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16章 日落爱琴海(8)
  第116章日落爱琴海

  凭什么他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就要给她贴上这样耻辱的标签!

  心里愤怒不已,却又不敢发泄出来。

  因为他刚才的威胁,实在是够直接。

  尤其看他现在像没事人一样画画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恨不能将他狠狠的按到海水里淹死才好!

  心里诅咒了他一千遍一万遍!

  可是身下的沙子实在太过柔软舒适,海风也太过惬意,连阳光的温度都那么恰到好处……

  渐渐地,眼皮越来越重……

  不知不觉间,沉沉睡去……

  明媚的太阳,也渐渐西斜。

  沙滩上的温度,却丝毫不减。

  许久,权简璃终于画完了最后一张图,揉揉发胀的眉心,转头,看向那个像小树苗一样,被他埋在沙子里的女人。

  却见她歪着头,睡得正熟。

  沙滩上吵闹的声音,也丝毫影响不了她的睡意,红扑扑的小脸,轻易便点燃他身体某处的火焰……

  怪不得,这一阵耳根如此清静。

  还以为她是突然转了性,变得乖巧起来。

  没想到竟然是睡着了……

  看着那沉睡的人儿,眼底,不觉又变得温柔。

  林墨歌睡得正香,却被兜头的一瓶冰水给浇醒了。

  一肚子的火正没处撒,一睁眼,便又看到一张极度欠扁的脸,怒意值陡然飙升!

  “哪个龟孙子敢打扰姑奶奶睡觉!”

  “权简璃你是不是有病,不知道这样会吓死人的么,我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丫的,最好变成厉鬼,天天缠着你索命!……”

  “你不折磨人是不是不舒服啊,想找刺激自己玩去,少来惹我!”

  一张嘴,像机关枪一样,骂个不停。

  权简璃的脸色越来越暗,越来越阴沉。

  终于,在她嗓完最后一个“混蛋”之后,暴怒了。

  “勾引男人还有理了!林墨歌!看清楚你自己是什么身份!若是再让我看到你跟什么男人卿卿我我,别怪我不客气!”

  她嗤笑一声,“呵呵……我当然记得,我只不过是你供你玩乐的床伴而已……”

  他的眸子陡然一沉,却并没有反驳。

  她的心,瞬间冰冷彻底。

  果然,之前的一切温存,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

  是他给她的一个假象,一场梦。

  他心情好时给了她一颗糖,她却会错了意,以为,那就是他的心。

  林墨歌啊林墨歌,你怎么会如此愚蠢?

  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哪里来的真心!

  就算有,也早已给了那个叫白若雪的女人!又怎么会轮得到你!?

  怆然一笑,声音凄凉,“不好意思,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恐怕不能尽责了……”

  言下之意,就算是玩具,也有损坏的时候。

  他的脸色沉到了谷底一般,冷得吓人。

  最终,冷哼一声,“那就在这里好好反省!”

  说罢,扬长而去。

  她闭了眼,扬起头,倔强的,不想让眼泪落下。

  终究,是她会错了意,才会愚蠢的,落入他的陷阱……

  他走后,她一人挣扎着爬出了沙坑,在沙滩上,整整坐了一夜。

  听着耳边来来去去的声音,内心,一片荒芜。

  吵闹嬉戏的,是带着孩子的人家。

  一家人和乐融融,幸福美满。

  可是这样的家庭,于她来说,却是一种奢侈,是永远都无法实现的梦想……

  亲昵耳语的,是热恋中的恋人。

  十指紧扣,在沙滩上漫步,时而轻声耳语,时而四目相对,时而,相拥热吻……

  她不觉苦涩一笑,这样自由而炙热的爱情,于她,只是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及。

  明明就那么容易得到的幸福,为什么对她来说,却难如登天?

  她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啊……

  一个完整快乐的家,一个相守到老的爱人……

  仅此而已。

  紧抱着双膝,就那样安静的坐着。

  她宁愿,就这样坐化成一块礁石,坐到海枯石烂,时间的尽头……

  她没有回去,他也没有来找。

  一直坐到凌晨,天微微亮时。

  林墨歌才终于坐上了车,回到酒店。

  然后,收拾东西,回家。

  若不是预定好的行程,她恐怕,会一直在沙滩坐上好几天吧。

  漫长的回家途中,两个人却始终没有任何交流。

  就如同毫不相识的陌生人一般。

  下了飞机,一眼,便看到了在人群中那张憨厚的脸,岳勇早已经等候多时了。

  “璃爷,林小姐!”

