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97章 新官上任(2)
  第97章新官上任

  俯身在她耳边,低低道了一句,“你在意的东西,你想要的一切,他都会帮你讨回来。”

  说罢,与她擦身而过,离开。

  她在意的东西?

  她想要的一切?

  难道他说的,是林氏!?

  不……

  她在意的,根本就不是这些啊……

  看着李志明已经消失在大门里的背影,她的心狠狠揪了起来。

  她真的不愿,也没有资格,让那个人,为她做任何事……

  她有好多话,想要问他,想要告诉他。

  可是,却无从说出口……

  一场欢迎会,便在混乱中结束了。

  上班第一天,除了林若瑜给她甩过几个脸色外,公司里的其他员工,倒还算和蔼。

  为了交接工作,李志明一直跟在她身边,帮她解说工作上的事。

  可是,除了工作以外,两个人没有其他的话题。

  似乎都在刻意避免着提起那个名字一样。

  默契十足。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很辛苦。

  因为对建筑一窍不通,所以要学习的,也就更多。

  虽然她对林氏不感兴趣,更不喜欢什么建筑。

  可是,既然做了,就想尽力做到最好。

  要不然光是对着林若瑜那张臭脸,她也够烦心了。

  工作忙碌,却也充实。

  只是偶尔,会有些淡淡的失落。

  目光,总会下意识的去看手机。

  可是那个名字,却一次都没有亮起。

  觉察到的时候,便觉得自己有些奇怪。

  难道,她还在期待着什么么?

  那天半夜的电话里,白若雪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么?

  从此以后,权简璃都不会来找她了。

  因为他已经回到了白若雪的身边。

  那么,她是不是,就真的解脱了?

  自由,不正是她千辛万苦想要得到的么?

  应该高兴才是啊。

  可是为什么,每当这时,心总会狠狠的痛起来,像得了不治之症一般,痛到无药可医。

  再一次下意识的看向手机时,她狠狠的用笔扎了自己手心一下。

  这样,或许能长长记性。

  那个人不是说过么,疼了,才长记性。

  该死,怎么又想到他了?

  权简璃这三个字,好像一种魔咒,萦绕在她的生活中,挥之不去。

  “哟,这儿又没有你的情郎在,自残给谁看呐?”

  一个尖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林若瑜抱着几个厚厚的档案袋,斜倚着门框站在那里,眼里是藏不住的怨毒。

  虽然林广堂一直让她忍耐,不能跟林墨歌起冲突。

  可是林若瑜那盛气凌人的模样,根本无从更改。

  能忍着不对林墨歌动手,就已经是极限了。

  深知她的脾性,林墨歌也懒得与她计较,垂眸,直接把她当成了空气。

  却不知,这种自尊心极强的人,你越是忽略她,不理她,她就越是抓狂,越是愤怒。

  啪……

  将那几个厚厚的档案袋用力拍到了桌子上,下巴快要翘到天上去了。

  “这些是雪城竞标会复赛的资料,这几天都看完了!别因为你的无知拖了公司的后腿!”

  将她话里那些难听的话选择性屏蔽掉。

  纤长的手指,将其中一个档案袋打开,里面密密麻麻的数据和文字,看的她眼晕。

  “这种专业性的资料应该拿给李志明才对,放在我这里,岂不是白白浪费时间。”

  语气平淡的,没有一丝波澜。

  并不是她脾气多好,只是不想跟那个女人吵架罢了。

  被狗咬一口,总不能再咬回去吧?

  林若瑜趾高气昂的瞪了她一眼,从高贵的鼻腔里哼出一股气体,“李志明?呵呵……他只是公司养的一条看家犬罢了,只会听从主人的指挥。你何时听说过,狗会看书学习的?”

  林墨歌脸色一沉,“你父亲对他可是十分器重,况且,他来这里,可是纡尊降贵,根本不像你说的那么不堪!”

  与羽晨相识六年,便也认识了李志明六年。

  只不过,他站在羽晨身边,永远都是一副安静的样子。

  不急不燥,彬彬有礼。

  安静腼腆得,如同一株含羞草。

  如果说羽晨是温暖的阳光,那李志明,便是清冷安静的月光。

  两人性格各异,却又如影随形。

  所以,她不允许林若瑜用那么下作的话,来说他。

  “哼,看来你真是什么也不知道啊……”林若瑜一脸鄙夷道,“他来林氏只不过是为了追我!还被你说得天花乱坠。呵呵,纡尊降贵?我呸!……”

  “不可能!”

  因为实在是过于震惊,她才脱口而出。

  她从来不认为,李志明,会喜欢上林若瑜这种女人。

  “不可能?林墨歌,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女神啦?”

