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94章 推入火坑
  第94章推入火坑

  岳勇似是有些歉意,摇摇头,“没有了,林秘书慢走。”

  “呵呵……”

  她突然笑了起来,抬起眸子,认真的看着岳勇,“我已经不是他的秘书了,以后不用这么叫我。还有,回去告诉那个人渣一句话,他今天,让我恶心透了!……”

  说罢,昂首挺胸,阔步离开。

  心,却在转身那一刹那,碎了一地。

  怪不得,他说她不配跟白若雪比。

  因为白若雪是他的恋人啊。

  而她,只是一个供他玩乐的床伴……

  从棋子,升级成为床伴。

  呵呵。

  还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呢……

  接上月儿刚回到家,林广堂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声音里掩饰不住的欣喜。

  “女儿啊,你可真有手段,竟然能让那个权简璃对你服服贴贴的,呵呵……这下林氏终于起死回生了……”

  一声女儿,叫的林墨歌汗毛直立。

  不过权简璃的办事效率确实是快。

  记得当初她被张总陷害时,权简璃也是风驰电掣一般,取消了张总公司的参赛权。

  她一直以为,权力地位于她来说,根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可是,当性命真正被掌权者握在手里时才会明白,权力,果真是个好东西。

  怪不得那么多人都为之趋之若鹜了。

  “哼,不用叫得那么亲热,我不想跟你有任何瓜葛。”

  她冷冷嗤笑一声,拧眉问道,“我妈呢?”

  电话那头的林广堂讪讪笑着,“她很好,现在跟我在一起,你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这是要一直用她作威胁的筹码了是么?”她冷笑。

  谁不知道林广堂在打什么主意?

  母亲是她的软肋。

  只要控制住母亲,她自然会事事听从他的调遣。

  “呵呵,怎么会呢,这是你母亲的心愿,你也知道,你母亲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与我长相厮守……”

  林广堂的话激的她手脚发麻。

  胃也抽搐起来。

  长相厮守?

  这个词从他嘴里说出来,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是啊,我当然知道,妈最大的心愿就是风风光光的嫁入林家,成为林夫人。”

  她意有所指。

  当初林广堂亲口说过,会和家里的太太离婚。

  然后娶王云进门。

  现在,该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既然母亲的全部身心,都在这个人渣身上,那她除了帮她实现愿望,还能做什么呢?

  “呵呵……这事不急,我既然答应过你就一定会做到……等下,你母亲要跟你说话……”

  现在整个林氏都要靠着林墨歌,所以,就算在有脾气,林广堂也得忍着。

  电话那头,传来王云温柔的声音,“墨歌啊,让你担心了……”

  “妈……”

  一听到这熟悉而又温暖的声音,林墨歌的眼眶顿时通红了一片。

  鼻子一酸,眼里涌出一片潮湿。

  “您真的要跟那个人渣一起过么?以前他对您做出的种种伤害,您都不怨恨了么?”

  王云微微叹了口气,“对不起墨歌……妈这辈子唯一的心愿就是嫁给他。现在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又怎么能放弃呢?”

  温柔的声音,却像是尖细的钢针,一针一针,狠狠扎在她的心上。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跟他好好生活吧……希望能找到你想要的幸福生活……”

  她的气势已然萎靡了下来。

  既然这是母亲自己的选择,她又有什么资格干预母亲的人生?

  王云似乎心有不忍,又道了一句,“墨歌啊,这些年来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记在心里。真的很谢谢你……往后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知道么?”

  谢谢?

  她只觉得可笑。

  指节,一寸一寸冰凉。

  这些年来她与母亲相依为命。

  为了救母亲,一次一次的放弃自尊,甚至自己的性命和清白。

  可是在母亲那里,就只换来一句谢谢?

  还真是讽刺。

  原来在母亲那执着的“爱情”面前,她这个女儿,根本什么都不是……

  一瞬间,心如死灰。

  却又能怪得了谁?

  她早就知道母亲的心不是么?

  她把母亲当作天,当作一切。

  可是母亲的天,却是那个畜生不如的人渣。

  重新扬起笑脸,淡淡的吐出一句,“恩,你也是……”

  力气,已经全部被抽空了。

  她现在,似乎有些明白,当初她偷了图纸后,权简璃为何会那么愤怒了。

  因为最大的悲哀不是敌人有多强大,有多狠辣。

  而是你托付一切信任和照顾的亲人,朋友的背叛。

  这,才是最残忍,最悲哀的事啊。

  浑浑噩噩间便要挂断电话,那边却再次传来林广堂的声音。

  “女儿啊,你就别操心了,我自然不会让你母亲吃苦的。周一早上你记得来公司上班……”

  “公司?”

