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93章 恶魔的条约(2)
  第93章恶魔的条约

  噎得林墨歌差点呛到。

  “你卑鄙!”

  他说的没错,林氏能不能入选,只凭他一句话。

  如果他现在又反悔的话,她天黑以前完不成任务,那母亲的性命,便没有保障。

  那些亡命歹徒,可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气得身子都在颤抖。

  却仍旧只是只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好!……期限是多久?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一年两年?”

  说话的时候,几乎咬断自己的舌头。

  “哼……”他鼻腔间发出一声冷哼,满满的嘲讽意味,“没有期限,直到我厌恶你为止。”

  禽兽!

  简直就是衣冠禽兽!

  不,他是狼,披着人皮的狼!

  没有人性,没有感情,只有狠辣恶毒的石头心!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自己招惹上的,竟是一个如此可怕的嗜血恶魔!

  原本因为愤怒而通红的小脸,此时却一片惨白。

  如同在寒风中飘摇的枯叶,被沙石穿透到,遍体凌伤……

  权简璃微微拧了眉头,语气平缓了些许,“做我的床伴,又不是让你去死,用得着做出这种可怕的表情么?况且,我对女人向来阔绰,又岂会亏待了你。只要你像昨日一样取悦于我,自然,也会得到嘉奖。”

  阔绰?

  嘉奖?

  呵呵。

  她真想骂他一句,去你大爷的!

  本姑娘根本不稀罕!

  他以为她像那些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一样?

  看上了他的身份地位和钱?

  这份骄傲和自大,真是让她觉得可笑。

  果然,他跟权老爷子还真是父子相承啊!连这目中无人的态度都一模一样!

  “呵呵,那我是不是应该感恩戴德?喜极而泣?”

  她冷笑连连,不由得想起了白若雪。

  那个女人,跟了他整整十年。

  确实,他待那个女人不薄。

  竹雪园。

  雪城。

  连如此重大的工程,都以她的名字命名,当作礼物送给她。

  对于女人来说,的确,是让人感动的大手笔。

  可那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因一句玩笑,便恩断义绝?

  十年的感情和青春,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突然,觉得可悲。

  既是替白若雪可悲,也是为她自己。

  难道她,便是下一个白若雪?难道,要步她的后尘?

  毅然扬起眸子,望向了那双阴翳的眼睛,不卑不亢,“权简璃,如果你觉得我跟白若雪一样好骗,或者,把我当成第二个好,那你就错了!你给她的那些东西,我根本就不稀罕!……”

  听到白若雪三个字,权简璃眉心一皱,脸色陡然一沉。

  起身,向着她一步一步逼近,阴冷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压抑。

  将她逼的节节后退。

  直到背靠在冰凉的门玻璃上,再无退路。

  他居高临下,如一尊高贵的杀神般,俯视着她。

  修长的手指,猛然擒住她的下颚。

  力气之大,疼的她倒吸一口冷气。

  而下一秒,却突然感觉不到这种疼痛了,因为心里传来的痛感,更加强烈。

  只因他轻吐了一句话,“别拿自己跟她比!你不配!”

  冷漠阴森的目光,刺骨激寒的语气,将她的心剜得千疮百孔!

  呵呵。

  原来,是她高估自己了啊。

  原来在他的眼里,她根本就是个卑微而低贱的存在。

  对啊,她只是一颗被利用的棋子而已,连基本的人权都没有。

  又如何,敢跟他的旧恋人相比?

  强忍住眼里的泪花,忍痛从他指节的桎梏中抽离出来,一字一句道,“真是多谢提醒,我自然不会像她一样愚蠢,爱上你这个人渣,还默默的付出十年青春!我还要留着那些宝贵的时间去享受生活,寻找真爱呢,哪里会浪费在你身上……”

  太多愤怒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便被他尽数吞噬在唇边。

  他滚烫的唇似是在惩罚一般,又带着满满的侵略性,粗鲁的汲取着她的甘甜……

  因为愤怒,她狠狠的咬了下去,疼的他身子一震。

  眉峰紧紧的拧了起来。

  却并未抽离。

  反而,吻得越发凶猛,似乎要将她的灵魂一并汲取出来一般……

  他的气息,与淡淡的血腥味混杂在一起,让她心惊胆颤!

  许久,才终于将她放开。

  旋即,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淡。

  只是舌尖上传来的麻痹的疼痛,让他的眉心依旧紧紧皱褶在一起。

  “林墨歌,你最好看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妄图挑战我的底线!若是在做我床伴的期间,与其他男人有染,不仅是你,我会让整个林家都给你陪葬!也不要试图逃走或隐藏,除非你死了,否则的话,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一样有办法找到你!明白了么?”

