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119章 父女的相处方式(3)
  第119章父女的相处方式

  “别生阿姨的气了好不好……饿了吧?阿姨给你买好吃的好不好?”

  月儿小巧的鼻子里哼出一股冷气,“离我远点!不知道你身上的味道很臭嘛?……”

  白若雪脸上的笑容一僵,却很快恢复了过来。

  起身看向权简璃时,又恢复了一如既往,如沐春风般的笑颜。

  “简璃,羽寒还小,以后再慢慢让他改,今天就算了吧,都这么晚了,孩子也该累了……何况,你坐了一天飞机也累了,我陪你去休息吧……”

  权简璃眉头一皱,冷眼瞥过她的脸颊,眼底越发黯沉。

  再看一眼趴在床底下,可怜巴巴,却依旧不服输的小人儿,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客厅。

  黑着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心里是压制不下的烦躁。

  白若雪殷勤的去接了水过来,“好了,消消气,父子之间还能有多大的仇恨啊,羽寒只是现在不懂事罢了,以后就会懂了……”

  权简璃黑着脸,并没有接过她递来的水。

  她的手僵持在半空,讪讪一笑,将水放在了茶几上。

  “这是我的家事,你不必操心。”

  终于,他开口吐出一句,语气却是出奇的冰冷。

  “这……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很喜欢羽寒,想跟他好好相处……简璃,再给我些时间,我一定会让羽寒喜欢我的。”

  白若雪站在他面前,像是乞求一般。

  权简璃微微扬眸,看了她一眼,削薄的唇轻启,“不必,天色早了,你走吧。密码我会改过,以后你不用再来这里了。”

  “密码……”

  白若雪身子一颤,眼泪瞬间汹涌而下,“简璃,你这是什么意思?这竹雪园本就是为我而建的不是么……你是不是在怪我私自前来?以后不会了,我一定会先跟你打招呼再来的……”

  看着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他眼前,却浮现出了另一个人儿的模样。

  那个张牙舞爪,敢指着他鼻子大骂禽兽的小女人……

  他阴沉的脸,冷漠的表情,让白若雪的心一寸一寸沉了下去。

  却仍旧,还不死心。

  “简璃,你不会这么对我的……否则那天知道我生病了,为何还要来看我?我知道,你还是担心我的是不是……你只是暂时被蒙蔽了双眼而已……”

  权简璃深吸一口气,嗓音愈加阴翳,“你不提我倒是忘了,你为何要扭曲事实告诉林墨歌?我原本,以为你与别的女人不一样……终究,还是低估了你啊……”

  原本那天,他是接到她的电话,说自己生病了,病得很严重。

  所以一时心软,才去看望的。

  到了那里之后,却与她喝了几杯酒,睡了过去。

  之后的事,他根本无从知晓。

  但是,那日林墨歌却说,她看到了他与白若雪不堪的床照。

  他心里,便已经了然了。

  若不是白若雪自己发过去的,谁还能有这个本事?

  这种卑贱的手段,他早就看得多了。

  也是最不屑的。

  “不……那件事……”

  白若雪一愣,林墨歌竟然把这件事告诉了简璃!

  看来他们二人的关系,绝非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简璃,对不起,我绝对没有伤害林小姐之心。我只是想再回到当初,再回到我们以前的样子啊……简璃,那天的事,就当作没有发生过好不好?我不要什么名分了,也不会再提出分手,所以,不要拒绝我,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她是真的后悔了,如果那天在车上,她没有固执的想要个名分,逼他成婚。

  若是没有以分手来威胁的话,她现在,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她原以为,在他身边十年。

  两人的感情,早已根深蒂固。

  却还是高估了她在他心里的位置,也低估了,他的无情。

  可是,就算他再如何冷漠,如何无情。

  她依旧深爱着这个男人,不可自拔啊。

  所以,现在她别无所求,只求能留在他身边,就算只是默默的陪伴着,也好。

  “你我之间已经结束了,无须再多言其他。”

  他的声音,如他的心一般,冰冷无情。

  散发着森然的寒气。

  冷的白若雪一个激灵,泪流满面。

  “结束……明明只是一句气话啊,你明明就知道,我是无心的……简璃,难道我们十年的情分,就这样说断就断么?我不相信,你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我!”

  她哽咽着,眼神凄凉。

  其实她还想问,是不是因为那个女人,是不是因为那个叫林墨歌的女人!

  才让他宁愿放弃和她这十年的感情!

  可是,终究是不敢问出口,也不敢听到他的回答。

  因为她害怕,一旦得到了回答,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伸手,想要拉住他,却被他不动声色的躲开

  凄然一笑,“整整十年啊,我陪伴了你整整十年!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全都给了你……我的青春,我的仰慕,全都是为了你啊……你怎么能如此狠心……”

  权简璃眉心微拧,似是低低叹息一声。

  “抱歉,以前是我的错,我不该耽误你的大好年华。所以,今后你还是不要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不值得。”

  “可是我父亲一直都把你当成准女婿的啊,难道你忍心让他失望让他伤心?”

