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89章 情定七日,迷恋(3)
  第89章情定七日,迷恋

  怎么会像他说的……那么不堪?

  她的顶嘴,却没有激怒他,反而,让他的心情越发好了。

  似乎很享受这种和她拌嘴的吵闹一般。

  “喔?那不如,再来验证一下……”

  轻薄的嗓音带着温热的呼气,喷吐在她耳际。

  瞬间传来一阵酥麻。

  他的大手,也越发不客气的在她身上游走,带着一丝酥麻的电流,轻易地,便挑起她内心的火焰。

  “权简璃……”她强自忍着肌肤上传来痉挛之感,呼吸渐渐有些急促,小脸儿因为愤怒焦急,而越发通红。

  “我认输,不用验证了……”

  “可是你并没有心悦诚服,我赢得丝毫没有成就感呢……”

  他戏谑一笑,大手径自滑入她最敏感的地带,肆意挑拨。

  强烈的快感激得她身子狠狠一颤,险些就失了守。

  连她自己都惊讶于,她的身体,为何如此轻易便着了他的道?

  紧紧按住他的手,身子因为紧张紧紧的弓起,像一只快要被烹熟时挣扎的虾。

  咬着嘴唇急切道,“心悦诚服,真的,心服口服了……所以林氏的事,你会再考虑的对不对……”

  她弓着身子背对着他,高高翘起的浑圆,却恰巧在那处挺拔间摩挲。

  微微的胀痛感让他全身喷火,抑制不住的炙热,似乎要将他自己燃烧殆尽一般。

  眸眼间,越发通红,像一只发现了猎物的豹子,即将冲锋。

  语调间,是强行压抑的火热,“恩?林氏什么事?”

  “权简璃!”

  林墨歌一听便动了怒,愤怒转身迎上了他炙热的眸子,吓得瞬间收了胆儿,声音也如蚊子一般,“你昨天明明就答应了,会给林氏一个机会的……”

  娇俏的小脸因着羞愧而羞红了一片,粉红粉红,如同悄然绽开的桃花,美艳不可方物。

  那双如幽潭般清透见底的眸子,漾动着魅惑的流波,引得他喉咙一紧。

  却趁着她松懈之时,猛然闯入……

  “呀!”

  惊得她低呼一声,愤怒和羞愧同时涌上脸颊,从粉红的桃花,转眼变成了娇艳的玫瑰。

  “权简璃,你……你趁人之危……”

  奋力挣扎着,想要从他的双臂间挣脱出来,却被他再次轻易的俘虏。

  幽暗的凤眸中,流光溢彩,闪烁着某种神彩。

  性感的薄唇高高扬起,笑得邪魅猖狂,“第一,是你主动爬上我的床,所以,这并不算趁人之危。第二,林氏的事,我可从来没有听过……”

  “你……你混蛋!”

  因为愤怒而咬牙切齿,再看着那张笑得邪气放肆的脸,怒气值陡然飙升,狠狠的在他胸口捶了几拳。

  如铁石般的肌肉,却反震得她手腕发麻。

  “权简璃……我……我警告你,你若是敢说话不算数,我就……我就去公司抗议!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大色魔!诱拐良家妇女……”

  “呵呵……”

  她愤怒的模样惹得权简璃低笑出声,从沙哑的喉咙里发出的声响,如同浪花拍岸般惬意销然。

  手上兀然加大了力气,将她的身子往怀里一拉,两个人结合的越发紧密……

  悠然的嗓音在她唇边响起,“那你就去啊,声势浩大一些更好,说不定还能给公司还来意想不到的效益……”

  “你……”

  林墨歌牙根几乎快要咬断,却无计可施。

  论起卑鄙来,她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我不管,反正林氏一定要入围的,你若是敢骗人,我就与你同归于尽!……”

  张牙舞爪的样子,像头发怒的小狮子,却因着那双清透的眸子,越发可爱。

  “喔?我倒想看看,你要如何与我同归于尽……”

  滚烫的薄唇在她睫毛上轻触,如蜻蜓点水般,却尽显无尽的宠溺与暧昧。

  在此时的林墨歌看来,却是一种别样的耀武扬威。

  气得咬牙切齿,露出锋利的小牙齿来,低头,便一口咬在他宽广的肩膀上。

  嘶……

  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

  而下一秒,这疼痛却转为强烈的刺激,下腹处的火焰似要喷薄而出……

  “好……很好,小妖精,你咬得越痛,我便越兴奋……”

  暧昧的话语间,大手紧紧桎梏着她的纤腰,狠狠的冲刺起来……

  在他的冲撞下,林墨歌似要散架一般,连神智,也渐渐被他击散……

  林墨歌现在才明白,这个男人果真如她猜测的那般,在身体里,住着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格。

