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0章 情定七日,回忆(3)
  第70章情定七日,回忆

  她是偷了图纸没错。

  可林若瑜却是拿着图纸在他面前耀武扬威,让他丢进脸面啊。

  怎么到了他这儿,就一点生气报复的意思都没有了?

  呵呵,果然是个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看到身材火辣的女人就变了态度?

  真是个十足的混蛋!

  “那就这么说定了喔璃少,明天下班以后就直接来我家喔,我一定准备好多你喜欢吃的东西……”

  权简璃薄唇微启,那个好字马上就要脱口而出之际,林墨歌也不知道从哪来的胆子,猛然伸手抓住了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水汪汪的大眼睛冲着他眨啊眨的,撅起小嘴来,“阿璃,你不是说周六要陪人家去看电影的嘛,人家期待了好久的呢……”

  阿璃?

  哐当一声,权简璃手里的筷子掉了一支。

  看着这个女人清透单纯的目光,还有那可怜巴巴的模样,他竟然被吸引了过去。

  可手指仍是微微抽搐了一下,黯淡的眸底,兀然闪过一抹精光。

  这声阿璃,叫得林墨歌自己都后背直冒冷汗。

  她肯定是疯了,这么肉麻恶心的话竟然都能说得出口!

  可是说出去话如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了。

  中到如今,只能勇往直前!

  果然,林若瑜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啪的一声,重重拍了下桌子,画着精致妆容的眸子里,似乎要喷出火来。

  “林墨歌你疯了?你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在璃少面前说这么放肆的话,简直……”

  她的话还没说完,却直接傻了。

  哗啦……

  权简璃猛然起身,手上顺势一拉,将林墨歌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她惊呼一声,下一秒,唇却被紧紧的堵住……

  两人就那样隔着桌子,吻在了一起!

  心噗通噗通的狂跳,如受惊的小鹿一般。

  他的气息瞬间涌入脑海,将她的惊慌驱赶。

  刹那间,周围像是被冰冻一般安静下来,静得让人心慌。

  李志明看着缠绵在一起的两个人,眼里划过一抹惊诧,但是什么也没有说,依旧保持最礼貌的安静。

  林墨歌下意识的就要推开,眼角却不经意的瞥见林若瑜涨成猪肝色的脸,心下大悦。

  那个女人越生气,她就越是开心。

  如果能气死她就更好了!

  她不是喜欢权简璃么?好啊,那就慢慢看吧……

  心里的小恶魔瞬间发动,竟然伸手环上了权简璃的脖颈,更加迎合起来,一边还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低吟来……

  幸好她选的位置在角落里,要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骚乱呢。

  毕竟在餐厅里,当着那么多客人的面,确实有些丢人。

  林若瑜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打林墨歌几个巴掌。

  精致的小脸上,表情越来越狰狞,心里早已经把林墨歌咒骂了几百几千遍!

  许久,权简璃才心满意足的松开怀里的人儿,姿态优雅的坐回椅子上。

  面色,瞬间便恢复到了之前的冷漠。

  转头冲着林若瑜悠悠道,“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她跟小猫儿一样黏人,一刻也不得安分。”

  这话说的,简直暧昧无边啊。

  连身为当事人的林墨歌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只能应景的,装作一脸娇羞,低下了头。

  心里却画了好几个圈圈诅咒着那个道貌岸然的男人。

  竟然借着她的话又占她便宜!

  这厮轻薄人的手段真是越来越出其不意了呢,简直就是防不胜防啊……

  林若瑜好不容易才把面部表情控制住,重新平复下来。

  讪讪的笑笑,“呵呵……璃少,你知道我不在意这些的……只要你玩的开心就好,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权简璃低头不语。

  林墨歌心里暗自冷笑,这话说的,好像她有多长情一样。

  不过她瞬间想到了安佳倩。

  这种话,好像安佳倩也眼权简璃说过吧?

  以她的心情,实在是无法理解。

  一个女人,竟然会接受自己心爱的男人出轨,跟别的女人亲热?

  这种感觉,根本就不是爱!

  而是一种占有欲和交易!

  不过转念一想,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爱情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还带着一个孩子,有那样一段不堪经历的她,哪里有资格谈情说爱?

  在这尊杀神的身边,能好好活着,就已经很艰难了不是么?

  刚才被他挑逗起来的心惊肉跳,渐渐平息下来,低头认真的吃菜。

  氛围瞬间安静下来,着实有些尴尬。

  林若瑜眼神流转,又打开了话匣子,“璃少,昨天的竞标会多得了你的照顾,复赛的时候,还望璃少你再多多支持呢……”

  不好!

  这个白痴女人,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难道不知道这件事是权简璃的禁忌么?