  林若瑜嗤笑一声,眸子里发出怨毒的光,“你以为全天下的男人就都得喜欢你爱上才行是不是?我告诉你,李志明整整追了我三年!像哈巴狗一样的跟在我屁股后面,让他死他都心甘情愿……你绝对不会想到,他在我床上时放荡的样子……呵呵……男人,还不都一样,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林若瑜!你别太过分了!说话要有分寸!”

  她是真的生气了。

  因为李志明是羽晨的朋友,所以,她更不允许,从林若瑜口中说出那么难听的话来。

  因为与羽晨有关的一切。

  在她心里,都是美好而单纯的。

  她想好好的,守护着这份单纯。

  啪!……

  林若瑜重重的一拍桌子,因为愤怒双目通红。

  面目狰狞得模样,像极了漫画里的母夜叉。

  “林墨歌,我最类你这种装单纯的样子,真让人恶心!明明自己就是个肮脏的贱货,凭什么还恬不知耻的勾引羽晨和璃少!”

  愤怒至极时,又嗤笑起来,“呵呵,我知道了,当然是用你那卑贱的身子!怎么,他们是不是都夸你技术好啊?到底经历过多少男人才练出来的,恩?还是跟你那个狐狸精母亲学的?我猜是后者么?都说老鼠的孩子会打洞,狐狸精的女儿,当然也天生就一副狐媚子模样,会勾引男人了……”

  看她说得口沫横飞的模样,林墨歌眸底,一片清冷。

  林若瑜一向自视甚高,理所应当的认为,所有的男人,都会喜欢她。

  可偏偏,她最喜欢的两个人。

  羽晨和权简璃。

  都喜欢林墨歌。

  所以自然而然的,会让她心里不平衡,顺带将这股怨气发泄到林墨歌的身上。

  这种事情,从小到大,已经数不清楚有过多少次了。

  所以林墨歌,根本就不会在意。

  只是,对于林若瑜骂她母亲的话。

  若是放在以前,林墨歌一定会奋力反驳,维护母亲的。

  可是现在,却连句否认的话,都说不出口。

  因为她突然觉得,或许母亲,反而很享受那个尴尬的身份。

  见她低头不说话,林若瑜越发猖狂,“怎么,戳中你的弱点了?原来你也知道我说的都是事实啊?既然知道的话,以后就离璃少远一点!别以为什么狐媚子都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林墨歌深吸一口气,语气依旧平淡冷清,“说了这么多嗓子哑了吧?去喝杯咖啡休息一下吧。”

  “你……”

  没料到,林墨歌不旦不生气,反而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林若瑜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大小姐脾气一上来,分分钟就想生吞了她!

  可是,顾及到她现在对公司的作用,还有,在璃少面前的份量,这才将心头的怒火,狠狠压制了下去。

  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才踩着恨天高,高傲的离开。

  耳根瞬间清静下来。

  林墨歌长舒了口气,无力的靠在椅背上。

  心底,忽然有些悲哀。

  原来,人真的会成长。

  长成那个该笑的时候笑,该哭的时候,还是在笑的虚伪的大人。

  并且,连她都不知道,这种成长,是什么时候,悄然而至的。

  等发现的时候,才明白,自己的心,早已成长到了最衰老的模样。

  坚硬无比,却也遍体鳞伤……

  林墨歌上任副总的第二个周一,恰逢雪城竞标会复赛的日子。

  一大早,便赶去公司开个临时的动员大会。

  然后,一行人便驱车前往比赛场地。

  而此时的权氏集团楼下,竟然是人山人海,热闹得很。

  那些一听到风吹草动便会出动的记者,当然早早的挤在了最前排的位置。

  因为今天的复赛,可是非同一般。

  在国外大火的明星白若雪,要亲自为雪城竞标会复赛站台。

  不过记者们感兴趣的,可不是这一点。

  而是因为她与权氏总裁间的恋情八卦。

  这种八卦消息,才是舆论的大看点。

  跟经济金融版面比起来,娱乐部分,要更容易吸引人。

  而在记者的外围,还有一些看热闹的人。

  多是听说了有大明星来,所以才会聚集起来的。

  因为白若雪之前都是在国外生活,所以在国内,并没有什么成名作。

  今天,还是她回国后的第一次亮相。

  没想到,竟然就献给了雪城竞标会。

  不过,大家早已心知肚明。

  白若雪,雪城。

  这两者间的联系,不言而喻。

  看来前几日有关白若雪与权总的十年情断之事,也绝非空穴来风。

  只是到底分没分手,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而这一点,也正是记者们最关心的所在。

  两辆豪华的保姆车停了下来。

  先是从一辆车上下来几位保镖,然后,才是经纪人。

  最后,白若雪才露出了真容。

  一套浅蓝色的抹胸小礼服裙,将她丰腴的身材完美勾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