一怔,僵硬的点了点头。

  昨天,于她来说,就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

  或许,会在记忆里一直折磨着她吧。

  微微抬了眼眸,涌上一丝愧疚,“对不起,林氏的……”

  “林墨歌啊林墨歌,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能不声不响的让那孽障吃了哑巴亏,做的太好了!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震的她耳膜一颤,眼中满是疑惑。

  权老爷子笑得面色红润,眼角的皱纹都折叠了起来,看那样子,倒是对她的所做所为极为赞赏的。

  “我倒真想亲眼看看他窝火的样子,简直是大快人心啊……哈哈……林墨歌,做的不错!”

  面对着接二连三的赞赏,她是真的有些蒙圈了。

  “老爷子,我不太懂您的意思……”

  老爷子跟权简璃,不管怎么说都是父子。

  而她却是个偷取了公司资料的“小偷”,为何老爷子在得知权简璃吃了瘪以后,还会如此开心?甚至……有些幸灾乐祸。

  权老爷子眉头一挑,苍老的脸上,竟然神采飞扬,“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同意他搞什么雪城竞标会,想法是不错,只可惜,用错了心思。尤其是那个雪字,看着就碍眼!”

  说罢,看了林墨歌一眼,意味深长的道,“这些年来,我想过很多办法,想要把那个雪字,从那孽障心头抹去,可最终,都是功亏一篑。没想到这次,竟然被你钻了空子,哈哈……”

  又是雪字!

  她心头一凛,转而,似是明白了老爷子的心思。

  目光璀然,声音,也镇定了许多,“难道您不喜欢她?”

  权老爷子心思缜密,心下明了,“既然你已经知晓了一些内情,就该明白,我一直,都只当佳倩是未来儿媳妇。”

  “所以,从一开始,您把我派到权总身边的目的,就是想让我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林墨歌迟疑道,“恐怕要让您失望了,我自问没有那个本事。而且……经过昨天的事,我在权总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罢了……”

  她并没有夸大其词,昨天如果稍稍有一部分出了差错,她当场就会死亡。

  而且岳勇也提醒过她了,不要再不自量力,插手白小姐的事。

  否则的话,恐怕下场,会比昨天还要更惨。

  岳勇跟了权简璃这么多年,他的善意提醒,绝不会错。

  老爷子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悠然的笑道,“我说过,别这么快否定自己,只要你继续像现在一样,在雪城竞标会之事上动些手脚,说不定……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说罢,端起咖啡来饮了一口,笑得一脸老谋深算。

  林墨歌眉头微拧,忽然有种落入圈套之感。

  似乎从一开始,她就被这只老狐狸扔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妄自挣扎也脱不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