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17章 父女的相处方式(1)
  第117章父女的相处方式

  变成了当年的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这样的她,又有什么资格,站在他面前,与他相认?

  又能如何,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与他相谈甚欢?

  有些东西,一旦变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她的心中,百转千回。

  看在他眼里,却一如既往。

  伸手,如五年前一般,熟稔的,摩挲着她的头发,嗓音里,满是宠溺。

  “这么久不见了,你过得好么?为什么……一直都不肯联系我?……”

  就算是她狠心的拒绝他,不联系他。

  他也始终狠不下心来责怪她。

  “墨墨,我知道,这些年,你一定有自己的苦衷。所以,我一次都不曾怨恨过你……”

  温润的嗓音娓娓道来,却把她的心,狠狠撕裂。

  她的羽晨啊,她那如阳光一般的少年。

  为何,她明明就那样深的伤害了他,他却还要傻傻的为她包庇……

  “对不起……我……”

  她开了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些苦衷,又如何能告诉他?

  她与他,早已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她没有资格,再与他有任何牵扯。

  指甲,紧紧的攥进手心,却毫无察觉。

  深吸一口气,努力的,扬起一抹笔意,“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善良……这些年,你过得好么?”

  看着她伪善的笑脸,他眸底一沉,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

  “你真的,是在关心我么?那我告诉你,我过得不好,一点都不好!没有你的日子,我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我过得一点都不好……”

  他的声音,也微微颤抖。

  像个孩子一样,目光急切。

  紧紧的抓着她的肩膀,分明的指节,似是要嵌入她的肉里一般!

  “墨墨,你知不知道,这五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做了多少努力,才终于有勇气回来见你……墨墨,知道你在担心着我,我真的好开心……”

  林墨歌的心,在泣血。

  一滴一滴,顺着那道旧伤口,向外涌出。

  她如何不知,自己给这个少年心里,留下的伤口更深!

  可是,这场相遇本就是错误的,她和他,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也永远,都没有可能啊……

  不,或许,一开始的相遇。

  是上天的恩赐。

  如果那个时候,她有抛弃一切的勇气,那么,或许有可能,与他在一起。

  可是五年前。

  当她选择把清白献给一个陌生人的时候,她的世界,便走上了一条分岔路,一条,不知尽头在何方,坎坷,而黑暗的路……

  紧紧咬着嘴唇,仍此不住内心撕裂般的颤抖。

  “不……羽晨……不要这样……”

  她的声音,微弱到连自己都听不到了。

  因为这拒绝的话,她真的舍不得说出口。

  若是说了,会不会,此生都无法再见?……

  “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做朋友……好不好……”

  “朋友?墨墨,难道在你心里,这么多年来,都只把我当成朋友?”羽晨眼眶通红,“我知道你是在说谎,对不对?你在怪我,怪我没有早些回来找你,对不对……”

  “羽晨!别这样……”

  她咬紧牙关,从他手中挣脱出来。

  心,却痛得像要死掉。

  “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重要的朋友……仅此而已……”

  “不……”

  他上前一步,她却退后一步。

  目光,倔强的望着他。

  嫣然一笑,“开始登机了,快去吧,不要再耽误了飞机……”

  脸上笔着,垂在两侧的拳头,却因为强忍着痛苦,而发抖。

  “墨墨……”

  他抬手,想要抚摸上她的脸颊,却被她不动声色的避开……

  手,僵在了半空。

  空气,似乎凝滞了一般。

  只有广播里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

  许久,他忽而微微一笑,却透着浓浓的悲凉。

  将那僵在半空的手尴尬收回,目光,依旧炙热。

  “好,我先走了……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说罢,头也不回的进了大厅。

  林墨歌的心忽而碎裂开来,散成了一地的回忆与歉疚……

  对不起羽晨。

  是我负了你……

  对不起。

  在这场本该坚持的感情里,是我先选择了放弃,弃你于不顾。

  是我,根本没有资格,再与你有任何纠葛……

  望着那早已消失在视线中的背影,终于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蜷缩着蹲下身子,将自己抱紧。

  啜泣……

  她以为,时隔五年,早已将那个少年,淡忘成了记忆里的一抹朱砂痣。

  却不曾想,那抹朱砂痣,却是她心底最深的伤口。

  只要触碰,便会痛彻灵魂……

  竹雪园。

  岳勇稳稳的将车停好,帮着把车门打开,“璃爷,到家了。”

  权简璃面色阴沉的下了车。

  本来璃爷是要去公司的,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又说要回家来。

  他当然不敢违背,一个转弯,便直奔竹雪园。

  权简璃沉着脸进了电梯,却见岳勇提着他大包小包的行李,另外,还有一个超市高的购物袋。里面装的满满当当,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

