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5章 粉色牵牛花
  第75章粉色牵牛花

  吴玉洁一边心疼的帮小人儿擦眼泪,一边哄道,“当然了,爸爸就是羽寒的亲爸爸,奶奶也是羽寒的亲奶奶……”

  月儿点了点头,原来爸爸真的是亲爸爸啊。

  可是为什么爸爸会是妈妈的上司呢?

  这个问题真的好难喔。

  她小小的脑袋瓜子根本就想不明白。

  算了,还是留给权羽寒去想好了。

  反正他那么聪明。

  “好了,不哭了啊……”

  “奶奶……饿……”月儿瘪着嘴巴,湿湿的小脸在她脸上蹭着,带着淡淡的奶香。

  吴玉洁的心这才放下一些,喜极而泣,“乖,咱们到餐厅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恩……”月儿的眼睛里顿时放出光来,咧嘴一笑。

  逗得吴玉洁也笑了起来。

  这小家伙还真是个小吃货,一说吃的就什么都忘了。

  佣人们也跟在祖孙二人身后,呼啦啦的都出去了。

  只留下贝尔一个,孤零零的趴在笼子里。

  瞪着两只眼睛生闷气。

  怎么刚一出去就把它给忘记了呢,也不说带着它一起去吃好吃的,贝尔可不高兴了……

  当阳光洒下金色的光芒时,大地渐渐回暖。

  这几天的天气,倒是难得的明媚。

  林墨歌急匆匆的冲进了办公室,还好,没有迟到。

  更庆幸的是,权简璃那个难缠的家伙不在,让她偷偷松了口气。

  去茶水间的时候,路过会议室,这才想起来,今天一早有个会议。

  是关于宣布前几日雪城竞标会入选名单的。

  雪城竞标会对她来说,就是一个禁忌,一场噩梦。

  所以与此有关的事,她都要退避三舍才好。

  免得又惹得那尊杀神不悦。

  最后迁怒于她。

  透过会议室的玻璃,那个如王一般的男人,映入眼帘。

  哪怕是在开会的时候,他的气势也如此凌厉。

  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人不敢靠近,同时,也无法抗拒。

  暮然,想起昨天夜里在车上时,那暧昧的场景,不由得心尖一颤。

  心低,也渐渐泛起一抹苦涩。

  终究,她与他,谁都没有说出,心底的那个名字。

  那抹深深刻在胸口的朱砂痣,或许,会永远成为一个秘密啊。

  可是隐隐的,她却知道那个答案。

  就算他不肯说出口,她也能猜得到。

  那么用尽心思藏起来的女人,便是了吧?

  就那样站在门外,看着他的身影,不知不觉,便看得痴了。

  权简璃偶然扭头,迎上了她花痴的眸子,眉心微微一拧,打开门走了出来。

  “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回去准备?”

  清冷又严峻的声音,猛然将她唤醒。

  “啊?准备什么?会议资料?还是……”

  她眨巴着如蝴蝶般的大眼睛望着他。

  看着这个女人傻乎乎的样子,他的脸色越发沉了几分。

  却仍是耐心的解释了一句,“你都不看行程表么?下午有个应酬,去准备好装备!”

  虽然还是不太明白,却也不敢再多问,赶紧点了点头,“喔,好的……”

  说罢一溜烟溜回了办公室。

  看着她仓促的身影,他的嘴角,不由得微微挑起。

  “行程表,行程表……天哪,高尔夫?”

  办公室里,林墨歌看着手里的行程表,低呼了一声。

  高尔夫的话,她是不是还要跟去捡球啊?完了,又是悲催的一天啊。

  仰天长叹几声,垮着脸进了休息室。

  权简璃说的装备都在这里放着,因为长期有类似的应酬,便都各自准备着,分门别类,很是细致,也像极了他的洁癖性子。

  打开衣柜,看到里面的几套装备时,灵机一动,有了主意……

  下午一点,某高级高尔夫球场。

  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绿茵场上,微风习习。

  林墨歌无聊的躲在屋檐下等着,权简璃那厮已经进去二十分钟了,怎么还不出来?

  男人换个衣服,也要这么墨迹?

  权简璃黑着脸,从里面走出来,瞬间便吸引了她的视线。

  高大挺拔的身影,犹豫从漫画里走出来一般。

  尤其那大长腿,简直帅到让人流口水。

  不过脸色依旧冷冰冰的,像万古不化的冰山一般。

  “林墨歌!你存心整我?”

  幽怨的目光扫过她的脸颊,激得她后背一凉。

  黑着脸扯了扯身上那套比桃花还要鲜艳压目的艳粉色运动装,恨不得撕了面前这个女人。

  被他的气势震慑了一瞬,马上便回过神来,灿烂一笑,透彻的眸子里熠熠生辉,笑得一脸谄媚,“哇!权总,您穿这种颜色真的好帅啊,简直是惊艳!就好像……恩……好像秋天田野里的牵牛花一样……呵呵……”

  牵牛花?

