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9章 情定七日,决绝(3)
  第79章情定七日,决绝

  说话间,她的目光似是不经意般扫过林墨歌。

  那幽怨的目光,让林墨歌指尖一颤,当下便已明了。

  人家二人要去缠绵谈情了,她还在这儿杵着做什么?

  她这个亮瞎人眼的大灯泡,也是时候该滚蛋了。

  思及此,便偷偷的将小手从他的臂弯里抽了出来,却还不及她转身,就被权简璃结实的手臂,径直揽住了腰肢。

  吓得她一个愣怔。

  白若雪的眸底瞬间涌上一抹惊诧和慌张,眼眶已微微泛红,看来越发楚楚可人。

  权简璃却并不看她,反而垂眸,望着怀里发了愣怔的人儿,回答得决绝而无情,“不必,该说的话,那天在车里,已经都说过了,你我之间没有必要再单独见面。”

  语调依旧是不急不缓,在此时听来,却如当头棒喝一般!

  冰冷得,连林墨歌都一阵脊背发凉。

  这家伙是怎么了?

  前几日不是还想着法的送人礼物,哄人开心么?

  今日见了面,倒绷着一副冷脸,玩起欲拒还迎来了?

  套路,全都是套路啊。

  “简璃,你可知,我那日所说,都是气话而已……”

  白若雪的声音微微带了哽咽,潮湿溢满眼眶,似是下一秒,便会滴下晶莹的泪珠儿一般。

  那哀怨的模样,看得人心都碎了。

  偏偏权简璃这厮却像是铁石心肠一般,眸光越发冷淡。

  真真好像,面前站着的,只是一个毫不相干之人。

  气氛一时间僵持在这里,楚寻风的眸子里带着厌弃,狠狠的瞥了林墨歌一眼,愤然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腕,声音里满是焰火,“林墨歌!跟我出来一下……”

  说话间便用力将她向外扯。

  “呀!……”

  突发的情况,惊得她低呼一声。

  可权简璃却并不松手,反而加大了力气,环得她越发紧了。

  她的手腕被楚寻风扯得生疼,腰肢却被权简璃紧紧桎梏着,动弹不得,一时间倒像是受到了五马分尸之刑一般难受。

  “好痛……”

  此时的楚寻风,像一头急红了眼的豹子,手上的力气越来越重,将她纤细的手腕硬生生掐成了青白,痛得她忍不住叫出声来。

  楚寻风却丝毫不顾及,通红的眸子瞪着权简璃,似乎要喷出火来,“你不要太过分了!非要闹到人尽皆知,被人看笑话么!?”

  “过分的人是你!”

  权简璃冷喝一声,凤眸里隐隐泛了杀机。

  惊得林墨歌身子一滞,他的这种表情,她见过。

  便是那天逼她从四楼跳下时的目光。

  阴冷,绝情,如来自地狱的杀神一般。

  自他二人入场,便已是众人眼中的焦点。

  此时连带着今日的主角白若雪站在一起,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现在又这么一闹,倒是引得不少人窃窃私语,似乎在猜测着,这四人间的复杂关系。

  毕竟人们只乐于相信自己看到的情景,也对这种八卦消息,津津乐道。

  一时间气氛陡然阴冷,两个男人间电闪雷鸣,四目相对,火光四溅。

  白若雪站在一旁,如弱柳扶风,神情幽怨中,带着惊恐,眸色黯然神伤。

  而最痛苦最惨的,却是林墨歌了。

  手腕被握得生疼,感觉快要断了不说,腰也被环得太紧,快要喘不过气来。

  或许此时的情景在外人眼中看来,倒像是两个绝色美男为了争她一人,而陷入僵持,可她心里苦啊,她明明就是炮灰好不好!

  眼看着就要在这两个男人间暗涌的风暴战火中被烧得灰烬啊灰烬,然后风一吹,化得连灰都不剩。

  心里似有一万匹马奔腾而过,喔不对,是一万只乌鸦飞过。

  额头冷汗直冒。

  再这么下去,她绝对会死得很惨。

  当下灵机一动,讪讪笑着,“那个……我可不可以先去个洗手间?我内急……”

  没出息的话一出,瞬间把冰冷的气氛带到了一个更加诡异的氛围。

  楚寻风与白若雪皆是微微一愣。

  肯定不会料到,在此关键时刻,她竟然还有如此大的心思,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葩。

  权简璃的脸色一沉,凌厉的眸子如刀刃一般射在林墨歌脸上。

  眼前突然浮现出下午在高尔夫球场上的一幕,权羽寒那小子竟然像小哈巴狗一般,扭着小屁股叫安市长外公!

  那没骨气的模样,倒是和现在的林墨歌一模一样!

  气得他眼里直喷火!