  沉声问道。

  “喔……这是……是小少爷要吃的零食……”

  岳勇额头冷汗直冒。

  璃爷一向都不允许小少爷吃这些垃圾食品的,可是最近小少爷偏偏喜欢这些。

  而且,自从璃爷把小少爷带到竹雪园来以后,不拿这些零食哄,小少爷可要把房子都拆了。

  当初带小少爷来竹雪园的初衷,是为了将小少爷跟三少爷和夫人“隔离”开来。

  可以好好的惩罚一下小少爷。

  却不想,是给他带来了“灭顶之灾”啊。

  小少爷以前有多天才,多聪明,现在,就有多顽劣。

  这几天来,请的几个佣人,全都被小少爷以各种方式赶走了。

  走的时候还哭天喊地,说以后给再多的佣金,都不伺候了。

  对于小少爷的这种折磨人的本事,岳勇也只有佩服的份。

  并且,还不敢告诉璃爷。

  因为害怕小少爷会对他进行打击报复!

  总之,跟小少爷相处几天后,他才发现,小少爷折磨人的本事,一点也不比璃爷差。

  简直就是父子相承,承前启后啊。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现在小少爷才五岁,就能把那些佣人折磨到死去活来,等以后长大了……

  啧啧,绝对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啊。

  权简璃正欲再发问,电梯门打开了。

  岳勇松了一口气,殷勤的帮着开门,却不料,被一个满是香气的人影撞了一下。

  “简璃,你回来了……”

  白若雪如兰花般嫣然的笑,看得岳勇微微一怔。

  果然是国际巨星啊,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漂亮。

  就这随便的一笑,都像是在拍画报。

  权简璃眉头微微一皱,看向岳勇。

  岳勇慌乱的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他早上出门的时候小少爷是一个人在家的啊,所以才拜托他帮忙买些零食的。

  这个女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知道岳勇不会撒谎,权简璃的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有些不耐烦。

  “简璃,路上累了吧?吃过饭了没?要不要我做些什么?”

  白若雪柔声询问着,一边熟练又贤淑的帮他将外套挂起来,还将拖鞋摆好,伺候着他穿上。

  “吃过了。”

  权简璃简单的吐出三个字来,目光,却向着房间里寻找着什么。

  白若雪心领神会,“喔,羽寒玩了一天游戏,刚才累了,我哄他睡觉了……这孩子好乖的,又可爱,真心招人疼呢……”

  “游戏?”

  权简璃的脸色一黑,声音骤然阴沉了不少。

  岳勇吓了一跳,璃爷走之前给小少爷安排了学习的任务。

  可现在白小姐又有意无意的提到小少爷玩了一天游戏,这不等于是揭了小少爷的短么……

  况且这父子二人关系本就不好,小少爷处处与璃爷对着干。

  本就关系僵持不下了。

  现在白小姐无异于火上浇油,直接点燃了导火索啊。

  可偏偏白若雪却并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安,继续道,“是啊,好像是一款手机游戏呢,我看了看,还挺有意思的……呵呵,现在的小孩子可是越来越聪明了……”

  啪。

  权简璃将领带扯下来,狠狠扔在沙发上。

  再看一眼厨房,脸色又阴寒了几分,“佣人呢?”

  “佣人暂时……”

  “听说羽寒对来的几个佣人都不满意,所以把他们都赶走了……”

  岳勇刚开口,就被白若雪抢断。

  “肯定是那些佣人手脚不利索,所以才会惹怒羽寒的吧。在找到新的佣人以前,我会在这里陪着羽寒的,你放心吧……”

  岳勇吓得直冒冷汗,白小姐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他本来想说的委婉一些的,却被她这么直接就说出来了。

  完了,这下子小少爷恐怕是难逃一死了啊……

  殊不知璃爷的脸色已经沉了底,黑到不能再黑。

  冲着岳勇沉声道,“把他给我带出来!”

  那该死的小家伙,在闯祸之后竟然还能心安理得的睡觉?

  不好好教训教训,根本就不长记性!

  “是璃爷……”

  岳勇战战襟襟的应着,就要进卧室。

  却被白若雪双抢先一步,“简璃,还是我去吧,羽寒刚睡着,现在叫醒,恐怕会不太高兴……”

  说罢,冲他灿然一笑,转身进了卧室。

  岳勇看着她进了卧室,才低声道,“那个……璃爷……要不然我先带小少爷回老宅去吧。毕竟夫人也想孙子了,而且……白小姐也住在这儿,恐怕会……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