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80章 情定七日,决绝(4)
  第80章情定七日,决绝

  吻得她一个愣怔!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他这是火上浇油,唯恐天下不乱啊!

  慌乱间,小嘴狠狠一咬,想要让他吃痛,却被他轻巧的躲开。

  俯身,将唇贴在她柔软的耳垂,浅浅一吻,吻得她心尖一阵酥麻,正欲挣脱之时,却听到极其轻淡的声音传入耳中,带着浓浓的轻佻。

  “你若是再提夫妻这两个字,多管闲事,我便拔了你的舌头!顺带……再让你洗次胃!……”

  猛然一个激灵,吓得她身子一颤。

  这么赤果果的威胁!

  还有那言语间的暧昧,让她不由得想起那日在洗手间之事,小脸瞬间通红。

  咬紧牙关,不甘的垂下了头。

  小手却是不服气,隔着布料,狠狠的在他腰间掐了一把,疼得权简璃眉头一皱,却在瞬间恢复了平静。

  这打情骂俏又暧昧缱绻的一幕,刺透了白若雪的双眸!

  一瞬间面无血色,脆弱得,如同轻薄的纱纸一般。

  怎么能?

  他怎么能当着她的面,吻别的女人!

  凄楚的模样,让林墨歌不忍心去看。

  楚寻风却是双目通红,拳头紧紧攥着,恨不得挥拳狠狠揍他一顿!

  却被白若雪的眼神拦了下来。

  今日,是白若雪的生日晚宴,他自不能闹得太僵,让她丢人现眼。

  悠扬的钢琴声骤然响起,也打破了几人间尴尬的气氛。

  权简璃依旧紧紧环着怀里的人儿,缓缓的滑进翩翩起舞的人群中去了……

  只留下那个白衣若雪的女子,黯然神伤……

  钢琴声很美,美得让人心醉。

  从指尖流出的音符,似是草丛间跳跃的露珠儿一般。

  刹那间,便将人带入另一处轻松而欢跃的境地。

  当然,除了林墨歌。

  她就那样被权简璃环着,缓缓的舞着,旋转。

  旋转在那些忘情的人们之间,却似僵硬没有生机的洋娃娃一般,目光空洞。

  直到现在,她还没有从刚才的对话中抽出神来。

  这个男人的冷漠,彻底的震撼了她。

  十年的感情,怎么能结束得如此平静?

  平静得仿佛那些光阴,从未在他生命里停留一般。

  可是,他真的平静么?

  为何,她却觉得他在隐藏?

  扬眸,对上了那双阴霾的眸子,想要从他眼底看出些什么,最终,却只有失败。

  这个男人的防线,如此之强。

  幽深的眸子里,丝毫不带任何情感。

  只有无尽的黑暗与冰冷,一眼望进去,便是刺透骨髓的冷。

  许久,她仍是忍不住开口,“那个……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真的因为一句气话就要结束?女人嘛,都是口是心非的,哄哄就好了。况且……”

  犹豫了一下,终是说出了口,“况且你不心疼她,也要心疼一下孩子啊,孩子是无辜的,父爱和母爱,不论缺失了哪一个,都会难过的……”

  权简璃垂眸,森然的目光从她娇俏的小脸上扫过,将那抹心慌尽收眼底。

  如远峰般的剑眉微微拧起,声音清冷的,一如往昔。

  “谁告诉你孩子是她的?”

  恩?

  林墨歌眸子陡然一震,瞳孔骤然紧缩。

  “当然是她的啊……要不然……”

  她想说,要不然,孩子又是谁的?

  他费尽心机的保护着白若雪,为了她,毅然拒绝安佳倩的联姻。这足以证明,他对白若雪的痴心。

  况且,他们在一起整整十年光阴,如果有孩子,是很自然的事啊。

  可是,他现在却说不是?

  她慌乱的模样,就那样突兀的撞进他心底。

  性感的薄唇微微抿起,一双凤眸里,溢彩流光,“你似乎,对我儿子的事格外上心?还有若雪也是。怎么,难道你在吃醋?”

  “咳咳……”

  林墨歌被呛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什么叫吃醋!

  她有表现得这么明显么?

  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怎么可能!权简璃,你是不是自信过头了?真以为自己风华绝代,天下无双啊,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是么?……”

  他的语气越发轻佻起来,薄冷的唇边,竟然露出一抹魅惑至极的笑。

  霎时间,晃了她的眼,乱了心跳的节奏。

  如同几十只小花鹿兀然撞进心间一般,噗通噗通,跳得让人心慌。

  果真是祸水啊祸水。

  单是这一笑,就能把人的魂魄都勾了去了。

  让人防不胜防!

  唇边的笑意越发邪魅,俯身贴于她粉嫩的耳垂,呼吸惹得人心尖一痒,“林墨歌,你敢说你不是在吃醋?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爱你个大头鬼!”