  她的嗓音拔高,兀然失了声。

  “师傅那里,我自然会说明,不会再让你为难的。”

  他薄唇紧抿,似是已经没了耐心。

  而此时在卧室里,岳勇整个身子都跪在了地上。

  对于魁梧的他来说,这个床实在是有些太低了。

  “小少爷,快出来吧……”

  “才不要!出去了就会被便宜老爸打,还要看那个黄鼠狼精,我才不要!”

  月儿撅着小嘴道。

  她今天打算一直赖在床下了。

  岳勇一个头两个大,茫然不知所措。

  他只知道哄女人麻烦,没想到哄小孩儿更难。

  想了想,咧嘴一笑,“小少爷,饿不饿啊?我可是买了很多你吩咐的零食喔……”

  “真的?买了很多么?”

  果然,月儿一听说有吃的,两眼立刻放出光来。正想钻出去的时候,却又停了下来。

  “岳勇叔叔,你要是骗我的话,那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岳勇擦了把额头的燥汗,殷勤的笑着,“岳勇从来不说谎的!”

  他说的可是大实话。

  岳勇虽说是个糙汉子,可从小都是个诚实的老实孩子,根本就不会撒谎。

  月儿这才裂开嘴笑了,咕噜噜的从床底下钻了出来,拍拍手,“谅你也不敢!”

  然后雄赳赳气昂昂的进了客厅。

  “好吃的呢?藏哪了?不会让便宜老爸发现了吧?”月儿一边走一边问他。

  本来睡觉的时候一点都不饿的,可是刚才跟便宜老爸大战一场,现在她的小肚子都快要饿扁了呢。

  岳勇狗腿子一样的小跑过去,从厨房下面的抽屉里拿出那个大大的食品袋来。

  这是刚才趁着璃爷不注意的时候,藏进去的。

  月儿流着口水把袋子里的零食看了一遍,满意的点点头,“恩,今天表现还不错……恩……先吃什么好呢?”

  看着袋子里满满的香肠面包,香辣鸡翅和桶面,几番纠结下,总算做出了决定。

  把桶面拿了出来,熟练的撕开,挤调料包,然后倒热水……

  “哎小少爷,这个还是让我来吧,小心烫……”

  岳勇吓得魂儿差点没了,赶紧帮忙加好了热水,又放回餐桌上。

  月儿屁颠颠的拿着香肠跟香辣鸡翅坐了过去,焦急的等待着泡面出炉。

  从餐厅方向看过去,正好看到白若雪坐在沙发上,哭的梨花带雨的场面。

  月儿心情瞬间就好了。

  冷哼一声,“活该!”

  岳勇也看到了客厅里诡异的画面。

  白小姐哭的可怜,璃爷却冷着脸一声不吭,这场面,怎么越看越像负心汉甩糟糠妻啊。

  他现在啊,是越来越不懂璃爷了。

  当初跟白小姐一直都很好的啊。

  他原本以为,璃爷最后一定会娶白小姐的,毕竟当初为了白小姐,还曾跟老爷闹僵。

  可是没想到,现在璃爷却铁了心要跟白小姐分手。

  哎,感情的事啊,他还真是不懂。

  月儿一脸小得意,撕开包装袋,开心的吃着。

  顺手还扔给岳勇一根香肠,“岳勇叔叔,你也一起吃!这可是贿赂喔……”

  吓得岳勇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哪有给人贿赂还说的这么明目张胆的?

  不过现在的小少爷可是跟以前大不相同了,做的事,都是跟以前相反的。

  就比如这吃东西上,以前可从来不会吃这些垃圾食品啊,最最重要的是,以前的小少爷口味清淡!

  可现在……

  香辣牛肉泡面,香辣鸡翅,就连这香肠都是辣的啊……

  这……

  看来小少爷是快要被璃爷逼疯了。

  面终于泡好了,月儿兴奋的拿着叉子,就差唱一曲了,“哇,好香啊……”

  岳勇看着忍不住多了句嘴……“小少爷,这可是辣的,您……以前不是吃不了辣的么……”

  “哼,便宜老爸不让做的我偏要做,不行么?岳勇叔叔,小孩子是最善变的你难道不知道么?我现在可是处于叛逆期啊叛逆期!”

  月儿嘟着小嘴不满的说道。

  叛逆期这个词,是她从权羽寒那里学来的。

  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岳勇眨眨眼,不敢吱声了。

  月儿挑起一叉子面来,呼呼的吹着。