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1章 情定七日,回忆(4)
  第71章情定七日,回忆

  羽晨……

  这两个人字,如同一把钥匙,轻易的,就打开了她锁起的心门。

  记忆,瞬间涌入,让她一阵晕眩。

  五年前的那天,她清楚的记得,李志明满头大汗的跑来找她,告诉她,羽晨已经到了机场,马上,就要离开。

  只要她去,就可以让他留下来。

  可是,那个时候,她却已经没有资格,再奢望什么了。

  因为就在那一天,她的肚子里,已经怀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孩子!

  一念之差,便是天堂与地狱。

  可是,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力不是么?

  他的话,犹自传来,“我一直以为,你与羽晨之间的问题是林若瑜,或者,是你们爱的不够坚定。可是今天,我才明白,你根本就不爱羽晨!你爱的,是钱!”

  说着,他冷笑起来,“如果当初的羽晨也像今天的权简璃一样,身份高贵,财富惊人,你是不是就会跟羽晨在一起?”

  哗啦。

  似乎,是心碎的声音。

  还有自尊。

  眼眶里,微微泛起一丝潮湿,却仍自强装着,咬紧牙关,没有让眼泪落下。

  这个问题,连她,都不知道。

  或许,根本就没有结果吧?

  如果再来一次,她还会选择同样的道路么?

  她真的不知道。

  可是,她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母亲生病死去。

  如果那个时候的羽晨,有帮助她的能力,她会不会依靠他?

  心底,泛起一阵苦涩。

  一切,都是如果。

  已经逝去的时间,从来都没有办法挽回。

  错过的,就是错过了。

  不论再如何去追,都没有办法,再次得到。

  她的人生已经脏乱不堪了,她只希望,羽晨,能好好的活着,幸福快乐的活着。

  这样,就好。

  深吸一口气息,嫣然一笑,清透的眸子里,看不出情绪,“没错,我本就是个势力的女人,谁有钱喜欢谁,这不是天经地意的事么?人各有志,你不能让所有人,都按照你的喜好来活着……”

  说罢,抽出手臂来,向外走去。

  “羽晨回国了!难道你不想见见他么?”

  她的脚步一滞,心,被狠狠的揪了起来。

  连呼吸,都是痛的。

  却终于,什么也没有说,踩着高跟鞋离开。

  身后,传来一声轻叹。

  再次将她的心,跌沉到湖底。

  回到座位的时候,权简璃依旧面无表情的坐着,林若瑜一脸讨好的笑着,见她出来,怨毒的眼神再次瞪了过来。

  她此时,却没有心思回瞪回去。

  “走吧。”

  权简璃拿起外套来,优雅的套上,迈开修长的腿向外走去。

  她拿了包,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却在出门的时候,被权简璃提了回来。

  “你干嘛!”

  “结账!”

  他冷着脸瞪了她一眼,冷冰冰的说道。

  林墨歌眨了眨眼,这才想起来,刚才他就说让她请客的。

  小脸瞬间垮了下来,不情不愿的拿出卡来,当看到账单上大几千的数字时,感觉心都快疼死了。

  一顿饭,竟然吃了她快一个月的工资!

  而且她根本就没吃几口,还被林若瑜那个女人泼了一脸的水,积攒了一肚子的气!

  真是够了!

  可是,最基本的礼貌她还是懂的。

  总不能在这种场合里发脾气吧?

  肉疼的刷了卡,这才撅着小嘴走了出去。

  “璃少,我先回公司了,记得我们的约定喔,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就到我家来,我等你电话喔……”

  林若瑜还是一脸媚笑,像只壁虎一样贴在权简璃身上,舍不得走。

  最终实在是拖不下去了,这才悻悻然离开。

  临走的时候,李志明又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让她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夜风吹来,拂乱了她的发。

  却也吹乱了她的心。

  那面早已雇个人湖水,再次泛起涟漪,一圈一圈,漾啊漾……

  羽晨真的回来了么?

  时隔五年之后,再次回到了这个伤心的地方?

  那个照亮她黑暗人生的少年啊,现在,是否已经成了一个英姿勃发的男人?

  他的肩膀,是不是更加宽阔了?

  他的身影,是不是愈加挺拔?

  他的眉眼,还一如当初般温柔如玉么?

  心底里,越发苦涩。

  就连想起那个少年,她都觉得,是对他的亵渎。

  那个如月光一般静美的少年,如她这般懦弱肮脏的女人,又哪里有资格,去想去关心?

