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90章 情定七日,迷恋(4)
  第90章情定七日,迷恋

  看老师的样子,并不像是玩笑。

  林墨歌越发诧异了。

  蹲下身子看着孩子的眼睛,“月儿,跟妈妈说实话,老师说的是真的么?”

  羽寒无奈的撇撇小嘴,“妈妈,是真的,最近你工作太忙了,所以才不知道。”

  他可不敢说,以前那个淘气的是月儿,现在这个懂事又聪明的,是他羽寒小少爷。

  看着孩子真挚的目光,林墨歌这才相信。

  她近来确实是回家太少了,对月儿的关心也远不如从前。

  因为那个喜怒无常的权简璃,已经把她折磨到生不如死了。

  她甚至怀疑自己的精神都快出问题了。

  不过现在得知自己的孩子如此出色,她瞬间便自豪起来。

  每个母亲,都愿意看到孩子闪闪发光,与众不同。

  她当然,也不例外。

  老师又笑了笑,“如果您没有什么意见的话,我就帮月儿报名了,毕竟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如果在这么好的平台上展示自己的话,对月儿的经历也有很大益处……”

  林墨歌有些迟疑了,恰好羽寒轻轻的拉了拉她的手道,“妈妈,我不想参加那个比赛。”

  “恩?为什么?”

  老师跟林墨歌,都有些诧异。

  羽寒趴在她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妈妈,比赛的话会有电视直播的,会有好多人看,难道妈妈想让月儿变成大明星么?”

  一句话,便提醒了她。

  是啊,月儿是她隐瞒着雇主藏起来的孩子,万万不能暴露在大众的目光中啊。

  若是被雇主察觉,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当即扯扯嘴角,嫣然一笑,“不好意思老师,月儿她不想参加,我想尊重她的想法。毕竟我也不指望着她能成为多有名的人物,只希望她能开心快乐的成长,有个幸福自由的童年,这就足够了……”

  “可是,这真是很难得的机会,而且月儿也有这个才能……”

  老师似乎非常惋惜。

  林墨歌看了孩子一眼,认真的解释,“如果赢得了名气,却失了童真,岂不是得不偿失?谢谢您的栽培和关照,不过这个比赛我们不会参加的……”

  羽寒冲着妈妈露出个纯真的笑脸来。

  其实参不参加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他只要能像现在一样,留在妈妈身边,就满足了。

  看她执意不肯,老师也没有办法。

  微微叹了口气,“既然如此,我便尊重月儿的意见……”

  “谢谢老师……”

  林墨歌与羽寒相视一笑,那双清亮的眸子,简直一模一样……

  此时,权氏大楼顶层。

  总裁办公室内。

  气氛凝重,父子二人虎视眈眈。

  权老爷子脸上的皱纹凝聚到了一起,因为生气,而微微的抖动着。

  鹰隼般的眸子里,射出一道凌厉的光。

  “你非要赶尽杀绝么?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于你来说就真的这么重要?比骨血亲情还重要?”

  权简璃面色冰冷,微垂着眸子,并没有看权老爷子。

  “骨血亲情?哼,笑话。那是你跟他的亲情,不是跟我!”

  老爷子嘴角抽搐了几下,强压着心里的怒火,“我知道你怨恨你大哥,怨恨我。可再怎么说我们也都是一家人,这点股份对你造不成威胁……”

  “多说无益,签字吧。”

  权简璃冷眸微扬,径直把桌子上的股份转让协议书推了过去。

  权老爷子看着那份协议书,手颤颤巍巍的伸过去,抓起笔来。

  却无论如何,也签不下去。

  啪……

  把笔重重的拍在桌面上,拧着眉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的人,重重叹了口气,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哀求。

  “等老大回来了再签不行么?毕竟这是他名下的股份,我如果私自签字,恐怕他会……”

  冷兀的眼角一挑,林简璃冷哼一声,“怎么,现在怕他生气了?当初跟我打赌的时候不是挺信誓旦旦的么?”

  “那场赌约也是没办法,如果不那么做,又怎么可能把那根毒刺从你心里拔除!”

  权老爷子所指,当然是白若雪的事。

  “不过谁曾想,拔除了一根毒刺,又惹上了一身腥骚。虽然是早就料定的事,可我实在是没想到,你竟然吃了回头草!”

  现在老爷子是真心怒了,原本还在赞叹林墨歌这个女人有手段,轻而易举的,就搅合着老二跟姓白的女人分了手。

  可是没想到,昨天晚上,林墨歌竟然爬上了老二的床!

  他辛苦派过来的眼线,最后竟然被老二俘虏!

  实在是莫大的背叛!

