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6章 外公和未来妈妈
  第76章外公和未来妈妈

  迟疑了一下,又道,“若是市长一心要借助权家在政界的力量,何不把女儿嫁给我父亲?我想他应该很乐意报这个恩。”

  “你……”

  安市长被气得双手直抖,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煞是精彩。

  “权简璃,你不要太过分了!我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才跟你平心而论的,别给脸不要脸!得罪了我,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是终于放出了狠话。

  “喔?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机会了……”权简璃眉头轻挑,笑得不动声色,“据我所知,下一届的市长选举,持反对票数的比列可不少……”

  一句话,又噎得安市长语塞。

  隐忍着内心的愤怒,再次重重挥杆。

  听着两人的对话,林墨歌只觉得如坐针毡。

  两人的言辞激烈程度,丝毫不亚于战争啊。

  原来男人们谈生意的时候,气势这么恐怖。

  看了一眼站在身后发愣的女人,权简璃淡淡吩咐,“去把球捡回来。”

  “啊?喔……”

  她愣怔了一下,赶紧向着球飞走的地方跑去。

  因为草地太过松软,踩上去深一脚浅一脚的,有些吃力。

  暗自嘀咕,权简璃那个混蛋,就算挥杆的动作很帅好了,也不用把球打得这么远吧。

  简直是想把她累死啊。

  微眯了眸子,看着那一蹦一跳如兔子一般的身影,权简璃心中暗自思忖,这个女人连跑步都这么蠢么?怎么不摔一跤算了。

  刚想到这里,林墨歌只觉脚下一空,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额,失误。

  她竟然没看到脚下还有个球洞!

  慌张的爬起来,四下偷看了一眼,还好,这边没什么人,应该没人看到她的糗样。

  却不知,身后的那个男人,早把一切尽收眼底。

  看着她如做贼一般可笑的模样,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而此时,在这绿茵场上,还有一对可爱的“情侣”。

  正在边走边吵架。

  “喂,你就不能注意点形象?好好的衣服都成了抹布了。”

  亨利往下拉了拉鸭舌帽,忍不住对着滚在草地上的小人儿嘀咕。

  月儿在柔软的草地上滚了好几圈,软软的,好舒服喔。

  就好像是在妈妈的怀里一样呢。

  只不过身上的限量版西装都被他滚得皱皱巴巴了,上面还沾了不少的草渍。

  “三叔,这里的草地好软喔……”

  月儿笑得灿烂,黑亮的大眼睛里闪闪发光。

  为了安慰她,奶奶才让三叔带她出来玩的,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玩的地方啊。

  看在亨利眼里,怨气也顿时都化为了乌有。

  罢了,何必跟一个小孩子生气呢。

  而且这个小家伙软软糯糯的,小嘴又甜,实在深得他心。

  “三叔,你也一起滚一滚嘛,很好玩的……”月儿咯咯的笑着招呼道。

  亨利顿时语塞,优雅的撇撇嘴,“你三叔我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明星,少女杀手,怎么能做这么幼稚的事呢?”

  “三叔,少女杀手是什么意思啊?你要杀人么?”

  月儿眨着如宝石一般的大眼睛问道。

  “恩……这个怎么解释呢……”亨利皱着眉头想了想,“就是说你三叔我太帅了,迷倒万千少女的意思,懂了么?”

  “喔,原来是这样啊……”

  月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冒出一个问题来,“那把她们迷倒了以后要怎么办啊?她们会不会死?”

  亨利眼前一黑,好像跟这个小家伙完全说不到一块去。

  思维就不在一个频率上。

  看他滚得差不多了,一把抱了起来。

  小家伙还不老实的在怀里挣扎,顺便把沾了草渍的小脏手往他那金贵的脸上抹去。

  吓得他赶紧向后躲,“我的脸可珍贵的很,不能弄脏了,知不知道?”

  月儿眨巴着大眼睛,歪着小脑袋又有了问题,“为什么捏?三叔的脸为什么很贵捏?”

  “因为三叔我要靠着这张帅气又英俊的脸才能吸引那些女人们啊,这可是我的杀手锏!”

  “喔!我知道了!”

  月儿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睛里亮晶晶的闪着光芒,“三叔三叔,你是不是小白脸啊?”

