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85章 狗血的亲情
  第85章狗血的亲情

  “对不起龙哥,是我一时冲动了……”

  林广堂冲着他点头哈腰,一副谄媚的样子。

  转眼再看向林墨歌时,却又暴露出本性。

  面目狰狞而扭曲,如同让人恶心的怪物一般。

  两只浑浊的老眼里,射出一道道怨毒的光。

  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个小贱人!竟然敢反过来对付我!上次绑了你女儿才要挟得你帮了我一把,没想到一转眼就又陷害我!”

  林墨歌冷眼看着他,只觉得一阵阵恶心,“你到底想干什么!偷图纸的事我已经做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林广堂,你别得寸进尺!”

  “哼,得寸进尺的是你吧!别以为有权简璃当你的靠山,你就真蹬鼻子上脸,天不怕地不怕了。我告诉你,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说!你到底暗中做了什么手脚,才让权简璃把林氏又刷了下来!之前的雪城竞标会上,林氏明明就得了第一!若不是你从中作梗,林氏怎么可能落选!”

  说到激动处,又欲抬手打人,却瞥见她边站着的大汉,手又颤抖的收了回去。

  原来,竟发生了这样的事!

  怪不得,今天公司里那么安静。

  下午的时候,权简璃和安娜都不在办公室。

  竟是为了宣布入选名单的事!

  她怎么连这种事都给忘记了?

  不过,她倒是没有想到,权简璃最终还是把林氏刷下去了,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看来,雪城竞标会在他心里,远比那几张图纸,还要重要得多。

  可是如此一来,她那天所受的侮辱,所受的惊吓,到底还有何意义?

  深吸一口气,沉着脸道,“这事我并不知情,也跟我没关系。之前我只答应你偷图纸,没有保证让林氏一定入选。竞标会是你那个宝贝大女儿出面的,就算有问题,也应该找她啊,说不定是她表现太差,惹权简璃厌烦了呢……”

  一句话,把林广堂噎得说不出话来。

  脸上的皱纹不住的颤抖着,渐渐拧在了一起。

  像是爬了满脸的蚯蚓一般,恶心至极。

  “林广堂,你们父女两个到底讨论得怎么样了?我的钱,到底谁还?”

  坐在椅子上的龙哥打断了他们的话,粗声粗气的问道。

  “她还!当然是她还!”林广堂颤颤巍巍的指着林墨歌,扭曲的脸上露出讪笑,“龙哥,找她要!她是权简璃的相好,别说是五千万了,就算是再多也拿得出来!”

  相好?

  呵呵。

  林墨歌一阵阵心寒。

  这种话从这个人嘴里说出来,竟能如此让人生厌!

  这么龌龊的人,怎么可能是她的父亲?

  龙哥似是很感兴趣,挑了挑眉,目光落在了林墨歌的脸上。

  “没想到你女儿还有这种本事,能勾引到权家的人,呵呵……怎么不早说呢,早说的话,不就没这么多事了么,你说是不是?我们出来做事也不容易,能用对话解决的谁还愿意动手啊……”

  “是是,您说的对……”林广堂狗腿子一样附和着。

  龙哥却是话题一转,“不过,谁说是五千万了?明明就是两亿!”

  林广堂身子一颤,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满脸的皱纹都在抽搐。

  含糊不清的问了一句,“龙……龙哥,您肯定是记错了,我明明只借了五千万……”

  龙哥摆摆手,笑得邪气。

  “当初借钱的时候说得清清楚楚,我借你五千万,助你拿到那个什么雪……什么的工程,到时候钱可以生钱,想赚几十个亿都没问题,对不对?”

  “是……当时是这么说的……”林广堂此时已经脸色煞白了,“可现在被这个贱人动了手脚,根本就没拿到那个工程……”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管借钱,收钱。我借出去的钱,是按时间算的,利滚利懂不懂?一个月,刚好两亿!见钱放人,若是见不到钱的话……哼……就拿你们林家人的命来偿!”

  “不……不要……”

  林广堂颤抖着,似乎身子已经不听使唤了。

  跪着爬到了龙哥脚下,苦苦哀求,“两亿就两亿,你别动我老婆孩子……找她!这个贱人一定有办法的!”

  看着他像狗一般的可怜样,龙哥冷笑起来,“可是人家根本就不承认是你的女儿。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市民,怎么能做违法的事呢?”

  林墨歌看着那个没有任何自尊的恶心的男人,冷哼道,“林广堂,你自己造的孽自己还!我与你们林家并无任何瓜葛!你休想再将我牵扯进来……”

  “畜生!你给我闭嘴!我供你吃供你穿,把你养到这么大,竟然养了只白眼狼!”