  她知道,李志明之所以生气,是实在看不过。

  或许,以他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觉得她太过分。

  整整六年的感情,竟然说放弃,就放弃。

  可是,她真的,没有办法……

  在生活面前,爱情,于她而言,是像童话一般,飘渺,而又遥远的存在,根本,不切实际。

  她并不怪李志明,反而很感谢。

  这些年来,是他一直都站在羽晨身边,支持着他,鼓励着他吧?

  其实,她真的很羡慕男人之间的友情呢。

  如果,她也是个男人的话,会不会就有资格,站在羽晨的身边,与他同进同退?

  “林墨歌!”

  突然,一声冷漠的嗓音将她唤醒,吓的她一个激灵。

  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车门前站了半天了。

  权简璃阴沉着脸坐在车里,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提上来。

  自从出来以后,她就一直在发呆,叫了几声都没有回应,这个该死的女人,该不会是因为让她请客花了点钱,就这么魂不守舍的吧?

  “喔……来了……”

  她慌张的开门钻进了车,讪讪的笑笑。

  “不就请了一顿饭么,至于这么耿耿于怀?”

  他的语气满是不屑,却瞬间点燃了她心底的火苗,“这些钱可是我一个月的工资好不好!是我好几个月的生活费呢!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对金钱毫无概念?”

  说着,忍不住撇撇嘴,这笔钱花的,她心都在淌血啊。

  可是算了,谁让她先愧对于他呢,就当破财免灾好了。

  权简璃微拧了眉头,瞪了她一眼,“真够小气的,才几千块……”

  “才几千怎么了,难道你要用奖金补偿?”

  她笑得贼眉鼠眼。

  “不补。”

  冷冰冰的两个字,顿时把她仅存的希望摧毁。

  恨得她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还想再取笑她几句时,手机响了,是岳勇打来的。

  听那小子的声音就很兴奋,“璃爷,找到了!啊不对,是小少爷自己回来了。”

  “哼,他还知道回来!”

  权简璃冷哼一声,语气冰冷刺骨,可是心头却轻松了不少。

  还好,是那小家伙自己跑出去的,不是发生了其他可怕的事。

  “璃爷,您别生气了,许是家里太闷了,小少爷才出去走走的,小孩子本就贪玩,回来就好……”

  “把他跟那只脏狗给我关起来!关不够三天不准放出来!不好好教训教训不长记性!”

  电话那头的岳勇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璃爷……真……真的要关?小少爷好不容易才回来,还有夫人肯定不会同意的……”

  “你是我的人还是他们的人?连谁是主子都分不清?”

  他的语气陡然一冷,吓得岳勇赶紧点头,“我知道了璃爷,马上就去!”

  挂了电话,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

  他也只是想让那个小家伙长长记性罢了,以果让他养成离家出走的习惯,以后恐怕会是一件大事啊。

  缩在副驾驶的林墨歌直接被他的气势吓到了。

  难道是他找的人找到了?

  可是为什么要跟一只脏狗关起来?

  清秀的眉头不禁挑起,偷偷看了一眼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男人。

  难道他找的,不是那个姓白的女人?

  要不然,怎么舍得把那个女人关起来呢?

  心里有很多疑问,却不敢问出口。

  毕竟关于那个女人的事,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她可不想再自寻死路。

  不过既然人找到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她可以下班回家了?

  哇!总算是解放了!

  刚才还压抑着的心,瞬间就再次欢呼雀跃起来。

  其实啊,她想要的真的不多。

  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准时的上下班,然后跟月儿母亲一起,吃一餐温馨的晚餐,就心满意足了。

  她从来都不奢望那些触不可及的东西……

  就在她发呆的时候,车子已经穿过了大半个市区。

  驶入了那条最繁华的娱乐街。

  “下车!”

  清冷的声音把她神游在外的精神拉了回来,熄火下车,权简璃的动作一气呵成。

  林墨歌愣了一下,转头一看,小脸瞬间垮了下来。

  天空之城?

  怎么又到了酒吧?

  她可是要回家的啊,现在是下班时间!

  瘪了瘪小嘴,满脸幽怨的看着外面站着的人,赖在车里不肯下去,“权总,天色已经不早了,我该回家去了……”

  “合约期限没过,二十四小时内,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内……其他的,还用我再多说么?”

  他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嘴角不动声色的勾起。

  额,又是合约。

  好吧,合约上确实是这么写的没错。

  她垮着脸,不情不愿的下了车,大眼睛滴溜溜的转,反正昨天他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侮辱她呢,还强迫她做最不愿意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