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08章 阴差阳错(6)
  第108章阴差阳错

  想要送给爸爸做礼物。

  可是,他等啊等,一直等到天都黑了,爸爸才匆匆而来。

  他把画拿给爸爸,满心期待着,爸爸会喜欢。

  却没想到,爸爸竟然把那副画撕碎了。

  因为爸爸说,画出那样的东西来,是在给他丢脸……

  却不知道,羽寒的心,也如同那张画一样,被一起撕碎了。

  从那以后,羽寒就死了心。

  既然爸爸不承认他的存在,那他,也不稀罕认那个爸爸!

  直到有一天,佣人在门外,捡到一只刚出生就被遗弃的可怜的小狗。

  羽寒便把那只小狗留了下来,还给它起名叫做贝尔,整天与它在一起,把它当成了最好的朋友。

  不论什么话,都会对它说。

  可是,爸爸却很讨厌脏的东西,更讨厌动物。

  甚至让佣人把贝尔抓出去丢掉。

  所以,羽寒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与那个令他畏惧的,高高在上的爸爸斗争。

  后来,贝尔因为受到了惊吓逃走了,他为了追贝尔,第一次从家里跑了出来。

  然后,就遇到了妈妈……

  是妈妈救了他,还把他错当成了月儿带回家。

  从那以后,他就贪恋妈妈的温暖,舍不得离开了。

  本是悲伤孤独的过往,从那个小的孩子口中说出来,却像是在说一个童话故事一般。

  “那个该死的混蛋!他根本就不配做一个父亲!”

  林墨歌声音哽咽着,早已泪流满面。

  权简璃那个人渣,他怎么忍心,伤害一个这么小的孩子!

  而且,这个孩子还是他的亲生骨肉!

  “对不起宝贝儿,都是妈妈的错,是妈妈不好……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小人儿,就像是抱紧了全世界。

  原本以为,儿子在雇主的家里,会过着富足最好的生活,享受着最好的一切。

  却没有想到,儿子每一天,都在承受着煎熬!

  那么小的孩子,究竟是怎么样熬过来的?

  她真的,不敢想象。

  只有紧紧的,紧紧的抱着儿子,想要把他嵌进自己的身体一般。

  “羽寒,原谅妈妈,这么晚才找到你。以后,妈妈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再也不会让你去受那个人渣的气了,妈妈会好好的保护你的,所以,不要再害怕了,知道么?”

  “恩,妈妈,羽寒一点都不怪妈妈……反而好想妈妈喔……”

  羽寒湿漉漉的小脸蛋,在她怀里蹭着,闷声闷气道,“妈妈,让羽寒以后一直都留在妈妈身边好不好……羽寒再也不想回那个家了……”

  “好,妈妈答应你,一定会想办法,让你跟月儿,都留在妈妈身边的……”

  林墨歌轻轻的拍着孩子的背,心底,钝钝的疼。

  权简璃那个混蛋,她绝对不会,原谅他的!……

  母子二人,因为重逢的喜悦,聊了整整一夜。

  及至天色微亮时,才沉沉睡去。

  分别五年,真的,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说。

  愉快的,悲伤的,孤独的。

  全都想要分享……

  不知睡了多久,迷糊间,被手机铃声吵醒。

  却是羽寒放在口袋里的手机。

  看到上面的名字时,林墨歌的觉瞬间清醒了。

  “月儿?是你么月儿?”

  她紧张的问道。

  “妈妈……呜呜……妈妈,月儿好想你……”

  一听到从那里传来的声音,她的一颗心,才落了地。

  “月儿乖,不哭啊,告诉妈妈,爸爸是不是欺负你了?”

  因为昨天权简璃走时,脸色很不好。

  所以她便预料到,他定会对月儿有所惩罚。

  月儿的声音刻意压低,像是躲在被子里打的电话。

  “呜呜……他们说那个便宜老爸要把月儿关到好黑好黑的小房间里去,还不许月儿吃饭……呜呜……妈妈,月儿不要在这里了,妈妈带月儿走好不好……”

  禽兽!

  权简璃那个混蛋,简直不是人!

  怎么能把月儿关在小黑屋里?

  他难道不知道那样会给孩子留下阴影的,会把孩子吓坏的么?

  羽寒听到妈妈打电话的声音,也从床上爬了起来。

  揉着惺忪的睡眼,一听到月儿的声音,马上就来了精神。

  “月儿乖,再坚持几天,妈妈一定想办法去救你,好不好?”

  林墨歌现在心急如焚,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与权简璃,不能硬碰硬。

  更不能被他发现月儿的存在。

  “可是月儿好害怕,好想妈妈喔……”

  电话里的小家伙不依不饶。

  “月儿,妈妈现在说的话,你要牢牢记住!千万不能让爸爸跟权家的人知道你叫月儿,更不能告诉他们,你是妈妈的孩子,知道么?你还像以前一样,装作是羽寒,不要被人看出任何破绽,这样妈妈才有机会救你出来,知道么?”

