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05章 阴差阳错(3)
  第105章阴差阳错

  “璃爷……该不会是小少爷他又……离家出走了吧?”

  岳勇暗自替小少爷捏了把汗。

  上次离家出走后,回去就被关进了狗笼子。

  没想到小少爷这次竟然还敢再出走啊。

  想必再被抓回去,就没那么好蒙混过关了。

  “哪那么多废话!让你找就去找!”

  权简璃的怒火已经冲到了头顶,马上,就要喷涌而出。

  那个该死的小家伙,整天就知道跟他对着干!看来上次的惩罚还是太轻了些!他竟然没长记性!……

  脸色越来越暗,猛然间抬头,便看到在巷子另一头的路灯下,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穿着一身艳粉色的休闲套装,戴着一副夸张至极的墨镜,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笑嘻嘻的说着什么。

  那身影,那模样,除了权羽寒还能是谁!

  啪!……

  岳勇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便重重挂断了电话,快步向着那个小小的人影冲了过去。

  像是一阵风席卷而过。

  看着一路小跑的权简璃,林墨歌愣怔了一下。

  他腿上的伤已经好了?

  这厢月儿还在费尽心思的跟电话里的三叔周旋,“亲爱的三叔叔……你真的不用担心啦……我很乖的,会自己回家的好不好……”

  话还没有说完,便一头撞到了一处坚硬的东西上。

  疼的低呼了一声。

  啪嗒,挂了电话。

  撅着小嘴,揉着被撞疼的小脑门,气不打一处来,“谁啊这么讨厌,走路不长眼睛嘛……”

  下一秒,小小的身子就被腾空拎了起来。

  两条小短腿在空中无力的扑腾着,可怜极了。

  “啊啊……你是谁,竟然敢对小爷我不敬,知不知道小爷我是谁……”

  权简璃的脸色越发黑到了极致。

  听着那小家伙满口的胡话,恨不得把这小东西给生生捏碎!

  “权羽寒!你从哪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冷冷的一声,如同震天吼一般,震得月儿一个激灵。

  这才抬头,看到了那张如冰山一样的严肃脸孔,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瞬间溢满水汽。

  “爸……爸爸?”

  打死月儿都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羽寒的爸爸!

  而且还是这么生气的样子,真的好可怕啊……

  糟了!还有真正的权羽寒呢!

  她慌乱的向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到权羽寒的影子。

  刚才还在她身后跟着的啊,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呢。

  没想到权羽寒这个家伙这么狡猾啊,一看到爸爸就溜了。

  只把可怜的她留在这里,被爸爸抓了个现形!

  她撇撇小嘴,一副委屈的样子,“都是三叔教我的,是三叔的错……”

  权简璃目光一凌,“竟然还敢把错推到别人身上!我看你是欠收拾了!上次关你狗笼还惩罚的不够!”

  一听说关狗笼,月儿就更委屈了。

  两条小短腿扑棱着想要从他手里挣脱出来,“呜呜……我不要被关狗笼,呜呜……爸爸是坏蛋……放我下去……”

  她小小的身子,哪里能挣脱得出去。

  被权简璃提在手中,就像是提了一条活蹦乱跳的小鱼。

  林墨歌站在原地,傻愣愣的看着权简璃像风一样飞奔到巷子的另一头。

  然后,手里好像是提了一个小孩子回来……

  月儿还在努力挣扎着,不管怎么说,她现在这个样子,太没面子了。

  实在是有损她的英明啊英明。

  “呜呜……爸爸好坏,放我下去……”

  被她吵的不耐烦了,权简璃冷哼一声,“权羽寒!你这是什么丢人的打扮!真是给我丢脸!大晚上的戴墨镜,能看见路么?恩?”

  月儿小嘴一瘪,恍然大悟。

  怪不得刚才没有看到爸爸过来抓她,原来是因为戴着墨镜!

  恩,下次她一定吸取教训,天黑以后不能戴墨镜!

  “还有你这头发,这是什么东西?跟蚯蚓一样,脏死了!以后不许再跟你三叔出去鬼混!这衣服也是,你以为你是夜店小牛郎么?穿得花枝招展的,想要学你三叔招蜂引蝶,还早了二十年!……”

  许是被气得急了,一向冷静自持的权简璃,竟然也一怒之下说了这么多数落的话。

  这下月儿就不乐意了。

  在半空中小手一叉腰,小嘴撅得老高,“这才不是蚯蚓,这叫潮流!老爸你太落伍了,哪能知道这个呢……还有喔,夜店小牛郎是什么东东啊?能吃么?招蜂引蝶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还早二十年,我已经五岁了喔,已经是大人了!……”

