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88章 情定七日,迷恋(2)
  第88章情定七日,迷恋

  然后,直挺挺的躺到了床上,一动不动。

  像一座雕塑。

  更像,一个木头人。

  权简璃阴翳的眸子里,划过莫名其妙的光,不解的看着床上的女人。

  月光洒在她身上,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银光。

  仿佛是世间最美妙的艺术品那般,美得,让人不忍亵渎。

  又似是,带着某种神秘的蛊惑一般,引得他,一步一步,踱了过去。

  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具姣好的躯体,眉宇间却拧起不悦的皱纹。

  “林墨歌,难道这就是你理解的主动爬上我的床?还是说……你根本不懂得如何取悦男人?”

  满满的嘲笑,让她的小脸瞬间通红发烫。

  她还真的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才算是取悦。

  她虽然已为人母,经验,却也只有五年前的那一夜。除此以外,再也没有经历过任何男人。

  感觉气氛越来越阴冷,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跪坐起来。

  颤抖着的指尖,缓缓的,穿透空气,将他上身的衬衫扣子,一粒粒解开。

  蜜色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健壮的胸肌,窄劲的腰腹,都让她精神为之一紧。

  这个男人的身材,就算看过再多遍,也仍旧让她直吞口水。

  紧接着,便是那根名贵的皮带,也被她粗鲁的解开,扔到了一边。

  当西装裤下,露出那累累的伤痕时,她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

  狰狞的伤痕,便是他与白若雪爱过的最好证明了吧?

  如果不爱,又如何,能为了保护她,而拼上自己的命?

  车祸时,瞬间的选择,便是生死相隔。

  而他,就是在那么电闪雷鸣般的时刻,选择了守护那个女人,让自己,承受最剧烈的撞击。

  这种下意识的爱和保护,隐隐的,让她嫉妒。

  伸手,触到那块最轻薄的布料,她却迟疑了一瞬,手指,越发颤抖起来。

  然后一咬牙,闭着眼睛,将那块布料扯下,羞耻到,无法睁开眼睛去看那一处昂扬。

  那副场面,光是想象,就已经让她脸红心跳。

  她的粗鲁,似是引起了他的不满,闷哼一声,“又不是没见过,难道你与你心中的朱砂痣,就清白至此?”

  心中的朱砂痣。

  身子,猛然一颤,眼眶已然泛红。

  兀然想起今日路边,那身着白色卫衣的俊秀脸庞。

  羽晨,别了。

  原本,还抱着一丝期待。盼着,与你重逢的那天。

  现在,却再一次被现实赤裸裸的打败,她与他,终究还是错过了。

  纵然情深,奈何缘浅。

  此生,再无资格,站在你面前。

  扬眸,迎上了权简璃那双阴翳的眸子,森然的寒冷,顷刻间将她席卷。

  他垂眸,深深的看透了她的眼底,却发现,那里,涌动着深深的悲伤和荒芜。

  是不是那一句心头的朱砂痣,刺痛了她的视线,让她想起,那个无法说出口的男人?

  心头的怒火,骤然腾起,炙热到,要将他独自化为灰烬。

  伸手,握住她的下颚,语气是刺骨的冰冷,“林墨歌,记住,是你要认输,而我,只是配合。”

  说罢,炙热而又滚烫的唇,霸道的覆盖下去。

  将她的冰冷清甜,完全占领。

  挺拔如山的身体,也如山崩地裂一般,在顷刻间压下,毫不怜惜的涌入……

  神智,瞬间便被他侵占。

  就连反抗的余地,都不曾有。

  便在他的粗鲁与霸道下,迅速沉沦……迷失……

  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惹到了一头多么凶狠的狮子。

  如草原上最原始的厮杀捕猎一般,没有半点情谊,尽情的剥夺,略取,直至她精疲力竭,一无所有……

  最终,昏死过去……

  耳边,犹自回荡着他的轻喃呓语,“墨儿……求我……”

  “你这只磨人的小妖精……要我如何是好……”

  似是凌晨时分。

  清冷的月光,一如方才。

  柔软的大床上,凌乱不堪。

  尽情的展示着刚才战况的激烈。

  如同最上乘的艺术品般,一处线条柔软优美,一处,刚硬有型。

  此时却如并蒂莲那般,缠绕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林墨歌早已枕着他的手臂沉沉睡去,意识不清。