  林墨歌有些诧异。

  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公司,自然便是林氏了吧?

  林广堂似乎也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讪笑起来,“呵呵,女儿啊,你也别跟我装了,这要求难道不是你提出来的么?让林氏重新入选的条件就是以后所有的比赛都要你为代表出面……”

  他迟疑了一下,又道,“咱们怎么说也是一家人,你要是想来公司啊,直接跟我说就好了,何必要借着外人之口呢?显得我好像多不近人情一样,你说对不对……”

  林墨歌听的一阵恍惚。

  许久才反应过来。

  怪不得权简璃肯放她走。

  原来,是要将她推入林氏这个火坑啊!

  还是他觉得,她两次为了林氏做事,就是对林氏感兴趣,所以才要帮她一把?

  怎么可能?

  那个恶魔,除了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她,不让她好过以外,又怎么会替她考虑?

  冷哼一声,“到林氏任职之事,我并不知情,还有,我对你那个破公司一点都不感兴趣,那副烂摊子我也不想帮你们收拾!”

  “那你什么意思?”

  林广堂显然已经没了耐心。

  他当然是不想让这个便宜女儿到他的公司了。

  但是又摄于权简璃的威势,不得不从。

  “没什么意思,我不会去林氏上班的,也不想抢你宝贝大女儿的饭碗。”

  林墨歌拒绝的干脆利落。

  “林墨歌!你别不识抬举!”

  果然,林广堂怒吼起来,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马上,又换了语气,“女儿啊,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只要你帮着林氏拿下雪城竞标会,我自然不会亏待你的。再怎么说咱们也是一家人,没有胳膊肘往外拐的道理是不是……”

  一口一个女儿。

  一口一个家人。

  听的林墨歌毛骨悚然。

  似是怕她反悔,林广堂匆匆说了一句,“反正周一你记得来上班!”

  便匆匆挂了电话。

  看着暗下来的屏幕,林墨歌苦笑连连。

  让林广堂昧着良心说了这一番话,也着实是难堪。

  想来他那种人,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为了得到竞标会的资格,当然,也会容忍于她。

  可是她呢?

  又如何能容得下林家的人?

  尤其是那个林若瑜,还不知道又要想出多少恶毒的计谋来算计她。

  一想到这些,头就疼的厉害。

  而这一切,皆是拜权简璃那个恶魔所赐。

  看来,他不仅是把她当成床伴。

  更是当成了玩具啊。

  随着他的心意和恶趣味,随意的将她放在他喜欢的位置,然后看着她如何被痛苦的折磨,被侮辱,继而堕落。

  而他,却像救世主一般。

  高高在上的俯视着这一切。

  从中得到一丝少得可怜的快乐。

  “妈妈……是外婆的电话么?”

  稚嫩的声音响起,羽寒软软糯糯的身子,钻进了她的怀里。

  “恩,外婆要住在外公家里,所以以后,就剩下月儿跟妈妈两个人了……”

  她笑着摸着小人儿的脸蛋,心里一片柔软。

  羽寒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看着妈妈的表情,总觉得有些沉重。

  不过妈妈不说,他当然不会去问。

  “好了,妈妈陪月儿去睡觉好不了……明天可是周末呢,月儿想不想去哪儿玩?”

  说话间,抱着怀里的人儿,向卧室走去。

  羽寒眨巴着大眼睛问道,“妈妈明天可以休息了么?”

  也难怪孩子会这么问了。

  这些天她忙惨了,连家都很少回呢。

  心里顿时泛起一阵愧疚,“恩,妈妈明天休息。对不起月儿,是妈妈这些日子忽略你了……”

  羽寒遥遥头,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

  “没关系妈妈……我们明天在一起就好了啊。”

  林墨歌欣慰一笑,在小人儿脸上亲了好几口,“对啊,明天我们就好好出去玩一天,一整天都黏在一起,好不好?”

  “恩,好!”

  羽寒难得的咧嘴笑起来。

  其实去哪玩,他真的无所谓的。

  只要能跟妈妈在一起,就已经很满足了。

  夜,渐渐深了。

  床上的一大一小,紧紧拥在一起。

  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方亮,林墨歌就起床了。

  难得休息在家,想亲手帮孩子做些吃的。

  羽寒也按照平时的作息习惯,早早的起床,洗漱,换好衣服。

  不过看着那一套套颜色鲜艳的花裙子,漂亮的小脸还是忍不住抽搐了几下。

  最后,还是穿上了那套浅粉色的运动套装,看着镜子里像个女孩儿一样的自己,心里在抓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