  果然,权简璃的脸色陡然一沉,发出阴森恐怖的气息。

  林若瑜只想换个话题引起他的注意罢了,哪里知道这件事在他心里的疙瘩?

  竟然还娇嗔着,又给他倒了杯酒,不怕死的道,“为了雪城竞标会的事啊,我们公司的人都好辛苦呢,连我也跟着好几天没有休息过了,璃少,复赛的时候你可一定要高抬贵手啊……”

  “林小姐!”

  林墨歌实在是忍不住了,出声打断了她的话。

  到底是这个女人蠢,还是偷图纸的事林广堂没有告诉她?

  细细想来,应该就是后者了吧?

  毕竟林广堂一向都很娇宠林若瑜,这种黑暗的一面,肮脏的交易,是断不会告诉她的。

  想想还真是可笑,明明都是他的女儿。

  却要如此区别对待。

  一个捧在手心里,娇惯着,宠溺着,恨不能把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送给她。

  而对另一个,却是辱骂,侮辱,甚至拳打脚踢。

  呵呵,真真是个“好”父亲呢。

  “放肆!”

  林若瑜怒吼一声,抓起手边的水杯,径直泼到了林墨歌脸上。

  脸色一沉,目光怨毒的瞪着林墨歌,“没看见我正在说话么?你有什么资格抢断?别以为璃少现在对你感兴趣你就真能一步登天了,简直是痴心妄想!”

  水滴顺着脸颊一滴一滴落下,衬衫也在瞬间被湿了个透彻。

  林墨歌冷笑一声,满是嘲讽。

  这一次是水么?

  上一次,还是茶呢。

  这个女人泼她是泼上瘾了么?

  她记得上次清清楚楚的说过,如果再有下一次,一定不会轻饶!

  看来,这个女人是猪脑子啊,根本就没记。

  咬紧牙关,伸手,便要拿水再泼回去,却突然从身侧递过来几张纸巾,止住了她的动作。

  “先擦擦吧,小心感冒……”

  她顿了一下,扭头,迎上了那双神色复杂的眸子,心尖,狠狠一抖,瞬间便红了眼眶。

  “不用了……”

  径直忽视了李志明递来的纸巾,扭头冲进了洗手间。

  她怎么忘了,身边还有李志明在啊。

  刚才这丢人的一幕,也尽数被他看在了眼里。

  她并不是担心李志明会多想,而是突然间,想到了另一个人,羽晨。

  刚才李志明看她的眼神,跟五年前,他急匆匆跑来,告诉她羽晨要离开时的眼神,一模一样……

  心,狠狠的疼了起来。

  那一处被尘封起来的记忆,在看到李志明的一瞬间,再次悄无声息的溢出,带着无限的悲伤……

  用清水洗了把脸,这才清醒了一些。

  衬衫上的水渍倒是没什么,干了之后应该就看不到了。

  原来的怒火,现在也被浇灭,她是再没有心思也没有精神,报复回去了。

  看着镜子里那张苍白的小脸,努力扯了扯嘴角。

  林墨歌,没关系的,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人活着就要向前看不是么?

  他只是以前认识的人而已,不用太在意的!

  深吸一口气,整理好思绪,这才开门走了出去。

  幽暗的走廊里,却看到一个身影斜靠在墙壁上,似是在等她。

  就算刚才在洗手间里,已经给自己打了一针强心剂,可是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仍是忍不住,畏缩了几分。

  李志明抬头看到了她,微微一笑,“好久不见,林墨歌。”

  她轻咬着下唇,走了过去,“恩,好久不见了。”

  是啊,这一别,已经是五年了呢。

  沧海桑田,人的一生,又能有几个五年呢?

  强自装作镇定,不想被他看出任何的慌乱,浅浅一笑,“走吧,别让他们等着了……”

  说罢,便要擦身而过,却被他拉住了胳膊。

  “林墨歌!你难道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要进林氏?为什么明知道林若瑜的德行,还要委曲求全跟在她身边?”

  林墨歌微微笑着,漆黑的眸子里,看不出什么神色。

  “这是你自己的人生,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有你的理由。”

  或许,她隐隐的,知道了一些。

  却又不敢相信,也不愿意去想。

  所以,干脆选择视而不见。

  “不,不是的!这一切都是为了……”

  话说到一半,李志明突然闭上了嘴,眉头却拧得更紧了,直直的盯着她,看的她心里发虚。

  终究,他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语调悲伤,“林墨歌,已经五年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初,你像今天一样勇敢的站出来,跟林若瑜一争到底,结局,会不会不同?五年前的那天,如果你追到机场,羽晨他就可以留下来的!而不用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到国外去留学!如果当初,你没有放弃他,如果,我们几个人,就不会是这样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