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4章 月儿的屈辱
  第74章月儿的屈辱

  楚寻风也一改往日斯文的态度,眼眶通红的怒吼起来。

  “够了!”

  权简璃怒吼一声,霎时红了眼眶,扭头冲着楚寻风便挥出一拳。

  砰。

  哗啦啦……

  楚寻风的身子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桌子上的酒杯摔落一地。

  众人皆被这空如其来的状况吓住了,林墨歌更是脸色煞白愣在原地。

  看着嘴角已然沁出血丝的楚寻风,心底一沉。

  上次在蓝夜酒吧时,他就是如此。

  现在,又是口口声声的雪儿。

  怪不得,他第一眼看到她时,眼底便是敌意与警惕。

  现在明白了,因为他是站在白若雪那一边的啊。

  “璃二少……”莫易云想要劝架,却被权简璃周身散发出来的凌厉,挡了回去。

  他一向冷静得没有任何情绪,像今天这样的愤怒,还是第一次见。

  楚寻风擦了把嘴角的血,冷笑起来,“这是承认了是么?这个女人在你心里有特别的意义!所以,你就要放弃雪儿了么?你们之间的感情难道就是一场儿戏!?”

  “楚寻风!我的私事与你无关!”

  权简璃的语气,突然淡了下来,可这才证明,心里的愤怒,已经达到了爆发的顶点,下一秒,便会吞噬万物。

  包厢里的氛围,冷凝得让人心慌。

  “既然你要一心为她出头,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从此以后,我没你这个兄弟!”

  说罢,拉着尚且愣在一边的林墨歌愤然摔门而去。

  身后,几声低吼犹自传来。

  “你犯规!怎么也得先让我吻完了再走啊……我要回去告诉老爷子……”亨利揉着耳朵嘟囔道。

  “小墨墨……你不是说要跟我回家么……”莫易云脸上满上失落。

  “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雪儿才是最适合你的……”楚寻风紧攥着拳头低吼。

  可是,这些声音渐渐地与轰隆的音乐声混杂在一起,消失不见了……

  出了酒吧,夜风微凉,拂过心头,却舒适惬意。

  还来不及深吸几口清新的空气,就径直被他粗鲁的塞进了车里。

  然后他也钻进了车里,砰的一声摔上车门。

  震得林墨歌心尖一颤。

  他的脸色阴霾,如暴风雨前的天空一般。

  冷得彻底。

  车里的温度骤然下降,压抑到令人窒息。

  犹豫了一下,还是悠悠开口,“那个……你为什么生气啊?不过只是一场游戏罢了……为什么不让我跟亨利……”

  说话间偷偷瞄着他的脸。

  她真的很想知道。

  为什么他会对那个游戏如此上心。

  只是亲吻而已,又不代表什么。

  她真的,很想要知道那个答案。

  他的眸子陡然一沉,将那个提出问题的人儿尽收于眼底。

  在酒精的作用下,她原本净白的小脸此时飞起两片酡红,透彻的眸子里溢彩流光。

  神智,瞬间被抽离出体内,在她猝不及防之下,吻了下去……

  为什么他会生气?

  这,就是答案。

  瞬间落下的吻,让她慌了神,小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却忘记了,要推开。

  他炙热的唇,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般,轻易地,就将她席卷,沦陷。

  唇齿纠缠间,是越发的渴望。

  甚至有那么一丝小小的希望,希望这个瞬间,能够停止……

  他的吻,他的唇,他的气息。

  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霸道与炙热中,却带着温存的缱绻,缓缓的,将她空洞的心填满……

  月光清冷,凉风习习。

  车内,却如干柴烈火般,炙热……

  直到吻得她快要窒息,他才恋恋不舍的松开。

  幽深的眸子里,溢满温柔。

  修长的指尖轻柔的摩挲着她红肿的唇,带起一丝丝电流。

  “你心中的朱砂痣,是谁?”

  如海浪般沙哑低沉的嗓音,问得她心尖一颤。

  顿时,浮现出那个干净到一尘不染的少年。

  却是眉眼一弯,嘴角,露出魅惑的笑意。

  学着他的样子,轻轻的,抚上了那凉薄情感的唇,暗瞳里,闪过一抹流光,“你心中的那一抹朱砂,又是谁?”