  一个冷漠无情,如万古不化的冰山。

  而另一个,则热情似火,堪比炙烈的岩浆。

  若不是经历了昨晚之事,或许她永远都会被他的表象所迷惑。

  要怪只能怪,这厮隐藏得太深。

  阳光越来越强烈,林墨歌早已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冲撞与折磨,昏昏沉沉,似要昏睡过去。

  权简璃却依旧有用不完的精力,肆意挥霍着,不知停止一般……

  整整一个晚上,外加一个上午。

  直到林墨歌彻底的瘫软下来,毫无知觉。

  他才终于,肯放过她。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她强打起精神睁开眼,便看到那厮竟然已经穿戴整齐,准备离开!

  剪裁合身的西装,将他的背影衬托得愈加挺拔,暗黑颜色的映衬下,方才还热情如火的笑脸,再度恢复了冷漠坚毅。

  似乎,两个人格在黑夜与白天,可以无界限转化一般。

  落差大到令人心惊!

  “权简璃……你去哪儿?”

  她有些胆怯的问了一声。

  他停下换鞋的动作,幽深的眸子瞥过她的脸颊,唇角微微勾起,“公司,你先休息,如果饿了就叫人送餐上来。”

  “喔……”心里的某个地方,被柔软触及了一下,又扬眸开口,“那林氏……”

  “想知道答案,下午就来公司!”

  他的语气,似乎瞬间变得冰冷无常,然后迅速的换了鞋子,不再多发一言,关门离开。

  她当然知道,提起林氏的事,会惹他不高兴。

  可是,权简璃,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母亲的性命,还被控制在别人手中,她必须硬着头皮坚持。

  公司……

  她的心陡然一沉,涌出一片苦涩。

  怎么忘了,她输了合约,输了自由,自然,还要继续作他的秘书。

  看来,与他之间,还要再继续纠葛下去了……

  一想到这些烦心的事,便再无睡意。

  起身捡起扔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套上,又洗漱了一番,这才离开。

  胃里空荡荡的,却并不想吃什么东西。

  母亲还落在坏人手里,奄奄一息。她又如何有胃口填饱肚子?

  昨天晚上她分身乏术,才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

  现在有时间,自然是要先去看看的。

  赶到幼稚园的时候,正是孩子们的午睡时间。

  她本不想再吵醒孩子的,却被月儿看到了她,一路小跑了出来。

  “妈妈……”

  小人儿扑在妈妈怀里,紧紧的搂着她的脖子,并不是撒娇,却也足够将她的心融化。

  “妈妈,你的工作做完了么?”

  “恩,做完了。对不起月儿,昨天是妈妈不好,把你自己丢在家里。”

  林墨歌心里是愧疚的,把孩子一个人丢下,她却去向一个男人投怀送抱,怎么想,都觉得羞愧难安。

  小人儿摇摇头,“没关系妈妈。那今天晚上,还要去小明家么?”

  因为昨天晚上妈妈嘱咐过她,如果今天下午妈妈和外婆都不回来的话,他就要去小明家借住一晚。

  林墨歌想了想,微微点头,“月儿放学以后先去找小明玩,如果妈妈回来了,就去接你好不好?”

  虽然权简璃让她下午去公司,才会告知结果。

  可她心里实在没谱。

  在尘埃落定之前,月儿的安危,才是第一位的。

  她这次是真的怕了,如果权简璃最终的选择是反悔的话,一定会刺激林广堂。

  到时候,他丧心病狂,指不定会做出多可怕的事来。

  小人儿乖巧的点点头,“恩,我知道了妈妈。”

  两人正说话间,老师笑着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玩闹不肯听话的小朋友。

  “月儿妈妈,最近这段时间,月儿的表现非常出色,成绩提高得很快。尤其是在画画方面,特别有天赋。所以我想推荐她去参加市里举办的天才儿童绘画创作比赛,以月儿的能力,一定可以名列前茅的……”

  林墨歌眨巴着眼睛,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老师。

  心道这老师是不是糊涂了?

  月儿从来都是只交白卷的啊,什么时候成绩还提高了?

  而且还会画画?

  月儿在墙壁上涂鸦倒是可以,绘画就……

  “老师,您说的是真的?月儿她一向调皮了些,不过……”

  因为太过诧异了,她都有些理不清思路。

  老师笑了笑,温柔的摸摸羽寒的头,“月儿妈妈,月儿这些日子的表现真的很出色,想来你应该是工作太忙了,才没有注意到这些。月儿很懂事,也很乖巧。绘画作品在小朋友中间也是最棒的,连我们园长都夸月儿聪明呢。如果能在天才儿童绘画创作比赛上获奖的话,对以后可是有很大帮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