  却不知此时那一处昂扬,尚且与她融合于一体……

  夜色中,权简璃的眸子如黑曜石般射出魅惑的光来,又如同,等待猎物时,耐心潜伏的豹子。

  被她枕着的手臂,向内一勾,将那处丰腴的美景握于掌中。

  另一手,摸索到了扔在地板上的手机,轻巧的打开了前置摄像头,调整了光度。

  削薄的唇角微微勾起,连同她那张沉睡到一无所知的小脸,一同囊括进去。

  咔嚓一声,画面定格。

  细看一眼,感觉甚是满意。

  既能很好的表现当下的情景,又没有,刺激眼球的画面。

  因为他还担心,那个人会受不了。

  嘴角噙着笑,按下一串熟悉的号码,将那张堪称完美的“艺术照”,发送过去。

  似是被拍照的声音吵到,怀里的人儿微微扭动了身子,发出一声模糊的呓语。

  却再次,点燃了他腹中的火焰,抱着那处浑圆,再次律动起来……

  次日,阳光灿烂。

  不知不觉间,便爬上当空。

  毫不吝啬的将温吞的光线,铺洒在室内。

  却有意无意的,躲避着那处脸红心跳的场所。

  空气里,都散发着绯红的味道。

  床上的一株并蒂莲,却睡得很熟。

  猛然间,嘈杂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一定的安静,也吵醒了那一对人儿。

  林墨歌不满的皱了眉头,将身子蜷缩起来。

  却感觉到他的身子与紧贴,神经为之一紧,僵硬着不敢再动。

  权简璃眼睛还未睁开,摸索着接起了电话。

  被里面传来的怒吼声,震得清醒过来,“孽障!你这是在跟我耀武扬威么?凌晨四点发过这种不堪入目的东西来,是想刺激我是不是?”

  他嘴角一扬,语气淡漠而冰凉,“我倒觉得拍得不错,堪称艺术品了。况且,这不正好遂了你的意?”

  “哼,我看你就是想气死我!怎么,你的洁癖好了?被你踢下床的脏女人,你也愿意碰?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权老爷子冷哼一声,却难以掩饰语气里的失落和愤怒。

  “既然是你辛苦送来的,我当然要好好照顾,岂能辜负了你的一番好意呢?”

  权简璃的语气,越发刻薄,气得权老爷子吹胡子瞪眼。

  恨不能将杀气传到电话这头来。

  没错,林墨歌确实是老爷子“千挑万选”才选中的。

  正因为她是唯一一个,被权简璃踢下床的女人。

  而他素来有严重的洁癖,不干净的女人是不会碰的。

  当然,曾经被他定义为不干净的女人,并且还赶下床的,就更不会再碰了。

  老爷子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把林墨歌派到了他身边。

  也豪气的,与他定下了那个赌约。

  却没想到,权简璃却违反常规地,再次动了这个女人!实在是匪夷所思!

  “哼,是我低估了林墨歌的本事,还是小看了你的野心?你就那么迫切的要得到老大手里的股份么!?”

  老爷子现在是被将了一军,有些发懵了。

  昨天还因为林墨歌搅黄了老二跟姓白那个女人的事,而兴奋到难以入睡。

  没想到才过了一夜,情况就急转直下,演变成如此地步!

  若是说林墨歌有本事,倒也真是如此。

  她在老二身边才短短几天,就能让他甩了姓白的女人,并且,还成功的爬上了他的床。

  但是,却也还有另外的可能。

  便是老二,一心想要得到老大手里的股份,将公司彻底收入囊中,所以,才强忍着洁癖发作,而接受了林墨歌。

  不论是哪一种原因,都让老爷子心累。

  事实摆在眼前,他还是被耍了。

  一肚子的火气憋着,却无处发泄,最后,只得重重叹了口气,“老二,你真的要绝情至此么?”

  “老大这些年已经远走他国,再不问公司之事了,对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说到底,你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又何必要走到现在这一步……”

  “多说无益,愿赌服输。”

  权简璃冷冷的说了一句,便径自挂了电话。

  他的声音冰冷的令人发颤。

  虽说不知道电话那头是谁,却也可以知晓,不是什么好事。

  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冷寂,安静的让人心慌。

  因为身体的紧贴,她能明显感觉到从他腹下传来的肿胀,脸颊耳根瞬间通红。

  紧绷着身子,屏住呼吸,想要离他再远一些。

  “醒了?”

  低沉而沙哑的嗓音喷吐在她脖颈间,手臂一勾,便将她再次勾入了怀里,娇嫩的浑圆,与那坚挺的肿胀来了个严实的撞击。

  震得她身子一颤,心发疯似的狂跳。

  太过害羞,不得不蜷缩起了身子,几乎像鸵鸟一般,将头埋进了床单里。

  娇羞的模样看在权简璃眼中,顿觉可爱。

  嗤笑一声,“林墨歌,现在才害羞,是不是晚了?我可记得昨天晚上,你也享受得很呢……”

  “那……那是你的错觉……”

  她颤颤巍巍的反驳。

  肯定是他的错觉,她只记得昨天晚上被折腾到快要散架,最后承受不住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