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92章 恶魔的条约(1)
  第92章恶魔的条约

  林墨歌身子一颤,小脸惨白。

  这绝对不是恐吓,而是通知!

  因为这个男人真的会做到!

  在一阵惨烈的战况过后,他终于在她体内释放了所有怒气,停止了攻击。

  林墨歌几乎要昏死过去,身上全来的酸痛,连指尖,都动弹不得了。

  嗓子也因为尖叫而变得干疼,突然有些担心,刚才叫得那么惨烈,该不会全被安娜听去了吧?

  若是那样,岂不是丢人丢大了。

  许久,权简璃才抽离出身,斯文优雅的将衣服整理好。

  面色再度归于平静,冷静得像是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好似方才那个如禽兽般疯狂粗鲁的男人并不是他!

  经历过几次他这种变脸,林墨歌早已累觉不爱了。

  想要取笑几句,却是累到连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等他进了洗手间,她才强撑着直起了身子,将被他撕扯下去的衣服得新穿好。

  靠在沙发上慢慢回血。

  哗啦。

  他拉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来,步伐优雅得如贵族王子一般。

  只有林墨歌才知道,这个贵族王子的外表下,藏了一颗禽兽不如的铁石心!

  他撇了一眼面色苍白的人儿,眉宇间微微一皱。

  眼底,似是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将桌子上的手机拿了起来,转身走到她面前,挺拔如山的身体俯下来,唇瓣轻启,“林墨歌,该怎么跟老爷子说,不用我再提醒了吧?如果让我知道你再写出那些东西来……你懂的……”

  他说着,阴冷的目光扫过她的下身,激得她汗毛直立。

  然后冷哼一声,将手机扔在沙发上,优雅的走到了办公桌后。

  林墨歌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把手机摔碎。

  否则的话,又是一笔开支。

  看来老爷子那里,她只能再编一些谎话发过去了……

  他垂眸,看着手里的文件。

  似乎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神态自若的,像是一直都坐在这里,从未离开过。

  林墨歌全身无力,瘫软在沙发上。

  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看着阳光渐渐西斜,紧张的心又吊了起来。

  迟疑了许久,终于缓缓开口,打破了一室的静谧。

  “那个……林氏的事……”

  他说过,让她来公司,便告知她结果的。

  却没想到在得知结果以前,她又羊入虎口,被肆意折磨了一番。

  她的嗓音有些沙哑,却带着莫名的蛊惑意味。

  权简璃抬起头来,望向沙发上的人儿。

  一场激烈的战争结束,她那双清透的眸子里,依旧波光流转,带着勾人的魅惑。

  白净的小脸儿上,飘起两朵绯红的云霞,引人垂涎……

  只是这匆匆一瞥,他的下腹处,便传来一阵灼热。

  该死!

  他竟又被这个女人蛊惑!

  不知为何,自从昨夜碰过这个女人以后,他就无时无刻都在贪恋着她的身体。

  只消一个眼神,一句话,便能轻易勾起他的欲望之火。

  多年来练就的冷静与洁癖,在她这里,竟然顷刻间被摧毁,化为了泡影。

  这个女人,实在是他的软肋!

  点燃一支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辛辣的味道,才让他的神智清醒了一些。

  将那股火热的欲望强自压了下去。

  “我可以让林氏重新入选……”

  他淡淡的吐出一句话,语气轻飘飘的,如同萦绕在他身边的烟。

  林墨歌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的努力,没有白费。

  她践踏自尊换来的答案,没有再背叛她。

  昨天晚上,她恨透了自己这副肮脏的身子。

  第一次丢掉自尊,爬上一个陌生男人的床,是为了五百万。

  因为那笔钱,可以救重病母亲的命。

  这一次,她再次爬上男人的床,却不是为了钱。

  而是为了更卑鄙的暗中交易。

  却同样,是为了救母亲。

  这一刻,她忽然有些心酸,又有点安慰。

  心酸的,是为了母亲,她把自己的一生都毁了。

  可是母亲,却从来都没有偏心过她,而是将那个畜生不如的人渣,奉为性命。

  安慰的,是她这副身子,原来还有点用。

  跟那些平凡的女人相比,她这副身子,倒算是值钱。

  鼻子一酸,眼眶有些泛红。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母亲这个词,于她来说,就是一个牢笼,一个活生生的地狱。

  打着亲情的旗号,却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甚至连她的自尊,灵魂,都要剥夺。

  如果有下辈子,她真的希望,能做一个孤儿。

  至少,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人生,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任性的活。

  收拾好心思,冲着权简璃挤出个僵硬的笑来,“谢谢。”

  或许他根本就不会知道,他的一句话,就决定了两个人的生死。

  一个是母亲的,一个,是她的。

  咬牙站起身来,从关节到骨头,每一处都是疼的。

  却不想在他面前,扮作柔弱。

  僵硬的笑依旧保持在脸上,咬紧牙关,便往外走。

  看着她决绝而不留一丝眷恋的背影,权简璃眉头狠狠一拧,声音冷兀,“站住!你要去哪!”

