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99章 小别又重逢(2)
  第99章小别又重逢

  看着她偷懒的模样,他阴翳的目光,也不觉柔软了许多……

  大会议室里,林墨歌越发坐立难安。

  小腹拧得越发痛了,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也将她眼前的瞌睡虫,尽数赶走。

  犹豫了许久,还是靠近李志明低声道,“我先去一下洗手间,其余的就交给你了……”

  李志明微微点了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目光里透露出担心。

  又向比赛负责任打了招呼,这才总算溜了出来。

  不过为了防止作弊,是不让带任何东西出来的。

  走廊里寂静无声,她揉着拧痛的肚子,进了洗手间。

  镜子里那张脸,果然苍白的很。

  也难怪会吓到李志明了。

  微微叹了口气,正欲进隔间之时,洗手间的门却被砰的一声,从外面踹开了。

  一个冷兀挺拔的人影挺立在那里。

  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闯洗手间的惯犯。

  洗手间恶魔。

  有特殊癖好的权简璃!

  她面无表情,从镜子里看着他那双冰冷慑人的眸子道,“权总果然对女洗手间情有独钟啊。”

  这不温不火,不冷不热的话,惹得权简璃脸色兀然一沉。

  话里带着一丝戏谑,“怎么,这次你又想怎么折腾?偷图纸不成,便要偷人了是么?”

  “莫名其妙!”

  林墨歌冷冷的甩了他一句,便转身就要出去。

  不想再跟他在这里纠缠下去。

  之前他在洗手间里对她所做的一切,至今还蒙蔽在她心头。

  是难以挥之的噩梦。

  她可不想再经历一次。

  “怎么,被我说中了就想一走了之?”

  不料他却反手将门锁住,直挺挺的挡住了出路。

  “权简璃,你又发什么神经!我还要出去参加比赛,请你让开!”

  林墨歌怒目圆睁。

  声音里尽是压抑不住的火气。

  许是月事前期综合征吧,火气是比平日里要大了不少。

  可她也没有意识到。

  看着她吹胡子瞪眼的抓狂样子,权简璃的心情突然便好了不少。

  有一种快乐,就是你越生气,我越兴奋。

  果然,快乐这东西,就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参加比赛?我看你是要去陪着那个李志明吧!”

  他冷冷嗤笑,眼底尽是道道利刃,“林墨歌,你本事果然不少,才短短几日,就把那个男人勾得神魂颠倒,甘心听你摆布,说,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你神经!”

  林墨歌狠狠瞪了他一眼,就要将他推开。

  却被权简璃长臂一勾,紧紧的勾在怀里。

  然后,顺势拦腰抱起,重重的抱在了洗手台上。

  嘶……

  冰凉的大理石台面激的她一个哆嗦,原本就紧拧着的小腹,疼的越发厉害。

  由不得佝偻起了身子。

  额头上也沁出了细密的冷汗。

  连红润的嘴唇,都有些苍白了。

  偏偏权简璃此时怒火攻心,径自以为她想要急着离开,是要去陪那个男人。

  几天里压制起来怒火,在一瞬间喷发出来。

  似要将她燃烧殆尽一般。

  “说!你跟那个男人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

  “你有完没完!”

  林墨歌的火气也不小,一想到那天夜里白若雪发来的床照,还有这几日他的“离奇失踪”,也顾不得其他,怒吼出来,“你既与白若雪夜夜缠绵,日日温存,又何需来限制我的自由!我做什么,跟哪个男人发展,与你何干!”

  因为气愤,她的小脸越发苍白。

  如同青灰色的纸张一般。

  权简璃愣怔了一下。

  看着她额头的汗珠,却以为是因为太过愤怒。

  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

  衬衫的领口方才在挣扎中被挣开了一些,露出光洁白皙的脖颈,看的他小腹一紧。

  该死。

  这个女人仍然能轻易的勾起他的欲火!

  几日不见,这压抑的欲火,似是更浓了一些……

  炙热的大手,下意识的,便滑进她的短裙之下……

  “住手!”

  她抬脚便要踢他,却不料被他轻易地躲开,反而挤在她两腿之间。

  “几天不见,这只小野猫儿的性子怎么一点都没变?”

  他的嗓音越发沙哑低沉,却带着浓浓的轻佻。

  削薄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鬼魅的笑来,看的她心神一荡。

  暗叫不妙。

  这厮每次露出这种邪气的笑来,她都会难逃一死。

  今天这么重要的时刻,才不会让他得逞!

  “呵呵,看来白小姐是只听话的猫咪啊……既然那么喜欢,为何不去找她?非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今天你的小猫咪不是也来了么?可别让人家等急了!”

