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02章 怪异的小孩
  第102章怪异的小孩

  难道他说的,真的是羽晨?

  那么,羽晨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不敢问,也不敢想。

  因为实在是没有资格,再与羽晨,有任何的牵扯。

  “副总,先不说这个了,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这么回去,我实在是不放心……”

  李志明拉着她向外走去。

  却被她执意拒绝。

  “只是小问题而已,用不着去医院的。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真的没关系……”

  看了身后的人们一眼,她又道,“公司那边还请你帮我打个招呼,我今天就先回家休息了……”

  李志明点头,“好,那你回家好好休息……”

  林墨歌如释重负,这才强撑着身子,快步离开……

  “老师再见!”

  “月儿再见!”

  跟老师挥手告别后,羽寒背着小书包,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中午的时候妈妈打了电话来,说今天会早回家。

  羽寒早就迫不急待的想要回家见妈妈了呢。

  听说妈妈最近到外公的公司去上班了,感觉比以前还要累了呢。

  每天晚上都睡得好沉。

  书包里放着他今天画好的画,是送给妈妈的礼物。

  希望妈妈看到以后,可以开心一些。

  刚拐过一个弯,就看到大树底下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向着这边偷看。

  像小汤圆似的小脸蛋上,架着一副霸气外露的墨镜。

  小脑袋上秘密麻麻的编了数不清的小辫子,跟爬了一头的蜈蚣一样。

  看的羽寒一阵恶寒。

  尤其是小人儿身上穿着的那套艳粉色休闲套装,更是让羽寒无法接受。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说自己认识这个怪异的小孩儿。

  感觉能吸引不少怪异的目光。

  “哟吼……那边那个小孩儿!”月儿靠着树干,一副痞痞的样方。

  羽寒假装没有听到,低头就匆匆走了过去。

  月儿使劲迈着两条小短腿追了上去,一脸的不满,“权羽寒!人家好不容易才有机会来找你的好不好,你干嘛不说话嘛!”

  羽寒这才无奈的停了下来,撇着小嘴看了月儿一眼,“叫我哥哥!你哪里是没有机会,根本就是跟三叔玩疯了舍不得出来好不好。”

  月儿吐了吐小舌头。

  好吧,她这阵子确实是玩得有点疯。

  因为三叔带着她去了好多好玩的地方。

  里面有各种好吃的,还有好多好玩的。

  有三叔喜欢的漂亮姐姐,还在月儿喜欢的帅气到不行的大哥哥。

  所以羽寒给她打了好几次电话,她才一直说没有时间。

  没想到还是被羽寒发现了啊。

  “人家才不是要玩呢,人家是为了跟三叔搞好关系,然后方便调查的好不好……权羽寒,你怎么一点都不了解人家的好心呢……”

  月儿撅着小嘴,一脸的委屈。

  羽寒无奈的叹了口气,“所以呢,打听到什么了?”

  一听这个,月儿马上就欢脱起来,“三叔说,以前是爸爸的秘书帮爸爸找了一个女人,然后就生下了你……”

  “不是我,是生下了我们!难道你不是爸爸的孩子么?”

  羽寒看着她没好气的道。

  那身艳粉色的休闲服,怎么看怎么扎眼。

  “那你见过爸爸的秘书么?”

  月儿摇摇头,“三叔说那个秘书早就不见了,连三叔都不知道去哪了。”

  “原来是这样啊……”

  羽寒低头认真的思索着,事情已经过去五年了。

  当年的秘书离职了,也是很有可能的。

  反正他在权家的时候,就没见过这么一个人。

  见他低头思考着,月儿又没心没肺的拉起了他的手,“权羽寒,这样调查好麻烦喔,我们就不能直接回家问妈妈么?妈妈一定知道的啦……”

  羽寒皱了皱漂亮的眉头,有些犹豫不决。

  如果可以问妈妈的话,他早就问了,又何须等到现在呢?

  之所以不问,一来是怕妈妈想起以前的事会伤心。

  二来,他真的,担心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

  如果他不是妈妈的孩子,那该怎么办?

  这些日子,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妈妈的怀抱,习惯了在妈妈身边的生活。

  如果最后告诉他,一切都只是他的臆想,他真的会很伤心很失望的。

  正在悲伤的时候,突然又瞥见月儿那一身打扮,忍不住提醒了一句,“月儿,你就不能稍微有点品味么?这一头是什么啊?蜈蚣么?还有这衣服……你非要穿这么艳俗的粉色才可以么?还有这副墨镜,戴上能看清楚路么?”