  因为月儿以前听妈妈说过,靠着脸蛋吸引女人注意的就是小白脸。

  小白脸?……

  亨利顿时气结,再这么下去,他得被小这家伙气死。

  当即抱着他向另一边走去,却不料刚一转弯,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咧嘴一笑,抬脚走了过去,“哟,老二也在啊,真是巧呢。”

  听到这阴阳怪气的声音,权简璃脸色登时一暗,转头看去,刚巧迎上了亨利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

  还在紧紧搂着亨利脖子,衣服皱皱巴巴的那个小人儿。

  只不过小人儿现在还嘟着嘴巴,一副气呼呼的表情。

  显然还在为关他的事生气。

  本来还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安市长,一看到亨利,马上换了一副笑脸迎了上去,“原来是三少爷啊,怎么有兴趣到这儿来玩了。”

  毕竟三少的风流是出了名的,按理说他一有时间,大都会在女人堆里流连。

  怎么会来这种无趣的高尔夫球场呢。

  亨利看了一眼冷着脸的权简璃,心头一计,涌上一个邪恶的念头来。

  咧嘴一笑,“这不是帮着我这个不负责任的二哥看孩子嘛,只能随着孩子的兴趣了。”

  孩子?

  安市长一愣,目光已经落在亨利怀里的小人儿身上。

  刚才才听权简璃说过,他已经有了儿子,还以为是说谎。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已经这么大了!

  小孩儿的衣服有些皱皱巴巴,可是那模样,果真是和权简璃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月儿只顾嘟着嘴巴,扭头看着那个露出急切目光的老人,感觉这个老人的眼神怪怪的,而且还有些可怕。

  不禁搂紧了三叔。

  “羽寒,快跟这位爷爷问好,这位爷爷可是你未来妈妈的父亲!”亨利说着,心里暗自窃喜。

  看着权简璃那越来越黑的脸,一心一阵畅快。

  哎?未来妈妈?

  一听到这几个字,月儿顿时来了精神。

  月儿不是有妈妈么?

  难道家里那个妈妈不是月儿的亲妈妈?

  要不然这个未来妈妈又是怎么回事呢?

  月儿感觉自己小小的脑袋都不够用了,果然当初应该让权羽寒回来才对嘛。

  可是啊,既然被她碰见了,就要查个清楚才行呢。

  月儿必须要知道妈妈是谁。

  当下大眼睛滴溜溜一转,从三叔怀里挣扎了出来,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安市长面前,仰头看着他,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眨啊眨的,用奶声奶气的童音问道,“那你就是我外公喽?可是我未来的妈妈是谁啊?”

  说着还用肉呼呼的小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角,要多单纯有多单纯。

  一声外公,直接把亨利给叫愣了。

  看着那个还没有球杆高的小家伙,脸上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说不出来是什么颜色。

  这小子,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会巴结了?

  他以前不是跟他那个爸爸一样,冷静正经得不像话么?

  可是一想,刚才也是啊,这小家伙不是有洁癖么?竟然还在那么脏的草地上滚?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权简璃的脸黑得吓人,那气势,像是要把这方圆几里都冻结成冰一般。

  冷得亨利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权羽寒!你给我过来!”

  冰冷刺骨的声音传进月儿耳中,她理也不理,自动过滤。

  哼,昨天还把我关在狗窝里呢,月儿才不要原谅你!

  半晌,安市长才从巨大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却被那一声外公,叫得心神荡漾。

  对啊,他有没有儿子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这个儿子未来的妈妈是佳倩不就好了?

  佳倩以后自然也会有孩子,这个小孩子以后,最多只是跟佳倩的孩子争一些家产罢了,又有何妨?

  当即咧嘴一笑,笑得那叫一个慈祥和蔼,“羽寒好乖,羽寒的妈妈当然就是外公的女儿喽,等以后啊,羽寒一定会很喜欢妈妈的……”

  “真的嘛?羽寒好想见见未来的妈妈喔……”

  月儿像只小哈巴狗一样,紧紧的扑在安市长腿上。

  一双清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别提有多可爱了。

  听着小家伙的这声妈妈,安市长笑得像绽开了花,“好啊,那外公就带羽寒去见妈妈好不好?”

  听着这一老一少的对话,权简璃的眸子里射出几道冰刃来,瞬间就把亨利的气势打得落花流水,萎靡了下去。

  那眼神像是要把他吃了一般,含着深深的怨恨。

  “老三,以后再跟羽寒说这种无关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冷到极致的一句话,吓得亨利浑身一震,“我就随口那么一说,哪里想到你儿子这么直接……不过他明明就是你的儿子,怎么跟你一点也不一样啊?这么没骨气?”

  “别废话,快带他走!”

  权简璃沉声吩咐,脸色暗得快要杀人。

  亨利只感觉一阵阵冷风从面前刮过,也不敢再啰嗦,用了老大的劲才把像个八爪鱼一样的小家伙扯了下来,“羽寒听话啊,咱俩到更好玩的地方去,你爸一会儿可要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