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18章 父女的相处方式(2)
  第118章父女的相处方式

  白小姐毕竟不是羽寒小少爷的亲妈,若是放着小少爷在这里,说不定会打扰到他们的二人世界。

  而且,他也怕小少爷和白小姐之间,会出现水火不融的场面。

  到那个时候,倒霉的可是他。

  本来夹在这父子二人中间就已经够他焦头烂额了。

  若是再加上一个白小姐,这三个人之间,呵呵……

  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死了,倒还清静。

  “谁说她会住在这儿?”

  权简璃眉心紧拧,眸底暗沉。

  看得岳勇一个激灵。

  正欲再问时,就听卧室里传出稚嫩的童音。

  “狐狸精!滚开!你给我滚出去……谁让你进我房间的,臭不要脸……滚出去……”

  “羽寒乖,爸爸回来了,羽寒不是很想见爸爸么?”

  “他回来就回来好了,你这只狐狸精为什么要吵醒我睡觉!滚开……别碰我!……”

  权简璃脸色一寒,大步走了过去……

  这边卧室里。

  月儿正张牙舞爪的把床上的枕头往那个女人身上扔。

  想要把她赶出去。

  她实在是讨厌这个女人,因为她今天突然闯进来,而且还说什么,她是爸爸的女人,是她未来的妈妈。

  月儿明明只有一个妈妈,怎么可能还会有其他的妈妈!

  所以月儿才更讨厌这个女人!

  而且,权羽寒也告诉过她,凡是想要接近爸爸的女人,都是坏人。

  月儿要想尽一切办法破坏才行。

  一定不能让爸爸娶了别的女人,否则的话,月儿跟权羽寒以后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

  月儿正是谨记着这些,所以才这么生气的。

  “狐狸精!不对,你是黄鼠狼精!因为你身上的味道跟黄鼠狼的味道一样,又臭又难闻!……”

  月儿气得小脸通红,又扔了一个枕头过去。

  看着这个盛气凌人的小家伙,白若雪气得牙痒痒。

  若不是因为他是简璃的儿子,她早就把他扔出去了!

  当年,权老爷子逼迫简璃先成家后立业,说只有有了子嗣,才会让他继承公司。

  当时,简璃决定生子的事,她是知道的。

  她以为,简璃会选她,来生这个孩子。

  哪怕,不娶她也好。

  至少,她与他之间,有了爱情的结晶,有了扯不断的牵连。

  可是谁知道最后,简璃竟然找了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女人代孕!一年后,便有了这个孩子。

  那个时候,她真的好恨。

  恨简璃连那个机会,都不曾给她。

  所以,对这个孩子,她是没有任何好感的,反而,还带着些仇视。

  可脸上,依旧带着职业性的微笑,因为这是作为一个演员的基本……

  “羽寒乖,是阿姨错了,羽寒不生气了啊,先出去见爸爸好不好……”

  “权羽寒!”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声怒吼打断。

  权简璃沉着脸走了进来,卧室里的气湿,瞬间下降了不少。

  一声怒吼,吓得月儿一个激灵,瞌睡虫瞬间都逃跑了。

  “谁教你这么放肆的!狐狸精这种话也是你该说的?成天让你看的书都看到哪去了!竟然敢用这么粗鄙的字眼!……”

  权简璃火气冲天,恶狠狠的盯着窝在被子里的小人儿。

  月儿被他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坏了,紧紧的抱着被子,向墙角缩去。

  “她就是狐狸精!想要勾引男人的都是狐狸精!谁让她说自己是你的女人,是我的新妈妈的……”

  月儿露出一个小脑袋,指着站在一边的白若雪说道。

  透亮的大眼睛里,是绝不服输的倔强。

  明明在害怕,却依旧嘴硬的气势,突然,让权简璃想起一个人来。

  那个被他埋在沙坑里,却依旧恶言相向,狠狠的诅咒他的小女人!

  心头一凛,剑眉紧皱。

  心里的怒火,瞬间升腾得更高!

  “我是你爸爸!谁让你没大没小没礼貌了!”

  刚才这小家伙可是连句爸爸都没叫,直接就用了男人,和你两个称呼。

  这一点,让璃爷极其不爽。

  “我爸爸才不会对我这么凶!我才没有这么可怕的爸爸……”

  月儿被他吼得胳膊腿都软了,可还是不想认输。

  她一定要抗争到底,把这个女人赶出去!

  “权羽寒!……”

  璃爷实在是被逼急了,大步走到床前,就要去抓那个小家伙。

  月儿看情形不对,像条小鱼一般,灵活的往被子里一钻,从床头钻到了床尾。

  一边还嚷嚷着,“我才没有这么凶的爸爸!你不是我爸爸,你是魔鬼……呜呜……魔鬼要吃小孩儿啦……岳勇叔叔救我……”

  岳勇被小少爷一提名,是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

  现在璃爷可是怒火攻心,他上前去,岂不是找死?

