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95章 与恩人重逢
  第95章与恩人重逢

  “妈妈……”

  小人儿站在餐厅里,有些犹豫的叫了一声。

  “恩,等一下喔,早餐马上就好了……”

  林墨歌一边忙着煎蛋,一边冲孩子笑笑。

  “妈妈,能不能给月儿买新衣服?”

  羽寒实在是迫不得已才提出来的,这些粉色的衣服再穿下去,恐怕他真的会疯。

  林墨歌把简单盛在盘子里,又继续煎面包,“月儿想要裙子了?好啊,一会儿吃过早餐,咱们就去大买特买好不好?”

  她早就想好了,反正现在已经沦落至此,更不能苦了自己。

  岳勇不是很牛气的说他家主子给的金卡没有限额,随便刷么?

  好啊,那她就刷个痛快!

  也好让权简璃那个混蛋肉疼一下!

  一听到裙子两个字,羽寒的小脸儿又抽搐了两下。

  早知道就不说了。

  “除了裙子还要给月儿再买只手机才行呢……以后月儿跟妈妈就可以随时联系了……要不然,妈妈请个保姆回家来好不好?妈妈不在的时候。保姆阿姨可以陪着月儿呢!”

  母亲既然已经进了林家,想必是不会再回来了。

  而她以后,说不定会更忙。

  以权简璃那个恶魔的性子,少不了会随性的叫她出去。

  她可不想再把孩子一个人丢在家里。

  有个人陪着,总能放心一些。

  反正现在有某人的金卡在,她可要请个最好最贵的保姆回来才行。

  羽寒赶紧摇摇头,“妈妈,买手机就好了。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小小的人儿,说起话来,却有条有理的。

  她狐疑的看了孩子一眼,“可是月儿自己不会觉得孤独么?”

  “不会,月儿想培养自主的好习惯,快些长大!”羽寒一脸认真的说道。

  看着孩子这么懂事的样子,她心里一阵欣慰。

  真没想到,那个像野孩子一样调皮的月儿,竟然也会有这么乖巧的时候,真的好开心。

  月儿近来的变化,确实是有些大的。

  但是她也没有多想。

  只以为小孩子大都善变。

  更何况她的月儿本就是心地善良的孩子。

  “好,那就听月儿的……”

  听到肯定的答复,羽寒才偷偷松了口气。

  原本在权家的时候,就是走到哪都有佣人跟着。

  他早就厌烦了那样的生活。

  现在好不容易有可以独处的环境,又怎么会让保姆再来扰乱呢?

  母子二人美美的吃了顿早餐,然后便去了市里最大的游乐园。

  这种地方,羽寒也是第一次来呢。

  因为在权家的时候,他被逼着学习很多东西。

  根本就没有时间玩乐。

  也不允许玩这些小孩子们的东西,因为他是权家的孩子,从出生那一刻起,便背负着继承家业的重担。

  一分一秒,都浪费不得。

  到底是小孩子心性,没一会儿就玩疯了。

  鬼屋,海盗船,摩天轮,过山车,旋转木马……

  一个都不想错过。

  见孩子玩得这么开心,林墨歌只能舍身相陪。

  那些刺激的游乐项目,让她脸红心跳外加腿软胃痉挛。

  可是看孩子玩的开心,只能咬牙硬撑。

  到了最后,竟然渐渐适应了那些刺激的项目,还主动提出坐了一次冲浪呢。

  两人一直玩到傍晚时分才舍得出来。

  看着孩子儿上兴奋的笑容,她就觉得再辛苦都值。

  接下来,母子二人便到了市中心的商业街。

  去疯狂购物。

  在羽寒的坚持下,买了几套黑色白色的休闲套装。

  而她自己也买了些衣服。

  而且都是挑最贵的买。

  反正是某人的钱,不花白不花!

  然后,又去买了一只手机,适合孩子用的那种。

  “月儿,以后就用这个跟妈妈联系,记住了么?妈妈的号码已经存好了……”

  她径自把自己的号码设置成了一号键。

  羽寒点了点头,接过手机小心的放好。

  接下来,又进了家高档的餐厅,母子二人大快朵颐了一番,这才心满意足,准备回家。

  刚从餐厅出来,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情急之下拉着孩子一路小跑追了上去。

  “琳达……真的是你?”

  她追上去拉住那个人,眼里闪出兴奋的光来。

  琳达看着好,顿时兴奋起来,眼里有泪光闪烁,“墨歌!?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已经回国半年多了,没想到,你竟然也回来了……更没想到我们能在这里遇到,真的太巧了……”

  林墨歌赶忙把身后的孩子拉上前,“月儿,这位是我们的恩人,琳达阿姨……”

  羽寒眨着黑亮的大眼睛,认认真真的看着面前这个漂亮的女人,甜甜的叫了声,“琳达阿姨好!”

  “乖……”

  琳达蹲下身子来,望着这个可爱的小人儿,因为刚才的一路小跑,他的小脸蛋还红通通的,越发可爱。

  抬头看了林墨歌一眼,两人瞬间都湿了眼眶。

  “墨歌,这就是……真好……长的真好……”

  林墨歌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脸上却依旧是欣慰的笑。

  “是啊,月儿长的很好,当初多亏了你,要不然的话还不知道……”

  “好了!”