  岳勇笑着打招呼,伸手便要帮林墨歌提包,却被她婉转拒绝。

  “我自己来就好……”

  然后冲他礼貌的点点头,径直向着出口走去。

  权简璃眉头一皱,却不发一言,迈开修长的腿,黑着脸走了出去。

  岳勇明显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又不敢多嘴问什么,只能闷头跟在后面。

  到了机场外,岳勇恭敬的帮忙开了车门,权简璃却径自钻了进去。

  “璃爷,林小姐她不跟我们一起走么?”

  权简璃看了一眼倔强的站在一边的人儿,脸色一沉,“去公司!”

  岳勇不敢违抗,只能赶紧上了车。

  又同情的看了林墨歌一眼,这才发动了车子,缓缓离去。

  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和人,林墨歌心头一凛然。

  昨天整整一夜,她想得很清楚了。

  她与这个男人,永远都没有可能。

  唯一的联系和牵扯,便是那两个孩子。

  可是,她也会想办法,把孩子接到自己身边。

  然后,带着孩子远远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在希腊的一切,就只是一场美好的仲夏夜之梦。

  现在梦醒了,一切,都要回到原点。

  就好像童话里,午夜的钟声敲响,公主便被打回原形,重新变成,那个可怜的灰姑娘。

  只是参加一场王子的舞会,根本就不会改变灰姑娘的命运……

  颈间的吊坠,传来冰凉的触感。

  也将她心中的荒芜,扩大了几分。

  这礼物也如同他的心一般,永远,都是冷冰冰的,不会变得温热。

  这一场不真实的梦,竟然,只留下了这条项链。

  心底,泛起一阵苦涩。

  礼物的意义,便是让收到的人,感动,开心,甚至,产生错觉。

  只要达到了这种意义,那么,这个礼物,便是有意义的。

  礼物,只是一个物件罢了。

  没有灵魂,没有本身所属的思想。

  可是,人们偏偏要给礼物加注着诸多的意义,其实加注的,只不过是人各自的希望和侥幸罢了。

  权简璃自己都说过,对于女人,他向来很大方。

  所以,这条项链,也只不过是她让他顺心时,随手给的奖赏罢了。

  就像不狗小猫听话时,主人奖赏的一块骨头,一条鱼。

  除此以外,没有任何意义。

  或许有一天,她走投无路了,真可以把这条项链卖个好价钱呢。

  毕竟对于她的现实来说,只有钱,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轻轻叹息一声,收回心思来,准备回家。

  几日不见儿子了,她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抱抱小家伙呢。

  突然间,便归心似箭。

  “墨墨!真的是你?”

  身后,传来一声清润而熟悉的声音。

  熟悉到,如同从另一场名为青春的梦中传来,熟悉到,让她下意识的,想要逃避。

  “墨墨!等一下……”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下一秒,她的手腕被紧紧握住。

  然后,一张俊美干净的面容,出现在她眼前。

  “羽……晨……”

  她轻声的唤出了那个名字,声音,却瞬间哽咽。

  这个她朝思暮想,照亮她整个青春的名字,竟然在时隔五年之后,再次从她的喉咙里叫了出来……

  五年了,那个如和煦的阳光一般,温暖了她的少年。

  已经长成一个高大挺拔的男子。

  俊美的容貌,越发潇洒,面如皎月,眸若星光。

  最是那一抹明朗的笑容,瞬间,便闯进了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刚出差回来?”

  他的声音,依旧温润清透,似乎从遥远的过去而来,穿透了她整个人生。

  一如从前般,他的心,永远停留在她身上。

  所做的一切,也只为了她考虑。

  “恩……恩……刚回来……”

  她唯唯诺诺,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心里的亏欠与歉疚,整整五年来,没有一刻停止过。

  她曾想像过无数次,与他重逢的场面,却没想过,竟是在此时。

  在她最狼狈之时。

  现在,她刚刚知道,自己孩子的父亲,是权简璃。

  也刚刚明确了,在权简璃心里,她只是个下贱的床伴。

  也明白了,她的前途,有多么黑暗。

  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会遇到羽晨?

  难道他,便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天使?

  可是,如果狼狈不堪的她,又怎么能,告诉羽晨一切?

  从五年前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没有了资格啊……

  “你……也要出差?”

  她按捺下心中的慌乱,不想被他看出破绽。

  “恩,临时有个项目要谈,不过明天就回来了。”羽晨依旧灿烂的笑着,如同盛夏时盛开的开。

  寂静无声,却灿烂妩媚。

  “喔……”

  她浅浅应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世界上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此了吧?

  五年后,再度重逢,却早已物是人非。

  她比五年前,还要俊朗迷人,气质干净,谈吐非凡。

  周身,都带着纯净的光环。

  就连心,都如同五年前一般,纯净,透彻,如磐石一般,不移不转。

  而她,却变得肮脏不堪。

  失了自尊,失了清白。

  身体和心灵,皆已染上了世俗中的丑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