  这两个家伙怎么净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给他丢人现眼!?

  登时脸色一沉,怒斥一声,“忍着!”

  眸底灼人的火焰看得林墨歌一阵心虚。

  混蛋啊混蛋!

  难道看不出来这是她的借口么?

  就不能趁机放了她么?

  非要让她做炮灰,这厮到底安的什么心啊!

  将她的小心思看在眼底,权简璃的眉头微微一拧,目光落在依旧愤愤然的楚寻风脸上,冷唇微启,“寻风,我与若雪早已分手,你又何苦再来掺合?”

  分手的话,如同在湖面上投下一块寒冰,瞬间,搅乱了平静。

  楚寻风径自愣了半晌,脸色大变,却是强自装着镇定规劝,“情侣间本就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这此年来,你跟雪儿也是这么过来的啊,气消了就算了,又怎么能当真?”

  林墨歌却震惊得连精神都恍惚起来。

  怎么会呢?

  怎么会分手呢?

  这个女人可是他心中的朱砂痣啊,可是他儿子的亲生母亲啊!

  是他在车祸中宁愿自己受伤也要保护的人啊,是他痴情到连权老爷子都愤怒妒忌的人啊!

  怎么能说分就分呢?

  等等……

  她似是从那一团乱麻中抓住了一跟主线般,尽力一扯,瞬间思路变得清晰明了,心头愤怒的小火苗也瞬间高涨。

  该死的权简璃!

  既然已经分手了,为什么还要装作一副深情的模样,因为她偷了设计图的事发起冲冠怒火!

  还像魔鬼一样拿她的生命当儿戏,逼着她跳楼?

  这厮根本就是在把分手的火气往她身上撒啊!

  她就是个供人欺负的出气桶啊啊啊!

  再等等……

  瞥一眼已然泪流满面的白若雪,她瞬间明了,权简璃那个混蛋!今天竟然又利用了她!

  带她来参加宴会,只不过是要借她气白若雪啊!

  现在的场景,不正与上次在医院面对安佳倩时如出一辙么?

  她又被这厮当成了活生生的挡箭牌啊啊啊!

  只不过上次他是为了保护白若雪,今天却是为了拒绝!

  这丫的脑袋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连心中的朱砂痣都要拒绝,这不是摆明了要作死么?这厮到底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嫌事不够大啊!

  林墨歌只觉得真心累,果然,贵圈的生存法则,她这种底层小人物是不会懂的。

  而此时已然哭成泪人的白若雪,纤薄的身子微微一颤,虚弱得让人心疼。

  原本如音乐般动听的美妙声音,也因悲伤而带了颤抖,“简璃,你真的,狠心要跟我分手么?”

  权简璃剑眉微挑,语气依旧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你说错了,这是你先提出来的。”

  话语间,竟还不忘将林墨歌那只被楚寻风抓红了的手抽出来,握在自己手中。

  细微的动作,再次给白若雪心头重重一击,如弱柳般纤弱的身子,险些站立不稳。

  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凄然!

  却犹自强装着镇定,幽幽然的目光,恋恋不舍的停留在权简璃脸上,一刻也不肯移开。

  嗓音悲恸,简直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却偏偏,软不了权简璃的一颗铁石心!

  “不……简璃,我说的只是气话而已啊……已经整整十年了,难道因为一句玩笑话,你就要放弃这段感情么……”

  林墨歌暗自悲恸。

  独自震惊!

  竟然整整十年!

  怪不得,会让权老爷子如此忌惮!

  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让她搅浑这池水……

  “既然不适合,又何必苦苦纠缠,况且,我并不觉得那是玩笑话。既然已经说出口,便无须再执着了。”

  他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冷淡得,似是在念书中的对白一般。

  林墨歌有时候真的怀疑,这厮脸上是不是戴着一张人皮面具?要不然怎么能做到几十年如一日的绷着这张脸?他这样都不会觉得累么?

  白若雪骇然,眼泪汹涌落下。

  瞬间模糊了如花般的脸颊。

  那模样,连林墨歌都看不下去了,这可是十年的感情啊!

  女人这一生,又有几个十年?

  人家可是把一生最好的年华都付出在他身上了啊。

  这个男个怎么能如此狠心,说分手就分手,说放弃就放弃?

  在浪费了一个女人最宝贵最年轻的十年以后,拍拍屁股转身就走,还一脸的冰冷无情模样,这厮活生生就是个无情的登徒子啊!

  扬眸,用喷发着小火苗的眸子狠狠瞪了他一眼,小声道,“女孩子说句气话而已,你又何必要当真!俗话说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合,气消了便没事了,你怎么能让人家如此伤心……”

  话还没有说完,唇,却已然被狠狠的堵上。

  似是带着淡淡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