  她怒目圆睁,娇斥一声,“像你这种辜负别人青春年华又不负责任的登徒子,我怎么会看上你!”

  话是如此,却仍是掩饰不住眼底的心虚和慌乱。

  似是被他看透了内心一般,躲躲藏藏,却无处避身。

  娇羞垂眸,白皙的小脸通红一片。

  他的眸子瞬间微沉,眉峰一紧,“我与她之间,并不像你所想,我也并未染指于她,又何来登徒子一说?”

  冰冷的语气,却并不阴冷。

  反而,像是另一种倔强而生硬的解释。

  不知为何,她的心头,忽然更乱了一些。

  刚才还凛然的气势瞬间萎靡下来,慌乱的躲闪,语气也弱了不少,“喔……是我多事了……”

  钢琴声转向激昂,似是慢慢到了高潮迭起之时。

  他手上的力道暗自加重,将她纤细的腰肢紧紧桎梏,紧贴于自己小腹小上。

  偏偏一双大手还多情的在她腰间轻柔摩挲,带起一阵酥麻电流。

  惹得她面色绯红,呼吸再次乱了节拍。

  那双原本清透的眸子,却因了今日的妆容,越发魅惑众生,波光流转,瞬间,却要乱了他的心智。

  妖魅般的凤眸轻挑,语气越发沙哑,伴着轻柔的钢琴声,撩起一池春波荡漾。

  “准备得如何了?”

  冷不丁一句话,让她一时回不过神来,眨巴着眼睛傻傻问道,“啊?准备什么?明天的工作?”

  心里暗自思忖,难道她忘了什么他交代的任务?

  他性感的薄唇暗自扬起,笑得风流无双,“准备主动勾引我啊,我一直都等着呢……”

  轻薄的话语,却瞬间将她的心击了个粉碎。

  也让那混沌至极的脑袋清醒过来。

  似是抽丝剥茧一般,将无数个毫不相干的片段,连成了一线。

  猛然间顿悟,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抚慰受伤心灵的游戏罢了。

  从始至终,都是由他导演,而她,只不过是他找来的一个配角罢了。

  台词和剧情,都要由他掌控。

  而她除了配合,没有任何权利,甚至,连生死,都不能随心。

  心,陡然一沉。

  刺刺的,痛痛的。

  有些呼吸不畅,似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一般,憋得人心慌。

  深吸一口气,将心底的疼痛压制,再次扬眸时,目光已然一片清冷。

  “权简璃,你就这点出息?不过是被甩了而已,何必要导演这么一场伤人又伤己的戏?这样你的心情就能好起来么?”

  她的话有些不明不白,态度的前后反差也让他琢磨不透。

  微皱了眉头,“什么意思?”

  她冷哼一声,学着他的样子,语气越发薄凉,“当日你之所以会与我订下一周之约,只不过是因为被甩了心里不痛快而已!你只是想找个发泄的渠道,想用这种办法,折磨自己,也折磨她罢了!你想让她吃醋让她后悔!”

  越说,心底越痛,火气,却也越大,“因为她是你心间的朱砂痣,是你的心尖刺,所以你更不甘心被提分手,所以,才想要从我这里找些安慰。权简璃,那天就算不是我,任何一个女人出现在你面前,你都会向她提出同样的要求!因为你只是需要一个报复的工具而已!”

  话是说出来了,她的心尖,却也在潺潺淌血。

  这些天,虽然明知他是她无法接近的存在。

  却依然,曾为他心动。

  甚至在他偶尔的温柔下,会感动心软。

  可现实却残酷至此,当真相摆在面前时,往往让人鲜血横流,遍体凌伤。

  她的愤怒,眼中的焰火,如此真实的存在。

  映入他的眸底,却倍觉有趣。

  因为生气而通红的脸颊,还有那双清透的眸子里,泛起的潮湿,皆让他心底一疼,恨不能,将她好好疼惜。

  这生气的模样,却也让他心情格外灿烂。

  似乎她越是愤怒,他便越开心一般。

  腾出一只大手,轻柔的托住她的后颈,嘴角越发笑得邪魅张狂,“报复的工具?林墨歌,你的脑袋里,整天就装着这些东西?”

  “哼,你别以为不认就没事了,反正被人甩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你不要再这么折磨自己了……”

  她的语气依旧生硬,可是后面一句话,却没有说出口。

  她想说,也不要,再折磨她了。

  站在她身边,却要眼睁睁看着他为了别的女人而心痛,这种感觉,真的好难受。

  她真的,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他眼底的笑意更浓,暗黑的眸子里,似是闪过一道流光,声音,竟轻柔了几许。

  “林墨歌,那天晚上的问题,我现在回答。白若雪,并不是我心头的朱砂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