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87章 情定七日,迷恋(1)
  第87章情定七日,迷恋

  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她与权简璃的纠葛,似乎,便是从这里开始。

  在到达这里之前,她错上了权简璃的车,抹了他的面子。

  在这里的酒会中,她被张总算计,在众人面前出了丑。

  却被权简璃英雄救美。

  可实际上,却是他趁机对她进行了侮辱和报复。

  而那天夜里,她因为被下了药,被张总陷害,送上了权简璃的床。

  却不想,被他无情的赶了出去。

  而今天,却是她主动,来到这里。

  相识不过短短一个多月,却如同一年一样漫长。

  终于,她还是没有办法,逃离开他的魔掌么?

  原本以为,一周之约,她终于可以远远逃开,获得自由。

  却不曾想,自由于她来说,太过遥远。

  像夜空中闪亮的星子,看似触手可及,实际上,却远得永远,都无法企及。

  自由,幸福,这些词于她,只不过是一场场虚幻的海市蜃楼罢了。

  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进了电梯。

  为了救母亲,她别无他法。

  许是他已经吩咐下去,一路上,并没有人阻拦,顺利的到达了酒店的顶层。

  权简璃的私人休息室,便是在这里。

  站在门前,犹豫了许久,才艰难的抬手敲门,空洞的声音,响在走廊里,也回荡在她的心头。

  进了这个门,或许,便是真的地狱,便是万劫不复。

  可是她,却没有任何选择。

  只能一步步向前,哪怕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她也只能咬牙往下跳。

  门应声而开。

  她收起忐忑的心,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漆黑一片,只有清冷的月光照进来,给房间增加了一些朦胧的光亮。

  一眼,便看到了斜倚在窗前的那个身影。

  高大挺拔,如山般伟岸。

  月光洒在他的身上,犹如为他披上一层清冷的光晕一般,气质,越发凌然。

  他手里的香烟闪着腥红的光,有几缕轻烟缓缓升起。

  将他的背影笼罩。

  不知为何,她竟然觉得,那背影,满是落寞。

  似乎,每每到了夜间,他便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孤独,寂寞。

  悲伤。

  让人心狠狠的,钝钝的疼。

  “权简璃……”

  她轻轻开口,却发现有些话要说出来,竟是那么艰难。

  犹记得今天在公司的时候,她兴奋的样子。还有她下班以后,给他发的那条趾高气昂的短信。

  她本以为,一切,都结束在那条短信里了。

  却没想到,老天,竟然跟她开了如此大的玩笑。

  让她恬不知耻的,找上门来。

  “我有话要跟你说……”

  紧握着双手,终于,还是将剩下的话说了出来。

  因为紧张和羞耻,全身冰冷。

  声音,都有些失真。

  他的身子似微微一怔,缓缓的转过脸来。

  幽暗的眸子里,闪着森寒的光,在月夜下,也能直射她的内心,看穿她的灵魂。

  抬手,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优雅的吐出。

  烟雾在他脸前渐渐散开,飘散成诡异的形状。

  “说什么?合约的事?还是……林氏?”

  她指尖一颤,不由得,便觉得萎靡了几分。

  原来,她的一切,竟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深吸一口气,空气里,净是那辛辣的香烟气息。

  “一周之约,我愿意放弃,你能再给林氏一个机会么?”

  说出这句话来,几乎用上了她前半生所有的勇气。

  这种自己打脸的作法,真的让她羞愧难当。

  昏暗中,他眉峰一挑,凤眸里,发出阴冷的光,“喔?你的意思是,甘愿认输?”

  似是觉得有趣,他勾勾手指,让她过去。

  身子,像是不听使唤一般,竟神不知鬼不觉得,向着他走了过去。

  越是近一步,就越是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压抑得,快要窒息。

  之前,她曾信誓旦旦说过,一周之约,她一定会赢。

  可是转眼间,便丢弃了尊严,跑来求他。

  这种行为,连她自己都鄙夷万分。

  在离她两步远的地方站定,再也没有勇气,迈上前一步。

  昏暗中,四目相对。

  那冰冷与审视的眼神,看到她心慌。

  兀然,冷冷的开口,“你就这么在意林氏?连渴望的自由都要放弃?”