  琳达及时打断她的话,温柔的摸着羽寒的头,声音又温暖又好听,“我们不是说好了么?那件事不要再提起了。看到你们母女二人现在生活的这么幸福,就足够了。更何况,月儿还这么可爱……”

  “恩,不提了……我就是一时太高兴了……”

  林墨歌强忍着眼泪,嗓音却已哽咽起来。

  五年年,她一怀孕便被送往加州。

  在那里的九个多月,除了重病的母亲外,琳达是唯一一个陪在她身边的人。

  因为有着同样不幸的童年经历,所以两人,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而当得知她肚子怀的是双胞胎时,还是琳达,帮她一直隐瞒。

  否则的话,她哪里能守得住月儿?

  两人手拉着手,无语凝噎。

  有好多话想要说,可是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羽寒抬头眼巴巴的望着两个含泪傻笑的女人,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琳达阿姨,有问题。

  “喔对了,这是我的名片,我回来以后就在这里工作,你有时间了,要过来找我喔……我们两个再好好的聊聊……”

  琳达拿出来一张名片递给她。

  “恩,一定会的,我还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呢……”

  因为还要回去工作,琳达便先离开了。

  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林墨歌微微叹了口气,心里,泛起一阵苦涩。

  如果当初没有遇到琳达,那她现在,恐怕还是孤身一人。

  她的两个人孩子,都会被抱走。

  所以说琳达是她的恩人,一点都不为过。

  “妈妈,琳达阿姨为什么是我们的恩人啊?”

  羽寒拉着妈妈的手,仰头问道。

  林墨歌蹲下身来,看着孩子可爱的脸庞,“因为妈妈生你的时候,就是琳达阿姨帮忙接生的,如果没有她,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们,明白了么?”

  “只是这样?”

  羽寒有些不相信。

  看妈妈跟琳达阿姨的动容程度,绝对不可能只是接生医生这么简单。

  林墨歌捏了捏小人儿的脸蛋,弹弹滑滑的,像果冻一样,触感极好。

  “你个没良心的小坏蛋!妈妈生你的时候可是吃了好多苦呢,你竟然还说只是这样?……”

  “妈妈,我不是那个意思……妈妈辛苦了……”

  羽寒乖巧的嘟着小嘴道。

  她欣慰一笑,“妈妈不辛苦,只要月儿平平安安的长大,妈妈就已经心满意足……”

  羽寒钻在妈妈怀里,小脑袋却还在飞速的转动着。

  妈妈一定有事情瞒着他。

  总有一天,他会查清楚的!

  两人回到家时,天色已经暗了。

  整整疯玩了一天,累到快要虚脱。

  舒服的泡了个热水澡,便上床睡觉。

  搂着那小小糯糯,带着奶香味的小人儿,林墨歌的心里,是从未有过的踏实。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琳达,引起了回忆。

  她突然有些挂念另一个孩子。

  那个小家伙,现在不知道在哪。

  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生在雇主家,自然是有享之不尽的融化,可是,那个小家伙,也能得到完整的母爱么……

  睡梦中的小人儿不老实的往她怀里钻。

  她心一软,将孩子紧紧的搂在怀里。

  她从来,都不是个贪婪的人。

  能守住一个孩子,已经不奢望更多了。

  就这样下去,挺好。

  抱着怀中的人儿,感受着那温暖的体温,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朦朦胧胧间,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

  自从作了权简璃秘书以后,她的手机就习惯了随时保持待机。

  因为这是她的工作。

  半夜给她打电话的,也就只有权老爷子。

  可是现在,权老爷子已经把她解雇了啊。

  除了他,还会是谁呢?

  因为怕吵醒孩子,便轻手轻脚的出了客厅。

  看一眼那个不断闪烁着的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里面却并没有人说话,安静的令人疑惑。

  “谁啊?”

  她问了一声,依旧没有回答。

  眉头微微一皱,利落的挂了电话。

  心下一嘲,或许,只是什么人打错了吧。

  正好有些口渴,便进厨房去倒了杯水。

  手机,却又响起来。

  不过这次,是一条彩信。

  她点开一看,脸色登时煞白。

  倒着的水已经溢满了出来,烫的她一个激灵,又险些将杯子打番。

  手忙脚乱的收拾好,手机再一次,不厌其烦的震动起来。

  这次,又是那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深吸一口气,接了起来,沉声道,“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但是大半夜发这种东西还打扰别人休息,确实不是什么礼貌的做法。”

  “林小姐……是我……”

  电话里,传来一声细细弱弱的声音,恍然间,眼前浮现出那一抹如弱柳扶风般的身影。

  “白小姐?”

  似乎对于她能准确的猜出来,对主也觉得很惊讶。

  迟疑了一下,淡淡说道,“恩,是我,白若雪……”

  白若雪的声音不急不缓,温婉如水一般,好像永远都是这般好脾气一样,“对不起林小姐,我不是有意要打扰你休息的,只是……”

  林墨歌冷哼一声,“是么?既然不想打扰我休息,又何必发来这样的床照?”

  原本,她还有些同情白若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