  羽寒小少爷可不是刻薄的人。

  之所以说出这么多刻薄的话,都是被月儿气的。

  恩,一定是这样。

  月儿看着难得有情绪的羽寒,愣了一下。

  然后小嘴一撅,一脸得意道,“你懂什么!这叫潮!懂不懂?衣服跟墨镜可都是限量版的,难道你不觉得这么漂亮的粉色才显得月儿粉嫩嫩的嘛?还有喔,做这样的头发可是很贵的好不好……”

  “这些都是三叔带你去做的吧?”羽寒又问道。

  权家上下,除了三叔这么疯,别人谁敢。

  不得不说,月儿的性格,比他更适合在权家那种环境下成长。

  月儿撅着小嘴嘟囔起来,“哼哼,月儿也好委屈的好不好,要不是你赖在我家不走,月儿早就可以留漂亮的头发,可以穿好看的花裙子了呢!”

  好吧,羽寒承认,她说的也是事实。

  让这么爱美的月儿留在权家,假扮成男孩子,确实是难为她了。

  可是那个家,他是真的不想回去。

  两个小孩子在路边叽叽喳喳的,惹来不少行人的注意。

  主要的问题就是,月儿的打扮太招人。

  羽寒可不习惯被人盯着看,拉着月儿的小手,到了僻静些的地方。

  这才从小书包里掏出手机来。

  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张照片。

  “这是什么?”月儿盯着手机上的照片问道,嘴巴眼睛都张得大大的,不过因为戴着墨镜,所以看不到眼睛罢了。

  “妇产医院?权羽寒,你该不会偷偷的做了什么坏事吧……小明说,男孩子跟女孩子如果亲亲的话,就会怀孕的……嘿嘿,难道你偷偷亲了隔壁班的班花?这可不行喔权羽寒,你要装成我的样子才行喔,月儿可是女孩子呢……你这样可是会暴露的……”

  看着月儿笑得贼眉鼠眼的样子。

  听着她异想天开的碎碎念,羽寒恨不得转身就走。

  最后狠狠的敲了月儿的小脑袋一下,才让她闭上嘴巴。

  不过话题又换成抱怨了,“权羽寒!很痛的好不啦……人家可是女孩子,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嘛,我要去告诉三叔和妈妈……”

  “权羽寒,你走慢点,这好像不是回家的路吧……”

  “权羽寒!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我还要赶在被三叔发现以前回去呢……被三叔发现就不好啦,下次可就出不来了……”

  吧啦吧啦……

  羽寒一声不吭,拉着月儿上了公交,然后乖乖坐下。

  月儿这才不说话了。

  低声问道,“咱们要去哪啊?你不是说不能在人多的地方同时出现嘛?”

  见她安静下来了,羽寒才开口道,“去找琳达阿姨,妈妈说琳达阿姨是帮她接生的医生,她一定知道我们到底是不是妈妈生的。”

  手机里的照片,就是前几天琳达给妈妈的名片。

  羽寒偷偷的拍了下来。

  至于现在,他之所以敢拉着月儿一起坐公交车。

  就是因为月儿的打扮太扎眼了。

  尤其是戴着墨镜,谁也不会看出来他们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

  本来是可以给琳达阿姨打电话的,可是羽寒觉得,还是当面去问问比较好。

  如果他跟月儿一同出现在琳达阿姨面前,她就没办法再说谎了。

  许是在权家的时间久了。

  羽寒想问题,都会想的比较周到。

  考虑的也较多。

  两个小家伙辗转,按照名片上所写的地址,终于找到了琳达所在的那家妇产医院。

  “喂,你们这儿是不是有个叫琳达的医生?”

  月儿盛气凌人的冲着小护士问道。

  问的小护士一愣。

  因为说话的这个小孩儿实在是太怪异了。

  可能只是谁家的孩子跑出来玩了吧?

  当下并没有理会。

  羽寒看了月儿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才去了权家几天,就跟着三叔学了一身的臭习惯。

  连话都不会好好说了。

  看来她跟三叔还真是臭味相投,物以类聚啊。

  还好才去了几天,要是从小在权家长大,恐怕现在这小家伙就要上天了啊。

  羽寒把她拉在身后,然后冲着刚才那位护士甜甜一笑道,“护士姐姐,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一位叫琳达的女医生啊?”

  小护士这才停下手里的工作,认真的看了羽寒一眼。

  顿时两眼放光。

  女人本就喜欢美好的事物。

  羽寒本就长得极其可爱,又懂礼貌,站在打扮怪异的月儿身边,活脱脱一位小绅士。

  自然马上就赢得了护士的好感。

  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这才道,“琳达医生是在这里工作,不过她今天请假休息一天,你们来得很不巧呢!”

  两个小家伙马上就萎靡了下来。

  小护士被他们可爱的模样逗得笑起来,“小朋友,你们找琳达医生有什么事么?姐姐可以帮你们转告的喔。”

  “谢谢姐姐,不过还是不麻烦你了。我们改天再来好了……”

  羽寒礼貌的道了谢,这才拉着月儿离开。

  从医院里出来,月儿小嘴一撅,双手叉腰,浑身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