  话里,不带有一丝情绪,可是那双眸子里,却带着满满的嘲讽和鄙夷。

  如同她此时的心情一般。

  现在的她,连她自己都看不起。

  这种暗中交易的卑鄙手段,是她向来最深恶痛绝的。

  在他那极具穿透力的注视下,她像是一只过街的老鼠,无处躲藏。

  躲避着他的目光,声音轻到,连自己都快听不见。

  “不,林家人的死活,我一点都不在意,甚至希望他们永远消失了最好。可是,他们知道我的软肋,我别无他法。没错,我就是那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没有底线,连自尊都可以放弃的女人,来这里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被你羞辱的准备,无论你如何对我,我都甘愿承受。”

  她的软肋,就是母亲。

  她恨母亲的软弱,恨母亲的偏心,恨母亲爱那个畜生爱到发狂,是非不分。

  恨母亲为了那个人渣,把她推入悬崖。

  可是,母亲还是母亲。

  是怀胎十月,给了她生命的人。

  再多的怨恨,也始终无法让她割舍下这份亲情。

  母亲可以亲手断送她的未来,可以残忍的对她。

  可是,她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死在自己面前……

  或许,是她太过软弱了吧。

  这么多年来,母亲一次都没有偏心过她,甚至在与林家母女的战争中,母亲也只是让她默默的承受,不许反抗。

  母亲对她所做的一切,可以说是残忍的,凌虐的。

  可是,她依然,把母亲当成最亲的人。

  为了母亲,可以牺牲一切,当然,包括她的自由。

  一份自由,换回一条人命,已经很值了不是么?

  他背着月光,站在黑暗里。

  被飘渺的烟雾笼罩着,看不清表情。

  吸一口烟,轻佻的,喷在她脸上,“可不从不相信口头上的承诺,你这么轻松的认输,岂不是太无趣了些?”

  心底,划过一丝惊惧,似乎,预料到了什么。

  “那你想怎么做?”

  她今天来,就是求人的,当然,要遂了他的心意。

  他冷哼一声,修长的手指,将那支香烟狠狠的,按在烟灰缸里,腥红的烟头一闪一灭,最终,失了颜色。

  垂眸望着她,暗黑的瞳孔里,像是一处不见底的深渊,引着人坠落。

  “取悦我。”

  简短的三个字,却震得她指尖一颤。

  “权简璃,你不是一直认为,我是个不干净的女人?碰我,你不会觉得脏么?”

  这是她能想到,最好的拒绝办法了。

  对于有严重洁癖的他来说,这是她唯一保命的手段。

  他嗤笑一声,笑得肆意张狂,“会。”

  又是简短而冰冷的一个字。

  简短到,令人发狂!

  这该死的混蛋,就不能一次多说几个字么?

  “不过……你主动了,我可以不介意配合一下。”

  这次倒是说了句人话,却越发气得人咬牙切齿。

  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当初他便说过,如果她主动勾引,他不介意牺牲一下。原来,竟然是这种原因。

  因为他打从心底,觉得她脏。

  苦涩一笑,紧咬着嘴唇。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的刻薄话,比直接骂人,还要更难听。

  可那又如何,她到这里之时,不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身体,因为紧张而渐渐失去了温度,本是温暖的室温,她却全身冰凉到打颤。

  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

  既然已经来了,就必须,达到目的。

  与母亲的生死比起来,一切都是小事。

  双手,微微颤抖着,将连衣裙的拉链扯开,柔顺的布料,轻盈的滑落在脚下。

  露出如雪般白皙透净的肌肤,在月光下,莹润光洁。

  白色的内衣,是她最后的防备。

  双手颤抖着,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将背后的暗扣解开。

  屈辱,瞬间在全身蔓延,想起那天在庄园里,当着那几个肮脏老男人的面,他将她衣服扯掉时的场景。

  现在,没有那些贪婪而赤裸的目光,可羞辱感,却只多不少。

  “如果不愿意,现在就可以走。我说过,不会强迫于你。”

  他无情又满是不屑的口吻,恰恰击中了她心中最脆弱的部分。

  内心的愤怒陡然增长,却是对自己的可悲的愤怒。

  林墨歌,你还在扭捏什么?

  既然已经来了,早就预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不是么?更何况,你的身体早已被他看过,你也不再是少不经事的少女,又何须,如此装模作样?

  牙关紧咬,毫不犹豫的,将身上最后的遮羞布,扯落,扔在脚下。

  那饱满的丰腴弹跳出来,却是平时不见的风光。

  玲珑的身段,在银色清冷的月光下,犹如天神维纳斯一般,美轮美奂。

  他眼里的火苗一瞬间便被点燃,炙热的,发出欲望的光来。

  耻辱感,瞬间遍布全身,冻得她瑟瑟发冷,纤弱的身子,如在风中摇曳的樱花花瓣,好像随时,都会被风摧残。

  她紧紧咬着下唇,毅然转身,一步一步,向着床边走去,犹如奔赴战场的壮士那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