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84章 意外的绑架
  第84章意外的绑架

  也难怪他会如此开心了,今天早上新闻上全都是关于昨天的那个劲爆话题。

  国际巨星白若雪,与十年情郎情断,系神秘小三从中作梗。

  从看到那个新闻以后,老爷子便是笑得合不拢嘴。

  十年啊,他终于把老二心里的那根女人刺给拔除了。

  堵在心里十年的那口怨气,总算是顺畅了。

  这可是今年最大的喜事啊。

  况且,这事还是他亲自挑选的那个秘书,林墨歌一手造成的。

  这不又说明老爷子慧眼识人么?

  真是没想到,那个林墨歌还挺有一手的。

  不声不响的,就能在雪城竞标会上动了手脚,把老二气得雷霆大怒。

  这次,竟然直接把那个姓白的女人跟老二给拆开了,真可谓是好手段!

  事情过后,可要好好奖赏奖赏才行啊!

  想到这里,心里越发痛快,恨不得马上就给林墨歌打赏一笔同乐才好。

  看着一向严肃的老爷子如此高兴的模样,吴玉洁也只能无奈的笑笑,转头招呼着坐在身边的人。

  “佳倩,多吃点,今天老爷子心情好,是不是把你吓到了。”

  安佳倩乖巧的笑着,“权伯父要每天都这么高兴才行呢,都说笑一笑十年少,您可要多笑一笑呢……”

  “哈哈,佳倩就是会说话,来来,多吃点……”

  老爷子听得心花怒放,亲自给安佳倩夹了菜。

  “简璃,你也多吃点,看你最近忙的都清瘦了……”

  安佳倩殷勤的给权简璃夹了菜,他却看也不看一眼。

  面目冰冷,一言不发。

  安佳倩尴尬的笑笑,低头细细的吃着,却忍不住偷偷再去看他几眼。

  对她冷漠又如何?

  她有的是时间和耐心,等到他同意娶她。

  新闻上的报道,她也早已了然于胸。

  那个小三什么的,她根本就不在意。

  她在意的,是那个被甩了的女明星。原来那个女人,才是他一直藏起来的人啊。

  可是现在,连那个最重要的女人都被他甩了,那她的机会,岂不是又多了一分?

  说到底,还要感谢那个小三呢,帮她拔除了一个最难的敌人。

  “佳倩呐,以后有时间就常来玩,想吃什么阿姨让厨房多做一些……”

  吴玉洁笑着道。

  “谢谢玉洁姨,那我以后可要常来叨扰了。”

  吴玉洁拉着她的手,亲切道,“说什么叨扰的话,倒是让你总来陪我们这两个老人说话,有些不好意思呢……人老了,倒是喜欢外面那些新鲜事了……”

  两个女人说的开心,权老爷子是自己开心。

  饭桌上,只有权简璃那一处,仍旧是冰冷如寒冬一般。

  连着周围的空气都要被凝固了。

  可是啊,这种模样看在老爷子眼里,就越发觉得畅快。

  好像父子俩有仇似的,老二越是郁闷,他就越开心。

  一顿饭,在极其诡异的状态下吃完了。

  “佳倩啊,你们年轻人不是喜欢看电影什么的?一会儿啊,让老二带你去转转……”

  权老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权简璃便径自放下了筷子。

  脸色如阴云密布一般,沉声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根本不顾权老爷子的脸色,起身便要离开。

  “站住!”

  权老爷子方才还笑容满面的脸上,顿时闪过一抹火光,“你就不能多陪佳倩一会儿?公司还有什么事,非得你这个总裁亲自出面!”

  安佳倩无声的看着权简璃,画着精致妆容的眼底,闪烁着点点期待。

  权简璃却从始至终,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似乎当她是空气一般。

  “叫我回来吃饭已经吃过了,别再得寸进尺!”

  “放肆!”

  权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怒目圆睁,重重一拍桌子,“得寸进尺这个词是你跟你老子该说的?还有没有规矩!”

  权简璃面色平静,波澜不惊。

  似乎怒发冲冠的老爷子在他眼里,只是个陌生人一般,丝毫影响不了他的情绪。

  冷哼一声,“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这还要感谢你教导有方呢。”

  “孽障!你就非要气死我才甘心么……”

  老爷子气得手都在颤抖,脸色通红。

  吴玉洁赶紧抓着手安慰,“老爷子,医生说过不能动怒。你也别再逼简璃了,毕竟出了那么大的事,他心里也不好受……”

  一听这话,权老爷子的火气顿时消了不少。

  确实,刚断了一段十年的感情,他心情肯定不好。

  所以说话便难听了一些。

  看在这件事的份上,今天便饶过他也罢。

  当下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简璃啊,今天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你爸他就是这么个急脾气,你也别往心里去啊……”

  吴玉洁又笑着道。

  权简璃的眉头微微一拧,眸子里的光越发森寒。

  不发一言,转身离去。

  “佳倩,让你看笑话了,简璃这个孩子其实性子就是这样,可心里啊,还是很善良的……”

  吴玉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安佳倩莞尔一笑,拉着她的手道,“玉洁姨,我都知道,我最近刚学了一首曲子,不如弹给您听吧?”