  可如果不帮的话,那小少爷真挨了揍,去夫人那儿告他一状,恐怕他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苍天啊,大地啊,为啥这么艰难的选择就总是要落在他的头上呢?

  难道就没有好走一点的第三条路了么?

  他在这边悲天悯人,自怨自艾。

  那边一大一小,围着大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追逐战。

  “权羽寒你给我滚过来!”

  璃爷狠狠一扯,被子被他扯到了地上。

  “呸呸呸,我就不我就不!傻子才会乖乖听你话呢……”

  月儿一咕噜滚到了另一边的床头柜上,毫不示弱。

  璃爷气得双眼直冒红光,脸色铁青,绕着床追了过去,“好小子,有种别让我抓住!否则我打肿你的屁股!……”

  月儿像只灵活的小松鼠一样,甩着两条小短腿,连滚带爬的蹿到了床底,还在叫嚣,“哼,谁怕你啊!就会吹牛,有本事你到床下抓我啊!……”

  璃爷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拳头上青筋毕露,却丝毫拿这个小家伙没有办法。

  怒火中烧,却又怎么都抓不到人!

  气得直想跺脚。

  月儿床上床下的钻,虽然逃跑的有些狼狈,可也把便宜老爸耍得团团转。

  看着这一大一小像是在玩猫捉老鼠一般,岳勇也跟着焦急。

  白若雪站在一边,将权简璃的表情和愤怒,悉数看在眼里。

  认识他十年,从未在他脸上看到过除了冰冷之外的感情。

  除了上次在生日晚宴上,看到他对着林墨歌笑。

  今天,是第二次。

  看到他对着一个小孩子,发了这么大的脾气。

  心底,突然衍生出浓浓的嫉妒来。

  却也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能影响到他自持的性格的人,一定,在他心里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

  或许,那个位置,她永远,都无法企及。

  可是,她不会放弃。

  她会用另外的方式,却达到自己的目的。

  以前的她,太单纯。

  单纯的以为,她在他身边陪伴了十年,便理所应当的,占据了他的心。

  所以,才会贸然的耍性子,向他要一个名分。

  却不想,他根本,从未想过,要娶她。

  也因为那次的任性,让他出了车祸,也让她彻底的被他“遗弃”……

  所以现在,她不会再固执的向他要什么名分了,只是想默默的陪在他身边,能看着他,守着他,就足够了。

  而能达到这一目的,就必须找一颗利用的棋子。

  他的儿子,羽寒,便是最好的人选。

  只要从这个孩子下手,她相信,很快,便会再次回到他身边,两人的关系,也会重新回到从前……

  月儿再怎么说,也只是个五岁的小孩子,精力体力都有限。

  最后许是实在没有力气了,钻在床底下死活都不肯出来。

  嘴上,却依旧不饶人,“哼,讨厌的魔鬼!有本事就进来抓我啊……你抓不到抓不到……”

  权简璃脸色早已青一块紫一块,冷的吓人。

  看着从床下露出的得意的小脸,指节捏得啪啪作响。

  可是,那肮脏的床底,他是死都不会钻的!

  若不是腿上的伤还没有好利落,他堂堂璃爷,又岂能被这么个小家伙耍得团团转!真是有辱他的英明!

  而且,他已经两天,都没有合眼了。

  之前与那个该死的女人赌气,因为担心她会再遇到危险,在她身后的车里,整整等了一夜!

  在飞机上更是被她的呼噜声吵到睡不着。

  现在,被这个小家伙又折腾了许久,疲倦感,瞬间袭来。

  “简璃,好了……他还只是个孩子,你这样,会吓坏他的……”

  白若雪上前一步,轻轻拉了拉权简璃的胳膊,“你的腿伤还没完全愈合,再这么下去,又会碰到伤口的……”

  岳勇一看这形势,赶紧也劝道,“是啊璃爷,小少爷今天已经接受了教训,以后肯定不敢了,您就别跟他置气了。”

  权简璃冷哼一声,眼底闪过一抹倦意。

  看着床下露出的那张小脸蛋,沙哑着嗓音训斥,“权羽寒!你认不认错!”

  月儿撅起小嘴来,冲他做了个鬼脸,“做错了才要认错,我又没错,凭什么要认……”

  “你……”

  “好了简璃……”白若雪再次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声音依旧温柔如水一般,就算是再硬的牛脾气,遇到她,也会化成绕指柔吧?

  “羽寒这一点,倒是挺像你的,就连这倔强不服输的脾气也一模一样。所以啊,你先消消气,小孩子要哄才行的……更何况,他说的也没错,是我太大意了,跟小孩子开了那种玩笑……”

  她说着,蹲下身子来,冲着躲在床下的小家伙道,“羽寒,对不起,是我不应该说我是你的新妈妈,吓到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