  听着小家伙吧啦吧啦的碎碎念,权简璃只觉得脑袋一阵发紧。

  “再过二十年你也是个小屁孩!”他唯有怒吼一声。

  反正跟小孩子根本没有道理可讲的。

  反正最后被逼疯的,肯定会是他。

  走得近了,两人争吵的声音也传入林墨歌耳中。

  她这时才看清楚,他手里提着的那个怪异的小孩子。

  艳粉色的衣服,满头的小辫子,巴掌大的小脸蛋上,还架着一副帅气的墨镜。

  虽然确实如小家伙所说,很潮啦。

  可是这些东西都集中到一个人的身上,而且还是一个五岁小孩子的身上,也确实奇怪的很。

  在她面前站定,权简璃又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在挣扎着的小家伙,沉声道,“你不是对我儿子很感兴趣么?这个奇怪的家伙,就是我儿子权羽寒……”

  “我才不要当你儿子……放我下去,你个大坏蛋……”

  月儿再次奋力挣扎起来,却因为头朝下被提着,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不小心掉了下去。

  听着这稚嫩的小奶音,林墨歌突然愣了一下。

  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

  恰好此时月儿愤怒的抬起头来,瞪着那个混蛋老爸。

  却不料,与直愣愣看着她的林墨歌对上了视线。

  一大一小,两人同时一怔。

  月儿是有些懵了,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是她日思夜想的妈妈么?

  可是可是,妈妈为什么和羽寒的爸爸同时出现了呢?

  这个现象要怎么解释啊?

  她小小的脑袋根本就转不过来啊。

  要是权羽寒在就好了,他肯定会知道这是什么情况的……

  林墨歌的脑袋里面空白一片。

  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愣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眼前,只有那个打扮怪异的小家伙,冲着她眨巴着眼睛。

  两个人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一瞬间,陷入了尴尬的安静之中。

  她的模样,看在权简璃眼中,却被误会成了另外的模样。

  他还以为,这个女人是因为突然见到他有这么大的儿子,所以一时接受不了。

  “怎么,我有这么大的儿子很奇怪么?”

  他沉声问道。

  “儿……儿子?”

  林墨歌嘴角僵硬,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个小家伙这一身怪异的打扮,如果不表明身份的话,确实很难猜出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的。

  权简璃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不就是有个儿子么?至于这么大反应?

  眉头紧紧一皱,看了一眼刚才被他扔在地上的食物袋子,再看一眼被他抓在手里的小家伙,微微叹了口气。

  “看来今天没时间去你那儿了,你自己先回吧。”

  说罢,黑着脸越过她,向着车子停着的方向走去。

  轰。

  林墨歌像是被五雷轰顶一般,现在,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那张小小的脸蛋,跟月儿的一模一样啊啊啊……

  记忆的闸口瞬间被洪水冲开,让她刹那间,回到了五年前。

  当初,她刚生下第一个儿子,就被冲进来的护士带走。

  甚至连抱,都没有抱上一下。

  这么多年来,那个被抱走的孩子,连一点消息都不曾得到。

  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

  而且,而且竟然是权简璃的儿子!

  权简璃……

  权总……

  突然,她想起当初,帮她联系雇主的那个黑衣人,冲着电话里叫的,正是……权总……

  难道这一切,竟会这么巧合!?

  可是为什么,在权简璃身边这么久,她竟从未将这两个人结合到一起想过!?

  若不是今日亲眼看到权简璃和这个孩子,她根本就不会记起,当年的雇主,也姓权!

  悔恨,欣喜,害怕,兴奋……

  各种复杂的情绪在她心头交织着。

  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此时的心情。

  权简璃提着那个小小的家伙走到了车子前,打开车门,狠狠的将小家伙丢了进去。

  “矮油……好痛……”

  月儿被丢的摔了个大跟头,脑袋咣当一声撞到了玻璃上。

  疼的龇牙咧嘴。

  权羽寒的老爷也太凶了吧,月儿一点都不喜欢这个老爸了呢。

  林墨歌魔怔一般追了过来,眼巴巴的隔着车窗,望着里面龇牙咧嘴的小家伙,慌张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权……权简璃……他真的……是你儿子?真的?”

  她傻乎乎的看着车里的小人儿,又望了望黑着脸站在一边的权简璃,焦急的问道。

  “怎么,林墨歌,你别告诉我,真对我儿子有兴趣吧?”

  权简璃的眸子沉了又沉。

  他实在看不惯这个女人对其他的男人感兴趣。

  就算那个男人是他五岁的儿子也不行!

  果然,这真的是他的儿子……

  五年前的那个陌生的雇主……

  就是他……

  她痴痴的趴在车窗上,看着里面的小人儿,眼前瞬间朦胧。

  没想到,她竟然还能再见到自己的孩子。

  而且还是在如此不经意的情况下……

  她的孩子,好好的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