  声音如寒风刺骨,直刺进骨髓。

  此时的她,手脚四肢,甚至连血液,皆尽冰凉。

  她当然知道,他有洁癖。

  不干净的东西,不会配。

  没有限制她的自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不是么?

  他可是没有人性的嗜血恶魔啊,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

  她的软肋,还握在他手里。

  除了妥协外,她别无选择。

  看向他的眸子里,第一次,有了怨恨,“权简璃,你真让人恶心!”

  “是么?这也算是一种本事。”

  他嗤笑一声,退后一步,优雅的,整理着褶皱的衣领。

  动作优雅的令人心寒。

  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她突然就厌倦了与他斗嘴的感觉。

  厌恶,厌恶。

  除了这些,再无其他。

  终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发一言。

  转身,拉开办公室的门,离开……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进的电梯,如何出的大楼。

  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直到站在楼下,被阳光刺到了眼睛时,才恍然醒悟,她竟然能活着出来!

  从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嗜血恶魔手中逃了出来,虽然,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可是现在,她真的什么都不愿意去想了。

  就算明天会死在他手上。

  现在,让她安稳的度过一天好不好?

  可是老天,向来是残酷的。

  尤其在厄运连连的时候,所有的悲恸和残忍,便会接连而至。

  誓要将她彻底击倒。

  而那个在她伤口上撒盐,落井下石的,便是岳勇。

  他高大健壮的身影向着她一步步走来,将头顶刺眼的阳光,尽数遮挡。

  在她眼前,投下一片黑暗的阴影。

  像极了末日来临时的景象。

  “林秘书!璃爷有东西让我交给你!”

  他憨厚的开口,此时听在林墨歌耳中,却刺耳至极。

  都说爱一个人,便会连他的一切,他身边的朋友都爱上。

  而恨一个人,也是如此吧?

  要不然她此时,为何会这么讨厌岳勇?

  冷冷的瞪着他,不发一言。

  岳勇深知她的心情并不好,也不敢啰嗦,将手里提着的袋子递给她,“这里面有一张金卡,是璃爷送你的礼物。没有设置密码,也没有限额上限,你可以随便刷。还有那些药……”

  药?

  她疑惑的看了一眼袋子里的东西,脸色瞬间煞白。

  袋子里竟然是几盒避孕药!

  怪不得,从昨天晚上,直到刚才,他都那么肆无忌惮!

  原来,竟然早已做好了打算!

  呵呵,真是可怕的男人。

  如同他的洁癖一样,都令人毛骨悚然!

  也看到了袋子里的那张黑色的卡片,想必,那就是岳勇所说的金卡了吧?

  真是没想到,她竟然也沦落至此。

  她现在所走的程序,权简璃对她所做的一切。

  侮辱和阔绰,想必都是按照他以前的惯例吧?

  或者说,是所有有权力有地位的男人,对于情人的惯例。

  可是这种慷慨于她来说,就是再一次的侮辱……

  咬紧牙关,冷冷的瞥一眼岳勇,转身就走。

  好,他不是说金卡没有限额么?

  不是说可以随便刷么?

  反正已经被践踏了自尊,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丢掉的了。

  这些年来的经历让她明白,什么自尊,什么清白,都比不上钱,来得踏实。

  既然他要用钱侮辱她,好,很好。

  就让这侮辱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她完全可以承受得住!

  “林秘书!等一下!”

  却不料被岳勇上前几步拦住。

  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的模样,可最后还是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

  “那个……林秘书……璃爷说让我看着你把药吃了……以免留下后患……”

  咯噔。

  林墨歌的心狠狠一沉。

  一口贝齿几乎要被她咬碎!

  屈辱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咬紧了牙齿,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

  林墨歌,别这么丢人!

  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啊!

  没什么可羞耻的!

  他这么做只是想要羞辱你而已,认真你就输了!

  深吸一口气,忽然,咧嘴一笑。

  “好啊,这种事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做的。如果怀上那个人渣的孩子,我倒宁愿去死!”

  径直从口袋里拿出一盒药来,将一片扔进嘴里,又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水,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张开嘴,让他看了个清清楚楚。

  “还有什么吩咐么?没有的话,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她的语气,平淡到听不出一丝情绪。

  原来,愤怒至极的时候,真的是怒吼不出来的。

  就像人太过悲伤,却流不出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