  方才在楼下,白若雪面对记者时说的那些模棱两可的话。

  让她记忆深刻。

  若不是得到了权简璃的许可,她又如何敢说?

  若不是两人合好如初,她又如何会来为雪城项目高调站台?

  或许记者们不知情,可是林墨歌知道!

  因为她手里还有这一对狗男女的床照!

  感受着她眸子里的愤怒火焰,权简璃手上动作微微一滞。

  转而,却心情骤然明媚起来。

  颀长的手指轻轻滑过她细腻的脸颊,声音如波浪般动听,“怎么,难道你是在嫉妒?”

  林墨歌一愣,瞬间反驳,“嫉妒?哼,我巴不得你能与她夜夜笙歌,最好死在她床上永远不要再出来祸害别人的好!”

  不知为何,一想起他在白若雪床上的场景,心底便泛起一阵委屈。

  那种心痛的感觉,让她踹不过气来。

  望着她眼里的雾气,他忽然有些心疼。

  指腹在她脸颊上轻轻摩挲,语气越发柔软,“我早已与她没了关系,这你是知情的。又为何胡思乱想?”

  她指尖一颤,这个男人,现在是在向她解释?

  怎么可能。

  恶魔的眼泪,她才不相信!

  他俯身,缓缓覆盖下来,她却固执的将脸撇开,语气越发冰冷,“权简璃,你既已经与白小姐重修旧好,就不要再辜负了人家。毕竟十年的感情实属不易。”

  看着她倔强的模样,权简璃的眉心骤然缩紧。

  擒住她的下颚,让她正视着自己。

  幽深的眸子,就那样猝不及防的闯入她眼中的清潭间。

  沙哑的嗓声轻吐,“我与她已经没有可能了,你如此在意我跟她之间的关系,还说不是嫉妒?认了吧,你就是在嫉妒,在吃醋!”

  说实话,得知这个女人吃他的醋,心情真是不错。

  林墨歌丝毫不畏惧,勇敢的回望着他的目光,语气却是从未有过的嘲讽,“权简璃,我没想到你竟是个敢做不敢认的人?真让人恶心!是不是非要把你们缠绵的床照摆在眼前,你才会承认?!”

  话一说出口,她便有些后悔了。

  那张照片的事,她是不想让他知道的。

  “床照?”

  他凤眸微眯,望着她倔强愤怒的脸,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

  “你说什么床照?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哼,你自己做过的事,难道还怕别人知道么?怎么,是不是我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就要被灭口?”

  她嗤笑一声,反正逼她跳楼的事,他又不是没做过。

  “胡说什么?”他温热的手指在她唇边摩挲,声音沙哑而暧昧,“我怎么舍得?”

  说罢,便再欲将唇覆盖下去,却再一次被她躲开。

  “你不用对我说这些暧昧的话,没用!因为我知道你心里有多没品有多下流!”

  因为小腹部愈加抽搐的痛感,她的心情烦躁到了极点。

  狠狠的甩开他放在她腿上的大手,挣扎着就要跳下去离开。

  “墨儿!”

  他忽然轻轻唤了一声,将她紧紧的拥在了怀里。

  带着万分的迫切一般,死也不肯松手。

  她心尖一颤,眼前瞬间一片朦胧。

  “我不知道你知道了些什么,但是我与她什么关系都没有!”

  有些事,越是解释,便越说明有问题不是么?

  林墨歌鼻子一酸,冰冷的声音里,竟带了些哽咽。

  “两人不着寸缕的躺在床上,是什么关系都没有?权简璃,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那么好骗!”

  感觉到拥着她的手臂,微微一僵。

  权简璃将她松开一些,莫名的望着她,眸子里神色复杂。

  “那天我确实是去了若雪那儿,可是什么也没发生,真的!我怎么可能会躺在她的床上!”

  “哼,那就当我眼瞎好了,反正你的话我不相信也不想听,放我走!……”

  小腹一直在拧着痛,心,也被狠狠的揪了起来。

  此时的她,承受着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

  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他的力气却一点不松,仍旧将她紧紧桎梏着,温热的呼吸,在她颈间喷吐,“墨儿,你个小妖精,你以为我会轻易放你离开么?……”

  话语间,一双大手便轻易地将她的伪装扯去,狠狠的闯入进去……

  “你放开我!混蛋!别用你碰过其他女人的手碰我!恶心!”

  她像疯了一般挣扎着,却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放开我……放开……!”

  狠狠的在他脖颈间咬了一口,疼的权简璃倒吸一口冷气。

  冲刺却越发勇猛……

  猛然间,似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同,猛的抽离出来。

  看着那一片殷红,眉心紧紧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