  林广堂怒吼起来,双眼布满血丝,如吃人的妖怪,“你要是不还钱,就别想让你妈活着离开这里!”

  咯噔一声,林墨歌瞬间震惊。

  “你把我妈怎么样了!”

  “哼,当然还留着一口气在,不过等一下,说不定就断气了……”林广堂笑得猖狂。

  “林广堂!你简直畜生不如!我要杀了你……”

  林墨歌愤怒之至,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却被身后的几个人制止了。

  “把人带上来!”

  龙哥一声令下,便有两个人出去了。

  没过一会儿,拖进来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噗通,往地上一扔。

  当看清楚被扔在地上的人时,林墨歌几乎差点昏厥过去!

  倒在地上的玉云,全身都是血,像是被浸泡过一般。

  衣服早已被扯得破碎不堪,身上都是深一道浅一道的伤口,全身几乎没有一处平整的地方!

  此时被扔在地上,奄奄一息。

  “妈……”

  林墨歌看得胆颤心惊,便要过去扶起她,身子却被几个男人紧紧的桎梏着,动弹不得。

  泪水瞬间溢满眼眶,怒吼一声,“畜生!你们怎么能对一个老人下此毒手!就不怕遭报应么!”

  龙哥哈哈一笑,似乎这种场面,只是一场精彩的戏剧一般。

  “报应?哈哈……老子不信!”

  “你混蛋!”

  林墨歌恨不得有绝世神功,把面前的这些歹徒全都生生撕碎!

  林广堂附和着龙哥笑了起来,干裂的喉咙里发出难听的声音,“看清楚了!你妈就只剩一口气了!要是不想让她死的话,就给我机灵点!”

  看着那张无耻的嘴脸,林墨歌只觉一阵阵心寒。

  望着倒在地上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母亲,声音哽咽,“妈,好好看看这个男人!他为了钱,连你的命都不顾!难道现在,你还爱着他,还想要帮他么?”

  就算一个女人再傻,爱得再痴。

  被男人如此对待,也该顿悟了吧?

  王云似是听到了她的话,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睛,脸色越发惨白,声似游魂一般。

  “墨歌……是妈……对不起你……你就帮帮你爸……就当是救了妈了……好不好……”

  断断续续的一句话,却像是一把利剑般,一刀,一刀的割在林墨歌心上。

  直到那颗心,被片片凌迟,血流不止。

  “妈!你睁开眼睛好好看清楚!是这个畜生把你害成这样的!”林墨歌怒吼一声,因为太过愤怒,而失了音,“事到如今,你为何还要替这个畜生说话!”

  王云的眼泪一滴滴落下,将脸上的鲜血冲刷。

  深情的瞥一眼跪在地上的林广堂,又转头,望向了林墨歌。

  似是用尽全身力气一般,“墨歌啊,我不恨他……我只怪我没有能力……帮他……所以,就当妈求求你……再帮他一把……”

  林墨歌的眼泪,汹涌落下。

  瞬间,湿了脸颊。

  可是,与心里的疼痛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恨母亲的软弱,恨她的固执。

  爱一个畜生,竟然会爱到如此盲目的地步,简直是愚蠢至极!

  可是那个愚蠢的女人,却是她的母亲。

  是她唯一的软肋!

  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指甲嵌进肉里,都毫无知觉。

  因为她的心,要更痛上千倍万倍!

  “妈……”她的声音哽咽着,“为了帮他,你就不顾女儿的死活了是么?你要把我生生推入地狱么!”

  对于林广堂的怨恨,是天生的。

  他本就是一个残忍没有人性的畜生,不管做出什么样的事来,都是本性使然。

  可是母亲呢?

  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却用绝情和残忍折磨着她!

  这种亲情的绑架,要比直接的陷害来得更残忍!

  王云眼底闪过一抹慌张,躲闪着不敢去看女儿,颤抖着身子,唯唯诺诺道,“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可是你爸不一样了,妈不想再看着他受苦了……”

  “受苦?呵呵……”

  林墨歌心如死灰,连声音,都轻飘飘的,没有一丝重量。

  “这些年来为了给你治病,你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么?这个人呢?你患病在床的时候,在鬼门关游荡的时候,他又在哪!他在另一个女人的床上!”

  心,在泣血。

  痛到难以附加。

  “妈……你爱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哪怕,是付出生命。这是应该的。可是我呢?我又为了什么!凭什么要我入地狱来拯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