  原本就黑的脸色已经微微泛青,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说他是牵牛花!

  他向来穿惯冷色调的服装了,没想到这个女人为了整他,竟然找出这么一套来,真是疏忽大意了。

  “权总,快走吧,不是约了人么,别让人家久等了……”

  林墨歌根本不给他留时间,讪讪的笑着催促。

  权简璃冷哼一声,把手里的粉色鸭舌帽扣到了她的头上。

  “权总,这是你的,我不用……”

  “带着!”

  冷冷的吩咐,她不敢再多言。

  粉色的鸭舌帽衬着她白皙的肌肤,看起来如桃花一般水润粉嫩,引得他喉咙一紧。

  “就这么一个优点,再晒黑了,更碍眼!”

  丢下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迈开大长腿,向前面走去。

  那里,已经等了一个身材有些发福的老人。

  林墨歌直接愣住了,他刚才说,怕她晒黑?

  难道,是在关心她?

  不知道为何,小心脏突然噗通噗通的狂跳起来。

  心里暗自嘀咕,林墨歌啊林墨歌,你要淡定一些!人家只不过是随口说一句罢了,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

  可就算是这么想着,心跳还是停下不下。

  看了一眼那个高大挺拔如山一般的身影,一路小跑跟了上去。

  “权总,约你一面真是比登天还难啊,今天总算是有时间见我了?”

  权简璃依旧面无表情,冰冷的模样,与灿烂的阳光形成鲜明的对比。

  似乎他这块冰,就连太阳,都没办法融化一般。

  “安市长说的哪里话,最近因为雪城竞标会的事,一时抽不开身罢了。”

  一句安市长,让林墨歌心尖一震。

  偷偷抬头,瞄了一眼那个身材微胖的男人,心里暗自嘀咕,莫非这就是那个安佳倩的父亲?

  安市长恰好向着林墨歌看来,看到她有些慌乱躲闪的目光,冷哼一声,“都说权总风流倜傥,到这里来也要带着女人?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林墨歌不由得向权简璃身后缩了缩,怎么这话说着又扯到她身上来了?

  她只不过是来当牛做马供人差遣的好不好。

  “是谁规定出门不能带女人了?”权简璃依旧面色平静,波澜不惊。

  一边说着一边将球杆拿出来,在空气中挥了挥。

  安市长的脸色一黑,又恶狠狠的瞪了林墨歌一眼,砰。

  用力挥出一杆,似乎是要将心头的不快也打出去一般。

  “哼,真不知道佳倩看上了你什么!”

  “莫非安市长今天约我来,是要讨论女人?”

  淡漠的语气,不带一丝情绪,说话间,双臂一挥,雪白的球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远远的飞了出去,然后落地。

  动作一气呵成,利落又帅气。

  看得林墨歌暗自吞了口口水,这厮怎么连挥杆的动作都帅得惨绝人寰啊?

  还有没有天理了。

  安市长继续阴沉着脸,冷冷说道,“你既然知道我的目的,就不要转移话题。男人喜欢新鲜,玩心重,这我可以理解。但是凡事要有个度,得拎得清轻重!玩什么样的不要紧,关键是娶回家的,必须门当户对,大度得体。要顾及着给权家延续香火!”

  权简璃眉头微微一挑,语气越发轻佻,“这一点就不劳安市长操心了,我已经有儿子了,权家的香火自然延续得很好。”

  儿子?

  此话一出,安市长跟林墨歌同时愣住了。

  他已经有儿子了?

  难道……

  林墨歌心底狠狠一沉,难道是他跟白若雪的孩子么?

  他一向都把那个女人保护的那么好,想来,应该没错了……

  市长不愧是久经战场之人,马上就反应过来。

  转而呵呵一笑,“这又有何妨?哪个功成名就的男人没有几段荡气回肠的故事?有个私生子,也在所难免……”

  “喔?市长这是变相承认,前些天媒体的报告了?不知安市长准不准备认回那个私生女呢?”

  权简璃一番话,登时戳中了安市长心头。

  噎得他无话可说。

  闷头又重重挥了一杆,那球在空中以急速降落,似是如他现在的心情一般,不畅快。

  权简璃才不理会他这些,依旧优雅的挥杆,动作干净漂亮。

  “若不是佳倩钟情于你,我又何必舔着老脸来找你!我毕竟于你权家有恩,难道你要在这种关头落井下石?”

  安市长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因为愤怒的隐忍,脸上的皱纹都扭曲在了一起。

  权简璃淡淡看了他一眼,薄唇轻启,“安市长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倒不如去想想怎么对付眼下的难关,毕竟上面派来的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