  “真的么?妈妈真的会来救月儿么?”

  小家伙追问道。

  “月儿跟羽寒一样,都是妈妈的宝贝儿,妈妈当然要救月儿出来了。所以喔,月儿不要哭了,乖乖的等着,好不好?”

  她耐心的哄着。

  月儿的声音压得更低了一些,“可是妈妈,月儿真的好讨厌那个便宜爸爸喔,我们不要他了好不好……”

  林墨歌苦笑起来,“好,以后我们三个人生活在一起,不要那个讨厌的权简璃!”

  月儿这才破涕为笑,握着手机又撒起娇来,“还有喔妈妈,我要做姐姐,让权羽寒叫我姐姐!要不然,月儿才不听话呢……”

  这个要求,倒是让她哭笑不得。

  果然,对于双胞胎来说,谁大谁小的问题,永远都会争论不休。

  羽寒一直在妈妈身边,当然也听到了月儿的话。

  撇了撇小嘴,不情愿的冲着手机喊了一声,“姐姐!这下行了吧,你要乖乖的在那里待着喔!”

  月儿乐得在被窝里打了几个滚儿,刚才的坏心情一下子都没有了。

  “嘿嘿,弟弟乖,姐姐一定会完成任务的!可是弟弟要跟妈妈一起来救姐姐喔……”

  一口一个弟弟,气得羽寒撅起小嘴来。

  “好,妈妈一定去救月儿……”

  林墨歌宠溺的摸着羽寒的头,又嘱咐了月儿几句,这才不舍的挂了电话。

  权简璃那个混蛋,不会真的要把月儿关进小黑屋吧?

  要是吓到月儿可怎么办?

  她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平安的救出月儿,又保全羽寒呢?

  想要在权简璃眼皮子底下动些小心思,恐怕,随时都会被发现吧?

  毕竟她知道,那个男人的能力,有多强大……

  可是,这一对儿女,她也必须得到!

  不管付出何种代价,都一定要保护好两个孩子!

  挂了电话,也到了羽寒上幼稚园的时间了。

  她便起床帮孩子准备早餐。

  羽寒依旧如往常一样,乖巧的自己去洗漱换衣服。

  看着儿子穿着前几日新买的运动装出来,她才发现,自己不是一般的粗心啊。

  “宝贝儿,这些天真是委屈你了,竟然一直让你穿着月儿的衣服……”

  她都能想象的到,有洁癖的羽寒,心里该多抗拒啊。

  可就算是这样,小家伙也不想离开她,不想离开这个家。

  心里,顿时溢满了感动。

  她欠羽寒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没关系妈妈……只要能留在妈妈身边,羽寒就已经很满足了!”

  小人儿冲她甜甜一笑,却让她越发愧疚。

  如果不是这件事,她根本就不会发现,她对孩子的关心,竟然少到如此可怜的地步。

  竟然会如此粗心大意。

  或许,她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吧。

  羽寒吃早餐的时候,她却吃不下。

  想要从权简璃的眼皮子底下,把月儿救出来,无异于老虎身上拔毛,被发现,就是送命的事。

  丢了她的性命倒是不怕,她怕的,是彻底的失去两个孩子。

  心力交瘁间,电话竟响了起来。

  当看到上面显示的衣冠禽兽四个字时,她的心尖陡然一颤。

  “喂?”

  “准备好行李和身份证护照,陪我到国外出差。十点我过去接你。”

  冷静的声音,却是不容质疑的命令语气。

  “去哪?怎么走的这么急,我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冷冷打断,“你只是我的床伴,尽好应尽的义务就好,其他的,没必要也没资格知道!”

  说罢,根本不等她反应,径自挂断了电话。

  气得林墨歌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果然是个禽兽!连出差都想着那些下流的事!”

  她咬牙切齿,这厮竟然说要让她陪着到国外出差!

  而且还特意强调了她床伴的身份!

  那边要把可怜的月儿关在小黑屋里,这边竟然还想着男欢女爱之事,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可是如今的她,又如何能选择?

  从遇见他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注定,逃不开她的掌心了吧?

  现在,竟然无意间得知了羽寒的存在。

  恐怕今后,也要与这个人,继续纠缠下去了……

  只是这纠缠,却需要她付出惨痛的代价……

  可是,如果用她的自尊和清白,能换来一对儿女的平安,那么,她愿意。

  怕只怕,到最后,一无所有。

  输了自己,也输了孩子……

  因为他说要到国外出差,想必一天之内是回不来的。

  便向公司打了电话请假。

  然后又把羽寒送到了另一家可以寄宿的托儿所内。

  这是她偶然间发现的托儿所,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派上了用场。

  因为之前所在的幼稚园,是没办法寄宿的。

  放羽寒一个人在家,她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