  这个女人怎么能如此没有良心?

  一达到自己的目的转身便要走么?

  林墨歌脚步一顿,机械的转过身来。

  “回家啊,怎么了?”

  “还不到下班时间,谁让你早退了!”权简璃强压着心头的怒火。

  黯黑的凤眸里,冰冷肃然。

  她有些莫名其妙,却还是解释了一句,“刚才权老爷子不是说已经解雇我了么?从现在开始,我已经不是你的秘书了,当然也没必要再留在这里……”

  啪……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是他重重的一掌拍在了桌面上。

  震落了一地文件。

  几页纸在空中飘啊飘,缓缓的落在地板上。

  那种从高空落到低谷,被人抛弃的模样,像极了现在的她。

  看着她惊吓的样子,权简璃微微收了怒火,可语气,却越发冰冷刺骨。

  “老爷子的账算清楚了,可我们的账还没有算呢。”

  账?

  她跟他之间,什么时候有算不清的账?

  轻皱了眉头,“我不懂你的意思。”

  权简璃冷哼一声,修长的指节敲击着桌面,一脸的运筹帷幄,“一周之约,你不是输了么?”

  偷偷松了口气,原来他说的,是这件事。

  点点头,痛快的承认,“没错,我已经认输了,而且也说过,心服口服。”

  就是认输才换来林氏重新入选的机会,也救了母亲一命。

  这件事,她不会后悔。

  虽然,失去了她最渴望的自由。

  看着她单纯的眼神,权简璃嗤笑一声,“林墨歌,你该不会天真的认为,口头上认输,就算完事了吧?”

  她愣怔了一下。

  眨巴着净透的大眼睛看着他。

  难道不是么?

  她认了输,所以按照他希望的认输方式,脱光了爬上他的床。

  也被他整整折磨了快十几个小时,难道还不够么?

  似乎,是看透了她心里所想。

  削薄的唇角微微一扬,笑得越发邪魅,甚至还透着一线阴狠。

  “你到目前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认输。而认输的后果,知道是什么么?”

  认输的后果?

  林墨歌指尖一颤,那股恐怖的预感再次将她席卷。

  不好的预感,从来都是该死的准确。

  “你这算是作弊!签合约的时候你根本就没有提起过!”

  反驳的话,听起来也有些心虚。

  他不屑的瞥了她一眼,“天上不会掉馅饼,收获和付出,从来都是成正比的。更何况,当初你急着签字,根本也没问过啊。”

  一股寒意陡然从脚底升起,瞬间,便溢满全身。

  “一周之约,你若是赢了,我便还你自由,顺便,还给你一笔补偿的费用。这么优越的条件,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输了后有什么代价?”

  看着他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林墨歌暗自悲叹。

  该死,竟然又在不知不觉间着了这厮的道!

  当初签合约的时候,她就隐隐有些不安。

  却想不出是哪里不对。

  现在才明白,那份合约里有太多文字陷阱!

  他随便挖个坑,就能等着她跳!

  压制着内心的不安,深吸一口气,一脸坦然的望向他,“好,愿赌服输,我认栽。说吧,代价是什么。”

  输了就是输了,就算合约里有文字陷阱,也是她的错。

  怪她当初太心急,根本就没有考虑太多。

  她不是那种一直纠结于过去所犯错误的人,有了问题迎难而上,才是她啊。

  权简璃凤眸微眯,那眼神,就像在看已经上了钩的鱼儿一般,带着一丝得胜后的狡诈。

  “做我的床伴,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不允许拒绝。”

  声音如寒风过境,将她纤瘦的身子刮的东倒西歪,战战兢兢,缩瑟在寒风中,飘摇不定。

  “权简璃你疯了!”

  她眼里爆出愤怒的火苗来,像头发怒的小狮子一样,就差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了。

  如果她现在还有多余的力气,说不定会直接冲上去揍他几拳!

  “胡闹也要有个限度!你这简直就是威胁勒索!霸王条款!你也知道,这种擅自决定的代价根本就是违法的,如果我不接受你也没有任何办法……”

  “林氏的生死,只在我一念之间……这点,你应该清楚吧”

  他突然出声,打断了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