  “真的?好,好。”吴玉洁感激的笑笑,转头看看老爷子,“今天我们可有耳福了……”

  说罢,便着着安佳倩向客厅走去。

  安佳倩脸上笑得漂亮,目光,却不知不觉的瞥向了大门的方向。

  那里漆黑一片,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儿,早已没了踪影……

  夜色渐浓,马路上却依旧车水马龙,穿流不息。

  市郊的一处废旧厂房处,寂静无声,没有一丝人烟。

  似乎,是废弃了很久。

  渐渐地,一辆黑色面包车从夜色中驶来,停在了厂房门外。

  林墨歌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嘴上被贴着胶布,眼睛也被用布蒙了起来,蜷缩在车里瑟瑟发抖。

  她想努力的记清楚车子的行进路线,却因为眼前漆黑一片,渐渐的,便失去了正确的感观。

  车子一停,她被两个人从车上拉了下来,紧接着,便听到铁门开启的声音。

  然后,被拉着走过一段坚硬的路面,又是一哗啦一声,身子被重重一推,险些摔倒在地。

  “龙哥!人带来了!”

  “放开她!”

  话音一落,她头上的黑布便被摘下,手上的绳子也被松开。

  伸手扯下嘴上贴的胶布,因为粘性太强,疼的她双眼泛泪。

  这时,才看清楚所在的地方,正是一处空阔的厂房内。

  地上还散落着一些废弃的砖块废铁,满地的尘土,显然,是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而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却坐着一个身材健硕,肤色黝黑的男人,手臂上的纹身,看起来越发凶神恶煞。

  这个人,想必便是被唤作龙哥的那个了吧?

  可是,她并不认识啊。

  龙哥的身边,还跪着一个男人,她放眼看了过去,当看到那张布满皱纹的脸时,心里咯噔一下。

  林广堂?

  怎么会是他!

  “呵呵,林广堂,你说你长了这么一副熊样,两个女儿倒是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啊……”

  龙哥轻轻的在林广堂脸上拍了拍,一副痞子模样。

  林广堂战战兢兢的哆嗦着,指着林墨歌道,“龙哥,都是这个不孝女,都是她害了我!父债女还,我欠您那五千万,您找她要,她一定有办法的!您就行行好,把我老婆跟女儿放了吧,她们什么都不知道,她们是无辜的啊……”

  林墨歌心下顿时明了,原来,是要拿她来抵账啊。

  怪不得,她会被无缘无故的绑架。

  原来林广堂,才是始作俑者。

  同样都是他的女儿,身份却是天差地别啊。

  林若瑜被保护得滴水不漏,高高在上。

  而她却要被拉出来当垫背的,当炮灰。

  这待遇,还真是“好”的让人心寒。

  “我想你们抓错人了,这个男人我并不认识。”她冷冷的开口,看也不看林广堂一眼。

  “喔?这下倒是有意思了……”

  龙哥冷笑一声,表情略显狰狞,下一秒,狠狠的踹到了林广堂胸口,疼得他嗷嗷直叫。

  “林广堂!到底是怎么回事!敢拿一个假的来骗我,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果真是杀人不眨眼的惯犯,那发怒的眼神,让人忍不住心心恐惧。

  吓得林广堂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赶紧爬起来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龙哥,我说的都是真的,是这个贱人在故弄玄虚!我的老婆女儿都在你手里,我怎么敢骗你呢……龙哥,你可一定要相信我啊……”

  龙哥看着他惊恐的样子,似乎不像是在说谎。

  面目狰狞的看着林墨歌,嘴角微微一勾,扬起一股危险的气息。

  “小姑娘,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免得再吃苦头!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蛋儿,我还真有些不忍心下手呢……”

  那如同毒蛇一般的眼神从她身上扫过,激得她脊背阵阵发寒。

  林广堂也忍不住了,径自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沾了不少的土,也顾不上管,踉跄着几步走到林墨歌面前,抬手,便要打下去。

  却被她身边的人给拦住了。

  “林广堂,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动手打人呢?”龙哥冷笑着道,“这么标致的人儿,打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