  就算她有功再先,也否定不了犯错背叛的事实。

  老爷子总觉得,平白无故的被那个女人摆了一道。

  “赌局是你定的,自然要准备好承受结果。况且你不是说过,这场赌局不到最后,难分胜负么?现在,还这么想?”

  权简璃的语气轻佻中带着不屑,气得老爷子吹胡子瞪眼,偏偏又无可奈何。

  “好,我愿赌服输,但是转让的事,要等老大回来再定!难道你还信不过我?”

  这已经是权老爷子能做的最大让步了。

  当初提出赌约的时候,他是志在必得的。

  谁曾想被一个女人毁了整盘棋。

  权简璃却一步也不肯让,将笔捡起来递过去,幽暗的瞳孔里,是坚不可摧的冰墙,“信不过!”

  掷地有声的三个字,气得老爷子脸色铁青!

  “你先签了,他的那一份,等他回来之后我自会安排。”

  因为转让股份,必须要权老爷子这个前总裁,与老大两人都签字才算是正式生效。

  所以他今日,便要先确保一份成功。

  只有把东西握在手里,才会安心。

  因为权简璃,除了自己,谁都不信。

  “你……哼!……”

  权老爷子气得双眼通红,却是拗不过这个固执的二儿子,只能咬紧牙关,接过笔来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然后将笔狠狠的丢了出去。

  似乎这样,才能发泄心中的屈辱。

  权简璃看着文件上的签名,满意的哼了一声,起身,将那份文件锁进了抽屉里。

  权老爷子强压着怒火,又开口道,“现在文件也签了,那你总要答应我一件事吧?既然你连那个不干净的女人都能接受,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佳倩呢?她毕竟是市长的女儿,又对你一心一意……”

  权简璃眼底,闪过一抹凌厉的阴寒,嘴角一勾,笑得肆意邪魅。

  “赌约是赌约!与此事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真那么看好安佳倩的话,不如自己娶了她!……”

  “你……孽障!这是什么大逆不道的话!”

  老爷子被气得全身颤抖,拐杖敲地地板哐哐作响。

  权简璃依旧不为所动,脸色平静得,让人心寒。

  “如果不愿意听的话,以后就别再提起那件事来,否则,我还有更大逆不道的话……”

  “好……很好……”老爷子被气得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没当场犯了高血压,就已经是万幸了。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问道,“那你是要继续留着那个女人了?”

  他问的,当然是林墨歌。

  权简璃眉头微微一挑,“怎么,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跟女人的事了?还是说,你对她,也有想法?……”

  “够了!简直是鸡同鸭讲,口不对心!”

  这个孽障,每次都能戳中他的气点,跟他吵架,简直就是在自找侮辱……

  叮。

  电梯门开了。

  还不等林墨歌回过神来,就被外面站着的安娜吓了一跳。

  安娜面色狰狞的抱胸而立,似乎是早就等着她了。

  “呵呵……午安……”

  她讪讪的笑着,从电梯里走出来,却下意识的想绕过安娜。

  “林墨歌!耍着人玩很开心么?”

  安娜脸色铁青,怨毒的目光恨不能将她身上看出几个洞来。

  “那个……”

  还不等她解释,安娜便愤然将手里的一张纸甩到了半空中。

  冷冷的丢下一句,“再有下次,我一定饶不了你!”

  说罢,踩着高跟鞋进了助理室。

  那张被她甩在空中的纸飘飘荡荡的在空气中旋转了几个圈,然后落在林墨歌脚下。

  正是她昨天交上去的辞呈。

  微微叹了口气,连她自己都觉得荒唐。

  昨天还那么兴冲冲的找安娜辞职,还给权简璃发了那么趾高气昂的短信。

  没想到现在,又恬不知耻的跑回来上班。

  哎,实在是丢人现眼啊。

  深吸一口气,将这尴尬隐藏起来,这才做贼似的,向着办公室走去。

  站在门前,却犹豫了。

  马上,就能知道结果。

  而那个结果,直接决定着母亲的生死。

  天翻地覆,只在权简璃一念之间。

  这种连命都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按捺下不安的心,抬手,轻轻的扣门。

  办公室里,父子二人正剑拔弩张,战争的导火索,随时可能被点燃。

  听到这不情不愿的敲门声,权简璃冷兀的眸光,稍稍柔缓了一些。

  “进来。”

  得到应允,林墨歌推门而入,却一眼,看到了正气得面目狰狞,双眼通红的权老爷子,吓得一个激灵,差点没再退出去。

  “权……老爷子好……”

  她唯唯诺诺的问候了一声,恭敬的垂眼望着自己的脚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