  夜,渐渐深了……

  有些秘密,注定永远被深埋于心,不见天日……

  天边隐隐泛白,太阳却仍旧躲在云层之下,似是赖床一般。

  “呜呜……我要出去……”

  稚嫩的童音从一处房间里传来,哭的凄惨。

  “咕噜噜……”

  贝尔趴在自己的小窝里,睡得正香。

  身边的小人儿却哭天抢地,整整一晚,不让它得片刻安宁。

  守在外面的佣人脸色苍白,显得熬了整整一夜。

  同时还要保受这哭声的摧残。

  “呜呜……你们都是坏人,我讨厌你们……呜呜……”

  小人儿哭得壮烈,却没有一滴眼泪。

  不过就算是假哭,整整一个晚上,嗓子也哑了。

  “小少爷,您就别哭了,哭得我心都碎了啊……再这么哭下去,嗓子会痛的……”

  同样的话,佣人们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

  可是这小少爷倔强的厉害,根本就不听他们的话啊。

  “我不管我不管,就哭就哭……呜呜……爸爸根本就不爱我……他是个坏蛋……”

  “小少爷,二少爷也是为了您好,让您以后啊,别再离家出走了……”佣人苦口婆心哄劝。

  “呜呜……”

  小人儿又哼哼唧唧着,干脆把一边睡得香甜的贝尔一脚踹了起来。

  “你个死小明,没良心的家伙,我都这么伤心了你还能睡得着……”

  贝尔无奈的低鸣一声,在笼子里追着尾巴转圈圈。

  它可是无辜的啊,这本来就是它的窝,现在已经被别人占领了,竟然还要被骂。

  哎,狗也很难做啊。

  “呜呜……爸爸好坏,以后再也不回来了……呜呜……”

  小人儿又哭着嘟囔起来。

  佣人焦急上火,一晚上哄的是口干舌燥。

  “小少爷,您可别说这样的话,要是让二少爷听了去,恐怕又会生气的……”

  一句话,噎得小人儿直接语塞。

  气鼓鼓的往地上一坐,撅着小嘴,眼泪汪汪的,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都怪权羽寒那个家伙!

  要不是他说两个人分头行动,要调查清楚爸爸跟妈妈的关系,还有他们两个是不是爸爸跟妈妈的亲生孩子,月儿才不会回来呢!

  没想到才一回来,就被关进了小明的笼子里。

  这也太有损月儿的威风了。

  月儿浩浩荡荡的五年里,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屈辱啊。

  都是权羽寒那个家伙害得!

  以后再也不相信他说的话了!

  可是在笼子里都关了一夜了,月儿真的好饿喔。

  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是担心了一夜的吴玉洁进来了。

  一看到奶奶来了,月儿马上就来了精神,小嘴一瘪,哇的哭出了声。

  “哇哇……奶奶……羽寒好害怕……呜呜……”

  这一声,哭的她心碎了一地。

  因为担心这个小人儿,她一晚上都没合眼。

  这不天还不亮就吩咐厨房做了好吃的送来了。

  “羽寒不怕啊,有奶奶在,不哭了啊……”

  “呜呜……奶奶……爸爸好坏,羽寒是不是爸爸捡来的,为什么要欺负羽寒……呜呜……”

  嗓子本来就哑了,现在又哭得稀里哗啦的,眼泪把小脸蛋都打湿了。

  看在眼里,那叫一个可怜巴巴。

  引得吴玉洁也眼泛泪光。

  “羽寒当然不是捡来的,羽寒可是爸爸的亲儿子,也是奶奶的心头肉……乖乖的不哭了啊,看奶奶给带了什么好吃的来……”

  说着赶紧让佣人把做好的点心拿了出来。

  一看到吃的,月儿哭的更厉害了,“呜呜,才不要在狗窝里吃……奶奶……呜呜……羽寒好想奶奶……”

  这一声声的奶奶,叫的她心尖一颤。

  瞬间老泪纵横。

  可不是,这可是她的宝贝儿孙子呢,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家伙在狗笼子里关着啊。

  当下冲着佣人吼了一声,“快打开,让小少爷出来!”

  “可是夫人……二少爷说要关三天才能放出来……”佣人有些为难。

  二少爷说的话,他们可不敢不从。

  一听说三天,月儿哭得更大声了,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呜呜……三天羽寒会死的……奶奶……爸爸是不是不要羽寒了……”

  边说还边眨着溢满泪水的大眼睛看着吴玉洁,那叫一个无辜可怜。

  吴玉洁的心瞬间被揪了起来,脸色一沉,“听我的,马上打开!就算是惩罚,有一晚上也够了。把孩子吓到了怎么办!”

  佣人仍在迟疑,“可是二少爷……”

  “一切有我顶着!二少爷那边由我去说!”

  吴玉洁下了狠心。

  羽寒再怎么说也是简璃的亲生儿子,虎毒尚且不食子,她就不信他会这么狠心。

  见夫人发了话,佣人们也不敢再多想了,赶紧把狗笼子打开,把哭得稀里哗啦的小人儿抱了出来。

  “好了,羽寒乖啊……爸爸当然要羽寒了,爸爸只不过想让你记住,以后不能再离家出走了,知不知道?”

  吴玉洁把孩子抱在怀里,心疼的说道。

  月儿抽噎着,泣不成声,“奶奶,爸爸真的是羽寒的亲爸爸么?”

  那双带沾着泪珠儿的大眼睛,真是软到人心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